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P] Lumos 照亮你

作者:机智费尔顿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魁地奇比赛

      如果说每一个马尔福的身后都有雄厚的家族力量支撑,那么德拉科的身后,除了金山银山,还有一片四季如春的桃花林。
      
      他出院那天,斯莱特林除高年级外的女生们在公共休息室内自发组织了一场欢迎式,如果不是高年级的都在忙O.W.L.和N.E.W.T.这两个重要的考试,那场面会更加令人头疼。老实说,在病床上修养的几天日子里,他也不见得过得有多清净,所以在他报出口令踏进休息室之前,他只希望里面最好没几个人。
      
      德拉科难得淳朴一次的愿望当然落空了,但他也不能就这么甩手离开,从记事起,他便不被允许做这种事,除非他想尝尝被卢修斯那把蛇杖揍的滋味。
      
      此刻,他那张迷倒了万千青春期少女的脸已经笑僵了。
      
      只有马库斯·弗林特上来跟他说话的时候,他的心情才算有所好转。
      
      弗林特早在一年前接任吉恩,是现任的斯莱特林魁地奇队长,还是一名追球手。他观察了一会儿德拉科依旧吊着绷带的手臂,叮嘱他注意休息,还特意凑近,低声加上一句:“训练可以再缓缓。”
      
      德拉科狐疑地看着弗林特像狐狸一般狭长的眼眶,各个学院的队长都巴不得队员天天泡在训练场,以他的个性,应该已经炸着狐狸毛冲进医疗室,然后质问他那些落下的训练该怎么补回来。
      
      看来是有新战术了。
      
      德拉科应下,在一众女生的簇拥与关怀下走进了男寝入口。
      
      “咦,德拉科,你竟然还是这幅衣冠楚楚的样子,”布雷斯侧躺在大床上,看着进门的德拉科,阴阳怪气地说道,“我以为那群女生会吃得你骨头都不剩。”
      
      “我突然觉得潘西稳重多了。”德拉科烦躁地用左手扯掉被挤得皱巴巴的领带,扔在一旁的沙发上。
      
      “她要是较真起来,可比那群人自私多了,如果她还喜欢你,大约会体现在恨不得把你藏起来。”布雷斯打了个哈欠,评价道。
      
      德拉科不太同意地看了他一眼:“看来是你高估我,也低估她了。”
      
      “哦,也是,毕竟她是帕金森家的继承人。”布雷斯心知肚明,没再多说。
      
      潘西一直以来在明面上都表现出对德拉科的穷追不舍,但她也不是傻子,在德拉科有意无意地退避三舍后,他们已经在无形中达成了共识。潘西女士相当豁达,你不爱我就拜拜,全天下又不是只有你一个长得好看家世显赫的纯血少爷。
      
      懵懂青春时的插曲,丝毫不会影响马尔福家和帕金森家的两位继承人在外时刻保持友好又密切的联系。
      
      “我还是喜欢女生稳重一点。”德拉科仰着头看窗外的湖底,突然说道。
      
      布雷斯痞痞地笑着接话:“太稳重的,你有耐心吗?”
      
      英国今年的雨季像是被施了无限延长的魔法,一周中能有五天都被阴雨光临。但魁地奇训练每天都在继续,在这样糟糕的天气下,避雨咒也无法奏效,除非安排一队人,专门对着场上的球员们不停地扔咒语,并且要保证不会失准头。
      
      一时间,许多球员都染上了流行性感冒,刚送走不吃药先生的庞弗雷夫人再次忙得不可开交。
      
      德拉科总算明白了弗林特的用意。
      
      下周就是斯莱特林对阵拉文克劳的比赛,面对这样的恶劣天气,恐怕没人想上场,但却一直没收到比赛延迟的通知。
      
      在对自家不利的情况下,还硬着头皮上场的绝不会是斯莱特林。
      
      德拉科手臂上的伤口已无大碍,但还需将养一段时间,过深的伤口恢复起来总不会太过称心如意。
      
      “德拉科的手臂还没有完成恢复,没人能替代他找球手的位置。”弗林特与霍琦夫人交涉时,遗憾地说道。并且他说的也是事实。
      
      “深夜里我总被疼醒,真是不好受。”德拉科适时地配合着,艰难地抬了一下手臂,又软绵绵地放下。
      
      霍琦夫人是学校魁地奇比赛的裁判,同时也是一名精明的女巫,她来来回回看了几圈德拉科像蝉蛹一样的手臂,没有立刻批准。
      
      “其他学院的训练进度都没有被落下,但德拉科的的确确已经有一周没有碰过扫帚了,这对我们而言也不公平。”弗林特不达目的不罢休,锲而不舍地说道。
      
      霍琦夫人这才点了头:“既然如此,从目前的得分来看,格兰芬多将代替斯莱特林,在下周对战拉文克劳。”
      
