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钱我决定去捉鬼

作者:梨子喀嚓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求了一堆没用的符

      林一仿佛看到自己的银行账号里的五位数,一下子就少了个零。
      
      她深吸了一口气,一时想着苏樽的话,一时想着阳台重修的钱。突然感觉就自己一个人在家,家里怪渗人的。她摸过一旁的手机,拨了个号码。
      
      手机里一阵铃声过后,一个爽朗的女声传来:
      
      “喂,林一?咋了?”
      
      林一梗了梗嗓子:“陈欣你人在哪呢,出来喝点呗?”
      
      “我在家呢。好端端的喝啥酒啊。”
      
      林一整张脸都揪在一起了,看着阳台的目光跟没了半条命似的。她梗着嗓子,“我,我阳台,tm的给雷劈了!”
      
      “......卧槽?”电话诡异的安静了几秒,随后传来爆笑声,“噗嗤哈哈哈,不是,我家这边都没下雨,我刚看朋友圈好像就你家小区那一块下雨了。你也太倒霉了点吧,阳台都给劈啦。我看你也别出门了,我来找你吧。”
      
      “就我家小区这边?”林一表情慢慢缓了下去,变得有些古怪。
      
      她脑子里突然想到了苏樽说的那一句话:今晚会下雨,回去记得锁好门窗,别出门也别搁阳台上赏景......
      
      林一的眼神有些飘忽了,她握紧了手机,“你,那你快点过来呗。”
      
      陈欣家跟林一家隔得不远,也就半个小时不到,就带着啤酒小龙虾,敲开了林一家的门。
      
      “嚯,你这是什么造型啊。”
      陈欣进门先是吐槽了一下林一那一副跟要上街要饭似的模样,又径直走到阳台前隔着无轨门看了看。
      
      其实也没什么可看的,闪电正好劈在桃树上,影射出去的范围是大半个阳台。
      
      “你那点心血,还真是被劈得一点不剩。”
      
      林一没心思搭这句话,而是反问道:“你看我的样子,有没有觉得特别憔悴啊?”
      
      “长年熬夜修仙,你想自己的脸色好到哪去?怎么问得奇奇怪怪的。”
      
      林一眼神恍惚的来回踱了两步,又坐到了沙发上,烦躁的挠了挠头发。
      
      陈欣这会才觉出了不对味,严肃了脸,问道:“到底怎么了。”
      
      林一:“今天白天的时候,有个人跟我说,今晚会下雨,让我不要出阳台。你懂我意思吗?”
      陈欣:“......好像懂了,就是听着感觉汗毛都要竖起了。”
      
      一下子,两人都陷入了绝对的安静中。
      
      林一哭丧着脸,握住了陈欣的手,一副要交付遗嘱的模样说道:“小心肝啊,我觉得我活不长了。”
      
      陈欣:“......别闹。”
      
      “你别慌,既然那个高人给你指点了一二,让你躲过了这一劫。你明天就去找他,哪怕花的钱多一点,找他请两道符回来放着。”
      
      陈欣开了一罐啤酒,递给了林一,接着说道,“我今晚留下来陪你,别怕。”
      
      “其实,我也不是真的特别怕。大难不死必有后福嘛,就是越想越觉得瘆的慌。”
      
      毕竟苏樽说今晚下雨还真的就下雨了。让她别出门别去阳台,阳台就被劈了,当时她跟阳台可就一脚的距离。
      
      这么神,那他说会惹上什么脏东西,不就是说脏东西很可能也是真的存在么。
      
      光是这么想着,她后背就冷汗津津了。
      
      林一喝了口啤酒,任由着酒精从口腔辣到喉咙,才感觉身上的冷意被驱散了一些。
      
      “你来了,我就没那么怕了。明天我就去求个符。”
      当然,是去郊外的天王庙求。主要是也不敢去找苏樽,那人就算再怎么装得一脸无害,林一都觉得不是个好相与的。
      
      ......
      
      第二天清晨,送走了陈欣,林一就直接往天王庙去了。
      
      先去天王庙拜一拜,再求道符。
      
      她最近身周发生的事真的太衰了。前些天看电影回家途中遇到醉酒闹市,这几天的噩梦,苏莹莹的遇害。
      
      这么一掰道,仔细一琢磨,就连今天都有点衰。
      
      在小区差点被花盆砸了;下了公交迎面来了辆赛车似的摩托车,险些没被撞飞空中环绕两圈;就刚刚坐电梯下去还感觉被人推了一把,可回头一看,离她最近那个人都隔了两个格。
      越想,林一就觉得自己越衰,越想就越害怕。苏樽说的她看上去很虚,不要去死过人的地方容易惹上脏东西。她想或许自己真的惹上了脏东西了。
      
