[红楼]满架冰蕤开遍了

作者:商丘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五回(上)

      船头上站着一个瘦高人影,头戴乌纱帽,身穿前后都有獬豸补子的绯色圆领衫,腰束革带,配一柄乌鞘的雁翎刀。他微微垂头看着那些被卸了兵甲,捆得严严实实押上船的倭寇,微黧的脸上尽是忧悒。
      这人不是别人,正是林如海。
      他才来海边不到两个月,便被海风吹得黑瘦了。
      “大人,倭寇伏诛一百三十七人,活捉二十一人,或有溃逃,可要继续追击?”
      “不必了。些许小鱼小虾,翻不起什么大浪来。”林如海说:“传我命令,此后,各海边坊镇由两队官兵日夜巡逻,如遇倭寇,立即鸣镝示警。海上应有两船交替巡海,带两门火炮,以慑倭寇。”
      那人领命下去,林如海揉了揉眉心,转身进了船舱,并没有叫人跟着。他伸出手看了看,不由得带着些许调笑自言自语:“黑成这样,也不知畹娘和孩子们还认得我不曾。”
      想到那些被倭寇烧杀劫掠的无辜百姓,又想到邸报中高丽前些日所说的倭国扰边。他的眉头又狠狠地皱了起来:“不过区区弹丸之地,竟敢如此嚣张,进犯我□□上国!倭寇扰边,只伤倭寇,乃是治标不治本。若‘王道’无法制约这些贪心不足的蛮人,倒不如对倭国先行‘霸道’,若倭国识趣,再斟酌‘王道’。如此一来,无需我□□出手,倭国自会将倭寇荡清。”
      思及此,他铺纸磨墨,提笔斟酌少顷,洋洋洒洒一篇《讨倭国檄》就完成了。林如海又仔细推敲了一番,润色了少许,这才满意放下纸张,将先前的废稿皆尽烧了,只留这一张完稿,预备回衙之后写奏章。
      
      林府花园的亭子里,黛玉一日日掰着指头数弟弟还有几天才能过了三岁这个坎,每每看着弟弟温温吞吞毫无所觉的样子就忍不住想叹气,觉得自己实在是任重而道远。
      “又在数什么呢?”元铭拿着一卷三字经轻敲黛玉的头,旁边正摇头晃脑背着三字经的长命忍不住笑出声来。元铭没好气地瞪他一眼:“笑什么笑,接着给我背!”
      其实本该是由甄士隐老先生给长命开蒙的,但这位老先生寻到了女儿,自觉再无所求,又思及自己年纪大了,不好跟着林家两三年就挪一个窝,便在林如海的帮助下在江宁开了一私塾,与妻女定居江宁,在林如海调任后便不再是黛玉老师。长命自幼体弱,林如海夫妇怕累着他,未请人来教习,可长命见兄姊常静坐读书,自己也嚷着要识字。元铭便主动请缨,给长命开蒙。
      长命学得也算认真,只是不知为何,黛玉总要跟过来。可她不说话也不干什么,就是默默地坐在不远处。有时是做着女红,有时是自个儿抚琴,有时是作画。反正不会干涉元铭和长命,但黛玉偶尔看向长命的眼神总让元铭和长命觉得浑身不得劲。
      长命被哥哥训斥了,乖乖地继续背着三字经。
      黛玉摇摇头,继续绣那手底下绣了一半的如意云头。
      元铭背着手,看着面前摇头晃脑的长命和不远处低头做绣活的黛玉,突然之间有种极荒谬诡异的既视感——这怎么跟一家三口似的?
      他连忙摇摇头,把这古怪的念头抛之脑后,继续一心一意教导弟弟。
      贾敏远远看着三个孩子,有些恍惚地想:若是当年没了的孩子是个男孩,想必也会是如皇长子现在做的一般友爱弟妹吧?
      是的,黛玉并非林如海和贾敏的第一个孩子,只是那孩子福薄,没坐稳,还没能成型就流掉了。贾敏因此伤了身,隔了许多年才养了黛玉,后来又得了长命。
      
      贾敏生辰这一日,乃是十月廿七,三个孩子都送了生辰礼。元铭是一串白檀木十八子,佛头和佛头塔都是满地红玛瑙的,两个坠脚却都是青金石。这串十八子并非内制,价格粗粗算来也并不特别贵重。
      黛玉便是她自己合的一盒口脂和一盒蜡封香丸,用料不算贵重,难得的是心意。
      长命就简单多了,就是“福寿全”三个大字。这三个大字他可是练了许久,虽然还是没有脱离稚童的范畴,但也比同龄人好了不知道多少倍了。
      贾敏接过长命写的大字,笑着摸摸他的头,夸他写得好。把长命得意得尾巴都快翘到天上去了,转头看到自家大哥冷冷地看着自己,霎时什么得意骄傲都没了。长命收起下巴,老老实实地继续“谦逊”。
      
