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P] Lumos 照亮你

作者:机智费尔顿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昏昏倒地使得很溜

      格兰芬多寝室内的壁炉火焰永远烧得很旺。
      
      刚结束了假期的女孩们围坐在一起,分享着假期的见闻。
      
      “嗯...不得不说,还蛮好吃的,牛奶味又香又浓。”蒂凡尼边说着,边又剥开一粒糖果,顺手还给赫敏也递去一颗,但赫敏双手交叉,果断拒绝了。
      
      “这也是他家的产业之一?能在外面的店里买到吗?”蒂凡尼嘴里继续细细品味着,甜滋滋地问道。
      
      “我想恐怕不能,这是他妈妈做的。”琼安冲她遗憾地摊了摊手,又给了她几颗其他口味的糖果,自己也吃了一颗,嗯...蜜桃味的。
      
      赫敏用指节轻轻敲了敲桌面,打断了她们的糖果交流会。
      
      “琼安,你还记得假期里,你问过我关于魔杖杖芯的事吗?”
      
      “当然。”琼安停止将糖纸在桌面铺平的动作,瞬间正色道。
      
      “嗯...是这样,在几天前,我去了一趟对角巷,给克鲁克山买猫粮,你知道它总是很挑食,”赫敏有些无奈地看了一眼自己那只宠物,它正在和琼安的暹罗猫打闹,“在路过奥利凡德魔杖店的时候,我想或许奥利凡德先生会知道答案。”
      
      “所以我进去询问了他关于你所说的,杖芯‘枯萎’的事。”
      
      “奥利凡德先生很亲切,他回答说常见的杖芯有龙神经、凤凰羽毛、独角兽毛。龙神经制成的魔杖通常最为强大,凤凰羽毛可以使魔杖轻而易举地施展出种类繁多的魔法,独角兽毛则最为稳定。”
      
      “吉恩的魔杖是独角兽杖芯。”琼安自动接上赫敏的话。
      
      赫敏的记忆力果然超群,她点点头,有条不紊地继续叙述着:“独角兽毛确实是会出现杖芯‘枯萎’的情况,原因是...”
      
      她顿了顿,看着琼安逐渐凝重的表情,意外地,有些不确定的语气:“原因是遭到了粗暴对待...会使杖芯变得忧郁。不过不用担心,可以去店里更换杖芯。”
      
      “或许只是杖芯‘枯萎’了,换成新的就行。”吉恩当时也是这么说。
      
      琼安将眉头紧皱起来。
      
      每个巫师都会好好爱护自己唯一的魔杖,包括使用黑魔法的巫师。
      
      或许只是之前他的魔杖被其他人拿走,又或是其他的原因。
      
      但可以肯定的是,一定发生了什么他不愿意说出来的事情。
      
      “你还好吗,琼安?”赫敏凑得近了些,关切地握住她的手,她这才发现掌心已经冒出一层细细密密的冷汗。
      
      “我没事,谢谢你,赫敏,”琼安努力调整心情,让自己看起来没那么忧心忡忡,“那看来他的魔杖的确是出了一些问题,就让他自己去解决吧。”
      
      赫敏善解人意地不多追问,转身去抱走了仗着体型大横行霸道的克鲁克山。
      
      返校后的校园内依旧谈论着关于吉恩失去魔力的事,因曾是级长的缘故,一些被抓过典型,还被扣过分的学生,在私下里肆无忌惮地用“哑炮”称呼起他来。
      
      彼时德拉科正靠在休息室的沙发里翻阅一期无聊的报纸,而当他小小分神时,便听到了这样的话。他几乎是在瞬间就皱起了眉,丝毫不考虑对方比自己还大上两个年级,顺手抄起手边的烛台就掷了过去,正中那人的后脑勺。
      
      “五年级,杜鲁门,是吧?”德拉科离开柔软的沙发,起身向前迈了两步,眉毛竖起,眼神凌厉地瞪着这个倭瓜脸的高年级,“真是堪比鼻涕虫的蠢货。就你这种货色也敢侮辱斯图尔特?别再让你的舌头说出这种不知天高地厚的话,不然就把它拔掉扔进黑湖里喂鱼,同样你的家族也会为此付出代价!”
      
