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P] Lumos 照亮你

作者:机智费尔顿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10 章

      吉恩向他们说明此次来霍格沃茨的另一个目的:他将作为斯内普教授的学徒兼助手,在魔药实验室里工作。
      
      这对于琼安来说,真是一个天大的惊喜。
      
      “啧,我早该想到的,今天来看望我原来只是顺道。”德拉科鄙视性地摇摇头。
      
      “但我也还是提前来了,不是吗?”吉恩笑着过去推了一下德拉科的肩膀,“明明离我和教授约定的时间足足还有一个星期。”
      
      “好的,我知道了,”德拉科撇了撇嘴,“我那不近人情的教父竟然愿意让你随意进出他的宝贝实验室。”
      
      “对于我的优秀品质,院长想必心中有数。”
      
      “那看来近一个月,他的办公室将会非常热闹。”德拉科悠闲地把玩着自己手上折射出光芒的家族戒指,话中意有所指。
      
      吉恩好歹也在斯莱特林待过这么多年,斯内普愿意接收他,即使范伦丁在其中起了很大作用,但也是极小概率事件,除此之外,就只有一种可能——
      又有学生被关禁闭了。
      
      在霍格沃茨,关禁闭其实是一种常见的处罚方式,无外乎就是帮教授整理一下办公室,或是罚抄几篇课文。这对于总是违反校规的调皮学生来说,被限制在一个地方呆着,已然是一件非常难受的事情。
      
      “我记得你一年级的时候,也被叫去禁林劳动改造过,在办公室干活可比去禁林轻松多了吧。”
      
      德拉科当然忘不了那次的禁林之旅,当然,如果再来一次,他还是会去告发哈利·破特,但绝不会傻到由自己亲自去。
      
      “再提可就没意思了。”
      
      他举起枕头向吉恩砸过去,打断了这个话题,因为他突然想起来琼安被关禁闭的原因,或许刚才他就不该起这个头。想到这儿,他装作不经意地看了一眼琼安,好在她没什么反应。
      
      德拉科一直在后悔,为什么当时反应慢了半拍。他可不是第一次在走廊上使用魔法了,甚至还私底下约过决斗,根本就不在乎这点小事造成的后果。
      
      琼安下午还有课,午休之后她便告了别,吉恩表示非常怀念霍格沃茨的图书馆,也决定抛弃德拉科。
      
      德拉科气愤地表示:“都给我走走走,千万别回头。”
      
      等吉恩带着琼安头也不回地离开后,布雷斯松松垮垮地套着斯莱特林外袍,肩膀上挎着一只书包,吊儿郎当地来了。这让德拉科觉得他的病房像是一个收容所。但布雷斯号称是支开了潘西,替德拉科争取到了一时的宁静,所以现在他要享用之前琼安带来的那块榛子蛋糕。德拉科把它抢来后就放在了病床旁的小桌子上。
      
      “啊!你干嘛,德拉科!”布雷斯夸张地叫着,搓了搓立马泛红的手背,莫名其妙地看着德拉科,而他手中不知什么时候握住了魔杖。
      
      想起来了,德拉科不怀好意地冷笑,有一下没一下地在手心敲打着魔杖,当时就是被布雷斯阻止,否则那个倭瓜脸就不只是被昏昏倒地这么简单了。
      
      “看来你还需要休息,我下次再来。”聪明的布雷斯见势不对,后退几步就要走,但被德拉科眼疾手快地揪住了帽子。
      
      “在这里躺了几天,我想我需要练习几个实战咒语,既然你来了,就陪我过过招?来,先扶我站起来。”
      
      完蛋。
      
      布雷斯内心只有这一个想法。
      
      琼安一到教室就把吉恩回来的消息跟好友们分享,蒂凡尼和赫敏自然都替她感到高兴。
      
      “你哥哥有没有变得更帅?未来他的仰慕者们又该沸腾了!”蒂凡尼憧憬地说道。
      
      琼安好奇地问道:“虽然我搞不清楚吉恩为什么这么受欢迎,但我更想知道你现在喜欢谁?”
      
      “当然是塞德里克学长,他绝对是学校里最完美的男生。”蒂凡尼腼腆地回答道。
      
      琼安毫不留情的拆穿:“上一场魁地奇比赛时,你也是这样夸伍德的。”
      
      赫敏的关注点自然不同,她迫不及待地问道:“那他什么时候再继续发表论文呢?他的论文观点总是与众不同,连拉文克劳的学生也在传阅,我想我的精神食粮又回来了!”
      
      噢,好的,这是琼安第一次意识到原来自己的哥哥不仅受欢迎,并且还是在不同的领域...
      
