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钱我决定去捉鬼

作者:梨子喀嚓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噩梦

      哒哐,哒哐,哒哐
      
      皮鞋的后跟触碰着水泥地板发出的声音中带着一点金属的拖沓声。
      
      凌晨十二点过后的街道上空空荡荡的,没有一个人影。寂静的夜晚,伴着清风,偶尔传来一两声求偶期的猫叫,声音宛若婴儿的啼哭声,尖锐而悠长。远远的从拐角外传来那缓慢却稳实的脚步声,听在林一的耳朵里无疑是催命曲。
      
      林一清楚的知道,自己是在做梦,但她动不了。此时的她更像是被人困在了这副被人追杀着的身体里。
      
      她什么都做不了,只能冷眼旁观着自己困着的这具身体左拐右拐,最后躲进了小区门口荒废的保安亭里面蹲着。
      
      她看到“自己”在这个保安亭里找了根警棍,紧握着猫在那。
      
      随着那一声声的脚步声,林一的恐惧感也好像跟随着这个身体一起,也在一点一点的上升着。她甚至发现自己的五感都恢复了,并且变得出奇得敏锐。敏锐到甚至让他听到了那人手里甩着的链子发出的‘呼呼’声和砸在地上发出的“哐哐”声。
      
      害怕和恐惧让她整个人都绷得紧紧的,此时保安亭外面稍有个风吹草动就能把她吓个半死。
      
      这个身体的视角看不到,但林一却看得到,那人已经发现“自己”了。他正在一步一步的走过来,最后停在了保安亭外,隔着玻璃居高临下的站到了她的旁边,盯着她露出了诡异的笑容。
      
      林一感觉到“自己”终于控制不住了,泪水夺眶而出。
      
      她感觉自己现在分割成了两半。一半在上空飘着冷眼旁观,一半躺在那副身体里,无法逃脱只能等待着死亡的到临。
      
      她听到了那人居高临下的嗤笑了一声,“想跑?跑得掉嘛?”
      
      林一更清楚的听到“自己”,或者说躺在那的“自己”在喊着救命。
      
      但那声音细弱,得凑到耳边才能听到。
      
      然而,即便如此,仍惹怒了那人,只听一声冷呵,那人用脚尖把她的脸挑了起来,随后狠狠的往她的脑袋踹了过去。实打实的一脚让她直接昏厥了。林一看着那人蹲下,轻佻的从脸一直摸到了脚背,眼神带着让人极尽恶心的痴迷。随后又用链子将人捆了起来,抱到了一旁的小区公园,在长椅上行了苟且。
      
      她感觉恶心极了,可偏偏又无法控制自己的眼睛。只能眼睁睁的看完了这恶心的一幕,又看着那人拿出刀子,把“自己”开膛破肚,直接将心脏一把扯下来,一口一口的吃掉了......
      
      ...... 
      
      “啊!!!”
      林一满脸冷汗,面色发白的坐在床上。
      
      她瞳孔放大,咽了咽口水,抬起手擦了擦脸上的汗,拭去泪水,重重的呼了一口气,感受着那股心悸的劲慢慢散去。
      
      这个噩梦太真实了,而且环境场景就在她们小区,这让林一哪怕现在醒过来了,后背依然冷汗津津。
      
      都说日有所思夜有所梦,她不禁怀疑是不是因为前两天和陈欣去看的那部夜场电影给自己留下了什么心理阴影。
      
      她垂眸,缓慢地下床去客厅给自己倒了一杯水,润了润嗓子。
      
      这个噩梦的真实感甚至让她怀疑自己刚才真的被梦里的人杀死。
      
      林一捧着水杯,双目出神,直到闹钟响起,才整个人都震了震。
      
      拿起手机看了一眼,到了出门去上班的时间了,她这才发觉自己还穿着睡衣,放下水杯,匆匆忙忙的就把自己收拾好就出门了。
      
      她住的小区是个校区房,往常这个时候家长学生应该都会很匆忙的赶上学,赶上班。可今天,小区的气氛好像有些不太一样。
      
      在路过小区公园时,林一看到了一个角落处被一群大爷大妈围了起来,空隙处还能看到警察的身影。她想起了梦里的事情,脚步顿了顿。
      
      难道,小区公园真的就想她昨晚做的梦一样,有人死了?
      
      林一抬脚,正打算过去看看。手机忽然响了起来,她拿起一看,是花店老板娘廖姐。
      
      再看手机的时间,快到八点了。
      
      林一接了电话就往公交站跑去。
      
      “喂,廖姐。我马上到了。”
      “哦,今天你开门嘛。那行,那我就慢点,不赶着了。”
      
      挂了电话,赶上了必须搭的那一班车。坐半个小时的公交到地铁站,再坐半个小时的地铁,步行个10分钟就到她上班的花店了。
      
      由于早上被噩梦惊醒,林一整个人都有些疲惫,动作也慢了些,幸好不需要她开门,紧赶着也算是踏点到了。
      
      她到的时候,廖姐正在打扫卫生。听到开门的欢迎声,转头看到她,微微一笑,“小一来啦。”
      
      “廖姐早啊,你今天怎么想着来开门。”
      
      廖实把扫把放到了门外,笑了笑,“醒得早,喝完早茶看看时间差不多就来了。你今天怎么那么晚,是不是昨天熬夜了?年轻人就是好精神。但也得注意身体呀。不然这人一老,得一身病。瞧我,不就是个例子嘛。”
      
      林一手脚利索的围上围裙,拿起放在收营台上的抹布,边擦摆架上的灰,边接话道,“没熬夜,早早睡了,这两天可能是有些想感冒了,昨晚又做了一晚上的噩梦,困得很。廖姐你可别说自己老了,你看着年轻得很。对了,廖姐今天心情不错,是不是小熙来了?”
      
