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P]黑湖之下

作者:钻石猫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13 章牢不可破咒

      德拉科离开后,亚玟往城堡后走去,在后门碰巧遇到了哈利三人。
      “哈利!”她喊道,“你们去哪儿?”
      “教授,”哈利停下来,喘着气道,“去尖叫屋棚,我感应到伏地魔在那儿。”
      “你就这么冲过去准备杀了他吗?”亚玟问。
      “终有一战,我已经准备好了,谁也不能阻止我。”哈利说着直奔打人柳的方向跑去。
      罗恩歉意地看了眼亚玟,只好跟上去。
      赫敏看着她,有些欲言又止,”教授,我刚才……你……“
      亚玟急忙说:”现在不是说这些的时候,何况我也不能看着我的学生死。“
      她拉起赫敏的手跟着钻进了打人柳。
      
      四人从打人柳下的通道步行了约莫半小时,终于钻了出来。
      不过,当他们准备冲进尖叫屋棚时,却意外听到了一个熟悉的声音。
      “主人,哪里都找不到那个男孩。”
      是斯内普!他又成了食死徒?!
      亚玟一惊,见哈利三人急忙猫着腰蹲到了门口,她也跟着蹲下身来。
      
      “这不是最重要的事,”伏地魔的声音如同蛇一般嘶哑,轻轻的,却直溜溜钻进人心底,“我寻找到第三根魔杖,西弗勒斯,老魔杖。你们又叫它什么?死亡杖,命运杖,噢……可我从阿不思·邓布利多的坟墓里把它拿来了……“
      邓布利多死了?!这无疑是进入魔法阵之后的第一个晴天霹雳!亚玟还来不及消化,只听斯内普用略带恳求的声音说,“主人……让我去找那个男孩……”
      伏地魔显然不为所动,只是自顾自地说:”整个慢慢长夜,眼看到了胜利的边缘,我却坐在这里思考,为什么老魔杖不肯发挥它的本领……此刻我似乎有了答案。“
      然后是一时的静默。
      过了会,伏地魔带着遗憾的口吻,轻声道:“也许你已经知道了?毕竟你是个聪明人,西弗勒斯。你是如此忠心耿耿的仆人,可我必须为即将发生的事感到遗憾。“
      ”主人……“斯内普的声音透着绝望。
      “老魔杖不能为我效力,因为我不是它的主人。你杀死了阿不思·邓布利多,只要你活着,我就不可能真正拥有它。“
      斯内普杀了邓布利多?!这都是什么情况?!
      ”主人!“斯内普急切地喊。
      难道伏地魔要杀了斯内普!可自己能做什么!自己被困在身体里根本什么也做不了!亚玟感到自己的心脏骤然抽紧。
      “我必须要征服这根魔杖,西弗勒斯。“伏地魔说完,只听到空气中发出一阵魔法撞击的声音。
      
      说时迟那时快,亚玟的身体突然行动起来,她一个箭步越过三人,冲进了门内!
      她的魔杖发出亮黄色的光,将张着血盆大口的大蛇弹飞。
      斯内普奄奄一息地倒在地上,他的脖子上赫然是两个被蛇咬过的大洞,潺潺的血从洞里流出来。
      伏地魔显然为这不速之客的打扰而怒气大盛,他大吼一声,高喊死亡咒直射亚玟。
      那股强大到令人窒息的魔法气息强势袭来,亚玟毫不迟疑抓住斯内普的手臂,用飞行咒化成一道白光带着他冲破窗户,飞离尖叫屋棚。
      她!竟然!敢当着伏地魔的面!救人!这个她是着了什么魔!亚玟觉得自己有些梦幻。
      死亡咒的绿光与她擦肩而过,伏地魔的咆哮在身后响起。
      亚玟用余光瞥见他想追出来,心下一抖,谁知哈利竟然挺身而出,射出红光将伏地魔阻挡在了门内。
      
      一直到飞出霍格沃滋的范围,她才几乎脱了力跌落到地上。
      斯内普随着她的松手也摔了出去,他一动不动,仿佛已经死了。
      亚玟急忙取出脖子上挂着的项链盒里的一颗金色药丸,捏碎了塞进斯内普口中。又手忙脚乱施了一通止血咒和愈合咒。
      亚玟认出那颗药丸是加西亚家族的保命圣药,只有她跟哥哥有。除非命在旦夕时不能使用,没想到自己竟然连眼睛都不眨就给斯内普灌了下去。
      真是大方的自己,看着都心疼。
      可是如果未来的自己知道他杀了邓布利多,又重回食死徒的阵营,不是应该放任他去死吗?怎么会救他?
      带着太多疑问,亚玟只能毫无办法继续观察着。
      见斯内普的眼皮跳动了一下,又恢复了呼吸,亚玟这才松了一口气。
      她坐着沉静片刻,像是打定了主意,便抓起斯内普的手,从随身的空间小包里掏出怀表形状的门钥匙,随着一声响动,两人从原地消失不见。
      