      但吉恩如今的身份还是跟以前有所区别,他也不会想去礼堂用餐。琼安在图书馆门口遇到他的时候,他正昂首阔步地往外走。
      
      “我也正打算去找你,走吧,我们去吃饭。今天周五,想吃点什么特别的?”
      
      “我大概没有庆祝周五的习惯,”琼安倒是想起另一件重要的事,“平时你住哪儿?”
      
      “飞路网这么方便,我当然可以选择每天回家,”他自然地弯起手臂,能让她刚好挽住,“不过,爸爸妈妈帮我在霍格莫德置办了一处房产,所以有时我也可以就在这里住下,千万别说他们偏心,最大的房间可是都留给了你。”
      
      “我认为没这个必要,我都在宿舍住着,也并不是每周都能去霍格莫德。”她可不想每天起个大早就为了赶路去城堡,毕竟又不能骑着扫帚去上课。
      
      “噢,这是我提的,以防偶尔你被德拉科气到,我知道那小子很烦人的,当你不想在学校里呆的时候,总得有个去处,怎么样,我很贴心吧。”吉恩习惯性拍拍她的头。
      
      “你看来是想多了,他可没这么大的本事,再者,别把话说得这么暧昧,平时跟我吵架的人可不止他一个。”
      
      但吉恩像是没有在听她讲话,自顾自地继续说:“但是他家也很有钱,万一他也在旁边买下一栋楼,这下咱们又成邻居了,那可怎么办?”
      
      “......”
      
      “琼安,你可以先回去,我保证一有空就去找你。”用过晚餐后,他们已经穿过地窖,来到了办公室门口,吉恩见琼安还紧紧地跟着自己,忍俊不禁。
      
      “其实...”琼安抬起头,楚楚可怜,眼神湿漉漉的,像一只小鹿,她吞吞吐吐地开口,“...我就是那个被罚禁闭的倒霉学生。”
      
      ......
      
      “我妹妹是真的很了不起,”短暂的沉默后,吉恩煞有其事地拍拍妹妹的脑袋,非常中肯地说道,“不仅是我们家第一个格兰芬多,而且还是目前为止唯一一个被关过禁闭的,非常值得写入家族事件谱。那么,原因?”
      
      “在走廊上对高年级使用了魔法。”
      
      三年以来,吉恩第一次觉得或许分帽院的决定是对的。梅林的眼睛鼻子嘴巴,爸爸妈妈知道他们的女儿胆子这么大吗?
      
      他没再继续追问缘由,只是忍不住好奇地问道: “所以,教授都罚你做什么了。”
      
      “今天这才是我第一次去,一切都很未知。”琼安欲哭无泪。
      
      “未知才具有挑战。”吉恩说完,非常轻松地叩响了门。
      
      挑战你个鬼!趁着门还没有被打开,琼安气愤地踩了他一脚,吉恩光洁的鞋头上出现一抹扎眼的灰。
      
      “谢谢你,斯图尔特小姐。”吉恩看了一眼自己的鞋,从牙缝中挤出几个单词,顺便将她的一只手捉住,以免再作乱。
      
      “不用谢,斯图尔特少爷。”琼安没有反抗,只是微微一笑,颔首回礼。
      
      当斯内普把门打开时,看到的就是这样一副兄妹情深的感人画面,那一瞬间,他有了直接将这一对假笑兄妹赶走的冲动。
      
      他像看鼻涕虫似的,非常嫌弃地看了面前两人一眼,什么话也没说,转身进了屋。
      
      时机已到,琼安这才用另一只手,对着吉恩的手臂重重掐了下去。看着他无声痛呼的样子,她终于满意了,迅速跟上斯内普的步伐。
      
      又嗅到了各种药剂和草药混合而成的气味,但终究都离不开一个苦字,琼安想,如果是在这里头睡觉,不知道梦境会不会也是苦的。她用同情的目光看着斯内普的背影,直到他停下脚步转过身。
      
      “教授,我来报道!”吉恩三步并作两步,与琼安并肩站好,声音嘹亮地主动开口。
      
      “教授,我也来报道。”琼安硬着头皮说出开场白,音量却下降好几度。
      
      斯内普又皱着那对眉头,时间仿佛静止了,他将两人来来回回打量了几遍,终于舍得开尊口,对着吉恩说道:“是什么让你自愿放弃还剩一周的休息时间。”
      
      话是对着吉恩说的,话里也尽是对于“你让我又多了一周麻烦”的不满。
      
      “是我对魔药领域的热情。”吉恩不进霍格沃茨的唱诗班简直可惜了,能诗朗诵一般答话的人,大概只他一个。
      
      “既然如此,那就看在你父母,以及你悲惨遭遇的份上。”他不露声色看了琼安一眼,即使这样看上去他只是望了一眼她身后的那堆试剂。
      
      吉恩致谢后,斯内普转向琼安:“至于你,就别想着禁闭内容会是帮你哥哥打下手这之类轻松的活。”
      
