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钱我决定去捉鬼

作者:梨子喀嚓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阳台被劈了

      坐在沙发上的便衣警察在看到她时,上下扫了一眼,意简言骇的说了一个字,“坐。”
      
      林一快步走到廖实二人坐的长条沙发上,隔了一定的距离后坐了下来。似乎又觉得有什么不太对的挪到了廖实的身旁紧紧挨着。
      
      坐在旁的便衣警察又看了她一眼,转回廖实身上,冷硬的声音也软上一些,“廖实女士,发生这样的事,我们可以理解您的痛苦,也希望你能配合一下。苏莹莹女士近期可有与人发生过节或有什么之前产生过纠纷的人嘛?”
      
      “......我,我不知道。她,她是个好孩子,性格温柔腼腆,从小到大,都很好人缘。过节,纠纷,我真的不知道。”廖实哽咽着断断续续的说道。
      
      她眼里的泪水就跟没有尽头似的,说完这句话后更是哭得喘着大气。
      
      年轻的便衣警察有些无奈,也有些不忍。他放低声安慰了两句,看向了坐在一旁的林一,问道:“林女士是廖女士的员工,怎么会在这时过来?”
      
      林一往后缩了缩,“我,我接到了派出所的电话,说莹莹卷入了刑事纠纷,让廖姐过去,我打不通廖姐的电话,有些担心就过来了。警察同志,莹莹,是怎么死的?”
      
      “在花园小区里面的公园里发现的尸体。”警察定定的看了她一眼,“你和苏莹莹关系很好?” 
      
      花园小区?!
      那不就是......
      
      林一瞳孔一缩,极度惊讶,甚至没能及时回答警察的问话。
      
      那便衣警察也很有耐心,又问了一遍:“你和苏莹莹关系很好?”
      
      “还,还行。”
      “她这两天有和你联系过嘛?”
      
      “没......有......”
      “到底是有还是没有?”
      
      林一咬了咬下唇,因为过于紧张害怕,脑子里一片浆糊。在听到这个问句时,下意识给了否定的答案,“......没。”
      
      警察盯了她片刻,点了点头,似乎已经收集好了自己想要的信息,不在对她提问了。
      
      林一微微松了口气。
      
      这个举动落到了在场的三个警察眼里,皆是心里一顿。
      
      便衣警察在问完林一后就没再说话了,只是那眼神一直放在林一的身上徘徊着。那眼神让林一不安极了。
      
      等其他两个警察收集完苏莹莹一些可能存疑的东西后,又待廖实情绪稳定后问了两个小问题,他们就要离开了。
      
      离开前,那便衣警察开口说道:“小姑娘,你住哪?我送你回去吧,也让廖女士好好休息休息。”
      
      林一抿了抿唇,犹豫着说道:“我,我住在花园小区。”
      
      便衣警察的眼神有那么一瞬间变得有些玩味。
      
      只听他说道:“嘿,那正巧了,我也要去看看现场,顺路,走吧。”
      
      平生第一次坐上了警车的林一一路上正襟危坐,瑟瑟发抖。
      
      不敢动,完全不敢动。
      
      下了警车更是有一种大难不死般的有种劫后余生的感觉。
      
      虽然这么说好像有点过于浮夸。
      她迫不及待的跟坐在驾驶座的警察说了一句谢谢后,就脚底抹油一般溜了。
      
      林一不知道的是,她因为害怕而做的一些举动已经引起了警察们的注意。因此,在她下了车那一刻开始,就被24小时监控了。
      
      ......
      
      次日早晨,林一起了个大早,天蒙亮时便来到了小区公园处,看着仍然拉着封锁条的那个角落。
      
      这是凶案发生后,她第一次走近来看。
      
      凶案现场在小区公园靠角落的地方,那里只有一张长椅和一个垃圾桶。尸体早已经被运走了,只剩下长凳上的血迹可以证明这里曾经死过人。
      
      林一看了看周围,发现并没有人,心下不禁起了个念头。
      
      她想越过封锁线,走进去观察一下。看看这张长椅是不是和她在梦里所见一样。
      
      “林小姐,早上好啊。”
      
      突然出现的声音让林一吓了一跳,她整个人都颤了颤,转过头看到了昨天那便衣警察。
      
      此时这人正左手拿着一根油条,右手提着一杯豆浆,站在不远处看着自己。
      
      林一甚至都不知道这人是什么时候出现的。
      
      “你也早,额,还不知道你怎么称呼。”
      “我叫苏樽,林小姐这大早上的,来这死过人的地方做什么。”
      
      苏樽说着,眼神落在了她握着封锁线的手上。
      
      林一顺着目光落到自己手上,又是一僵,随后便仿佛手里握了什么烫手山芋般,赶紧撒手了。
      
      “我,昨天听了,想着这现场离家近,所以想来看看而已。”
      
      苏樽踱步上前,当着林一的面走到了长椅跟前,走了一圈,“林小姐看起来黑眼圈很重。老人有言,休息不好最好不要去死过人的地方转悠,容易碰到脏东西。”
      
