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娱乐圈]我们结婚了

作者:水果茶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结婚第十二天

      阮舒挑挑拣拣好一会儿,把需要用的材料依次整齐地摆放在桌面上。歪着头问,“欧巴,我们就做巧克力蛋糕吧。”
      
      田征国无所谓地点点头,用手指轻轻触碰着草莓和车厘子,难以抉择,先吃哪一个比较好。
      
      首先把一个透明的大碗架在盛有热水的小锅上,水浴升温。然后往大碗里打入两个鸡蛋,加入糖、香草精、蜂蜜,用手动打蛋器,搅拌均匀。
      
      “欧巴,想试试吗?”阮舒将打蛋器递给看得认真的田征国。
      
      田征国拿着打蛋器,动作僵硬:“我要怎么做?这样一直搅吗?”
      
      阮舒:“对,你就顺着一个方向搅,不用搅得太快。”
      
      田征国一开始动作缓慢,上手了之后,不自觉就加快了速度。
      
      搅到一定程度,阮舒拿来一个小型温度仪,测了一下蛋液的温度,然后把碗拿下来,把一小碗刚切好的无盐黄油放在热水锅中,水浴融化。
      
      阮舒给意犹未尽的田征国换上了电动打蛋器,接下来这一步用手干搅会很累。黄色的蛋液变成蛋黄的乳液状时,阮舒有意露一手,接过打蛋器,流畅地勾勒出小心心的形状,满意地收获了田征国惊艳的目光。
      
      接着,拿出一个筛子,将低筋面粉和可可粉过筛,加到乳状蛋液中。有些成块的粉末需要用小铲子压碎后,才能漏下去。
      
      田征国不明白地问,“为什么要一边摇晃一边拍筛子啊?”
      
      “或许是因为这样比较帅气?”你的好友皮皮舒已上线,皮不过三秒。
      
      “这样的话,面粉和可可粉能够快速均匀地撒下去,而且不会有粉块,比较细腻。”
      
      田征国恍然大悟,接过小铲子,继续他的搅拌事业。
      
      阮舒拿来另一把勺子,将搅拌得差不多是均匀的巧克力色的乳状液挖了一块,加在已经融化的黄油小碗里。用轻、微的手法将二者搅匀后,加到田征国身前的大碗里,示意他继续搅拌。
      
      碗内的液体渐渐变得更加顺滑,阮舒找店家帮忙拿来了模具,铺好油纸。让田征国把碗里液体加到模具中,将模具震一震,表面平整,端到烤箱中。
      
      田征国:“这样就好了吗?”原来做蛋糕比他想的要简单啊。
      
      阮舒调整着烤箱温度和时间,没有回头。“现在还只完成了一小部分,我们可以先休息一下。欧巴,觉得好玩吗?”
      
      “挺好玩的,很不一样的感觉。”和下厨做饭不一样的感觉,但又有点相似。简简单单的食材,精心处理过后,就变成了艺术品。
      
      十五分钟很快就过去了,烤箱打开的那一瞬间,热气腾腾的地巧克力蛋糕胚出炉,甜软的香味弥漫在这一方小天地,将田征国捕获。“大发。”
      
      阮舒将蛋糕胚倒在一个旋转盘上,用刀将胚上端烤得比较焦的部分切下来,递给田征国。
      
      “欧巴,尝尝。这种焦焦的味道会让人上瘾的。”
      
      田征国眯着眼,细细品味,止不住的感叹:“真的大发!”
      
