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案
原名《一九五一》
时间段:1951年土改那段
很短很短很短短的一篇
就最近喜欢看国史,然后呢,看到土地改革那一段,手痒就写了一下。
我历史不是咋好,所以,懂了没?
主要不是想让你们看感情线的,本来想花大量笔墨写当然某些不公平的某些事情滴,但那样觉对会长很多,没这么多精力(与我而言)
所以,我就表达这么个意思,你们晓得就可以了!
内容标签:

搜索关键字:主角:李乹,小五 ┃ 配角:李婆,李老爷 ┃ 其它:

一句话简介:手痒就写了。时间段:土改

立意:就觉得土地改革一段有些事不咋滴

  总点击数: 53   总书评数:0 当前被收藏数:3 文章积分:38,587
文章基本信息
  • 文章类型: 原创-纯爱-近代现代-剧情
  • 作品视角: 不明
  • 作品风格:正剧
  • 所属系列: 完结·短篇
  • 文章进度:完结
  • 全文字数:2069字
  • 是否出版: 尚未出版(联系出版
  • 签约状态: 未签约
  • 作品简评: 尚无任何作品简评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过罪

作者:汀谷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1 章

      废除地主阶级封建剥削的土地所有制,实行农民的土地所有制,借以解放农村生产力,发展农业生产,为新中国的工业化开辟道路。 ——选自《中华人民共和国土地改革法》
      ——在这个贫者为豪的时代,富皆有罪,富即是罪。
      一九五一年,夏。
      “少爷啊,您这又是在做什么呢?”问此话的是一个年近五十的婆婆,在李家呆了有十几年了,来时没有名字,李家老爷便让他跟了自家的姓氏。
      李乹是李家的小少爷,从小生的俊俏,如今正正年方二九。
      李乹抬眸:“看看图画书,挺有意思的,李婆有事?”
      “那……”李婆面色沉重,欲言又止。
      李乹放下手中的画书:“李婆有话直说无妨。”其实李乹这几天也总觉得要发生点什么,他心里不知缘由的就发堵。
      “少爷这几天就不要出门走动了,尤其不要去找小五了,我知道你们关系好,你处处照顾过他,但你们不一样知道吗……老爷,又被那些人捉去了。”李婆坦白道。
      李乹刚听到说小五气就大了,现在更急了,起身怒道:“他们有毛病吗,不去找那些地主天天跟我爹过不去做什么,唔……”
      “哎呦!”李婆一拍大腿,快步上前捂住李乹的嘴:“少爷啊少爷,这话它可说不得啊,这要是被别人听见了保不准我们都得没命呦!”
      李乹拿开李婆的说,低声道:“我知道了,李婆,可,婆婆,我爹富裕那都是他自己一点一点凭良心赚的,跟他们说的地主剥削都不沾边,他们三番五次的抓我爹做什么。”
      李婆摇摇头:“希望老天有眼,反正少爷您注意好自己就成了。”
      李乹又重新做回到自己椅子上去:“好了,李婆,我知道了,您先出去吧。”
      李婆还是心事重重,不过什么也没再说,掩门出去了。
      李乹被这对话整的心烦意乱,重新拿起来那本画书。
      说起来这书还是小五送的呢。
      他和小五的缘分来源于一片帕子,那时的他十五岁,倚在树旁眼神空虚,然后一片印着梅花的帕子悠悠的落到了他脚边,映入他的眼眸。
      他俯身捡起来,左右看了看,瞥到一个脏兮兮的小男孩,小男孩愣愣的看着他,或者说是他手中的帕子。
      李乹走过去,小男孩还在发愣,李乹比他高许多,为了方便交流之好低下身子,李乹朝小男孩摇了摇手中的帕子,问道:“这是你的帕子吗?”
      小男孩好似刚反应过来,抬手就要抢,李乹迅速直起身子来,小男孩便够不到了。
      直直的看着李乹,李乹被他看的不是很舒服,怕吓着这小孩,所以尽力让语气温柔:“你的手太脏了,会把帕子弄脏的,要不来我家洗一洗我在把帕子给你怎么样?”
      “你是李家的小少爷?”小男孩微微开口,声音有些软。