      “主子,圣人密信。”
      元铭回了自己的院子没多久,一个暗卫呈上了个带锁的信筒,上面贴着特制的与信筒同色的封条。
      这倒是奇了怪了。元铭心下纳罕,父亲极少给他写信。也就是他年纪还小的时候写的家书父亲偶尔会回复一二,其他的时候基本都是他这边写信给父亲而已。
      难道,是京中出了什么事!?
      这般想着,元铭开了锁,用一根扁簪划了封条,取出里面卷着的信纸。信纸上盖着父亲的私印,也用封条封着。
      元铭拆了封条,一目十行地看完了纸上的内容,嘴角弧度越来越大。他翻来覆去地看了好几遍密信,乐得不行。原来信上说纯贵妃在今年四月初诞下了一名女婴,因为怕小孩子命轻,等满了三个月才敢对外宣布,信上还说打算把小公主也在林家等处寄名。这些人家孩子少,想必阎君也要斟酌一二。
      “这个妹妹可就是亲生的妹妹了。”元铭念叨着。妹妹的寄名与他的寄养不同。当年父亲在选定寄养人家时,所有入选了的人家里都被塞进了与他年纪相仿,身形相似的孩子。宫里还有个替身的暗卫。为的就是防止此事泄露,被有心人利用,以此混淆视听。为了不泄密,他发给父亲的家书都是借林如海递上的密奏做掩护发的。而教导他的两位老师都是当世大儒,亦随他隐姓埋名,留在林家。
      抛开这些纷杂念头,元铭从自己常配的几个玉佩里挑出一个白玉菱角,上面系着朱红的穗子,也是黛玉打的。自从她开始学做这些小玩意以后,他身上的零碎配饰几乎被她包圆了,什么荷包,香囊,络子,穗子的。现在她还开始学裁衣,正在拿长命练手。
      元铭忍不住笑起来,视线触及到桌上裁好的纸时又忙收了笑,凝神写了一封简短的家信。封好后将家信放在信筒里,让暗卫收好玉菱角送往京城。
      
      “大哥哥,你好像很高兴。”
      黛玉一句话让元铭险些喷茶,他掩饰地咳了声:“怎么说?”
      旁边的长命在盘子里挑挑拣拣,头也不抬:“大哥你表现得太明显啦,今天我背错了两处你都没有发现呢。”
      “而且还一直在笑。”黛玉认认真真地绣着要给长命用来装糖的荷包:“看着什么东西就会发起呆来,心不在焉的。”
      元铭被噎住,他实在很想跟人分享自己有了妹妹这件事,可偏偏眼前这两人就是他“林篁”的弟妹。
      想到这里他叹了口气:“你们不懂……”
      黛玉和长命对视一眼,点点头,意思很明显:随他们的傻哥哥傻乐吧,毕竟,这位傻乎乎的样子实在不多见。就当看个西洋景了。
      