      “希望马尔福先生早日重回赛场。”在转身离开前,她对德拉科淡淡说道。
      
      德拉科颔首,随后不动声色地与弗林特交换了一个眼神,他总算不用担心骑扫帚时那些飞溅的雨水会弄湿他的头发了。
      
      ===============
      
      “哈利在哪?”伍德冲进了格兰芬多休息室,头发还在滴水,一身湿漉漉的。他总是风风火火地出现,就如他对待魁地奇多年如一的热情。
      
      他在屋子里转了一圈之后才发现了目标,把正在和男生们一起吃比比多味豆的哈利拽到了旁边。而哈利刚吃下一颗红辣椒味的豆子,被这猝不及防地拉拽呛得满脸通红。
      
      “他现在才像是一颗真的辣椒。”罗恩指着哈利开怀大笑。
      
      很快,哈利和伍德就结束了谈话,只见他飞速跑回寝室将那把光轮2000扛了出来,神情严肃。
      
      “你疯了吗,外面在下雨!”赫敏放下手中的砖头书,怀疑哈利是被比比多味豆辣傻了。
      
      “我必须得去,我们临时被换到对阵拉文克劳了!就在下周!”哈利的镜片起了一层雾,但他现在没有心思去擦掉。
      
      “不可能!”罗恩不可思议地从地毯上噌起来,大叫着,“明明应该是斯莱特林对阵拉文克劳!”
      
      “总之时间紧迫,我们现在就得去训练!”哈利匆匆绕过休息室中还没反应过来的一众人,跟着伍德出去了。
      
      “这样的天气,他们会感冒的。”琼安望着重新被关上的休息室大门,皱着眉说道。
      
      蒂凡尼担忧地跟着点头:“是啊,这也太拼了,伍德学长心里果然只有魁地奇。”
      
      她回过头,郑重地对琼安说:“这也是我移情别恋的原因之一。”
      
      琼安微笑着说道:“然而,你的塞德里克学长就要在下下周,对阵斯莱特林那群只会横冲直闯的扫帚精了。”
      
      蒂凡尼受伤地抓住了琼安的胳膊:“别再说了,琼安,我已经开始担心了,呜呜呜。”
      
      “我看你还是先担心担心下周的比赛吧。”琼安拍拍她的手安慰道。
      
      “想都不用想,肯定是弗林特耍了手段。”罗恩笃定地说道,头顶的头发都立了起来。
      
      “弗林特是哪位?”蒂凡尼因为恐高,连飞行课都不乐意去上,更不太会关注魁地奇的内部事务,即使她喜欢的男生都是球队的优秀选手。
      
      “斯莱特林魁地奇球队的队长,”罗恩在地毯上走来走去,没好气地回答,“也只有他们才能想到调换比赛顺序这种卑鄙的做法。”
      
      一时间,所有人都在指责斯莱特林的不厚道。琼安坐在沙发上静静听着他们的议论,看着窗外绵绵不绝下着的雨,没有插话。突然她被叫到。
      
      “琼安,听说你和马尔福很熟,他现在出院了吗?”双胞胎里的乔治在她身后的沙发背上坐着,朝她凑近了问道。
      
      “斯莱特林只有他一个找球手。”一旁弗雷德进一步解释。
      
      琼安摇摇头,将一直端在手中的茶杯放到了小矮桌上,实话实话:“我不太清楚。”
      
      “如果他还没出院的话,暂且还不算太过分。”赫敏看了看众人的脸色,酝酿一会后才这样说道。虽然没有人接她的话,但所有人都明白如果一支球队没有找球手,那确实没办法进行比赛。
      
      琼安决定去看看德拉科。她本想叫上吉恩,就在上周,吉恩给了她一把双面镜,方便他们联络。她掏出镜子刚准备叫他的名字,忽然意识到这个时间点他可能正在忙碌中,在斯内普手下做事,恐怕不会太轻松。而学生总是要悠闲许多的,琼安决定不去打扰他。
      
      走在路上的时候,她就在想,自己的目的是去质问德拉科为什么调换了比赛顺序,还是先关心一下他的伤势,就算上次去看他的时候,基本已经无碍,但细皮嫩肉的大少爷的恢复时间估计还是得比别人多上几天。
      
