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P] Lumos 照亮你

作者:机智费尔顿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8 章

      庞弗雷夫人将他们拦在了治疗室外:“你们可以在外面等,但一定要保持绝对的安静。”
      
      海格坐在门外的长椅上,耷拉着头,情绪低落,时不时看一眼面前禁闭着的病房大门。
      
      琼安则去了趟洗手间,将手上已经干掉的血迹清理干净,回来就看见这位从猎场看守人晋升上来的老师魂不守舍的样子(他上任的时间甚至还不到一年)。
      
      所有人都很清楚,今天发生的意外很有可能让他失去继续授课的资格。
      
      当然,最终的结果得取决于德拉科的伤势以及马尔福家的态度。
      
      邓布利多和斯内普随后也赶到了医疗室门口,斯内普狭长的眼睛透着怒意,但可能是看在校长的面子上,他只是冷冷地瞥了海格一眼,没有说话。
      
      邓布利多拖着长长的袍子,走到海格身边拍了拍他宽厚的肩膀,低声跟他说了一会儿话。最后海格抹了一把额头的汗,有些狼狈地点了点头,然后独自一人从这里离开。
      
      “斯图尔特小姐,你没事吧?”邓布利多转过来,和蔼地询问着,鼻梁上架着一副小巧的眼镜。
      
      “是的,校长,我没事。”
      
      “噢,那就好,还好没有更多的学生受到伤害。”他笑着点点头,斯内普在一旁将眉头皱得死死的,尽管他总是这幅表情。
      
      “你们的斯内普教授带来了很多效果卓越的魔药,所以不用担心。”
      
      “斯图尔特小姐难道没有课要上吗?”魔药课教授立马幽幽地开口。
      
      是的,今天的课程并没有结束,琼安已经在这里耽误了太多时间,她现在必须赶去教室上课了。
      
      “再见校长,再见教授。”
      
      可她刚一抬脚,就听见治疗室内传来一阵可以穿墙的惨叫声。
      
      “马尔福先生!你并不是断了骨头!不需要叫得这么凄惨!”庞弗雷夫人的声音随即响起,听起来十分无奈,“我说了,把这个药水喝下去就会好受很多!”
      
      “咳——”斯内普僵硬地咳嗽一声,生怕琼安理解不了他的意思。
      
      她只好快步离开这里。
      
      一直到傍晚时分,琼安才结束了所有的课程。
      
      “你要去看望马尔福吗?”赫敏问她。
      
      “是的。”琼安诚实地回答。
      
      “嗯...好的,我没有别的意思,真心希望他早日康复,”赫敏从她手中接过需要帮忙带回寝室的书本,“需要帮你带几块馅饼吗?”
      
      “不用,谢谢。”
      
      在告别了赫敏后,琼安再次往医疗室赶去,而这次还没进门,就撞见了庞弗雷夫人。
      
      “又是来探望马尔福的学生吗?时间不要太久,病人需要足够的休息时间。”她正忙着配置其他药品,随口叮嘱了几句就示意琼安可以进去了。
      
      “怎么又来了,说了让我一个人待会儿!”德拉科背对着大门侧躺着,她刚一推开门,还没挪两步,就听见他不耐烦地咆哮。
      
      他病床两边的柜子都放满了果篮和花束,很显然都是探望他的人带来的,甚至基本都附上了一张卡片。
      
      琼安走过去,随手捻起一张,读了出来:“等待斯莱特林王子康复归来。”
      
      ...不用想都能知道是潘西写的。
      
      果不其然,卡片的落款处大大方方地用花体字写着“潘西·帕金森”,她嫌弃地把卡片放了回去。
      
      德拉科从听见琼安声音的时候就把头转了过来,原本一直僵硬的脸色柔和不少。
      
      “你来得正好,”他费力地将身子撑起来坐着,整个人靠在床头。他伸出修长的手指,指向旁边放着的深色药剂,“快去帮我把这些苦东西全都倒掉!”
      
      琼安拿起其中一瓶,放在鼻尖轻轻嗅了嗅。
      
      这大概是一剂浓缩的恢复药水,气味确实十分苦涩,就连她也瞬间别开了头,更别提娇气得不行的德拉科。
      
      但...
      
      “别打这种算盘,喝完药你的伤才会好。”
      
      琼安把药剂拿到他手边,结果被他非常决绝地推开。
      
      “拿走拿走!就算是我爸爸在这里,我也不会喝!”
      
      “那给你一颗糖,你就着一起吃。”
      
      琼安果真掏出一颗糖果,德拉科定睛一看,乐了,但并不伸手去拿。
      
      “你——怎么好意思拿我给你的糖,打发我?你居然还没吃完,你不会是舍不得吃吧?”他将左臂枕在脑袋后,贱兮兮地调侃道。
      
      琼安并不觉得有何不妥,甚至也不去理会他的后半句话。她来到病床边坐下,再次把药递到他面前:“你喝不喝?”
      
