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楼]满架冰蕤开遍了

作者:商丘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二回(上)

      黛玉吃惊地看着站在自己面前的男孩,说话都是结结巴巴的:“你、你、你……你怎么会在我家?”
      元铭哼笑,屈指在她额头上弹了一下,故意学她说话:“我、我、我……我什么我啊?没大没小,叫哥哥。”
      黛玉气鼓鼓:“你骗人!我是家里的长女,没有哥哥,只有一个弟弟。”
      “小傻子,哥哥从前都在外面的书院里读书,你不记得哥哥,哥哥原谅你。”元铭煞有其事地摸摸她的发顶:“不过以后我们兄妹就可以在一处读书了。”
      黛玉下意识地看向父亲,林如海假装没有看到闺女求救的颜色,只管欣赏手里的茶盏:唔,胎薄釉润,花纹精美,不愧是夫人亲自挑选的。
      元铭顺着黛玉的视线看向林如海,林如海放下茶盏,轻咳一声:“黛玉,不得无礼。这是……你大哥哥,唤作林篁。”
      黛玉委委屈屈行了一礼,口称:“大哥哥好。”
      元铭笑嘻嘻地应了,转向林如海,无比自然地说:“不知父亲母亲可收捡好行李了不曾?”
      林如海正端了茶盏轻啜,闻言好悬没一口茶喷出来!
      旁边一声不吭,坐如针毡的贾敏更是手一抖,险些撕坏了帕子,只期期艾艾的开口:“回……已经收拾好了,只待租好车马便可上路。”
      元铭皱眉:“租好车马?父亲怎么说也是京中的三品大员,怎么可能连车队都凑不齐?”
      林如海整整衣袖,道:“这个,我林家人丁凋敝,且家风尚俭。是以府上除了必要车马,平日里多是在车马行租车。”
      元铭默然,许久才缓声道:“姑苏林家,果真不一般。”
      黛玉听不懂他们在说什么,却也觉得气氛有些不对,上手拽住元铭的袖子,道:“还要等好一会儿才能出门呢。大哥哥,你陪我去花园玩吧。”
      “也成。”元铭反手牵住黛玉,像个真正的哥哥那样,用另一只手摸摸她的头:“我们去花园玩。”
      “那我们去打秋千。”黛玉被拉着手感觉有些别扭,但也不大好意思挣开,索性拉着他往外面走:“雪雁和鹊儿的力气都太小啦,王嬷嬷也不肯好好推,结果每次打秋千都好没意思。”
      “我还没玩儿过秋千呢。”元铭亦步亦趋地跟着黛玉:“先说好,你玩好了就换我玩了。”
      “知道了知道了。”黛玉有点不耐烦:“不过我力气小,推不动你。”
      “没事,让秋纹姑姑推,她力气可大了。”
      两个孩子的声音渐渐远去。正厅里元铭带来的几个女官侍卫也默不作声地跟在后面走了。
      贾敏这才长长地出了一口气,抚着心口,紧紧攥着帕子,极小声地对林如海道:“林郎,圣人怎么就、怎么就……偏偏挑中了咱们家啊!”
      林如海不自在地咳了两声:“畹娘,咱们现在是在自己家里,没必要跟做贼似的……”
      贾敏狠狠地刮他一眼,嗔怒道:“我问你呢,怎么总是没个正经!”
      林如海打着马虎眼避重就轻地糊弄过去了,心下却大概想明白了圣人为何要选他们林家作为皇长子的寄养之处。
      林家人口简单,没有深宅大院里那么多污糟事,家风可称“清正”二字,还是书香世家,五代之内都没人犯过什么乱七八糟的事。他的岳家又是宁荣二公,长居京中,若是皇长子出了什么事,保管一个都跑不掉。
      
      花园里,黛玉拉着元铭走到秋千旁,催促他坐上去:“大哥哥你快坐呀。”
      “你这秋千怎么怪模怪样的?”元铭拧着眉问:“瞧着像是把坐榻的四足给锯了又给绑上绳子似的。”
      这秋千是林如海特地画了图请人制的,朱漆,有靠背和扶手,下面还有脚踏,秋千绳有小孩腕口那么粗。这秋千离地约有两尺,从侧面看是个微倾的斗,靠背后仰,脚踏翘起,单独一人是坐不上去的,至少还得带两个人,一个扶住秋千防止秋千摇动,另一个扶着人上秋千。
      黛玉熟门熟路地招呼王嬷嬷和雪雁抱自己上秋千,秋千上早已有新绑上的软垫,坐着一点也不硌肉。
      元铭有些拉不下脸,黛玉催了几次才不情不愿地木着脸让人抱他上去。
      因为选的好木头,没有两把子力气还真推不动这秋千。至少“力气很大”的秋纹姑姑推了没几下就手腕发酸发疼,换了一个侍卫来。
      两人玩了许久,直到下人报车马已经打点好了才意犹未尽地下来。
      
      黛玉老大不高兴地坐在马车里,臭着脸不理元铭。
      元铭倒是没什么表示,只是在她面前把咸酥烧饼吃得喷香,故意馋她。
      黛玉一边憋气,一边偷偷瞟着小案几上摆着的几样点心。那小模样看得元铭一阵可乐,忍不住喷笑:“瞧你都馋成什么样了,别说哥不疼你啊。拿着吃。”
      说着拣了个桃花酥递到她嘴边:“吃吧,这个是豆沙馅的。”
      黛玉转头飞快地看他一眼,用帕子捧过桃花酥小口啃着,却还是不肯理他。
      元铭饶有兴致地戳戳她鼓起的脸颊:“怎么,还闹脾气呢?”
