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楼]满架冰蕤开遍了

作者:商丘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四回(下)

      却说这一日中秋,贾敏带着元铭,黛玉和长命在院子里斋月。长命便是林小郎,因着是早产的孩子,林如海便给他取了这样的小名。这长命生得如玉团儿一般,嘴甜爱笑,只是身子骨难免弱了些,跑跑跳跳是不成的。
      黛玉自觉为长命长姊,行动间颇照顾他,将那些个桂浆糖芋艿,水八鲜,梨子等物各捡了一点放在他面前催促他吃。
      长命温吞地笑着谢过姐姐,就着月光慢慢吃着。
      贾敏还在香斗前絮絮地念着,什么平平安安,旗开得胜的。
      贾敏念叨的正是林如海。这闽浙可不比两江,常年有倭寇扰边。总督府虽还设在福安,却不是衙门,只是一座府邸。一应事务都移到嘉兴处理了。林如海为了贾敏等人的安全起见,让他们仍住在福安,自己独自去了嘉兴上任。
      “外头有灯会呢,去不去看?”元铭拣了颗蒲桃,慢慢地把皮剥了放进嘴里:“噫——这蒲桃好酸,你别吃了。”
      “有吗?我吃了好几个了,都是甜的。”黛玉又剥了一颗,递到元铭嘴边:“你尝尝,看是不是我手气比你好。”
      元铭一口咬住:“果然是你手气好些,拿到的都是甜的。”
      “这倒不见得,”长命笑道:“这一盘都是甜蒲桃,偏大哥你随手拿了一颗就是酸的。怎么看都是大哥有运道。”
      “你小子还敢打趣你大哥了啊!”元铭笑骂,将一小块糖芋艿夹到长命碗里:“吃你的去!这么多吃的都堵不上你的嘴。”
      长命还是那样温温吞吞的笑,嘴上却道:“这我可吃不下了。”
      “拿来我吃。”黛玉拿起一双干净筷子把那块糖芋艿给吃了:“一会儿上街玩耍?娘亲恐怕不会肯放人呢。”
      “这有什么。”元铭满不在乎:“我去说服娘,到时候多带两伙侍卫不就成了?”
      “也成。”黛玉在雪雁捧来的小盆里用茉莉胰子净了手,用手巾细细擦干:“长命你就别跟着了,我怕你吹了风不好。”
      “阿姐,我又不是个风一吹就散了架的纸人。”长命无奈:“哪里要这样防着的?”
      “哎呀,你不懂。”黛玉没好气地打断他,心下暗道:你可是要在三岁里殁的,姐姐这是在救你啊!小傻子。
      原来黛玉自两岁得了仙缘之后又陆陆续续地做过几回梦,梦里跟就是她在历世似的,可做完就忘。“林家小郎君三岁夭折”,这件事她不知折腾了多久,可也只能记得他是在这一年没的,但是怎么没的,为什么没的,这些一概不知。黛玉只好时时留心,事事在意。万不敢有一丁点马虎的。
      元铭只当她是担心弟弟生病,故意道:“这有什么,若是怕他吹了风,那就给他穿了披风,戴了风帽,还不放心,就再寻个斗篷将人裹了。再没有能见风的道理。”
      “穿成这样,那不裹成个球啦!”黛玉掩着嘴,觑着长命笑:“怕是一动都动不得。偏你促狭!”
      长命连连讨饶,权当是哄姐姐开心了。
      经过一番据理力争,长命终于还是争取到了同兄姊一道出门玩乐的权利。黛玉无可奈何,只能让他的奶娘务必时刻不离,又多带了一伙侍卫。
      中秋灯会虽不及三元灯会热闹,却也另有一番趣味。点天灯虽被禁了,但放河灯可没有。一行人浩浩荡荡的,周围行人见了纷纷避让,心下暗自猜测是哪家少爷小姐出门寻乐子。
      黛玉左手牵着元铭,右手拉着长命,左顾右盼。长命长这么大还是第一次出来逛呢,周围摊子上的小玩艺他看了哪个都觉得有趣。
      “阿姐,那是什么?”长命拽了拽黛玉的手,指向一处飘着饴糖香甜味道的小摊。
      “那是吃的,叫糖画。”黛玉看了也是眼前一亮。元铭会意,顺着她往糖画摊子走。
      卖糖画的是位慈眉善目的老爷爷,身上衣裳半旧,可是干净整洁。他摊子上除了糖画,还有糖人面人。周围六七个孩子围着叽叽喳喳地在旁边看,老爷子也不恼,自顾自拿着一团面塑像。
      “爷爷,你这些东西怎么卖呀?”长命先凑过去问。
      老爷爷眯缝着眼睛笑:“糖画转盘子的三文,不转盘子指名了的五文,小老儿我随手做的两文。糖人面人可就要贵啦,面人都是二十文,糖人要看用了多少糖来。”
      那转盘上写着十二生肖,黛玉属羊,长命属鸡,元铭属龙,三人一人占了一个。
      “劳驾,糖画要两个,是羊和鸡。”元铭说:“再要三个面人,按我们的样子做。”
      “大哥你不吃糖画吗?”长命问。
      “我又不爱吃这起子甜腻腻的东西。”元铭拍拍他的脑袋:“你们吃吧。”
      老爷爷笑着应了,低头把糖锅的盖子掀了,舀出一勺糖稀在石板子上画。只不过是一个呼吸的功夫,那糖画就成型了。把细竹签往上一摁,一提,金灿灿的糖画就完成了。
      黛玉和长命一人拿了一个美滋滋地吃着,看那老爷爷捏起一团泥,手指灵巧地翻动,不一会儿一个面人就捏好了,那面人穿着月白袄子和十二幅月华裙,乌发挽成纂儿,上面的珠花扣儿也看得清清楚楚,颈上戴着红宝璎珞,面容五官简直跟黛玉一模一样,眉目带笑,口角含情。
      黛玉惊叹:“好精巧的手艺!”
      老爷子得意一笑:“小老儿早些年就指着这门手艺吃饭呢,若不好,早就饿死在路边喽!”
      “怎么会?朝廷不是设了养济院么?”元铭皱着眉:“您老何不去养济院寻份差事?”
      老爷子嘿然一笑,手上不停,又接着捏另外两个:“你们小娃娃不知道,丰德朝乱得很呐!那拨给养济院的钱粮哪能到咱们这些平头百姓手里?全让管事的给吞啦!”
      丰德是元铭祖父,也就是如今的太上皇用的年号。眼下是正熙二十年,圣人继位时不过舞勺之年。
      元铭不好说祖父的是非,只能默然。
      月白鹤氅,鸭卵青竹纹直裰,粉底皂靴,戴一顶小银冠,腰配锦囊。这是元铭。
      桃红五福抱寿团花圆领夹袍,用红头绳扎了两个小抓髻,金项圈上吊着长命锁。这是长命。
      黛玉一只手握着糖画,另一只手牵着元铭,没空了,长命就转到元铭另一只手那边牵着。三个泥人让奶妈和侍女拿着。他们这次出来的主要目的是放河灯。
      三人在夜市闲逛,终于在路人指点下找到了能放河灯的地方。
      在纸条上写下祈愿,放进河灯里,点燃烛芯,将河灯放入水中。
      三盏莲花状的河灯飘飘荡荡地汇入那一片暖黄光影中。
      黛玉写的是希望父亲能够平平安安。
      长命写的是希望一家人能够永远在一起。
      而元铭写的却是愿天下海晏河清,四海升平,她能一生喜乐,无忧无虑。
      他不信神佛,他只信自己。
      他想护她百岁无忧。
      