      “不喝!”德拉科干脆利落地拒绝。
      
      两人僵持间,庞弗雷夫人推门走了进来,她狐疑地看了一眼德拉科紧绷的脸,然后问琼安:“矜贵的马尔福先生又开始不喝药了?如果是这样的话,那只有再...”
      
      “当然不是!”德拉科立马抢着回答,疯狂朝琼安使眼色,“我就是在让她把药递给我,谢谢您的关心!”
      
      “那你先把这瓶喝了,”庞弗雷夫人指了指琼安手中拿着的那瓶,“马尔福先生?”
      
      德拉科视死如归地把药接过去,然后飞快地看了一眼庞弗雷夫人,可她丝毫没有要离去的迹象,打定了主意要守着他喝下去。没办法了,德拉科苦着脸,仰头一饮而尽,表面上这看起来和喝南瓜汤没什么两样,但他的嘴角已经快撇到下巴了。
      
      “很好。”庞弗雷夫人这才满意地走了。
      
      德拉科顶着一头凌乱的金发,眼睛狠狠地瞪着将身子转过去憋笑的女孩。
      
      “喂,琼安!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在嘲笑我,你的整个肩膀都在抖!”
      
      “我不笑了,真的不笑了。”琼安背对着他,肩膀继续颤抖,虚伪地作着保证,但实际上嘴巴都已经笑开了。
      
      德拉科的脸庞连着脖子逐渐攀上一大片红色,这时窗户边传来一阵窸窸窣窣的响声。
      
      琼安看了一眼坐在床上,右手臂上还缠着厚厚绷带的德拉科,强忍住笑意,走到边上推开了窗。
      
      结果是德拉科那只叫猫宁的猫头鹰正在啄窗户,它从被打开的一小道窗户缝隙中麻溜地挤了进来,轻巧地飞到德拉科肩头停下。
      
      德拉腾出那只没受伤的手取下猫宁脚上绑着的信,几下读完后得意地晃了晃信纸,“是我爸爸的信,果然什么都别想瞒住他。他说过两天就会来一趟学校,等着吧,让那个大胡子也尝尝倒霉的滋味。”
      
      “...或许并不完全是海格的错。”琼安听完后,试探性地说道。
      
      “你什么意思?为什么不是他的错?那头动物有多危险,只要有眼睛的人都能看出来,难不成你也想坐在那只笨鸟身上兜兜风?”德拉科瞬间把脸拉下来,冷笑着,又开启了他的嘲讽模式,“让我猜猜,你不喜欢孔雀羽毛做的书签,也不喜欢华丽的庄园城堡,居然会喜欢一头丑陋的怪物。”
      
      “你到底想说什么。”琼安当然认为海格将这种危险动物带来课堂的做法有欠妥当,但德拉科咄咄逼人的恶劣态度已经让她有些不爽。
      
      “你是在替那头怪物求情?”他面无表情地瞧着她,眼神和月光一样清冷,嘴唇抿成一条线,毫无血色。
      
      琼安看着他白皙的脸如今变成近乎病态的苍白,突然不想跟他继续争论下去。
      
      “我只是就事论事,德拉科。”她温和了语气,平静地说道。
      
      “那我怎么就不是就事论事了?”他盯着她反问,语气已经是越发的冷淡。
      
      “算了,不打扰你休息,祝你早日康复。”
      
      “这是你的魔杖。”琼安把德拉科的魔杖和那颗糖果一起放在床头,起身准备出病房。
      
      “吉恩也会和我爸爸一起来学校。”德拉科的声音在身后响起,听起来有些别扭,还有些不自然。
      
      “哥哥?”琼安停下往外走的脚步,深吸一口气,终于还是转过头来看他,“他来学校做什么?”
      
      “你以为跟你一样没良心?都这个点了才想起来看望我?”德拉科又恢复了以往傲娇的样子,刚才的争论仿佛只是一个无关痛痒的插曲。
      
      “明明是我跟着海格把你送来医疗室的,”琼安再次见识了他睁眼说瞎话的功夫,好笑地奚落道,“当时你可没有晕过去,甚至还在哼哼唧唧地叫妈妈。”
      
      “是吗,我不太记得了,我只知道有个人把我的伤口摁得痛死了。”德拉科气急败坏地磨了磨后槽牙,反击道。
      
      “这么多筐水果都堵不住你的嘴?还是说你又想喝药了?”
      
      德拉科被噎住,他又回想起之前那瓶恢复药水的味道,这使他破天荒地沉默了。
      
      庞弗雷夫人在病房外忙活着,见琼安出来,朝她身后的房间看了一眼,惊奇地说道:“看来你们的关系一定很不错,今天来了这么多学生,大多进去没两分钟就被马尔福赶了出来。”
      
      关系不错?明明大部分时间都被用来吵架。
      
      琼安尴尬地笑了笑,向她道了谢后便下了楼。
      
      天已经黑透了,寂静的走廊上只有她一个人的脚步声。但似乎总有一点不对劲,她默默把手伸进校服内,牢牢握住了自己的魔杖。
      
      在走到下一个拐角前,琼安特意放缓了步伐,正当她踌躇着不知该不该向前的时候,一盏斑驳着烛火的油灯突兀的出现在她眼前。
      
      “喵——”琼安被吓了一跳,低头看去,是费尔奇的洛丽丝夫人在她的脚边呜咽着打转。
      
      宵禁未到,费尔奇已经开始将现在还在外头乱逛的学生赶回寝室,他提着灯,对着琼安上下照了照,掐着尖锐的嗓音说道:“又是哪个学院的学生?你在墙后边愣着干什么,难不成你想搞什么夜游?我告诉你,门都没有!”
      
