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娱乐圈]我们结婚了

作者:水果茶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结婚第十五天

      十一月的夜风,寒冷凛冽,阮舒一路把手缩在袖子里,小跑回到宿舍。漆黑的宿舍里,又只有她一个人回来。
      
      阮舒站在暖气片前,不停地跺着脚,企图热得更快一些。脑海里闪过早上的推送词条,“防弹唯六”“田征国退出防弹”...
      
      她是真的不能理解什么叫做田征国做得太好了,遮住了其他人的光芒?难道做得好,太优秀也是一种错吗?
      
      她以为这是团队默认共识,不管是谁,只要红了就是团队的幸运。有热度的成员可以让路人认识组合,进一步了解其他成员,这是好事才对。
      
      先富带动后富,中国小学生都知道的道理。
      
      况且,什么叫遮住了其他人的光芒,问过他哥哥们的同意了吗?问过哥哥们粉丝的同意了吗?!大黑资源很平均,大家都是一样的少得可怜。说田征国太优秀了,不是变相贬低哥哥们的努力吗?!
      
      出道前阮舒曾经作为妖精和黑粉努力掰扯过,但黑子的脑回路真的不是常人所能理解的,不管你说什么都能找到黑点。
      
      优秀是错,实力配不上努力也是错,最大的错就是因为你是你,所以你的存在就是错。
      
      阮舒特意在回来之前找地方给某水果手机充了电,堂堂一电子产品在冬天自体发热的热量都不足以支撑它低电量开机,成何体统。
      
      点开界面,刷新首页,“弘大偶遇田征国”“无田征国版六人‘I need you’”...
      
      看内容应该是田征国也看到推送词条了,一个人在弘大散心,然而却看到台上人表演没有他参与的那一版《I need you》。
      
      阮舒想要不要发条消息问候一下,手指悬在空中,左思右想竟也想不出能说什么。没有任何一个人能真的对他人的处境感同身受,自然也就没了发言权。
      
      电话铃声猛地响起,阮舒一愣,是个加入电话簿以后第一次看见的名字。
      
      “阮舒 xi,可以来汉江一下吗?”
      
      阮舒甚至没有问候,第一次听到电话那头的人如此正式地叫着她的名字,头脑一热,就答应了。
      
      披上刚脱下不久的大衣,关好电器,散发余热的房间再次回到黑暗,等待下一次光亮。
      
      阮舒避开宿舍正门,从小偏门走了出去,成功避开了蹲守的粉丝,也同样避开了的士司机。
      
      还好,从外面回来的金希徹也是抱着避开粉丝的想法,两人才能遇上。
      
      “忙内啊,这么晚了要去哪呀?”金希徹放下车窗,对阮舒喊着。
      
      阮舒一跺脚,就冲上了金希徹的车:“欧巴,可以送我去汉江吗?”
      
      乍一接触热的环境,阮舒不自觉地打了个哆嗦。金希徹细心地把温度又调高了一点,调转车头。
      
      “你去那边干什么?夜游吗?”金希徹随口问道。
      
      “你不要和李嚇宰、李栋海学啊,就喜欢在汉江边上晃悠,这么个冷天,他们倒是不闲冻...”
      
      阮舒讪讪一笑,她能说她就是去夜游的吗?好吧,是去陪人散心的,但项目应该也就是夜游了。
      
      临近田征国说的位置的时候,阮舒想了想还是让金希徹给闵允其打了个电话,不管自己能不能起到什么作用,他们组合里的事情还得他们自己解决。
      
      假装没有听到金希徹在后面的疑惑,“呀,这孩子都学会大晚上和人幽会了?还让我载她来约会...”
      
