宫斗回来后,我咸鱼了

作者:酸奶蛋糕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十五章

      “王导,那咱们还要加规定吗?”工作人员问着,真继续加了,那就真成针对了。

      “让侍卫以查方倩倩火灾一事为由头,搜查各宫殿好了,再借机把那一堆笋给收缴了?”王导思忖了下道,一旁小刘看着那帮人开口,“他们应该不会乖乖交出来的吧?”

      “那明天安排个集体游湖,把人支开不就好了,正好给那些人气低的妃嫔一个晋升机会。”
      王导道,把他们引开,等他们再回来,笋就没了,反正是违禁物品,就算被收了,他们也没理由来要回去。
      王导越想心头越舒服。

      小刘一想好像有点道理,他看向屏幕,那几人正围在等饭吃,其他工作人员不解着,顺带瞄了眼后面的李衍,他不说话,八成就是随王导的意思,于是大家安安静静的看着他们等饭,再看着他们的晚餐到达,然后吃着最后一餐的笋配白米饭,对了,今天他们还奢侈的加了盘红烧肉。

      伙食改善了。

      另一边,小皇帝负手站在御书房窗口,眺望远方夕阳,小脸板着,像是在忧国忧民。

      “我崽怎么了?为什么愁眉不展?”

      “崽崽今天喝牛奶了吗?”

      “强烈怀疑崽崽想出去玩,但出不去。”

      “看到了,都要吃晚饭了,御书房门口还有两个唱歌,前方小路还有个在对树吟诗的,我好像还听到了琴声?”

      “快看快看,一风筝飞过去了!!”

      “不,是两个!”

      “两个风筝打架了!”

      “所以,她们怎么全来了?”

      “崽崽好像一只被狼群围住的小绵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只有我担心他站在板凳上眺望远方不会摔下来吗???”

      小皇帝看着天空两风筝缠斗在一块,最后一块落下,小嘴抿着,探出身子,伸着两条胳膊,用力关上了窗,再一手按着窗口,小心翼翼的从板凳上爬下来,看着板凳,又看了看空荡荡的书房,老太监去如厕了,其他太监又还没有晋升上来。
      他叹了口气,自己推着板凳回隔间。
      太监实在太少了点。
      李衍也是的,找了一群什么妖魔鬼怪。

      其实,原本外面的参赛人员,还不至于这么疯,只是对争宠上了点心,但方倩倩下午就这么被淘汰了啊。

      游戏这才开始第二天啊!

      一众人立马从于音跟方倩倩两件事中,深刻明白了两道理,就是争宠才是第一要紧事,虽然困难,但同时收获也是最好,不是单纯蹭热度能比的上的,还有就是如果争宠失败,那顶多降级,但要是自己直播失败,那就是淘汰!

      于是,大家更积极了。

      老太监回来了,推开门,就见书桌后,小皇帝正拿着书,安静看着。

      刚刚王导跟他说了,说是这边的直播观看人数少了不少,毕竟他一直待在,不出去,网友也得看无聊。

      “皇上,要不出去赏月?让人将晚膳挪亭子里去?”老太监提议着。

      小皇帝看了他一眼,再看了眼外头,圆溜溜的眼神带着股茫然,问题是他要怎么出去?

      “御前侍卫喊一个进来。”小皇帝想了想道。

      “侍卫?”老太监愣了下,“张路吗?”

      “啊啊啊啊我路哥!!”

      “路哥终于出场了!”

      过了会,一穿着侍卫服的男人走进,张路是去年刚火的,最近工作太累,所以他真的只是来玩的,比起别人要晋升,他只想花100块钱玩角色扮演跟参观。

      他一脚踏进来,稚嫩声音严肃着响起:“带朕从屋顶离开。”

      张路:“啊??”
      这里有威亚?
      他茫然看向老太监,他怎么没看到。

      老太监也懵了下,他们可没准备这东西。

      “怎么了?御前侍卫难道连上个屋顶都不行?”小皇帝眉头紧皱,满眼写着你居然这么没用,徐婧然都比他厉害。

      张路:“???”
      他是御前侍卫,但他为什么得会上屋顶?