      他粗鲁地拽了一把她的衣袖:“现在!马上回你的学院休息室!”
      
      “知道了先生!”琼安用力把自己的袖子从他手里拽了出来,拔腿就往前跑,她一点也不想继续跟这个脾气古怪的看门人打交道。
      
      “吉星高照。”在报出口令后,胖夫人挥了挥肉乎乎的手臂,打开了休息室的大门。
      
      休息室里人不算多,这个点恐怕大部分学生都在洗漱,准备入睡了。
      
      而哈利正靠在沙发上看书,在看到琼安后,镜片后的大眼睛亮了亮。
      
      好吧,很明显他在等自己,琼安甚至已经猜到了原因。
      
      “嗨,琼安,”他把书随手放在一旁,站了起来,非常不自然地打着招呼,“我听赫敏说,你去医疗室看望马尔福了。”
      
      “是的,我刚从那边回来。”
      
      “他的伤势怎么样?”说到这里,他似乎很急切的想知道答案。
      
      “伤到了手臂,伤口也有点深,但没什么太大的问题。”琼安诚实地把德拉科的情况说明。
      
      “那就好,那就好。”哈利很明显地松了一口气。
      
      即使全校都知道他和德拉科是死对头,但琼安还是觉得,男孩们叛逆期的打闹不至于恨对方恨到深入骨髓,没有谁的心肠一生下来就又黑又硬。
      
      “还有别的事吗,哈利?”
      
      “嗯...我想知道海格...海格会被处罚吗?或许马尔福有跟你提到这个吗?”
      
      “德拉科的爸爸过两天会来一趟学校。”琼安耐心地解释,言下之意相当明了。
      
      “好吧...谢谢你,晚安。”哈利难掩失落的情绪,跟她告别后,没再逗留,转身进了男生寝室,连书也忘了拿。
      
      “哈利,你的书忘拿了。”琼安开口提醒。
      
      哈利终于像是回过神来,对自己的失态感到窘迫,脸红成一片,倒回来去拿那本被他忘记的书。
      
      这时,罗恩·韦斯莱从男寝的楼梯上走下来,他穿着一身宽松的睡衣,顶着的红头发像是一丛鸡窝,他对着哈利挤眉弄眼:“你问她了吗?”
      
      “哦,我当然问了,马尔福没什么大碍,我们该睡了,快回去吧。”说着,哈利就将罗恩往楼梯上推。
      
      “才不是这个!难道不该问问她有关海格被停职的事?”
      
      “琼安怎么会清楚!这又不关她的事!”
      
      两个男孩在男寝楼梯口争执着,一时间忘了还有其他人在旁边,琼安将他们的话听得一清二楚。
      
      “海格被停职了?”
      
      “难道马尔福没跟你炫耀吗?他爸爸今晚给邓布利多寄去一封信,校董事会可真威风啊!”罗恩气哼哼,没好气地说。
      
      “你又是怎么知道的,偷听校长办公室的墙角?”
      
      “我们今晚去了海格的小屋,”哈利懊恼地看了一眼罗恩,解释道,“邓布利多也没有办法,据说马尔福先生非常生气。”
      
      “哈利刚才说得没错,这确实与我无关,马尔福家最后会怎么处理这件事更不是我能左右的,”琼安看着罗恩,说话的语调缓慢而又平静,“在这件事情上,我们都没有任何立场去介入。”
      
      “因为你们和海格亲近,所以在确认德拉科没有断手断脚后,就能忽视巴克比克对他造成的伤害?未免过于牵强。”
      
      “我也和你们一样认为海格是个好老师,但他难道就不该考虑一下课堂上的安全性?”
      
      “可是...是马尔福先出言不逊!”罗恩愤怒地高喊道。
      
      “所以他现在活该躺在床上下不来!”
      
      琼安的好脾气终于被耗尽,不耐烦地打断他,不想再多说,转身走人,只留下哈利和罗恩两人面面相觑。
      
      过了一会,罗恩平复好情绪,在回寝室的楼梯上小声对着哈利嘀咕:“虽然问题依旧没解决,但是刚才听见她说马尔福活该,我竟然还觉得蛮过瘾的...”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每次都要在发出去后才发现文里的bug 难过 前面几章的bug后面都会慢慢改的(
    推荐一下隔壁小伙伴的文《hp 配菜要咸鱼》by 山谷佳人 男主也是德拉科哟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