      “哎哟,这么明显呀。是啊,那个调皮的家伙,昨个儿下午被她妈妈送我这来了,要待两天呢。今天就是为了她折腾的,那小家伙精力好得很。喝完早茶,好不容易哄着她去了隔壁小张家呆个上午呢。”
      
      林一笑了笑,没再接着搭话。
      
      她工作的这家花店不算很大,老板娘叫廖实,年龄不大,才47岁。老公早逝,有一个女儿,女儿据说前几年遇人不淑,20岁就未婚先孕,之后奉子成婚。没到一年时间,老公就出轨了。
      
      离婚,带着孩子哪哪都不方便。于是这小姑娘就隔三差五的被搁到了外婆家里。
      
      廖姐年轻时听说也强硬,守着早逝的丈夫愣是独自带大了女儿,如今开个花店,含饴弄孙的倒也挺惬意。
      
      花店不大,位置倒是开得不错,一天折腾下来,新客旧客的倒也能有个十几二十单。
      
      廖实照常是来了,在店里略坐一坐,中午前就回去了。
      
      她这一回去,林一就闲下来了。花店本来就不算忙,廖实不在,没客人的时候连陪个唠嗑的人都没有。
      
      今天,因为外孙女来了,廖实更是不过待了两个小时就坐不住要回去了。
      
      林一目送着廖实骑着小电瓶走了,伸了伸懒腰,打了个哈欠,顺手掏出手机点了份肯德基的超值午餐加大杯可乐。
      
      一套动作行云流水。
      
      这精神不足就是需要高热量和碳酸饮料来提神。
      
      外卖从下单到送来不过二十分钟,在两者隔了三条马路的情况下堪称神速了。
      
      她三口两口的解决掉了午餐,端着可乐走到了门外的小圆桌前坐下,翘起了二郎腿,一小口一小口的抿着,嘴里发出了一丝唯叹。
      
      天气微凉,花香扑鼻,吃完午餐后这么坐着,这养老的日子简直不要太美好。
      
      “叮铃铃,叮铃铃......”
      
      林一闭着眼睛皱了皱眉,端着可乐小跑着回了店里头。她心里腹诽的想着,怎么大中午的会有电话。
      
      “喂,您好,这里是花香四溢,请问有什么可以帮到您?”
      “你好,我们是区牛派出所。”
      
      听到派出所三个字,林一心里咯噔了一下,有些紧张的握紧了电话,“请,请问需要买什么花......额,不是,对不起,有什么事?”
      
      对面似乎停顿了三秒,才继续说道,“我们是区牛派出所,请问是廖实女士嘛?”
      
      她含糊的应了一声,就又听对面说道,“您的女儿苏莹莹涉及一场刑事纠纷,请您现在带齐证件过来一趟。”
      
      “刑事纠纷”四个字一出,林一知道事情的严重性了,她忙应下来,挂了电话后就赶紧给廖实打电话过去了。
      
      一个未接,再一个还是不接。林一耐下心,接着打。第三个,第四个,第五个......
      
      她心里悬了悬,又给廖实家里打了两通电话,依然是没人接通。
      
      这都打七八次了,就是睡着了或者一时没听清,也该接了。该不会......出什么事了吧。
      
      林一拿着电话,想了想,实在是放不下心,从抽屉里找出廖实家的地址,把花店门一关,直奔廖实家去了。
      
      她急冲冲的要赶过去,其实也只是想碰碰运气廖实在家,如果不在就问问邻居她去哪了。但她其实更倾向于廖实带孙女出去忘带手机了。不然怎么解释家里电话和手机都不接。
      
      廖实家是在一老旧的小区处,住的大部分都是老人家,间加着三两年轻租客。这样的小区在这座城市里有很多。地段不好不差,安全问题全靠个人防范。
      
      林一在花店工作一年,统共来过两回。一回是过年,一回是中秋,过来吃团圆饭的。
      
      廖实家也好认,进了小区,第二栋第一层就是了。
      她来时,敏锐的感觉到平时安静的小区,有些不太一样。隐隐约约传来议论吵杂的声音,前面廖实家那栋楼围了一圈的人。
      
      林一快走了两步,穿过了人群。耳边扑捉到了“作孽啊......”,“......死了”,“命苦,怎么......”
      
      这些字眼让从接到派出所电话后不安的心更是高悬。
      
      廖实的家门前站着两个警察,此时似乎察觉到她想继续上前的举动,其中一位警察微微上前了一步,横在了她面前,“你是什么人?”
      
      围观的人也注意到了这一幕,目光纷纷看了过来。
      
      即便知道无恶意,林一还是被吓了一跳,她低着头微微向前小迈了一步,诺诺的道,“......里面的屋主廖实是我的老板娘。”
      
      警察点了点头,转身进了屋里头,不一会儿出来对林一说道,“进去吧。”
      
      林一松了口气,快步走了进去。在玄关口停下了,看着屋里的一群人有些踌躇。
      
      只见不大的客厅里站着两个警察,沙发上坐着一个。廖实抱着她的外孙女坐在另一边的长条沙发上,脸上眼里全是泪水,整个人活脱脱像老了20岁。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新文,开文三章放送。
    笔芯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