      他撕扯了一部分下来,喂到阮舒嘴边。阮舒集中注意力在将剩下的蛋糕胚分成三层,没有多想,直接张口就吃了。
      
      将分好的蛋糕胚暂时放到一边,阮舒开始切草莓。田征国篮子里的草莓被他吃得差不多了,只好再去拿了一盒。
      
      “欧巴,这次不能再吃了?”阮舒说完,不信任地看着田征国。
      
      田征国无师自通,直接将一颗车厘子递到阮舒嘴边,希望她不要再说了。
      
      小块的草莓切好以后,就是阮舒最喜欢的打发奶油的时间。
      
      一旁的田征国,看见打蛋器就跃跃欲试,俨然将这份工作视作他今天最重要的事业了。
      
      于是阮舒将奶油分成两份,一份做纯奶油,一份做巧克力奶油。奶油打发到适当的程度,就可以开始做最后的工作了。
      
      把第一层蛋糕胚放到模具中,在胚上涂一层糖浆,将巧克力奶油在蛋糕胚上一圈圈打圆后,将草莓粒铺上去,用刷子铺平。重复两三次,采用不同的奶油填充。
      
      做好以上步骤,取下模具。将剩余的巧克力奶油用刮板刮平,在上面用草莓块装饰好,随意地在草莓块上用巧克力酱做出线条。
      
      阮舒看着半完成品,想了想,拿了个芝士酱给田征国,“欧巴,你想加点什么吗?”
      
      田征国接过芝士酱,像是画家拿上了自己的画笔,表情真挚地在蛋糕中央,加了一只兔子,嗯,抱着一本书的兔子?
      
      阮舒脑子一下子短路了,没能接收到信号,不太懂这个图案的意义,只觉得还怪可爱的。
      
      田征国也不解释,任由阮舒撒上糖粉。
      
      “艺术啊,简直就是艺术品了。我都不舍得吃了。”两人看着完成品,不自觉感叹道。
      
      小巧玲珑的巧克力蛋糕,四周用新鲜的草莓点缀着,中间一只爱学习的兔子,笑得眯起双眼,露出两颗兔牙,有点可爱。
      
      欣赏片刻,阮舒习以为常地拿来蛋糕刀,准备尝尝味道。而田征国拿出手机记录自己的第一次手工蛋糕成品。
      
      吃之前田征国是真的不忍心,舍不得。一不小心吃了大半也是田征国真的觉得好吃,美食不能被辜负 。
      
      阮舒忍俊不禁,照顾田征国的面子,主动提出自己饿了,现在去做披萨。
      
      做披萨的过程就没有巧克力蛋糕那样精致,在面胚上加上芝士,和各种想吃的配料火腿、培根、辣椒粒、牛肉粒、水果粒。
      
      取向不同,阮舒和田征国做了一个双拼披萨,味道还挺好。八寸的披萨,阮舒两种口味各吃了一块,剩下都由田征国包圆了。
      
      这家烘焙店之所以有名,不仅是因为食材新鲜充足,阮舒窃以为很大一部分的原因是因为他们的休息室。
      
      推开休息室的门,里面是温馨的家居布置,中央有几个吊床,可供客人休息。比烘焙区域明亮的灯光不同,昏黄的灯光,若有似无的香薰味道,旨在给客人最好的休息体验。
      
      田征国有些犹豫,录制时间睡觉不太好吧?
      
      阮舒悄悄告诉他,她已经提前问过制作组了,稍稍休息一下没有关系。田征国这才放心地躺了上去。
      
      阮舒闭目小憩了一会儿,便醒过来了,她最近睡眠很充足,没有那么缺觉。
      
      旁边的田征国,呼吸变得平缓,显然已经进入熟睡状态。平时男孩子气的田征国,睡着了真的很像个可爱的宝宝。睫毛真的好长啊,阮舒轻轻在田征国脸上比划着。
      
      又看见了遮瑕都遮不住的眼下的青色,上升期的团队都很辛苦,红贝贝的姐姐们也是,但付出总会有回报的。
      
      轻轻地帮田征国拉了拉毛毯,阮舒蹑手蹑脚地走了出去。被等候多时的节目组,请到了小黑屋。
      
      “Royce xi,为什么不叫醒丈夫呢?”
      
      阮舒:“虽然上午很开心,但是丈夫看起来很累了,想让他多休息一下。”
      
      节目组适时地剪出了上午田征国转过身打哈欠,和努力睁大眼睛振作的场景,配字“贴心的妻子”。
      
      “今天的丈夫有没有让你心动呢?”
      