      惜春独个儿坐在屋子里,旁边搁着一盘月饼。她仰头透过窗出神地望着天心圆月,银辉好像为她镀上了一层霜。李妈妈看得心头发酸,忍不住出声劝解:“小姐,咱们还是歇息吧。这月亮有什么好看的。”
      话音刚落,就听得惜春悠悠地叹了口气:“我听古人说,八月十五乃是团圆之日,观月拜月以求团圆美满。可是这种事哪里是拜月就能求来的呢?命中没有的东西就是没有,再强求不来的。”
      明明还只是个六岁的孩子,正是天真浪漫的时候,可她的小姐却像是被冷了心肺,再无所求。
      李妈妈上前将窗户合上:“我不管它团圆不团圆的,让小姐伤心的就没一个好东西!”
      “姆妈,我困了。”惜春再没说什么,只是乖巧地笑了:“我们去睡觉吧。”
      李妈妈忙不迭地点头,手脚麻利地收拾了,服侍惜春睡下。
      
      等元铭一行回府的时候,已经是一更了。气得贾敏第一次对元铭发了火:“你怎么都不看着时辰的?一更三点的夜禁你能拖到一更才带弟弟妹妹回来!金吾卫执律我可管不了!你父亲现下又在镇江,若是你们兄妹几个被抓了,我要上哪儿找去?”
      元铭懵了,他有心说按他目前明面上的身份,只要说是总督府家的公子小姐,金吾卫自会好生将他们送回府。但明显贾敏现在什么也听不进去,眼里只有身为“母亲”的最纯粹的关心。于是他没有说话,老老实实地跟黛玉长命站成一排,低着头听训。
      贾敏发了一通火才反应过来自己做了什么,顿时有些后怕,腿脚止不住地发软。秋纹姑姑眼疾手快地上前扶住贾敏撑着她,口中道:“夫人息怒,都是奴婢们办事不力,才让小主子们晚归。”
      贾敏心一横,道做戏就要做全套,忖着眼下光景顺势坐在了正堂的太师椅上,疲惫地撑着额头:“罢了罢了,回屋去吧。”
      黛玉和长命抬头小心翼翼地看贾敏脸色,还欲撒娇,就被元铭拽住,朝他们轻微摇头。
      两人不知其意,却也乖乖听了元铭的。
      “孩儿告退。”×3
      