      林一扯了扯嘴角,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什么。
      这人瞧着根正苗红的,怎么开口就是些封建的玩意。
      
      “谢谢苏警官的关心。我快到上班时间了。您是来查线索的吧,我就不打扰你了。”
      
      林一心想,她还是今天下班后再过来看看吧。
      到时候,苏樽应该就不在了吧。总不可能一天到晚,那人都耗在案发现场吧。
      
      坐公交转地铁,在出了地铁后她收到了廖实打来的电话。
      
      说花店这周不营业了,当是给她放年假了。
      
      不用上班,放假了,是好事。但想想是因为什么事后,她心情又有些沉重了。
      
      苏莹莹遇害,凶手还没抓到呢。
      
      前两天还聊过天的人突然就没了,实在让人有些难以置信。
      
      而且,尸体还是在花园小区里被发现的。她做的那个噩梦……
      
      林一抬头看了看刺眼的阳光,转身又进了地铁站里头。既然不用上班,她觉得自己可以现在就去案发现场看一看。不过,看之前要先观察一下那个苏警官走了没有。
      
      那个人给她的感觉不太好,看她的眼神奇怪,说话也有些神叨。
      
      林一特意从小区另一侧门口进去,绕了个弯走到小区公园,确定了公园里一个人都没有,她才快速的走了过去,蹲在长椅面前,仔细的在木板和木板的间隔处细细的寻找了起来。
      
      她记得,梦里有看到那张长椅的木板间隔里有一颗翘起来的钉子。
      
      “你在找什么?”
      
      林一面无表情的转头,果然看到了警戒线外站着的苏樽。
      
      “苏警官还没走啊。”
      
      苏樽轻笑了一声,走到了林一身旁,俯视着她,“本来要走了,看到你又回来了,就过来瞧瞧。不是告诉你,让你最好不要靠近死过人的地方么,你真不怕惹了脏东西啊?”
      
      “我不信这些。苏警官,我就是看看,没干什么破坏现场的事,你不会把我抓了吧?”
      
      “你这小姑娘,想什么呢。现场早就勘查完了,你看也没事。”苏樽蹲了下来,收起了笑意,直勾勾的盯着林一,“现场可没什么线索剩下,就连一根线都不剩的。小姑娘,我让你别来,是真的为你好。你不觉得,这大热天的,你身上一点汗都没有,很奇怪么。你身上,不觉得阴冷了一些吗?” 
      
      “苏警官,我最近感冒了。人虚了,没出什么汗也正常。我真的不信这些,你也别吓我。”
      
      看着她生冷又僵硬的态度,苏樽勾唇轻声笑了笑,“是嘛,行吧。你刚才说去上班,这么快就回来,看来是不用去了。那小姑娘就在家好好休息吧,不然人虚了,也容易出事。”
      
      “苏警官真是为人民着想。谢谢您的关心了。”
      林一的语气很重的嘲讽了一句。
      
      不管是谁一直被人说自己会惹到脏东西,都会很生气的。
      
      苏樽倒是丝毫不计较,大方的摆了摆手,“嗨,客气啥,应该的。我看也快到中午了,不如跟我一起去吃个饭?肯德基怎么样,新出了个超值的炸鸡套餐。”
      
      “不了,苏警官没事,我先走了。”
      “不吃饭啊,那你先回去吧。我看今晚会下雨,回去记得锁好门窗,别出门也别搁阳台上赏景啊。”
      
      林一:“......”有病吧。
      
      苏樽笑眯眯的送人离开了视线范围后,才余光往下一撇。
      
      这个女孩的身上,他看到了一丝怨气。刚才,她是在找什么呢......
      
      林一并没有把苏樽的话放心上。这大伏天的,说晚上会下雨,谁信。不过想到他那些古古怪怪的话,林一到底还是留了个心,当晚将门窗都锁好了。
      
      左不过,锁个门窗也不算什么大事。
      
      当晚,在三伏天的日子里,花园小区却是雷雨交加。从外头看来简直奇怪。这雨水只落在花园小区,跟小区一墙之隔的门口外那条小吃街屁事没有。
      
      林一听到雨声后,站到了阳台门后,看着外面黑漆如墨的天空以及那噼里啪啦的雨水声,喃喃自语道:“我的妈呀,还真的下雨啦。”
      
      “轰隆”
      伴随着一声惊雷,最后映入林一眼帘的是一道白到虚无的光芒。
      
      过了有十来分钟,她的眼睛才好像模模糊糊的恢复了一些视力。
      
      林一闭上了眼睛,真诚的从嘴里憋出了一个字:“靠!”
      
      她家阳台被雷给劈了!
      
      白天的时候苏樽跟她说的话一下子全都涌上来了。
      
      林一坐在地上,眯着眼,目睹了阳台上一片凄惨。她前段时间淘来打算旺自己桃花运的桃花树苗这会只剩下一堆灰。阳台上的洗手台,她才斥巨资装上的上下升降晾衣架......
      
      全没了。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论惨还是林一惨。
    阳台没了,哈哈哈。
    写的时候,我自己都笑了。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