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P] Lumos 照亮你

作者:机智费尔顿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霍格莫德日

      “秋·张确实先我一步抓住飞贼,那时我已经被摄魂怪困住了。”次日,哈利在医疗翼醒来,得知拉文克劳胜利的消息后,神色沮丧却淡然。
      
      他耷拉着脑袋,靠在床头沉默了一会儿,打起精神,问向来看望他的同院们:“但是,我的扫帚呢,我从上头摔下来,后面的事就不记得了。”
      
      赫敏表情复杂地和罗恩对视一眼,支支吾吾地解释道:“嗯...我和罗恩努力找过了,但也只找到几片残骸,已经替你收好,放在你房间里的书桌上,抱歉,哈利。”
      
      “不管怎么样,人没事就好。”琼安站在人群最边缘,她知道哈利肯定很难受,只好宽慰道。
      
      “是的,你没事就好。”伍德作为队长,第一时间就将昏迷中的哈利送到了医疗翼,此时他看着哈利包得像个粽子一样的四肢,微不可闻地叹了口气,轻轻拍了拍哈利的肩膀,“你已经很棒了。”
      
      事实上,在昨天输掉比赛后,伍德一个人冲进雨幕中狂奔,那气势似乎是恨不得把城堡里的摄魂怪都给轰走,最后还是副队长和几个身材魁梧的队员强行将他们的队长架了回去。
      
      哈利又像一只泄了气的皮球,双眼空洞地瞪着雪白的天花板,闷着一句话也不肯说。
      
      “小祖宗们,我说过多少遍了,病人需要静养!波特先生能这么快就醒来已经很不容易了,你们不要再打扰他休息!噢!这位姑娘,要不是波特先生正躺在这儿,我还以为是马尔福又怎么了。”庞弗雷夫人推着放满药剂的小车进来,打发着将病床围了一圈的小鬼们,看到琼安,不免眼熟。
      
      琼安瞬间有些窘迫,憋着一张脸往旁边挪了一步,躲在蒂凡尼身后。
      
      “现在,立刻,马上,出去!”庞弗雷夫人不再耐着性子,下达了最后的命令,他们一群人就这样一窝蜂地被赶了出去。
      
      “他是那样爱护他的扫帚...”赫敏一路上情绪都很低落,所有人都知道哈利有多喜欢那把光轮2000,即使现在已经有了新款光轮2001,且在马尔福家的赞助下,斯莱特林全队都换上了光轮2001,但他仍然坚持每天用清洁剂擦拭,格兰芬多除了伍德那个魁地奇精,就数他的扫帚保养得最好。
      
      蒂凡尼一向是鬼点子最多的,她三两步就蹦跶在最前方,转过身,面朝他们倒着后退:“要我说,这次咱们去霍格莫德的时候,给他带点礼物!”
      
      “我认为这是个好主意,左右他没有签字表,也去不了那儿。”赫敏吸了吸鼻子,赞同这个提议。
      倒是罗恩,他不是很确定地说:“这真的不会刺激到他吗,毕竟他还从来没有去过霍格莫德。”
      
      “带点小礼物总是好的,罗恩,没有人不喜欢收礼物!”蒂凡尼叉着腰,凶巴巴地反驳道。
      
      罗恩大概是回想起那些他妈妈托猫头鹰寄来的东西,迟疑了一会儿,妥协道:“好吧...如果非要这样...也行。”
      
      伍德与他们在楼梯口道别,看那雄赳赳气昂昂的架势,他还准备继续去训练,即使在之后比赛中,格兰芬多只能与后续输掉的那个学院争夺第三名。作为队长,运动精神实在可嘉可奖,就是苦了陪练的球员们,休息还不到一天,就又被拉回球场魔鬼训练。
      
      就连头号迷妹蒂凡尼也不由感叹:“这股热情劲儿,活像我整天沉迷给后院除虫的七十岁外祖母。”
      