      咦,今天的问题不一般啊。阮舒讶异地睁大眼,停顿了半晌。
      
      “努力打蛋的样子让人觉得很可靠呢。做过烘焙的人都知道,手动打蛋是一件特别辛苦的事情。所以丈夫没有说什么,一直在打蛋的样子特别帅气。”
      
      简单访问过后,阮舒小小拜托了一下节目组,不要打扰田征国,让他自然醒就好了。
      
      从某种程度上来说,节目组做到了这一点。
      
      阮舒正准备拿出烤箱中的小纸杯蛋糕开始裱花的时候,节目组告诉她,“Royce xi,征国xi从吊床上摔下来了?”
      
      什么?!摔下来了?
      
      阮舒放下手中的东西,烘焙手套都没来得及摘,跑到休息室的门前,正好看见田征国迷蒙地爬上吊床继续睡觉的一幕。
      
      阮舒吊上嗓子眼的心才放了下去,又觉得有点好笑,田征国看上去似乎没受到任何影响,依然睡得香甜。
      
      等田征国醒来时,阮舒的纸杯蛋糕和蔓越莓饼干都已经做好并且装好袋了。阮舒坐在吊床上看着书,一抬头就能看见田征国懵懂的脸。
      
      “舒儿?”田征国睡眼惺忪,还不太能分清楚自己所在何处。
      
      “内,欧巴,你睡得好吗?”阮舒合上书本,站起来,伸出手给田征国一个助力,方便他从吊床上起身。
      
      田征国用力地眯了一下眼睛,眨巴了几下,才彻底清醒。
      
      “我睡了很久吗?”田征国有些不好意思,好像只有他一个人好好休息了。
      
      “没有啊,我就比欧巴早醒来一点点而已。”阮舒笑着用手指比出一点点的姿势宽慰他,节目组有了足够的拍摄素材也不会太过苛刻。
      
      待到两人离开烘焙室的时候,天色已黑。
      
      田征国疑惑地看着自己手上拎的蛋糕盒子,感觉两人好像没有做过这么多蛋糕啊。他只当是阮舒买的烘焙室里现做的蛋糕,烘焙室一进门就可以看见一个摆满蛋糕的玻璃展柜,琳琅满目,很能勾起人的食欲。
      
      阮舒走下车时,田征国看着自己怀抱里的蛋糕盒子,想给阮舒送过去,被她拒绝了。
      
      “欧巴,我可是女团啊。欧巴和大伯们好好享用吧。”
      
      透过车窗,田征国可以看到阮舒站了好一会儿,一直挥手目送他们。心中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甜甜的,像被蜜糖充满了一样。
      
      回到防弹宿舍,饿了准备觅食的金泰涥瞄准了田征国手中的蛋糕盒子。
      
      “征国,你们去做蛋糕了吗?”
      
      蛋糕盒子里面,除了吃了一大半的巧克力蛋糕,还有阮舒做的精致小巧的纸杯蛋糕,每个蛋糕上都有一个小字,加起来是“防弹少年团冲鸭!”七个小蛋糕和七小袋蔓越莓饼干。
      
      金泰涥把宿舍里的成员都叫了出来,一起品尝忙内和弟妹的辛苦成果。
      
      闵大佬拿走一袋蔓越莓饼干,尝了尝,没有加很多糖,酸甜酸甜的,还脆脆的。悠悠地说,“弟妹有心了。”
      
      超出自己预料的丰富的蛋糕盒子,田征国嘴角扬起浅浅的弧度:“呀,怎么让人这么感动...”
      
      瓜分蛋糕的朴智旼疑惑地看着田征国,最近的忙内怎么神神叨叨的。
      
      至于红贝贝宿舍,今天难得的全员到齐。朴秀容昨天已经打探好了,阮舒今天的行程是在蛋糕店。
      
      所以阮舒一回来,入目便是四个穿着睡衣的小姐姐,一人一把银叉子等待着她,差点以为误入了什么凶案现场。
      
      眼见阮舒两手空空,红贝贝的欧尼只能哀怨地转过身去吃蔬菜沙拉。一口一句,“女大不由人。”“女生外向。”“女儿大了,胳膊肘往外...”
      
      就连一向护着阮舒的裴珠炫看着她也连连摇头,阮舒不得不躲进了房间。正在身材管理的女人惹不起,惹不起...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