      老太监一想,小孩子估计分不清电视剧跟现实,看着电视剧里的人会飞檐走壁,就真的以为这群侍卫也能屋顶飞奔,还能捎带上他。
      他连忙岔开话题:“皇上,天色不早,该找人陪您了。”

      小皇帝哪里看不出来这是他推脱之词,只是看了看只有长相身材,半点实用价值都没的侍卫:“算了,随便吧。”说完,又坐了回去,继续看书。

      张路灿灿的挠了挠脸颊。

      “崽崽在嫌弃路哥。”

      “路哥表示很委屈。”

      “所以,投票了,姐妹们,决定下今晚谁喂崽崽吃饭!”

      “云云她们的歌不错。”

      “那个弹琴的也好啊。”

      “吟诗作对?”

      半小时后,投票截止,老太监看了眼投票数,对外喊道:“今日侍寝,何云云,王怡。”

      外面,原本都打算打道回府的姐妹花一听,激动了下,果然,努力是有回报的!!!!

      一小时后,手机通知发来,是主殿那对姐妹花正式晋升一级,获得一综艺合同。

      吃饱喝足的几人一块坐在屋门口,老陈握着手机幽幽着:“别人都已经拿到份合同了。”
      而他们却还坐在这发呆。

      “久久?说好的一块躺赢的呢?”杨朝吃饱了,突然想起这一问题,选择扭头看向打算叛变的赵久久。

      赵久久往旁边挪了挪,看了眼监控,心头微凉,从今以后,她就不能陪着他们赏花赏月看风景了。
      她即将被淘汰。

      陈澄一旁纠结,赵久久都要努力了,她这么不配合她亲爸是不是不太好?

      郑采两边看了看,一下子不知道该跟谁混,她想了想,杨朝会做饭,但现在又不能动火,她要是想实现包吃包住这一理想的话……

      她立马就要凑到赵久久身边:“久久,我跟……”

      杨朝视线往她那一扫,郑采又挪了回来,安静坐好。

      老陈看着,心头又塞了把,不过,好在还有个坚定不移的赵久久!

      “久久,走!咱们进屋商量对策!你们在外面待着,不准偷听!”

      最边上,小璐郁闷着看着两个人走进屋,赵久久开始发力了,那代表自己要开始干活了。

      忽然,所有参赛人员的手机弹出通知:“明日上午将开启游湖活动,届时有歌唱比赛,曲目自挑,获胜者直接晋升两级。裁判将由目前积分最高者于音担任。”

      姐妹花正高高兴兴的回去,又看到手机发来新通知,瞬间更高兴了,她们唱跳出身,还怕赢不了一群网红?

      “等等,他们在干嘛?”妹妹停下脚步,不解的看着偏殿门口,偏殿那帮人全站门口,也不是全,少了一个赵久久?

      妹妹正要过去问个究竟,姐姐一把拉住。
      “嗯,怎么了?”

      姐姐趁他们还没注意到她们,偷偷的拉着妹妹躲到一棵树后,眉头皱着,压低声音道:“你不觉得很奇怪吗?”

      “嗯,奇怪什么?”

      “之前他们不是在斗地主,就是在做饭,今天什么也没干,居然就像个门神一样站门口?”

      “不是已经禁止动用明火了吗?那他们没事可干,也很正常啊。”妹妹不以为然。

      “那他们为什么不斗地主?”姐姐警惕的看着他们。

      “你的意思是有阴谋”

      “对。咱们两刚晋升一级,刚拿了合同,都是同行,又住一屋檐下,你说他们心里不着急?而且,你不觉得那一排人特别像是守在门口,防止别人靠近吗?”

