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P] Lumos 照亮你

作者:机智费尔顿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黄油啤酒

      德拉科气定神闲地望着面前肤光胜雪的女孩,她细腻的眼睫低低垂着,掩住了一双漆黑清澈的眼瞳,柔顺的黑发落在她瘦削的肩上,整个人拾掇得倒是比平日上心,他幽幽地想,目光紧接着落在一旁同样瞪着他的罗恩·韦斯莱身上。
      
      “你可吓坏我了,和韦斯莱逛街。”他说话的时候总是习惯性地抬高下巴,此时此刻看着韦斯莱,鼻子里也不由自主地哼了一声。
      
      “你不说话没人把你当哑巴。”琼安简直快受不了这个烦人炮仗精,真想点燃他的屁股把他送上天,不等同为毒嘴的罗恩还击,她抬腿就要走。
      
      同行的布雷斯扫了一眼德拉科晦暗不明的脸色,反应极快地向前一步挡住她,笑得像朵喇叭花:“我进去买糖给你吃啊,琼安。”
      
      琼安晃了晃手中满满当当封好口的糖袋:“我已经买好了,谢谢你。”
      
      “噢,那好吧,但下次一定得把这个机会留给我。”布雷斯耸耸肩,遗憾地说道。
      
      德拉科在原地站了会儿,露出一丝玩味的笑容,几步追上去,双手插在口袋里,没头没脑地来了一句:“准备去哪儿,也带我逛逛。”
      
      “有没有搞错,我才是第一次来。”面对突如其来的组队邀请,琼安像听到一个笑话。
      
      德拉科不以为然地接道:“哦,没关系,换我带你逛。”
      
      琼安严重怀疑德拉科是不是吃错药了,见他外套都没披,只穿了一件单衣,看样子是冻傻了。
      
      “今天真的没空,我们要去给哈利挑礼物,你让布雷斯陪你,或者去找吉恩。”她不信德拉科不知道吉恩在镇上有栋小楼。
      
      “我要是不呢,”德拉科双手依旧插着口袋,对她的拒绝毫不在意,没有要还她清净的意思,反而继续无情地挖苦,“给疤头挑礼物?他一年是要过好几次生日吗,救世主的待遇果真与众不同。”
      
      赫敏和蒂凡尼也采购完从店里出来了,两人手里都提着满满一袋糖果,罗恩赶紧跑去和赫敏站在一处,远离惹是生非的某人。赫敏一看到傲慢到没边的德拉科,扭头就进了另一家店,罗恩也跟了过去,留下一脸茫然不知何去何从的蒂凡尼。
      
      “我看,给他打包一杯黄油啤酒回去吧,郁闷的救世主会感谢你们的。”德拉科说。
      
      “真是不错的想法。”布雷斯打了个响指,很是赞同德拉科提出的建议。
      
      琼安冷笑一声停下脚步,他们正好走到了三把扫帚的店门前,醒目的木质招牌立在路边,十分打眼。她曾听蒂凡尼介绍过这间店,老板娘罗斯默塔女士是一名四十多岁的美丽女巫,热情好客,风趣幽默,但她定下规矩——不向未满十六岁的巫师出售酒品。
      
      “那麻烦神通广大的马尔福少爷替我们进去买一份黄油啤酒吧,哈利会感谢你的。”琼安朝里面指指,但是要知道,在场的各位中,还没人年满十六。
      
      德拉科看起来很是享受有人挑战自己的滋味,忽略了话中提到的波特,长臂一展,挥手示意跟上他:“没问题,这可难不倒神通广大的本少爷。”
      
      琼安和布雷斯跟了上去,紧随其后的是蒂凡尼,她调皮地吐了吐舌头:“我想进去喝杯苏打水。”
      
      是了,霍格沃茨好多学生都喜欢喝这里老板娘特制的苏打汽水,据说原料都是她亲自从伦敦运送回来的,其中最受欢迎的是一款淡粉色的伞螺樱桃糖浆苏打水,女生们的最爱。
      
      他们刚一进门就差点撞在一位喝得醉醺醺的络腮胡男人身上,室内的空气中弥漫着淡淡的麦芽香味,但环境拥挤嘈杂,烟雾缭绕,不如街上清爽,当然了,难道还追求酒吧能有多舒适吗?
      
      醉酒的男人摇摇晃晃经过身边的时候,德拉科不动声色侧过身体把琼安隔开,等到那个红着眼睛的男人撞开了厚厚的木门走了出去,他才带着其他人轻车熟路地走向吧台。
      
      “两杯樱桃糖浆苏打水,打包。”他连酒水单都懒得看,指尖跟随店里的音乐在桌面打着节拍,直接点了单。
      
      琼安质疑:“休想说话不算话,别试图蒙混过关。”
      
      “急什么。”他抬手招来旁边一个鹰钩鼻的高大男生,两人很是熟络地进行一番耳语。
      
      “呀,到处都是熟人。”布雷斯环顾四周,喜滋滋地感叹。
      
      在接二连三捕捉到熟悉的面孔后,琼安这才反应过来酒吧里半数以上都是霍格沃茨的学生,大家大概是在学校里憋坏了,都抓住霍格莫德日的机会可劲的造。
      
      一个风韵犹存的中年女人从吧台里钻了出来,大方地端出一大盘香喷喷的爆米花。
      
      “别客气,孩子们,小吃零食免费供应哦。”她笑起来让人感觉身处夏威夷海边的沙滩,感染力十足,一头肆意的金色卷发垂到腰间,琼安总算知道为什么这间酒吧如此火爆了。
      
      裹上枫糖浆的爆米花焦香酥脆,无论是口感还是味道,都好极了,深得两位女孩的芳心。只是德拉科向来不喜欢膨化类的食物,象征性吃了两颗就再也没去碰过。
      
      布雷斯要了一杯冰水,看起来心情愉悦,他兴味盎然地问老板娘:“请问,为什么一定得年满十六才能点酒喝呢,这样真是少了好多乐趣。”
      