      “所以都说魁地奇是最适合格兰芬多的运动。”琼安挑眉,展颜对着他们笑道。
      
      =========
      
      霍格莫德是一个纯巫师小镇,就坐落在霍格沃茨城堡附近,校方规定只有到了三年级才能在周六前往,而还有一个条件就是必须要有监护人的签名许可。
      
      在二年级的暑假末,哈利惹恼了他的姨夫,没能让那个胖胖的大肚子男人在他的许可单上签字,返校后他还去求了麦格教授,但也无济于事。三年级上半学年,琼安在吉恩的事情上费了不少心力,那时的她根本没有心思出去玩乐,因此她和哈利估计是唯二没有去过霍格莫德的三年级学生了。
      
      然而,很快哈利就将变成唯一一个了。
      
      周六一大早,琼安就被蒂凡尼还有赫敏摇醒,她这才想起来是霍格莫德日。原谅她在昨晚的禁闭之旅后,做了一晚上的噩梦,在梦里她快被那些恶心的粘液淹没,以至于现在起床后眼下的黑眼圈夸张的吊着。
      
      “千等万等,今天终于可以不用穿校服了,我从家里带来的漂亮衣服压在箱子底下都快发霉了!”虽然抱怨着,但蒂凡尼已经换上一套贴身的百褶裙,娃娃领公主袖显得她比平时更加活泼。
      
      就连赫敏也换上了一件单排多扣的短外套,下身配了条翻边牛仔裤。
      
      在这样的双重冲击下,琼安顿时觉得如果她只套件黑色校服,那么她一走出去就会变成最另类的一个,她可不想当一群蝴蝶中的黑蝙蝠。
      
      所以她找啊找,终于找出一条没过膝盖的淡紫色连衣裙,裙边镶着一朵软软的丝制鸢尾,这是去年在法国度假的时候,在一家口碑爆棚的成衣店订做的,工期稍长,直到圣诞节后才漂洋过海送来。
      
      等她换好后,自我感觉已经准备妥当,可还是被蒂凡尼拉住。
      
      “嗯...我想想,黑眼圈得给你遮住,”说罢,她挥出魔杖施了一个美容魔法中的遮盖术,“头发么,被你睡得死塌塌的,得蓬松起来。”
      
      又是一阵折腾,她刚才拒绝了蒂凡尼帮她化妆的热切邀请,最终只施了几个小小的美容术,省去不少麻烦,她现在看向镜中的自己,是精神不少。
      
      如果蒂凡尼和潘西做室友,那完全可以在促进蛇狮两院和平共处这件事上,作出卓越的贡献。
      
      等她们慢吞吞地出现在公共休息室,罗恩等得都快不耐烦了,他戴着一顶鸭舌帽,帽檐露出几簇毛毛躁躁的红发,在地毯上来来回回地走。
      
      “梅林啊,你们还能再慢点吗?我看再晚一会儿,他们都快从镇上回来了!”
      
      面对罗恩劈头盖脸地指责,蒂凡尼大步走到他跟前,昂着头说:“你自己非要在这儿等的!难不成你还找不到去的路?”
      
      罗恩觉得十分不可理喻:“是你们自己提议要去给哈利挑礼物的!结果一大早光顾着打扮!到底是谁忘了!”
      
      这倒是事实。本来趾高气扬占上风的蒂凡尼撇过头回避罗恩快喷出火的视线,但她还是挺着胸抬着头,丝毫不慌地说:“既然如此,那就出发啊!”
      
      说完就忙不迭推着罗恩的肩膀往外走去,一旁看了半天好戏的琼安和赫敏也紧跟上去。
      
      费尔奇整个上午都把守在城堡大门,每一个去霍格莫德的学生只有把有监护人签字的许可单交给他后,方可前往。
      
      他不耐烦地接过四人的许可单,看了看,然后揉成皱巴巴的一团,抬起头龇牙咧嘴地恐吓他们:“别忘了最后一班列车的时间,我可没工夫一个个地去找你们,不想回就永远别回来了!”
      