      想到这里,顿时恨不得自己现在就到了天王庙,坐在庙里头抬头就能看到天王神像,不远处就有一群的道士。
      
      那样心里才踏实。
      
      天王庙就座落在石涧山的山脚,位于游玩景点下边,人们走过路过的也会拜一拜,香火很旺,但会求符的人不多。毕竟拜一拜不要钱,但求符则不同。
      
      也许是林一的神情举止太明显了,里头卖符的道士在知道她要买护身符后,煞有其事的晃着脑袋。
      
      什么“噩梦缠身是种警告,如果不放眼里,之后事情就越来越大了”,“你眉眼发青,印堂一股黑气,这是被标记上了”诸如此类的话,直把本来就散发了思维的林一说得那叫一个毛骨悚然。
      没当场落泪都得感谢她强大的内心。
      
      道长又来一句:“一套十道符,配合更加天1衣无缝。”
      这句话很好的抓到了林一的痒处,一下子甩了两千块出去。
      
      走出来后,看了看道观里供奉的许多神仙,自己一个都不认识。
      
      林一又不禁怀疑,她这平时啥都不信,临时才来求神拜佛,这符真的能保护自己嘛。
      
      两千块呢,半个月的工资了。林一有些后悔了,觉得自己冲动了。
      
      买一个就够了,干嘛买一套呢。
      
      可惜,这玩意不讲究售后服务,没得退。林一只能自我安慰的一直在心里来回默念:命比钱重要!
      
      走路魂不守舍,不看路的结果就是,她过马路差点没被车撞死。
      
      林一回过神时,整个人坐在了人行道上。她双手紧紧的握着一道符,泪流满面的呢喃道,“这符,居然真的有用。道长诚不欺我,我被救了一命!”
      
      她狠狠的亲了两口装着十张符的小红香包,就地转身对着石涧山的方向合手拜了拜。
      
      “你谢那玩意儿?还要拜?不是,你瞎啊,看不到我这么大个人?你还不如直接拜拜我得了。”
      
      从头顶上方传来了一句十足痞气的话。
      
      林一有些不爽。这句话实在是太嘲讽人了,她顿时皱眉,转头看了一眼。
      是苏樽。
      
      只见他穿着短袖条纹衬衫,紧身黑牛仔,脚下还踩着一双休闲帆布鞋。此时,正双手抱胸,俯视着她。
      
      苏樽这人有些瘦,长得挺高又白净,剃了个板寸头,这么站在那,逆着光看上去像跟电线杆,还是白得发光的电线杆。
      
      “赶紧走边上,红灯要亮了。坐那待会被车碾过去,我刚可不就白救了。”
      
      不等她仔细分析一下现在的状况,苏樽又开口说道。
      
      还是同样的痞气,但林一不敢不爽了。她呐呐的应了声,就撑着地面站了起来。
      
      脚碰到地面传来钻心的疼痛,她才发觉自己的脚踝崴了。
      
      她艰难的单脚蹦到了边上,坐在了行人路口的石墩上,仰头望着拿手机在那敲打的苏樽,有些惊恐。
      
      一开始生的那点小闷气,在发现来人是苏樽后,就这样‘跐溜’一下灭了。不敢气,不敢气。
      
      瞧苏樽敲手机的用力程度,简直就是恨不得把手机戳出个窟窿。那张称得上帅气硬朗的脸此时更是板得像个冰块。浑身上下散发着一股‘老子很不爽’的气息,仿佛多说一句话那手机就能扔你脸上的架势。
      
      看来,苏樽今天心情不是特别好啊。
      
      林一纠结了一分钟之久,才终于下定了决心,抱着一种死就死吧的心态,视死如归状扯了扯他的衣服下摆,“那个,你怎么在这里呀。还有,谢谢你救了我。”
      
      苏樽没有回答她的第一个问题,只是回道:“嗤,不用谢,是你的符救的你。”
      
      林一听了,整张脸顿时红得想找个地缝钻进去。
      她有些尴尬。
      
      苏樽戳手机的空余瞄了她一眼,啧了一声。
      
      “你这是来求符,看来昨晚是出事了。你没听我的话出门了?还是下暴雨的时候站阳台去了?真是麻烦死了。我说你是笨蛋嘛?脑子里都想什么,想那么入迷,连车都看不到。他那么一大个目标朝你飞驰而来,你愣是一点反应都没有。就这么站那看着车朝你而来,你是有超能力还是像猫似的有九条命?”
      
      林一被他说得脸上红霞未祛,又来一波。
      
      “我走的是斑马线啊,而且我也是绿灯才走的,违反了交通规则的是那个开车的吧。”
      
      “那开车的就是个傻*,你跟个傻*比?闯绿灯,还把车开得跟火箭似的。他闯绿灯,要是你死了,他肯定要负全责,但要真有事,你都TM死了,那傻*受到什么惩罚,你看得到嘛?你想想亏不亏!”
      
      这话让林一听得目瞪口呆,她印象中的苏樽说话还是很礼貌的。跟现在面前的苏樽简直就是两个人啊。
      
      苏樽重重的吐了一口气,放过了手机,把手机放回了口袋。然后转过头看了林一两眼,说道,“报警电话我已经打了,你有事没?要不要送你去医院?”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林一:阳台被劈,我已经很难过了。为什么花两千块钱买的符还没用,难过……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