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P] Lumos 照亮你

作者:机智费尔顿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光荣负伤

      琼安回到寝室的时候,蒂凡尼已经躺在大床上休息,这是她雷打不动的午睡习惯。
      
      “你去哪儿了?”她裹着被子,只露出半张睡眼惺忪的小脸,“下课的时候突然就找不着你了。”
      
      “被斯内普教授叫去问话了。”
      
      “我的天呐...斯内普?”被子里传出一声惊呼,“因为那件事?”
      
      琼安“嗯”了一声,接着道:
      
      “总结一下就是...喜提一个月禁闭。”
      
      “不是吧,每天?”
      
      “那倒不会,我想教授也并不是每天都有空闲时间,”她泄气般,将怀里抱着的书一股脑地都扔到了桌面上,“每周五晚七点,办公室义务劳动。”
      
      蒂凡尼发出一声同情的叹息,慰问了几句,接着又把头埋进了被窝。
      
      在这之后,每次经过那个扫帚间所在的长廊,琼安都尽量不要靠着挂画像的石壁边走,她实在是不想再和那些画像有什么正面冲突,甚至真的开始担心会被吐口水的事。
      
      然而,没过几天,墙上的画像就被换成了另一种风格。
      
      “梅林啊,祝亚当公爵搬家愉快。”面对满满一墙的风景油画,琼安心情甚佳。
      
      德拉科似乎是在斯莱特林内部放了话,琼安也丝毫不怀疑他真的拥有这种威慑力,因为没有人再来找过她的麻烦,甚至于上次那个高年级,她同样没再见到过。
      
      她继续安心上课,如果没有每周五晚上的禁闭将会更加完美。
      
      保护神奇动物是三年级才有的课程,也是黄金三人组(哈利、罗恩、赫敏)最喜欢课之一,这主要源于海格是这门课的授课老师,其实如果抛开他的胡子总是乱糟糟这一点,琼安也蛮喜欢这位憨厚有爱的老师。
      
      当他们再次扛着《妖怪们的妖怪书》去上课的时候,蒂凡尼一路上都在小心翼翼地抚摸书脊,从她凝重的表情完全可以看出这本书带给她的阴影有多么大。她可不想再像第一节课那样——被这本凶狠的妖怪书咬掉鞋子。
      
      她甚至和丽痕书店的经理说了一样的话:
      
      “我再也不想碰(卖)这本书了!”
      
      刚下过一整夜雨的禁林满是泥泞,海格跟以往一样走在队伍的最前方带路,格兰芬多的队伍紧随着他,而斯莱特林的队伍从始至终都慢吞吞地跟在最后。
      
      “赫敏是真的对所有知识都充满了渴望,”他们沿着一条石子路前行,蒂凡尼牢牢抓着妖怪书,恨不得每隔十秒就抚摸一次书脊,她看着赫敏在前方蹦蹦跳跳的身影,感慨道,“有什么课是她不喜欢的吗?”
      
      琼安在她的感染下,也下意识地跟着抚摸了一遍书脊,听完她的疑问后,认真想了一会儿,回答道:“你忘了?她这学年拒绝选修占卜课。”
      
      “哈哈哈,你确定那不是茶叶鉴赏课?”蒂凡尼咧开嘴笑起来。
      
      占卜课对于三年级的学生而言,像是一门用来娱乐消遣的课程,特里劳妮教授总是要求他们通过茶叶的形状来预言同桌的未来。赫敏只来旁听过一节,之后便再也不愿意踏进那个教室了。
      
      “但你相信我,等到了讲解算术占卜的时候,她会感兴趣的。”琼安斩钉截铁地说。要知道,算术占卜作为占卜课的一个部分,需要进行大量繁杂的数学计算,如此具有挑战性,简直就是为赫敏量身定做的。
      
      “噢,到了那时,我们的作业就有着落了。”蒂凡尼暂时忘记了手中的妖怪书,默契地朝琼安眨了眨琥珀色的眼睛。
      
      “聪明的女巫。”琼安立马夸奖道。
      
      这时赫敏甩着蓬松的卷发往回走了过来,她努力压抑住兴奋,拉住她们:
      
      “你们知道吗,从今天开始,我们不用再和炸尾螺瞪眼睛了。”
      
      蒂凡尼面露疑惑,琼安心中陡然升起一股不祥的预感。
      
      “我只能说,真的太酷了!”尽管有些前言不搭后语,但赫敏看起来开心极了。
      
      他们最终在一片空地前停下,海格在面对一大群学生的时候,讲话总还是结结巴巴的,但已经比最初好上许多,至少他不会再把虾尾螺说成火螃蟹。
      
      “好了,孩子们,安静一下,”他搓了搓手,掂量着说辞,身体大部分面向格兰芬多这边,但明显话是说给斯莱特林听的,“安静安静,我们要上课了。”
      
      他一直等到斯莱特林那边也彻底没人说话后才继续讲话:“我们...我们今天来认识一个新朋友!大家朝我后方看——”
      
      说完,他对着身后吹了一声悠长的口哨。
      
      一只鹰头马身有翼兽从灌木丛深处缓缓现身,它一边往前走,一边低头打量四肢被粘上的泥点,尖锐的前缘看起来实在不怎么友好。
      
      琼安看到蒂凡尼瞬间把脸皱成了一团。
      
      海格尽量使自己的声音能让在场的每一个人都听到:“我想大多数同学都是第一次见,它是不是很漂亮?”
      
      赫敏在旁边小声地解释:“前几天我就跟哈利、罗恩见过它了,它刚来的时候什么都不肯吃,别看他它这么威风,只要你真诚地向它鞠躬,大概率它都会接受你!”
      