      费尔奇一直都是这个样子,古板又刻薄,即使没人招惹他。他似乎只对他养的那只猫有好脸色。
      琼安想起德拉科曾懒洋洋地评价这位管理员为“最不忘初心牢记使命的校内人员”。
      
      霍格莫德站是特快列车的终点站,这里一条路通向霍格沃茨城堡,一条路通向霍格莫德镇上,要不是今天因为装扮耽误了不少时间,从城堡步行至镇上也用不了多久。
      
      从列车上下来后,琼安新奇地望着四周,这里和对角巷不同,对角巷商人众多,有利益交织后,整条街上的人都神色冷淡,行色匆匆;而霍格莫德是巫师们日日夜夜生活的地方,因此满是烟火气息,她很是喜欢。
      
      “那么按照惯例,第一站——蜂蜜公爵糖果店!”蒂凡尼拉着琼安和赫敏钻进一家装潢五颜六色的店铺,一进店门她们就被扑面而来的甜蜜味道包围。
      
      罗恩不情不愿地跟在三个女生后头,四处张望,但也不知不觉间,拿起一个透明的袋子,往里面夹着糖果。
      
      “噢!雪宝球!我要给哈利带一个!”他说着就要往袋子里夹。
      
      “开什么玩笑!”赫敏冲过去抢走了他手中的夹子,顺手拍了一下他的脑袋,“你想让还躺在病床上的哈利飘到哪儿去?!摄魂怪嘴边吗?”
      
      “嘶——他可以康复了再吃嘛!”罗恩吃痛地揉着脑门,辩解道。
      
      赫敏像看白痴一样瞪了他一眼,然后钻去了另一边。
      
      琼安看着罗恩欲言又止,刚想说什么就被他抢先打断:“好了好了,我知道这不是个好主意,不买就是了。”
      
      “不,我想说的是,我也很喜欢雪宝球,我买了两个,咱们一人一个?”琼安露出一个舒心的笑容,拿出用彩色卡纸包装好的两个雪宝球,把其中一个递给他,“不过你可别在哈利面前吃它,要不然小心被赫敏变出老鼠尾巴,就像你的斑斑一样。”
      
      罗恩起初开心地接过了雪宝球,道了谢,但很快又心事重重起来:“我的斑斑已经走失很久了。”
      
      怪不得已经许久未见到他带着那只连胡须都白了的小老鼠了,琼安没说话,静静等着他的下文。
      
      “我起初总怀疑是赫敏的猫把斑斑吃掉了!我们争吵了很多次,但是...”
      
      “但是我也有一只猫。”琼安接道。
      
      “...是的,你和赫敏都养了猫,况且你们一般都是把宠物留在房间里的,斑斑体积小,所以我才经常带着它。”
      
      琼安毫无征兆地问道:“斑斑在你家多少年了?”
      
      “十几年了。”罗恩想了想,回答道。
      
      琼安奇道:“一般很少有老鼠能活这么久的。”
      
      “是的,所以我想可能是它自己跑去了一个没人的地方...”后面他没再说下去,琼安也没有继续追问,和他一起走出拥挤的店铺,在路边等待蒂凡尼和赫敏。
      
      二月正值冬末春初,路旁已经有碧绿的小草冒了头,碰巧今日天气不错,微风拂过裸露的颈项也没有感觉到过去几月里刺骨的寒意。
      
      蜂蜜公爵糖果店的屋檐上插了一排小风车,大概是店主施上了某种魔法,它们像连接了永动机一样不停歇地旋转,发出沙沙声。这实在是少有的惬意时光,琼安的心情也不自觉地跟着明媚起来,等待的同时,就立在原地踩着来往人群的影子。
      
      直到一道高挑修长的身影靠近,然后头顶上响起一个好听的,熟悉的声音,伴随着一声轻笑。
      
      “没记错的话,昨天还有人说我幼稚?”
      
      琼安直起腰,咬住缨红的下嘴唇,抬头瞪他。
      
      “你现在是在干嘛,召唤地精?”似乎是对这个反应很满意,德拉科的灰蓝色眼珠在阳光下熠熠生辉,像一汪宝石蓝的湖泊,但他嘴里却还是那么不依不饶,在得罪人上,简直是不费吹灰之力。
      
      琼安嘴里鼓着一口气,对着他的影子就是一脚:“踩你头,长不高!”
      
      德拉科后退半步,兴致盎然地用眼神示意了一下他们两人的身高差,笑容更甚,挑着眉不客气地说道:“跟谁学的,睁眼瞎。”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德拉科好坏哦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