      而此时斯莱特林休息室门口的长廊上。
      
      “你信不信我现在也能揍得你叫梅林?”德拉科边说边开始拆绷带,他已经很久没活动筋骨了,这样坏的天气又没办法出去找乐子放放风,骨头都快生锈了。正好布雷斯兴致冲冲地找来两套击剑服,甚至不惧后果地挑衅他的剑术水平。德拉科·马尔福绝不容忍自己遭到质疑。
      
      “好啊,试试就试试。”布雷斯二话不说戴上击剑头盔,跃跃欲试地做了几个拉伸,单凭魔法他或许比不过德拉科,但肉搏硬碰硬可就说不准了,再说了,德拉科现在算是半个伤员。
      
      “德拉科,你确定吗,你确定你的伤口已经完全愈合了?”潘西抱着手臂在一旁问道。
      
      “再这样养下去,才是真的该废了。”德拉科拆下最后一条绷带,拿起其中一把花剑,朝布雷斯扬了扬下巴示意。
      
      四周没什么人,也不会有学生愿意在潮湿的地窖里散步,更何况最近的几场雨已经让原本就阴冷的走廊寒意更加明显。
      
      潘西作为观众,后退几步,站得远了一点,以免被误伤到。这时正好西奥多从这里经过,她叫住这位形单影只的诺特少爷。
      
      “你现在最好不要过去,”潘西站得直直的,好心提醒道。
      
      “他们要做什么。”西奥多刚从图书馆借完书,看了一眼摩拳擦掌的两个人,选择站在潘西旁边,暂时不动。
      
      “噢,可能是文艺复兴时期某种互表心意的格斗方式吧。”
      
      西奥多明显不想说话了,默默等待格斗开始。
      
      击剑运动对于两位出身纯血家族的少爷来说,简直是小菜一碟。刚开局,德拉科发出的每一次进攻就都直逼要害,布雷斯只好被迫步步防守,不停地后退。
      
      还没过多久,他就对着潘西嚷道:“好笑吗帕金森小姐,为何不帮帮我呢!”
      
      “我怎么帮你?对着德拉科施上一记石化咒?”潘西捂着嘴继续嘲笑他的窘迫。
      
      “请求场外援助算什么男人,布雷斯?”德拉科一击又戳中了一个得分点,语气里也染上一丝笑意。
      
      又是几个回合,布雷斯已经躲得气喘吁吁,而德拉科还是一副游刃有余的样子。
      
      “嗨!琼安你怎么来了!”布雷斯突然放弃抵抗,把手中纤细的花剑举起,对着德拉科身后挥臂。
      
      “布雷斯·扎比尼,你可真是不择手段。”德拉科依旧没有停下进攻,但余光瞥到潘西和西奥多也同时看向了自己背后。
      
      他心下一沉,将剑放在身侧,转过身的时候布雷斯的声音又响起:“看吧,我可没骗你。”
      
      他回头就看见琼安穿着一件薄薄的浅色毛衣,外套也没披上,她正没什么表情地望着他,不是冷漠,也没有发怒,但就是...猜不出她的情绪。
      
      “这句话应该对你自己说。”琼安先开了口,面色还是淡淡的。
      
      “哪句?”德拉科有些摸不准,试探性地问。
      
      “你可真是不择手段。”
      
      德拉科一下就明白过来她是在说魁地奇的事情,他把地上的绷带狠狠踢到一旁,在摘下头盔的那瞬间脸颊滑下一滴晶莹的汗珠,他喘着气,微微低头看向她:“想说我卑鄙?”
      
      布雷斯、潘西、西奥多三人早已见势不对心照不宣地离开,只留他们在此互相对峙。
      
      “说你卑鄙有用吗。”琼安抬头与他对视,漆黑的眼底平静得看不见一丝波澜。
      
      “你连问都不来问我,就把事情都算到我头上?”德拉科觉得难以置信,开始有些生气了。
      
      琼安扫了一眼还穿着击剑服的德拉科:“你既然都康复出院了,休闲娱乐也样样不缺,还有什么好来问的。”
      
      很好。
      
      德拉科在暗处握紧了拳头,咬牙冷笑:“那你现在是来做什么的。”
      
      琼安不再回答,把他当空气一样,木着脸转身准备离开。
      
      “有时候我真觉得,你才是全霍格沃茨最高高在上的那一个。”德拉科的眼睛依旧明亮如星,却没有叫住她,用只有双方才能听见的音量低声说道。
      
      等到整条走廊只剩他一人后,他最后望了一眼走廊的尽头,然后朝着相反的方向进了休息室。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害,不吵架就没有故事,要想有故事就得给我吵架,感情是吵出来的(不是),要是我的学院被突然调换了顺序我也气炸了好咩,哦对不起,忘了本人是个斯莱特林(溜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