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钱我决定去捉鬼

作者:梨子喀嚓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鬼画符一样的字

      林一想了想,从聊天记录里翻出了一张晚上在路灯下拍的全身照,“只有这张。莹莹似乎不打算让廖姐知道她又找到男朋友,也从没发过照片。”
      
      苏樽看着那张照片,陷入了诡异的沉默。
      
      这张照片拍得,顶多看得出来这是个人,连男女都分不出来。
      
      “他们为什么闹分手?她和你说过没?聊天记录有嘛?我要看看。”
      苏樽决定跳过长相这一茬。
      
      林一连忙调出两人的聊天记录,递了过去,“还真有,就这个,莹莹手机里应该也有吧。”
      
      这时,她才突然想到苏莹莹手机里存有的线索肯定比她说的还要多。
      
      苏樽抬头看了她一眼,想了想,对她说道,“你的线索很有用,她的手机碎了。”
      
      “不是可以把电话卡拔……出来嘛?”
      
      苏樽抬起眼皮子,扫了她一眼,“粉碎。”
      
      林一:???
      
      “不要在意这个。”
      他在纸上写画了一会,把纸递到林一面前,“看看,还有什么需要补充的吗?”
      
      林一拿起纸看了三秒,诡异的沉默了。
      
      “有什么不对?”
      “......你写的是英文吗?”
      
      苏樽:“......中文。”
      
      林一感觉苏樽在嘲讽她的语言水平。那一连串的鬼画符居然是中文?她说是英文都觉得贬低了英文。
      
      “不要在意这些细节。”苏樽说完,一把将纸夺了过来,“算了,我给你复述一遍吧。啧,连字都看不懂真麻烦。”
      
      林一:你好,你脑子有什么问题吗???
      
      写出那通篇的鬼画符,居然好意思说她看不懂字。
      
      苏樽快速的给她复述了一遍,随后吐槽道,“这男的有毛病?还有强按着女朋友出轨的,头一次见。看聊天记录,事发前这个月,他们几乎闹得不怎么愉快,没和平过?”
      
      “嗯,我听到的时候也觉得挺神奇的。对了,莹莹死前一个星期和我打电话聊天的时候,语气有些焦虑。”林一突然想到了什么,“她说自己最近很倒霉,总是遇到各种各样的意外。还说连女儿都沾了自己的霉运,去公园玩手上划了好长一条口子。她打算把女儿送到廖姐家里去。”
      
      林一说着说着,心里有些发毛。要说各种各样的意外......
      
      “我最近意外也挺多的,我是不是......”也会死。
      
      “放心吧,你不会有事的。”苏樽看了她一眼,继续在纸上记着,“接着说。”
      
      林一咽了咽口水,“万一......”
      
      苏樽截断了她的话,“没有万一,因为你跟苏莹莹不一样。”
      
      他说完,又把整理的线索理了理,看着林一,好一会儿开口道,“好了,说说你共情后,都看到了什么吧。”
      
      “啊。”林一回想了会,将自己在梦里是怎么被一路跟踪,最后在保安亭被抓到,被打晕,拉到小区公园给复述了一遍。
      
      顿了顿后,她小心翼翼的问道:“我为什么会沾到怨气,又莫名其妙的就共情了。”
      
      “有的人,在自身运势极低,或是犯太岁的时候容易走霉运甚至撞上脏东西。”苏樽解释道,“我昨天跟你说,让你不要去死过人的地方就是因为这个,但凡真的学过一点道,是这行的人,都能看出你周身的黑气。这一身的黑气,你都不需要特意去做些什么,就普通的上个公交车都有可能上的是幽灵车。
      至于怨气,恐怕是你第二天晚上经过案发现场时沾上的吧。苏莹莹的死亡时间推断出来大概是前两天凌晨三点。她是被女干杀的,尸体还不完整,内脏都被人掏出来了,按你说的是被吃了。被抛下的地方又是小区里不显眼的地方,没被及时发现。”
      
      苏樽默了默,接着说道:“被杀害而且尸体不完全的人最容易化成厉鬼,这其中,女性被女干杀,也容易化为厉鬼。苏莹莹把这两者都占了,死后怨气极大,化厉鬼几乎是必然的。你这周身的黑气,只是沾上了一丝怨气,共情做了个噩梦,都算是你走运了。”
      
      “这还叫走运啊?”林一欲哭无泪了。
      这都叫走运,那要是她不走运,岂不是现在就已经死了?
      
      苏樽诚恳的回到,“我曾经遇到过一个直接被鬼附身了的。相比之下,你是真的很走运。”
      
      林一默了默:“那我身上的怨气怎么搞?”
      
      “你身上的怨气,是因为你运势低招惹上的。两者之间,怨气不是因,它是果。只要你身上的运势不好起来,你还是会可能遇上这种事的。”
      
      林一顺着问道:“那我运势怎么样才能好起来?”
      