      妹妹恍然大悟,随即两人心照不宣的绕过门口“守着”的一群人,偷偷摸摸跑到殿后,恰好一扇窗微开,往里面看去,桌边,赵久久跟一太监坐一块。

      老陈十分欣慰的看着已经想通的赵久久:“所以,我们要先淘汰谁?”

      窗外两个:“???”

      “积分太高的不好下手,还是先挑点积分低的。”赵久久说着,“咱们主殿不是有两个今晚刚晋升的吗?虽然她们选择了合同,但积分还是挺可观的。”

      窗外两个:“!!!”
      她们听到了什么?

      “那问题是要怎么淘汰,我在太监那边就是个扫地的,根本不知道皇帝喜好,也不能让她们惹怒皇帝,被打入冷宫。”老陈忧伤着,怪他,等级不够高,“要我说还是争宠比较好。”

      赵久久一听,果断摇头,争宠?
      疯了?
      那她要争到何年马月?
      “我们直接下毒啊,到时候,只要不被查出来是我们干的,就能在淘汰她们的同时,获得积分。”

      老陈犹豫着:“这会被查出来的吧?”

      赵久久继续忽悠:“到时候再推个小太监当替死鬼就好!”

      老陈一想有道理,又想起一问题:“不过,药上哪找?”

      赵久久:“既然模拟后宫,那肯定有专门派发道具的小太监。老板你仔细想想,你们太监队伍里,有没有管出门采办的?”

      老陈努力思索,一拍脑门:“有一个,就在槐宫门口,我每次找他聊天,他都爱搭不理的,原来是卖道具的?”

      赵久久余光扫到窗边:“明天游湖,那我们那之后就去找太监买。”

      老陈:“现在去不好吗?反正我都是要回去。”

      赵久久看着今日分外单纯的老板:“买太早,万一弄丢了,不浪费积分?”

      老陈想了想,有道理:“好了,今天我先回去了,明天我给你买到东西!”

      赵久久捧着热乎乎的茶,看了眼窗后人影,喝了一口,舒心了。

      动机给她们了。

      最后脱身的方法也给她们了。

      找药的途径也给她们了。

      她们应该能干掉她了。

      赵久久起身,得再最后离开前,给自己开的网店打打名声。

      外头,姐妹花听了会,恍然大悟,原来游戏介绍里说的,存活到最后是这个意思!

      两人连忙出殿,买药。

      第二天

      湖边。

      小风吹着,湖上飘了几艘小船,一种想要参加的人员,一个个的上去唱着歌。

      赵久久问人买来笔墨,慢慢悠悠的画着。

      一旁,郑采几人磕着瓜子,一边听人唱,一边看赵久久画画,看累了,还能看会风景。

      忽然场上躁动了下,赵久久困惑抬头,就看到宣传片上的女人一身凤袍,神色冷冽的走来。

      赵久久笔停了下,以前在电视上看过徐婧然,那时候没感觉,现在……

      她想起李衍,就觉得这个酷似徐然的影后,没准是她那傻乎乎的暗卫。

      赵久久盯着她看了会,见她坐在一小孩身边,她这才注意到那个小皇帝。

      小小的,包子脸,却死命板着脸。

      赵久久:“???”

      赵久久重新低头,虽然很像,但不至于李衍是个成年人,她家弟弟就是个小孩吧?

      徐婧然也是,她家暗卫虽然样样精通,但她生性单纯,脑子不会拐弯,娱乐圈那种复杂环境,她家暗卫进去,估计早就被吞……错了,是她把别人给一剑灭了。

      赵久久也不管了,继续低头画着,她得赶在这场游湖结束前,画完,然后回去安然赴死,到时候再把这幅画摊在桌面,等人来查时,就会发现它。

      等出去后,跟工作人员说说,她淘汰后的直播间屏幕就用这个!