      “怎么,小鬼,喝了酒想干点坏事?”罗斯默塔夫人暧昧地打量着布雷斯,似乎准备看穿他的全部心事。
      
      布雷斯瞳孔瞬间放大,跟被发现上课开小差没什么两样,竭力解释道:“不不不,没有的事,是我冒犯了,夫人。”
      
      蒂凡尼古灵精怪地问道:“那为什么不直接规定成年才能买酒喝呢,偏偏定在十六岁?”
      
      “噢,小可爱,这是因为你们中的大多数17岁就将毕业离开这儿了,而我总得趁着这最后一年赚点酒钱,不是么?”罗斯默塔夫人抿下一口蜂蜜酒,娇艳红嫩的唇形印在杯沿,像两瓣带露水的花瓣。
      
      很好,很有说服力。
      
      老板娘很快又去招呼另一桌的客人,德拉科挑剔的眼神飞快扫射着周围的一切,看起来巴不得尽快从这里出去。
      
      他想起什么,对琼安说道:“我还以为你会和吉恩一起来这里逛街,他人呢。”
      
      “让你失望了,不瞒你说,我甚至连他的人影都没见着。”琼安咔嚓咔嚓地嚼着爆米花,含含糊糊地回答。
      
      “他的小屋你去过没。”
      
      “没有。”
      
      “为什么?”
      
      “没空。”
      
      “你的房间被布置得比学校寝室还要舒适。”
      
      “你是变态吗,德拉科!”琼安原本有一搭没一搭地回复着,听到这里她炸了,“随便进姑娘家的卧室就是你的风度?我看你这次怎么解释!”
      
      德拉科头疼地翻了一个白眼,音量也调高了一度:“你搞错没有,是你哥哥非要拉着我参观整栋楼的每一个房间。我现在要收回刚才的话,不管给你住多么舒适的房间都是浪费!”
      
      他往嘴里扔进一颗爆米花,继续滔滔不绝:“我现在要重新考虑是否也让爸爸在旁边买一栋了,本来想着会是笔不错的投资,但是目前我又改变主意了,有你这样的邻居将来的收益也不会多可观。”
      
      果然,走完流程后就是虽迟但到的拌嘴,琼安习以为常,闲闲地吐出四个字:“求、之、不、得!”
      
      德拉科也不再说话,浑身散发着低气压却面色如常。蒂凡尼缩在布雷斯旁边的高脚凳上,看不太懂目前的情况。
      
      “哎呀,小事情啦,只要他们没把魔杖抽出来,那就问题不大。”布雷斯老派地挑挑眉,低下头掩住嘴,小声地对蒂凡尼说道。
      
      酒保将打包好的两杯樱桃糖浆苏打水递上吧台,德拉科掏出几枚西可付了钱,拽拽地出了店门。
      
      “这小子真是有备而来,抢在我前面付了钱。”布雷斯恨恨地“善后”,把苏打水递给两位女孩。
      
      能占德拉科的便宜,琼安自然不客气,她巴不得框他买下整条街,然后等着卢修斯来胖揍这个败家儿子。蒂凡尼也不矫情,干干脆脆地道谢接过。
      
      布雷斯帮她们推开了大门,看到了站在路中央和人说话的德拉科。“结果我当了这么久的陪衬,连杯饮料都不请我喝,太过分了。你说是吧。”他问蒂凡尼,嘴角绽放出神秘的笑容。
      
      “吃人嘴短,拿人手软。”蒂凡尼咬着吸管,笑嘻嘻地回答。
      
      和德拉科交谈的人正是刚才店里的鹰钩鼻男生,他递给德拉科一个打包盒后没再寒暄,就跟自己的同伴离开了。
      
      德拉科回头看见他们,走过来无言地从打包盒中取出其中两杯东西,递给布雷斯一杯,坏坏地笑道:“Cheers.”
      
      布雷斯心领神会:“Cheers.”
      
      琼安探头一看,果然他们手上端着的就是低年级学生心心念念却得不到的黄油啤酒,而盒子里还装着一杯,显而易见这杯便是给哈利的。
      
      德拉科不经意地伸出舌尖舔掉嘴边的一圈啤酒白沫,心情大好:“只说未满十六不能购买,但他们又管不了卖出去的啤酒被谁喝了。”
      
      “妙呀。”布雷斯和他碰碰杯,赞道。
      
      “碰巧认识罢了。”德拉科故作谦虚,假惺惺地说。
      
      他看着琼安,身体前倾,清了清嗓子,忧愁地叹息:“哎,无所不能的马尔福。”
      
      最后那杯黄油啤酒自然不可能真给哈利送去,罗恩看见后自告奋勇说要帮忙解决,等他咕咚两下喝得见了底,琼安这才故意说出是德拉科付的钱,他差点把啤酒从鼻孔里喷出来,被乔治和弗雷德嘲笑了好一阵,连赫敏也顾不得替他拍背顺气,捧着肚子笑起来。
      
      “怎么样,那杯苏打水好喝么!”围观完罗恩的窘态后,蒂凡尼问琼安。
      
      “甜甜的,还不错。”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德拉科:甜就对了,要是不甜就再多喝几口,觉得甜了为止。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