      “......不知道。”
      
      林一愁了。
      
      “其实,一般人运势低也只是容易碰到脏东西。像你这样肯定会沾上的,也不多。”苏樽干巴巴的安慰道,“算起来,你在脏东西的眼里,也是很特别的呢。”
      
      林一感觉听完这通安慰更愁了。
      
      “运势这种东西不是一时半会能改的。不过你身上的怨气还是要尽快处理的。怨气在人身上留久了容易伤身。走吧,虽说你身上的怨气要除掉就是小事,但也麻烦。要去买只雄鸡,拿点血摸一下额头。再去找点桑柳叶到家后拿个盘子,把桑柳叶搁里头烧成灰混进水里冲个澡就好了。”
      
      “可现在去菜市场,也没有活鸡卖啊,都是冰箱冷藏的。”
      
      “所以我才说麻烦,还得开车去趟村子。”苏樽叼了一块巧克力,含糊着说道,“快点的跟上,给你解决完了,我还得回来打报告呢。”
      
      “......这么麻烦,一开始就告诉我是怎么一回事,然后帮我祛了怨气,我再告诉你莹莹的事不就好了么,干嘛还非得把我带过来走一趟。”
      
      “你懂什么,我可是很公私分明的。苏莹莹一事是公事,当然要把你带回来再审问了。给你祛怨气是私事,再说你也没有受太大的影响。那当然是处理完公事,再处理私事了。重点是,医院去派出所再回来正好顺路。”
      
      林一:“......”
      这人还挺会算的。
      
      ......
      
      活鸡和桑柳叶在乡下地方都是随处可见的。
      
      两人很快就找齐全了,还顺带把放干了血的雄鸡也带了回来。
      
      林一打算用来做参鸡汤,给自己补补脚。
      
      到了楼下,也不知道是不是林一的运气就真的就那么差。
      
      楼里的电梯居然坏了,要维修。
      
      林一拍了拍黑下去的电梯按钮,撇了撇嘴,“我今早出门前,它还好好的。怎么偏偏在我脚伤了的时候,电梯就坏了。”
      
      “你这个运势,倒霉一点,也不稀奇。”
      
      苏樽说完,顿了一顿,上下打量了她一眼,似乎觉得让一个脚受伤的人就这么一瘸一拐的走楼梯不太好,于是走到她的面前蹲了下来。
      
      林一:“你蹲下干嘛,脚麻了?”
      
      苏樽一下子觉得自己不应该跟林一这个人讲啥人道主义。他都蹲在她面前了,这不是很明显的打算背她嘛?
      居然来一句是不是腿麻了。
      
      “我背你。上来,快点!”
      
      林一惊了。
      她这都蹦哒一路了,也没见苏樽扶一下,怎么突然要背她了。
      
      而且,被一个才认识没多久的男人背,总感觉怪怪的。
      
      “啊?不用了吧。我自己可以走......”
      
      “就你那一瘸一拐的,等你蹦哒上去,天都黑了。赶紧上来,别在那扭扭捏捏的,像个娘们。”
      “......我tm的,就是娘们啊。”
      
      苏樽默了。
      
      “那要不,我扶你走......”
      不等他说完,林一果断的往前一靠,歪在了他的身上。
      
      “但是,我知道苏顾问是看我脚不方便,想帮助我,并不讲什么男女有别。苏顾问说得对,等我蹦哒上去,天都黑了。所以,还是麻烦苏顾问背吧。”
      
      有人背当然好过自己走了。反正听苏樽的意思,也没把她当女的看。
      
      苏樽条件反射的把人接住了,挑了挑眉,笑了笑。
      
      他故意把人往上抛了抛,然后吐槽了一句,“啧,怎么这么沉。”
      
      林一:......
      想打人。
      
      “哎,你知道我家在哪嘛?你也不问问?”
      “你病历本上不是写了吗?”
      
      林一恍然。
      对哦,她病历本上有写。
      
      进了家门后,苏樽把她放下,就靠在墙上脸不红气不喘的说道,“背你走上来,手都要断了。人看着也不高,上手竟然死沉。”
      
      林一:“......”
      
      苏樽就跟回自己家似的,在林一才关好门时,就已经大步流星的进去了,往沙发上一倒,双手一张,瘫坐在那翘着二郎腿,就像个大爷似的。
      
      他就这样坐着环顾四周一圈,对着还杵在门口的林一道,“过来坐啊,站那干嘛。别客气呀,坐,坐坐。”
      
      林一蹦跶到他的身前,居高临下的看着他,翻了个白眼,“你倒是确实一点都不客气。”
      
      “我这叫为人热情,你懂什么。”苏樽转过头看向阳台的方向,“嚯,这雷给劈的,你小区物业也没上门找你?”
      
      “我今天一天都在外头,估计来过又走了吧。”林一也看向了阳台,沉稳且绝望的说道,“本来就不富裕的家庭啊,因为这一道雷,更是雪上加霜了。”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苏樽:你们知道什么是草书嘛?我这都是练出来的。
    林一:呵呵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