      黛玉的声音因为刚吃了东西而半含在嘴里,显得更软了些,分明是带着怒气的话听来却更像是在撒娇:“为什么不许我和娘亲一起坐。”
      元铭暗暗撇嘴,心道:林贾氏的车驾哪有爹给我特地准备的舒服?不过这话不能摆在明面上说。虽然说了这小丫头也听不懂就是了。
      “你傻呀,在那里跟大人一起坐哪有咱们两个小孩子一起坐松快?”他用腰上挂着的白玉环敲敲案面:“不说别的,要是跟他们坐一起,能准你在马车上吃这种容易碎的点心?”
      黛玉犹豫了一会儿,不大情愿地摇摇头。
      “这不就结了。”元铭笑眯眯地又递过去一片云片糕。
      黛玉摇摇头:“口干了,不吃了。”
      元铭将云片糕自用了,从暗格里取了个小茶盅,亲自给她倒了半杯温水:“慢慢喝。”
      黛玉接过来,茶盅也就跟她的拳头差不多大,她将那半盅水慢慢地饮了,再不肯吃点心。
      元铭让在马车里侍候的小侍将点心都收进食盒,自己把案几上的机关打开,将桌面一翻,便是磁石制的棋盘:“咱们来下棋打发时间吧。”
      “不成,我不会下。”黛玉说:“爹爹肯定会下,你把爹爹叫来吧。”
      “咱们不下围棋,连珠棋总会吧?”
      黛玉老老实实地摇头:“没听过。”
      元铭叹气,让她随便拿颗棋子放在棋盘上。
      黛玉随手抓了颗黑子放上去,元铭紧随其后放了颗白子。三息之后,五颗白子在棋盘上连成了一线,黑子则散乱无章地摆放着。
      元铭止住还想继续放棋子的黛玉:“你不用下了,我赢了。”
      “你怎么就赢了?”黛玉纳闷地看着棋盘,往日她看爹爹娘亲下棋,总是要下许久,那些棋子黑黑白白一大片一大片的。这才多久?
      元铭指着白子:“看到了?五颗棋子这么连上,就赢了。也不拘是横着竖着还是斜着,只要连上就赢了。”
      “那我会了。”黛玉自信满满,将棋子收拾好,嚷着要跟元铭一决胜负。
      结果就是一直到上了船以后,黛玉都一直闷闷不乐地窝在贾敏怀里。
      元铭则笑容满面神清气爽地在船头吹了会儿风——然后就被秋纹姑姑劝回房了。
      贾敏只当是黛玉晕船,让准备些腌好的梅子给黛玉吃。又吩咐下去让小厨房添一道糖醋樱桃肉。盖因是姑苏地方菜式,不仅黛玉爱吃,林如海也爱吃。
      元铭没吃过这种菜,宫里皇子吃东西也有定数,这种切成块的肉除非是新年大宴,否则只能吃肉羹一类已经完全看不出是肉的东西。是以他比平时多吃了半碗饭。期间秋纹姑姑的欲言又止他就当没看到。
      黛玉这边用小勺子有一下没一下地戳着碗里的米饭,把饭粒戳得稀碎得不能入口。贾敏见她仍不展颜,这才发觉不好,饭后牵着黛玉在屋子里转圈消食,哄道:“娘的小乖乖,为什么不高兴啊?是不喜欢吃樱桃肉了吗?”
      黛玉绷着小脸,缓慢地摇头:“晚上还要吃。”
      “那怎么还不高兴呢?”
      “阿娘,我是不是很笨?”