      阮舒快步朝前走着,没有听到就不用回答了。
      
      她眯着眼睛找了好一会儿,才发现田征国穿了一身黑坐在石凳上,与黑暗融成一体,要不是偶尔闪过的水面的波光,根本发现不了那里还有个人。
      
      而阮舒今天也是一身黑,黑色是他们躲避狗仔和他人眼光最好的掩护。
      
      阮舒调整了一下呼吸,坐了过去,“欧巴,我来了。”
      
      寒气和水汽扑面而来,也不知道在自己过来之前,田征国一个人坐了多久。
      
      田征国耳朵上的耳机没有摘,他也没有转头,只是回答,“来了啊…”语气中没有以往的活力和朝气,只有疲累。
      
      “欧巴,是不是有点累了?”阮舒小心翼翼地问着。
      
      “累吗?”田征国反问,但他好像是在对自己说。有些话在心里憋久了,他也想说给别人听。
      
      “可是我是黄金忙内啊,不能累的呀。大家都那么累了,我不能累的啊。”
      
      “硕真哥舞蹈什么基础都没有,努力学舞蹈还要照顾我们;允其哥只差住在录音室了;楠俊哥,又是队长还要创作;呺锡哥和老师一起排舞,还要逗我们开心;智旼哥和泰涥哥,也在用自己的方法努力着...”
      
      “我只是做了自己应该做的事情,怎么能说累呢...”
      
      一个团队的成功从来不是一个人的努力堆积起来的,只有大家都想着团队,把团队放到第一位,整个团队才有可能成功。
      
      阮舒想起了不停拍广告的裴珠炫,接综艺的姜涩其,拍戏的朴秀容,以及努力把高音练到极致的孙承欢。虽然都是个人资源,但她们介绍的前缀都是“大家好,我是red velvet...”
      
      “我十四岁来到首尔,就是跟着哥哥们一起生活的。练习生的日子,怎么可能不辛苦呢?身边比我大的哥哥坚持不住一个个走了,我也想过要不要走,哥哥们轮流劝我,智旼哥更是每次哄着我练习。”
      
      “如果没有哥哥们,我根本坚持不下去。可是他们现在说我遮住了哥哥们的光芒,哥哥们都那么好,他们应该被全世界知道啊…”
      
      田征国说得情真意切,甚至有几分哽咽。
      
      阮舒可以想到他们相互扶持着走过那段时间的身影。也可以想到小小的田征国羡慕地看着同学走进游戏室,自己只能转身走去练习室的萧瑟...
      
      没有谁比谁容易,大家的成功都不是老天爷给的馅饼。
      
      汉江边上的风比街道上的风更大,肆无忌惮地吹着,连带着平静的湖面都泛起了波纹,开始汹涌。
      
      田征国激动的情绪被寒风一吹,稍稍平复了些许。
      
      阮舒时刻关注着田征国的情绪,见他没有再开口的欲望,才说话,“欧巴是看见了那些评论吧,肯定是看见了。”
      
      “自己用心呵护的团,结果却被说自己才是格格不入的那一个,很伤心吧。”
      
      “我也是,明明我也是拼尽全力才站到欧尼们身边的人,为什么就不配加入了?就因为我是中国人吗?就因为有中国前辈弃团回国吗?可我什么都没做啊...”
      
      直到现在红贝贝唯四的言论也并不少,阮舒能做的只有向支持相信她的人证明,自己是真心的,她值得。
      
      “他们是谁啊?”阮舒反问田柾国。
      
      田柾国愣了一下,不确定道:“是粉丝?”
      
      “错了,”阮舒斩钉截铁地回答,“他们不是粉丝,他们只是一群看热闹的路人,黑子。他们才没有真正了解过你,了解过我。”
      
      “欧巴,知道他们听歌了吗?打榜了吗?买专了吗?看演唱会了吗?”
      
      田柾国再次摇摇头:“不知道。”
      
      “对啊,他们不了解我们,甚至没有为我们花过一分钱,我们根本也不知道他们是谁,为什么要为他们的话生气?那么多夸奖的话都还来不及听,为什么要因为他们不明真相的话感到伤心。”
      
      阮舒顿了顿,叫了田征国一声:“欧巴。”
      
      田柾国抬头看她,不知她接下来要说什么。
      
      “欧巴,今天真帅呀。欧巴,笑起来的样子好好看啊。欧巴,唱歌真好听啊。欧巴,跳舞的样子真迷人啊...”
      