      “当然,教授,我服从安排。”琼安学着拉文克劳们在课堂上那种求知若渴的表情迅速回应道。
      
      他终于小幅度地点点头:“处理巴波块茎,将粘液收集到瓶子中,这就是你今天的任务。”
      
      说完,他指向试剂台旁的一个大黑箱子,便不再理会琼安,将吉恩叫进了内室。
      
      在听见“巴波块茎”这个词的时候,琼安就已经满脸都写着拒绝,并决定下一次禁闭前,绝不再吃任何东西。
      
      巴波块茎根本不像是植物,它跟鼻涕虫一样丑陋,满枝干都长满了装着粘稠液体的脓包,稍一失神,那些大鼓包就会爆破喷出恶心的液体,被黏住的话,洗十次澡恐怕才能去除那个味道,并且皮肤会冒起痤疮。
      
      而现在,她要面对的就是这些很有可能让她毁容的粘液。好在找到一双手套并不难,琼安在尽力做好心理建设后打开皮箱,强忍住不适抓起一株巴波块茎,将它死死摁在操作台上,同时小心翼翼地避开有脓包的位置。
      
      这到底是什么样的人间疾苦。
      
      挤出粘液来非常简单,但这个东西浑身都是滑溜溜的,很难抓住,或许一个不小心就会掉到地上。她可不想为禁闭时长续费。
      
      吉恩从内室里出来的时候,就看见琼安正皱着一张小脸和一团黑糊糊的东西作斗争,他饶有兴致地走过去,提醒道:“教授说今天时间差不多了,没弄完的下次再来。”
      
      闻言,琼安立马丢掉手中的胶头滴管,她感觉脖子都快断了。
      
      “来,我给你示范一遍,”吉恩挽上一截袖子,戴上那副被琼安丢在一旁的手套,示意她靠近点,“巴波块茎的神经组织在头部往下三寸的位置,你只要像这样——摁住,然后拿小刀切除掉,它的表面就会停止分泌粘液,会更容易取材。”
      
      果然如他所说,在小刀割下去的一瞬间,表面不再无休止地分泌滑手的液体,琼安递上一根滴管,吉恩接过后顺利取出所需要的部分。
      
      崇拜之情油然而生,琼安迅速将它们挤进试剂瓶中密封好。
      
      如果不是斯内普极不耐烦的声音从里面传来的话,她必然会作弊让吉恩再帮忙处理一些。
      
      “你们到底在磨蹭些什么,不要把我的办公室当成观光的场所!”
      
      “是的,教授!我们这就离开!”吉恩连忙带着琼安出了办公室。
      
      “慢一点!我真的快吐了!”琼安只要一想到刚才的经历,就止不住地反胃,仿佛手掌上依旧被附着着那些洗不掉的东西。
      
      “那你最好下一次禁闭前不要吃东西。”吉恩嘲笑道。
      
      “我也是这么想的。”琼安缓慢地跟在他身后,尽力不让自己去回想。
      
      “还有一件事我要提醒你,学年初从阿兹卡班越狱的那名囚犯仍然在逃,爸爸让我一定要先告知你,毕竟学校公布的消息总是滞后一些。”吉恩难得严肃地说道。
      
      这学年开学时的特快列车上,摄魂怪的闯入一度引发了很长一段时间的恐慌,可不久后因为吉恩的退学,便没再对这件事有过多的关注,如果不是依旧把守在校园内的摄魂怪还未撤去,琼安甚至以为这件事已经圆满解决。
      
      看来不过是暴雨前的宁静,她不禁想起那晚从医疗室探望完德拉科后,在走廊上的莫名心慌。
      
      “八点五十分,再晚十分钟进去,费尔奇就会马上出现带你去禁林。”吉恩开口提醒。他们已经走到塔楼八层,琼安回过神,抬头看见挂在墙上的胖夫人画像,才意识到已经到了休息室门口。
      
      “阿兹卡班里关着的都是怎样的人?”她冷不丁地问道。
      
      面对这个突如其来的问题,吉恩愣了愣,像是在一瞬间陷入了不知名的情绪当中。
      
      然后,他终于干巴巴地回答:“并不是每个人都十恶不赦。”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你们爱的哥哥回来了,后面要过剧情了,一万个bug在等着我,不过我本身不爱写完全跟着三人组走的故事,毕竟重点是德拉科德拉科德拉科!重要的男主说三遍~而且哥哥和德拉科的性格在琼安关禁闭的这件事上完全是两个反应,德拉科总是先下意识地调侃,之后才会反应过来不对,而哥哥就直接不会过多追问。that's all~写得还是很粗糙,就让我的垃圾文笔和德拉科一起成长吧qaq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