      “哪里笨了?我们黛玉是天上仙人座下的玉女,最是聪慧不过。”
      “可我下不好连珠棋。”黛玉的眼里含了一包泪,委屈的都快哭了。
      “什么连珠棋?”贾敏疑心是自己听错了。
      黛玉哭将起来,抽噎着说:“马车上……我和大哥哥……大哥哥教我下棋、我总是输……大哥哥说我笨……呜……”
      贾敏哑然,一时间哭也不是笑也不是。可让她编排皇子的不是?那就是借她百八十副熊心豹子胆也不敢开口的。
      正愁着怎么安慰女儿,就见元铭慢悠悠地进来了。
      “妹妹这是怎么了?”元铭关心地问:“可是晕船难受?我这里有薄荷脑,挑出来抹一点子吧。”
      说着便在腰上挂着的一个荷包里摸出个圆扁的小银盒,旋拧开后,一股子极冲鼻的辛凉气息散出,把黛玉熏得打了个喷嚏。
      “拿远些。”黛玉别开脸,拿帕子掩住口鼻:“呛死人了。”
      “妹妹别恼了,咱们去投壶。”元铭将小银盒盖上,上前拉住她的手:“我让秋纹姑姑把东西都收拾起来了,投壶玩累了还有翻花绳,蝶几图和九连环玩。”
      黛玉放下帕子:“大哥哥你会也翻花绳吗?”
      “会!”元铭爽快地答道:“我之前看过宫……咳、看过别人玩。”
      “我比你要好一点儿,我跟鹊儿玩过翻花绳。”
      眼见得黛玉已经开始兴致勃勃地跟元铭开始讨论,全然把连珠棋的事抛到九霄云外的模样。
      贾敏看着自己的傻闺女,感到无比糟心:这还没有一盏茶的功夫呢,就被哄好了?她该夸闺女生性豁达还是愁她缺心眼子?
      不管贾敏再怎么糟心,黛玉还是开开心心地跟着元铭走了。
      从京城到江宁走水路转陆路,约莫要走一个半月,这还是天气好的。元铭今年四岁,三岁里开了蒙,怎么可能让他玩这么久?
      须知:业精于勤,荒于嬉。
      所以元铭才刚痛痛快快地玩了没两天就被拘着继续读书了。倒是黛玉,拿着他送的九连环安安静静地坐在正温书的他旁边玩,气得他牙痒痒。
      元铭暗道:我不能玩,你也别想玩!
      于是这一日,黛玉卯时中便被叫起了,她迷迷糊糊地洗漱完就被带到元铭平日读书的房间里坐着,桌子上还摆着大字描红。
      “醒神啦醒神啦!”元铭蘸了薄荷脑点在她鼻尖:“别又睡过去了才好。”
      黛玉一个激灵,眼眶立刻就红了,她拿帕子使劲擦了擦鼻子:“你干嘛呀!天都还没亮呢。”
      “不是说了,以后我们要一起读书吗?”元铭还是那副笑眯眯的模样:“哥哥我每日都是这个时辰就要晨起读书,妹妹自然也要一样。”
      黛玉愤愤不平:“可是我才两岁,还没开蒙。你都四岁了!”
      嗯?这小丫头怎么突然就聪明了一回?不过,他早就准备了一套说辞。
      “你也说了你才两岁,那你肯定不是像哥哥这样读书。”元铭点点桌上的描红:“你呢,写满三十张大字就可以回去睡觉了。”
      “三十张?那要好久好久的。”
      “不久,很简单的。”元铭拿起描红给她看:“都是些很简单的字,你看,这个字是“一”,这个字是“二”,这个字是“三”。你把这三个字各写十遍就可以去睡觉了。”
      “那好吧。”黛玉见纸上都是些横杠杠,勉强接受了这个说法。她委委屈屈地学着平日父亲练字的样子握笔,姿势倒是有模有样的,就是这写出来的字有些差强人意。
      元铭偶然瞧了一眼,便背对她憋着笑念天地玄黄宇宙洪荒。
      黛玉听着听着就开始犯困了,小脑袋一点一点,最后趴在桌子上睡得香甜。笔倒是没戳脸上,就是纸上未干的墨迹被她蹭了个满手满脸。
      元铭念完千字文,一回头就看见小丫头变成了小花猫,鼻尖红红的颇为可怜。不由得心下一软,低声道:“算了,玩就玩罢。”
      他转头吩咐侍女把黛玉抱回卧房睡觉:“给她洗脸洗手时轻些,莫要吵醒她了。”
      小丫头无知无觉,一觉睡到日上三竿。醒来以后脸臊得通红,元铭很是花了一番心思才把人哄回来。这里就不多做赘述了。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贾敏:闺女,你可长点心吧!
    本啾(扯元铭耳朵):求你做个人吧!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