      那边,张路兴致勃勃的带着人马一间一间查可疑物品,当然是不可能随便翻的,也只能在外间瞎转悠。

      王导那边给的提示是冬笋,让他搜走冬笋。

      他走到赵久久他们殿中,就看到偏殿角落,整整齐齐的码着排冬笋。

      “啧。厉害了。”张路蹲下,翻着笋,“原来莫名其妙的新增规定就是因为他们啊。人才,绝对的人才。”

      “路哥,咱们别夸了,收队走人吧。”后头,另一侍卫道,趁现在走,没准还能赶上那边的游湖。

      他们侍卫的晋升,大半都是要跟妃嫔勾结,可惜,游戏刚开始,还没到用到他们的时候,这回算是第一次出任务。

      那小侍卫压根不知道这笋是他们再出新规定之前挖的,只以为是他们违规了,他想好了,到时候他们把“赃物”往众人面前一放,他们戏份不就来了?没准还能升职,到时候就不用蹭路哥直播间了!

      张路起身,拍了拍手:“要是真来点案子就好了。”

      后头侍卫笑着:“刚开始,哪来的是非?走了走了。”

      张路带着人出偏殿,准备主殿转悠一圈就走,毕竟王导特别关照过的一伙人的冬笋已经搜出来了。

      他们推开主殿大门,四下一扫,准备转身就走,一小侍卫余光瞄到了一东西,愣住了。

      其他人见他不动,正想喊他,顺着他的视线看过去。

      众人:“……”
      他们到底是应该当没看到,还是上报抓人。

      桌上,一包药酒这么被堂而皇之的丢着,上面用硕大的字写着“毒.药”二字。
      深怕别人不知道。

      毕竟是游戏,姐妹花也没多放在心上,昨天晚上花了五十积分,从由工作人员装扮的太监手里买到药后,早上又趁赵久久他们出门后,往他们的碗筷上抹了一圈,急急忙忙出门了。

      张路拿起那包东西,手里掂了掂,这要是真放古代,这屋子的人可以死十七.八回了。

      他打开一看,白白的粉末,嗅了嗅,好像是面粉之类的。

      “要是她们多买点,咱们晚上没准搞个馒头出来。”

      那边,姐妹花合唱完,压着兴奋走下来,一群侍卫走了上来,几人手机捧了一堆竹笋,还有碗筷,为首的那个,捧着一包东西,交到了太监手上。

      杨朝:“???”
      那几口碗怎么这么像他们的?

      姐妹花:“???”
      那包东西怎么这么像她们早上随手扔的?

      赵久久:“!!!”
      她的冬笋!!!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下章V,下章按抓,发红包 (*≧▽≦)
    推个预收《竹马是女主白月光》
    程程发现自己是本重生文里那的炮灰,里面女主前世为爱离家,最后落个凄凉下场,结果女主重回一世,发现某某前世成长为一代大佬,爱她入骨,甚至为了给她报仇,导致家破人亡,于是,这一世,她决定好好珍惜他,再也不去追那道名为季旻的光。
    而程程好巧不巧就是那位大佬的女朋友,还是女主替身,最后,占了家破人亡里的那一个亡字?
    程程一气之下,远离男女主准备做个海王,第一个就是少时就暗戳戳想染指的邻家大哥哥,她家五年前破产,他家七年前破产?
    两人有共同话题!
    但她撩着撩着,忽然发现破产大哥哥不对劲,一颗扣子够她吃好几顿饭?
    程程捏着那颗扣子,傻了会,然后跑了。
    季旻有天就是回学校看看,然后就看到个不太熟的邻家小姑娘叽叽喳喳说个不停,一直跟他聊破产的事?结果有一天,她跑的无影无踪,还偷走了他的扣子。
    季旻一手捏着那件缺了扣子的衬衫,脸黑了。
    几年后,原女主等啊等的,一直没等到男主翻身的那一天,忽然有一天,她看到几个保镖守在酒店走廊,然后远远看到前世那道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的光,一把拉住程程,按在墙上亲,最后进了房间久久没出来.....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关闭广告
    关闭广告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关闭广告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