      李乹开始没反应过来:“什么?”
      小男孩突然笑了:“听说李家小少爷生的俊俏,而且看你穿的就是有钱人,所以你就是李家的少爷吧?”
      李乹见他笑也跟着笑了,点头。
      “他们有一点说的不准!”
      “啊?”李乹再一次反应迟钝。
      就见小男孩笑容更重了:“他们说李家小少爷脾气可差了!”
      “……谁说的……”李乹不笑了,他脾气差?还可差了?!
      “……”
      李乹一摆手:“算了,别听别人瞎说……对了,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小五。”小五答。
      “……小五,那走吧,我家就在旁边。”
      小五有些犹豫,问:“你可不可以,蹲一下”
      李乹第三次懵:“???”但是照做了。
      然后只见小五身手飞快的从他手中抢过手帕,转身头也不回的跑没影了。
      “……”失算了。
      两人是从这认识的,后经了解,小五比他小四岁,他挺喜欢这孩子的,把他当弟弟。
      说来也好笑,就在前几天,他们吵起来了,原因是结婚生子,小五竟然说两个男子可以在一起,当真可笑至极。
      小五这话说了是光他听到了,若是别人定会觉得小五脑子出问题了,疯了,小孩子都知道的事情,真是的……
      不过小五又是从何知道的这歪道理,对,歪道理,思想都出问提了!……
      但,但,少爷啊,这一遍遍的强调又是为了告诫谁……
      不及他再想下去,门被踹开了,刚刚太入神竟然都没有察觉出有人!
      “你们……唔。”进来五个人按住他,他有印象,特有印象。
      其中两个他爹跟着发生过争执,原因是什么他不太清楚,但现在他想到一个词:公报私仇?
      要不说怎么就跟李家过不去了呢。
      他爹是有钱,可他爹在全村挨饿等死的时候哪哪不是将自家库存粮食尽所能分给大家?!
      一没偷,二没抢,更别提剥削,凭什么,就凭他家有钱,就罪大恶极?
      李乹被他们套住头带着走,开始挣扎被一个人一脚踹在了肚子上,李乹疼的愣是张口没喊出声音来。
      李乹强忍着被他们拖到一个地方,停下了,好像是一个……台子?好像是台子,他觉得自己刚刚好像是上台阶了。
      抬着他的两个人像丢垃圾一样的将他丢到地上。
      李乹闷哼一声,倒在地上,听到周围隐隐有悄悄‘讨论’的声音。
      他听不清是说的什么,觉得一个人走过来,下一秒,他头上的袋子被粗鲁的裸下来,正当晌午,阳光格外刺眼,李乹被照的半眯着眼。
      他看清周围都是人,也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甚至之前他就料到过,可是……
      哦,没有可是,谁让他家有钱啊。
      他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什么感想也没有,为什么啊,又或许他是想说什么的,但刚那一脚还没缓过劲来,说不出。
      地上有血,他不敢去想那是谁的,那帮人喊了几句‘口号’,然后就来了两个人打他,他疼的躺在地上,余光瞥见周围的‘观众’,他家帮过的,没帮过的,等等。
      最后,他好像在人群中看到了小五,小五好像哭了他看不清了。
      小五说的什么啊?对不起……还是……我爱你?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坦白从宽,抗拒从严,我承认,小少爷被抓到台子上的时候,不知道咋写了⊙﹏⊙
    你要是觉得我写的好扯啊,那没错,我就是扯(﹁"﹁)
    (改了几个错字啊啊啊啊天)
    突然想到一句话:他们的故事开始了,又结束了,而我们的故事还没开始,就已经结束了……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篇  下一篇→   作 者 推 文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