      黛玉现在已经有自己的院子了,跟元铭隔的不远,长命还住在贾敏院子里,只不过从西厢移到了东厢。
      黛玉仍和元铭牵着手,一副恹恹的样子,低头踩着自己的影子走。
      “我们囡囡这是怎么了?”元铭软声问:“怎么垂头丧气的?”
      黛玉停住,转过去搂住元铭的腰,闷声闷气:“大哥哥,都怪我和长命,如果不是我们两个,你也不会被骂了。”
      回府的路上长命瞧见新鲜东西就要凑上去看两眼,喜欢了还要买下,她觉得自己是姐姐,应该满足难得出一次门的弟弟的愿望,结果拖了很久。元铭一直在旁边提醒他们夜禁的事情,可他们还是一直逛到了闭市才肯回。
      元铭笑眯眯地轻拍黛玉后背:“没关系,我是哥哥嘛。哥哥不就是要替弟弟妹妹挨骂的吗?”
      这话他是在江宁时偶然间听到的。他深以为然,他们不想背负的,背负不了的,就由长兄来替他们背负。虽然他是皇长子,但此时,他只是他们的大哥,林篁。
      
      黛玉的院子里种了好些香草,什么丁香,蘅芜,苏合香,百合,豆蔻等,想来原主应是爱香之人。黛玉出身姑苏林氏,也算世家女子。最基本的合香是要学的。
      此刻她便坐在香室里合香。对桌坐着的便是元铭。元铭前些日里得了黛玉自己琢磨着合的一丸梅花香。知道是她自己做的以后,嚷着自己也要试试。因此元铭现在手里拿着个小石碾,乖乖按照黛玉说的抓了几片干的侧柏叶慢慢碾着,说是碾得越慢,粉末就会更细腻,香味更好发散。
      黛玉则正检查自己前些日合的口脂。小小的白瓷圆盒里盛着嫣红的口脂,像是蕴了一汪水。这盒口脂是用芍药花瓣和蔷薇花瓣做的,熬好的花汁与上好蜂蜡混在一处。从摘选花瓣,熬花汁,到混脂。做了四盒,只有这一盒是忖着能拿得出手做贾敏的生辰礼的。剩下的三盒让她屋里的丫鬟给分了。
      屋子里各色香气混合在一处,形成一股格外馥郁的气息。元铭时不时停下来抹些薄荷脑才不至于被这香气弄得头脑发晕。
      “妹妹,你不觉得这屋子里的香气太浓了吗?”元铭揉着鼻子轻声道:“在这么浓的屋子里合香怎么闻得到你合出来的香是个什么味儿啊?”
      黛玉看他似是极为困扰的样子,忍不住笑起来:“我常接触这些香料,对它们的气味了如指掌,自然能够分辨各种香料的味道。哥哥你平日里都是用合好的香,闻得出来才是怪事呢。”
      说着她随意拿起一个小圆盒子打开,里面是滴溜溜的三颗香丸。她用帕子捻起一颗轻嗅:“这一颗用了檀香,丁香,桃花,细辛,茱萸子,蜂蜜。你闻一闻,可曾闻出来什么没有?”
      元铭接过来,学着黛玉的样子轻嗅,只觉得有一股清透冽然又带着丝丝甜意的香气弥漫。像是凉雨中的香石竹。
      元铭老实地摇头,再怎么他也不会想到,这丸香居然会是这些东西合出来的。
      黛玉指点着元铭将几味香料碾碎,合在一处,用白芨汁合了,制成香丸,就是她送他的梅花香了。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水八鲜:水八鲜是苏南、浙北地区的传统食物,又称水八仙,包括茭白、莲藕、水芹、芡实(鸡头米)、茨菰(慈菇)、荸荠、莼菜、菱八种水生植物的可食部分。
    养济院:明朝由朝廷设立救济鳏寡孤独的穷人和乞丐的地方,本文设定为生活困苦的普通百姓也可以去里面“打工”。
    一更:19:00
    一更三点:20:12
    金吾卫:本文设定为日夜巡查警戒城市的公职人员。可以理解为巡夜的警——察
    文中的那些香丸味道是瞎瘠薄编的,并没有任何依据,那个口脂也是,看看就好,别当真。
    感谢【人面桃花】小可爱提供的地名“嘉兴”,文中的“镇江”已改为“嘉兴”!撒花花!!!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