      本来正在看热闹的一群人,随着德拉科的出现迅速退散,没有人想在这时候被怒火中烧的金发少爷迁怒。不管是不是真心顺服马尔福的,总之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只有潘西从一旁踱步而出,她和德拉科一样高扬着下巴,淡淡瞟了一眼倭瓜脸狼狈跑掉的方向,嗤笑一声:“不知名的家族罢了,不足挂齿,德拉科。”
      
      逐渐平复好情绪的德拉科只是看了一眼身旁的短发女生,没心情再多说什么。
      
      然而不过是在次日早晨,德拉科和室友布雷斯一同前往礼堂用餐的途中,在走廊拐角的一个扫帚间门口,正好撞见了昨天那名斯莱特林五年级男生。
      
      “那是...杜鲁门?”布雷斯眯着眼睛看向那个角落,在确定了几秒后,小声提醒着德拉科,“和他站在一起的...是列车上的那个斯图尔特吧。”
      
      德拉科顺着布雷斯指的方向看过去,果真是杜鲁门,他正将琼安堵在那里说些什么,但显然他们之间气氛很不友好,甚至从杜鲁门的表情中,还能读出几分恶劣。
      
      “连魔杖都用不了的巫师,不是哑炮是什么,哈哈哈…”等到德拉科快步赶上前,闯进耳朵的就是这句嘚瑟嚣张的话。
      
      “我昨天是怎么跟你说的,”德拉科从校袍中快速抽出魔杖,指节发白,杖尖毫不客气地抵在杜鲁门脖子的颈动脉上,“你已经没机会了。”
      
      “马尔福,你怎么敢!走廊上不能使用魔法,你能拿我怎么样!”从杜鲁门听见身后传来德拉科的声音开始,他嚣张的气焰便已所剩无几,但还是不怕死地嘴硬着紧咬不放,继续出言不逊。
      
      “哦?既然你还知道我是马尔福,那你最好看看我敢不敢——”
      
      德拉科嘴角挂上一抹气极后的冷笑,正当准备念出咒语时却被布雷斯眼疾手快地按住了胳膊。
      
      “冷静点德拉科,用魔法攻击同学可不是平时的小恶作剧。”
      
      还没等德拉科挣开布雷斯善意的阻拦,就听见一记清脆的咒语声:
      
      “昏昏倒地——”
      
      两名男生一时间都未反应过来,几秒钟后,布雷斯先行一步手捂心口叫着梅林。
      
      他们一起惊讶地回过头望向一旁的女孩。
      
      直到琼安将魔杖收进了袍子,抬起头露出那双极有灵气的眼睛,不紧不慢地对着他们吩咐:
      
      “别愣着了,帮我把他拖进扫帚间。”
      
      有早课的学生们大多都已经在礼堂用餐,走廊上依旧保持着早晨特有的宁静。
      
      但再安静的场景也总是需要有人去打破的。
      
      “我从未想过有一天我会是格兰芬多的同伙。”虽是这样说,但言语间尽是压抑不住的兴奋。
      
      布雷斯走在最后关上了扫帚间的木门,在重重地呼出一口气后,感叹着,并佩服地朝琼安竖起一个大拇指。
      
      “算便宜他的。”刚才在扫帚间里,琼安已经很注意不要让自己碰到那些还未清理的污垢,但鼻尖依旧被蹭上了一抹灰。
      
      养尊处优惯了的德拉科自然不会乖乖听话,钻进灰尘埃埃的小房间里当帮手,他从始至终都靠在门外的石壁上,美名其曰:放哨。
      
      比如此刻他正低着头整理泛起褶皱的袖口,听见小姑娘满不在乎的回复后,眉间轻微皱起,敏锐地抬起了头。
      
      德拉科聪明的脑袋瓜已经捕捉到了言下之意:“他不止一次找你麻烦?”
      
      金发少爷微阖双目,沉吟片刻,还未等琼安作出回应,就昂着头转身,不容置疑地开口发号施令:“之后除了各自学院上课的时候,你都可以跟着我一起。”
      
      “不过,当然是看在你哥哥的面子上。”他补充。
      
      在抬起他高贵的步子离开前,德拉科回头淡淡瞟了一眼扫帚室紧闭的门。
      
      直到这些人的舌头被嚼碎,咽进肚子里为止。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