      这里黛玉和长命把元铭当西洋景看,京城里贾家是真的有西洋景。
      王氏有一胞妹,嫁到了金陵薛家,这薛家曾祖曾是紫微舍人,后从商,现领着内府帑银行商,可谓豪富。
      这薛家差人给王氏送了两只西洋的万花镜来。王氏先捧了去给贾家的老太太,史老太君看。
      贾母随手接过那西洋万花镜,对光照着往里一看,只见花花绿绿层层叠叠的一大片把她的眼睛都给耀花了。唬得她赶紧放下,却笑道:“老了老了,这种新鲜玩意还是给孩子们玩罢。我老眼昏花,是消受不起这起子西洋的新鲜玩意儿了。”
      王氏忙道:“老祖宗说的哪里话?您老眼明耳利,咱们小辈还要着您看顾呢。”
      “偏你会说话。”贾母把万花镜放回丫鬟手上举着的匣子里,笑道:“这两个,一个给霖哥儿,一个给兰哥儿,倒是正好。”
      “这倒是。”王氏陪着笑说了几句话。贾母也很给面子地笑着听。
      “行了,你也逢拐弯抹角的了。说吧,有什么事来求我?”
      王氏告了罪,才说:“老祖宗,元姐儿那边……”
      “我知道。”贾母拍着她的手:“这孩子也在我身边养过五六年的,我知她心气儿高,可心气高是一回事,运道好是另一回事。咱们元姐儿啊,就是没有好运道。”
      “谁说不是呢。”王氏怅然:“咱们元姐儿样貌才情样样都是拔尖儿的,偏生运道不好。”
      “先不说这个了。”贾母道:“可替元姐儿相看好人家了?”
      王氏点头,丫鬟彩云捧上来一本薄薄的名册。王氏接过来翻到一页,上面用红笔圈了,写的是“吏部侍郎闻易嫡长子闻陵”。她指着这一页说:“这家的当家太太去了,元姐儿一嫁过去就是当家主母,亲小姑子才四岁,好笼络。下面还有两个庶妹,都是快要谈婚论嫁的年纪,不怕拿捏不住。一个庶弟七岁的年纪,其母却是当家太太的陪嫁丫鬟,没有抬姨娘。”
      “不错,这样的人家省事省心。”贾母听了连连点头。
      王氏叹了口气,翻到另一页,这一页的页脚被折了,上面写的是“太常寺卿方锐嫡幼子”。
      “这是元姐儿自己选的。”王氏说:“我知她心气高,可也不想她自陷泥沼。”
      “吏部侍郎是正四品,太常寺卿却是正二品。想来元姐儿是看中了这一点。”贾母了然:“这家……怎么样?”
      “这家当家的是老太太,她若是嫁过去,上头就是两重婆母。且这婆母还是续弦。前头的正房太太生了有嫡子,正在户部当差,已娶了亲的。还有个未出阁的小姑子,是庶出的女儿,其母是老太太给的房里人,一早抬了姨娘。”
      贾母听了皱起眉:“这样的人家,元姐儿嫁过去怎么受得了?就定了吏部侍郎家了。”
      王氏连忙应声,得了老太太许可,她才放下心来去同相熟的官太太们打听应酬。几番辗转才让闻侍郎从上官处得知贾府欲与他结亲的消息,自是喜不自胜。
      闻侍郎丧妻四年了,府里一应事务都是让长女代管。虽说长女确实精干,可快到出阁年纪了,总不能让她不嫁人吧?听说这贾大姑娘自小长在史老太君身边,大选时也是一路到了最后的。若长子聘了贾家女为媳,容貌仪态还是其次,人品同掌家手段定差不了!
      不几日,闻侍郎请上官做媒,上门纳采。两家换了庚帖,八字为吉。两家热热闹闹地准备起来,过聘之后,又是请期。这是两家商议着来的,最后吉日定为来年的三月十五。
      
      “元姐儿要嫁人了?”贾敏笑了:“文心,去库房里取那盆玉石石榴盆景做礼。”
      文心应了声,着人去库房取盆景。
      “若不是……我还真想带囡囡和长命回去观礼。”贾敏喃喃地说:“我也有几年没见过母亲了……”
      文心听了,以为她是顾忌小少爷的身子,便乍着胆子说:“夫人若是脱不开身,何不让小姐代您北上探亲呢?”
      “黛玉年纪还是小了些……”贾敏有些意动,黛玉长得同她有六分肖似,能慰藉母亲。
      “夫人若是担心小姐,大可多派些人一同北上。”文心细声细气地说:“且小姐擅画,前些日子里不还给夫人画了工笔像吗?可让小姐将那画像一同带去给老夫人。”
      这倒是好主意。贾敏被说服了。她唤来黛玉,细细交代了她在京城要称大哥哥为“师兄”。
      黛玉不解:“可是,哥哥就是哥哥呀。为什么要叫师兄?”她见母亲似乎很严肃坚决的样子,她又从来不是个会忤逆父母的孩子,便乖乖地应了。
      元铭得知黛玉不日将北上时脸色就有些不大好,但也无可奈何。只好暗地里派两个暗卫到时候时刻护着她。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獬豸补子是言官用的哦,林爹是御史台的。
    鸣镝:就是古代的信号弹
    古代的琴是用于“自娱”的。大部分是用丝弦,声音其实很小,一般三五步外就听不到了。
    关于贾敏的身体状况,这是我自己的二设啦。因为感觉这么多年一个孩子也没有这也太说不过去了,就设定贾敏和林如海婚后没几年就有了孩子,但是因为年纪比较小(未满十八),孩子没坐稳,流掉了。导致贾敏身体变差,一直在调养。后来接连生了黛玉和长命。两个孩子前后间隔时间比较短,但是长命早产,贾敏的身体就又弱了一点,一直到现在都还在调养。
    寄名就是认干爹干妈,属于旧社会迷信行为,认为阎君看到这个孩子有这么多父母就会不忍心收走孩子让这么多父母伤心。
    玉菱角寓意聪明伶俐。
    万花镜就是万花筒。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