      阮舒一口气说了一大串称赞,说完才觉得不好意思,急忙转过脸。
      
      田柾国静静地看着阮舒,看着她害羞地将大半的脸埋在围巾里,只露出一双闪亮的眼睛,她眼里有细碎的光,像盛满星星的夜空。
      
      阮舒冷静了一下,才又接着淡定开口:
      
      “大部分的粉丝追一个团体,就都是团粉,不管偏谁,本质上都是喜欢整个团队的。宝娥欧尼说过,一个团体解散后,最有人气的成员的粉丝数加起来都不到团体时期的五分之一。个人可以很优秀,但团体内的大家才是闪烁着各自的光芒,汇集成为更为明亮的、让人喜欢的存在。”
      
      “说欧巴的光芒遮住了防弹其他成员,纯粹胡扯。一个优秀的团体,没有一个人是多余的,也没有一个人是可以被替代的。只因为你们是你们,防弹才会是今天的防弹。7-1=0.”
      
      阮舒努力想让自己说得诚恳一些,但是汉江边上真的冷,她只能让自己声音颤抖得不那么明显。
      
      田征国默了会儿,他注意到阮舒的哆嗦:“很冷了吧?”
      
      虽然有些事情并没有想明白,这么晚又这么冷,没发现的时候还好,田征国发现了就不能让阮舒继续陪自己受冻了。他甚至也只是一时冲动,才打了阮舒的电话。
      
      阮舒悄悄地往后看了一眼,金希徹的车还在原来她下车的地方,甚至打开了昏黄的车内灯,依稀可以看见车内有两个人的影子。
      
      又看了眼田征国的脸色,很好很平静,阮舒又叫了句:“欧巴。”
      
      田征国歪着脑袋看阮舒,听她说话。
      
      “我让希徹欧巴把允其欧巴也叫过来了,他们现在在那边等我们。”
      
      伸头一刀缩头也是一刀,阮舒飞快地说完后,不敢看田征国的表情。
      
      顺着阮舒手指的方向,田征国看了过去,然后轻笑:“没什么,谢谢舒儿今天陪我了。”说完,还揉了揉阮舒的头。
      
      阮舒头顶被风吹得又冷又湿,乍一接触温暖,阮舒不自在地往后缩了一下。
      
      田征国从大衣口袋里掏出一顶毛线帽,是温暖的红色,细致地戴在阮舒头顶上,又拍了拍。
      
      “好了,我们也该回去了,哥哥们也都等很久了。”
      
      阮舒急忙低下头,头顶的温度蔓延到脸颊,心脏“噗通噗通”得跳得有点快。
      
      田征国专注地看着阮舒,像小火炉一样发热的手掌,与阮舒身上的冷气相遇,有种融化冰雪的感觉。
      
      和节目里的肢体接触不一样,他们清楚感觉到这次多了些什么,说不清道不明。
      
      阮舒和田征国并排坐在后座,前面的两个哥哥好像在他们不在的时候也达成了共识。
      
      小小的空间里,除了最初的问候声,只剩下暖风输送的“呼呼”声。
      
      田征国和闵允其到宿舍下车的时候,阮舒顺便换到了副驾驶座。
      
      金希徹特意把田征国叫到车窗前,没有多说,简单一句:“都会过去的。”
      
      那些好的坏的,难过伤心的,都会过去的。走在闪亮的钻石路上,他们都是这样踮着脚,时刻小心地走过来的。
      
      待到车影不见,闵允其率先转身进入宿舍楼,田征国从后面追了上去,“哥...”
      
      闵允其靠在电梯上,低垂着眼皮,没有说什么。他们做哥哥比当爹当妈操的心并不少,既担心孩子受到了挫折成长不好,又担心小的时候没有经历挫折,长大了承受不了。
      
      但人啊,不管愿不愿意,总是要经历过挫折,才能长大的。
      
      防弹宿舍里的灯很晚才熄掉,躺在床上大家都迟迟不能入睡。心中却是一番感激,开始走红心态变化的不只是田征国一个人,大家都受到了不同程度的影响。
      
      说开了,便也就心安了。
      
      当太阳再次升起时,他们还是继续向前奔跑的防弹少年团啊!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