      学生们意料之中的沉默了,琼安有些同情地看着海格面是期待的脸庞。
      
      这时队伍的后方传来一声讥笑,引得几乎所有人都向声音源头看去。
      
      德拉科带着好几个跟他一样绿袍子的斯莱特林慢悠悠地来到空地,明明是他迟到了,但他面露不屑地笑着,上下打量了一眼那只喘着粗气的动物。
      
      “开什么玩笑,谁会向一头怪兽鞠躬。”他冷冷地质疑道,丝毫没有觉得在课上公然顶撞老师有什么不妥。有了他的带头,更多的学生窃窃私语起来。
      
      然后他走到一颗橡树下,随意地将后背靠在粗壮的树干上,懒洋洋地打量着四周。
      
      琼安已经感觉到赫敏在努力克制自己的怒气,她刚想说点什么,就看到哈利坚定地往空地中央走去。
      
      “漂亮的巴克比克,来,看我这边,”哈利边说着,边弯下了上半身,把整个脖子都低了下去,“我们见过的,你不应该这么快就把我忘了。”
      
      “梅林啊,这就是格兰芬多的勇气吗?”蒂凡尼用手捂住了双眼,只敢透过狭窄的指缝看,哈利突如其来的举动已经差点让她尖叫。
      
      德拉科似乎是提起一点兴致,他走到人群的最前方,克拉布一点也不客气地推开挡在前面或者离他们太近的所有人,而高尔抱着两只书包,很显然其中一只是德拉科的。
      
      即使赫敏不说,也能看出哈利之前肯定已经和这只鹰头马身有翼兽打过交道,因为他甚至知道它的名字——巴克比克。但海格依旧紧张地咽了咽口水,小声地提醒着哈利:“慢着点来,哈利...等它也朝你鞠躬的时候...噢!它果然还记得你!”
      
      学生们开始发出小小地惊呼——巴克比克竟然利落地朝哈利弯下了它的头颅。接着哈利小心翼翼地伸出了手,尝试性地摸了摸它的前缘,很好,它没有反抗,更没有做出什么过激的危险举动。
      
      海格终于放开了抓着自己胡子的手,如释重负地松了口气。
      
      哈利露出开心的笑容,顺势将手移到它的下巴处朝着一个方向继续抚摸,巴克比克舒服地眯起了眼。
      
      “太棒了!太棒了!我想,现在你可以让它带你骑上一圈。”海格不等哈利同意,就将他抱了起来,稳稳当当地放在了巴克比克的背上,“抓紧了!”
      
      巴克比克得到信号,将翅膀大幅度地扇动着,几下助跑后猛地越起,平稳地载着哈利飞向空中。
      
      有了哈利的成功示范后,在地面的学生不再像刚才那般沉默,他们兴奋地交谈着,时不时望向天空。
      
      当巴克比克将哈利平安带回地面后,格兰芬多们爆发出一阵欢呼。
      
      哈利从巴克比克背上跳下来,在经过斯莱特林队伍前方的时候,有意无意看了一眼冷若冰霜的德拉科。
      
      琼安觉得,哈利出头只是单纯地想替海格解围。
      
      但德拉科只会觉得:“疤头竟然敢挑衅我?”
      
      并不是说她太了解德拉科,只是他逐渐咬牙切齿的面部表情使他的意图变得过于明显。
      
      “我看它也不过如此,长相丑陋的变异怪物,连给我家看门的资格都没有!”德拉科站在原地,高傲地扬起了瘦削的下巴,恶狠狠地挤出这串话,
      
      “我的天,巴克比克是可以听懂的,马尔福怎么可以这样说!”赫敏终于是克制不住骂了出来,“这个无耻的大混蛋!”
      
      又是一阵惊呼,琼安甚至还没有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她的耳边除了那些混乱的惊叫,只剩下德拉科痛苦的□□。
      
      当她下意识拨开人群冲到最前面的时候,海格正朝巴克比克奋力抽着皮鞭,不停地让它往后退,可巴克比克尖利的前缘始终高高昂起,一副随时准备攻击的姿态。
      
      就在刚才,德拉科被突然冲上来的巴克比克掀翻在地,周围的学生都吓得迅速退散开,他此时仰面倒在一方泥地里,另一只手死死捂着右前臂,疼得在地上滚来滚去,甚至干净柔顺的金发上也沾染了黏糊糊的泥浆。
      
      琼安见状迅速跑到他身旁蹲下,看见他被抓破的校袍上逐渐渗出鲜红的血迹,她条件反射地伸出手替他按住了伤口。
      
      她很少出现慌乱的时候,但现在的情形让她手足无措。
      
      德拉科已经疼得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额前渗出一层细密的汗珠,他的眼睛紧紧闭着,眉毛也皱成一团,嘴里不停地哼出细碎的低吟。
      
      “医疗室!”当琼安低下头看到自己满手的鲜血时,大脑终于作出正确反应,转身朝海格大声喊道,“马上去医疗室!”
      
      德拉科的大脑一直被难以忍受的疼痛支配着,恍惚中一只柔软的手掌附在了他皮开肉绽的伤口上,可是他却更疼了,因为这只手的主人似乎是因为慌乱,掌控不好力道。
      
      “嘶——”他又疼得抽了一口气。
      
      “这节课先上到这里!下课!”
      
      海格被催促着跑了过来,琼安不得不往旁边挪了一步,腾出更多的位置。
      
      德拉科被海格一把抱起,他们的体型对比起来,本就瘦削的德拉科显得更加羸弱。
      
      受伤的少年耗尽了力气,不然此刻他一定会从海格怀里跳下去,再指着他的鼻子怒气冲天地威胁。
      
      德拉科的山楂木魔杖从他的校服内滑落,琼安只得先替他拾起收好,然后小跑着跟在海格身后朝医疗室赶去。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