      亚玟睁眼,发现自己果不其然出现在了家门口。
      自己扶着昏迷的斯内普,一个没支撑住,两个人齐声扑通跌倒在了地上。
      她只好用飘行咒控制着斯内普往前,奇怪的是,整个庄园都空荡荡的,一个人也没有。
      而此刻的她好像一点也不奇怪,只是步履匆匆地往房子里走。
      她将斯内普安置在一楼的客房,为他取来水擦拭伤口。
      在止血咒的作用下,两个牙洞已经停止了流血,只留下黑红色的痂。
      亚玟知道那样类型大小的蛇怪,一定是含有剧毒的,就算止了血,也可能因为蛇毒而死亡。
      好在家族秘药似乎有解毒功效,斯内普原本发青的脸已经褪去了青色,转而变得苍白。
      不过一时半会他肯定是醒不过来了。
      亚玟只好用魔法脱去了他被血沾满的衣服,又用飞来咒试试有没有父亲的衣服给他穿,结果召唤了半天,只飞来一套父亲的睡衣。
      好歹也算是有东西穿了。
      她胡乱对着斯内普的身体施放了几个清洗咒,看到他精瘦的身上没有血迹了,才手忙脚乱地用魔法为他套上睡衣。
      等这一系列事情做完,亚玟才发觉自己已是满头大汗。
      也不知道霍格沃滋现在怎么样了,哈利还活着吗?她不敢细想,只觉得这一切发生得太突然,直到现在站在这空旷的房间,看着眼前濒死的人,才有口时间喘息。
      显然,魔法阵确实是把她送到了未来的时间,让她目睹了将要发生的事。
      既然自己被送过来了,那么斯内普是不是也……?
      她看着床上躺着的人,连呼吸都那么微弱,莫非斯内普的灵魂也被禁锢在他自己的身体里?
      等她将自己收拾完,已经天亮了,斯内普在清晨发了一次烧,又让亚玟手忙脚乱了一番。
      
      昏迷了整整一天,斯内普才醒来。
      他动了一下手指,一下子惊醒了正伏在他手边浅眠的亚玟。
      亚玟迷迷糊糊地睁开眼,揉了揉睡眼惺忪的眼眸,“教授,你醒了?”
      斯内普张了张嘴,发不出任何声音。
      亚玟料想他应该需要水,便倒了杯水,将他搀扶着坐起来,喂他把水喝下。
      “还需要什么吗?”亚玟问,她从自己的语气中听出了关切,这简直不可思议。
      “……不用,”斯内普沙哑着嗓音开口,似乎有些费力。
      “要不送你去圣芒格?可能是蛇毒侵蚀了你的声带,你的声音似乎受损了。”
      斯内普微微摆了摆手,他看上去很疲惫,“你为什么救我?”
      亚玟也想知道这个问题的答案,但她沉默了片刻,才听到自己说:“其实邓布利多教授和您的约定,我知道。”
      约定?什么约定?她的内心满是问号。
      斯内普微愣了半响,他的嘴唇微微张开,许久他攥紧了被单,又无力地松开。
      “我让他不要告诉任何人!任何人!”沙哑的嗓音中满是怒意。
      “那你此刻也许已经是一具冰凉的尸体了,”亚玟抱臂看着他,叹息着说:“邓布利多告诉我一切,就是为了战争结束后,能让你重新行走在光明下。”
      他的表情忽然变得不可捉摸,有太多情绪隐藏在那双眼睛背后,“你答应了他什么?”
      亚玟坐到对面的沙发上,轻叹一口气,“实际上,我们立了牢不可破咒。”
      斯内普的眉毛不出意外又纠结在了一起,“很好,加西亚教授,倘若我真的值得你做这么多牺牲,那我倒要问一问,见证人是谁?你们又立了什么内容?”
      “是阿不福思·邓布利多,邓布利多教授的弟弟。”亚玟平静地开口,“难得您如此充满求知欲,我也只好为您解惑。第一,我要在大战结束前保守邓布利多教授跟你的约定。第二,战争期间,如果你危在旦夕,我要尽力帮助你脱离危险。第三,战后,我要尽我所能帮助你恢复名声。“
      斯内普的神色有一瞬间不知所措,然后他垂下了脸,这次他沉默的时间要长很多。
      突然他说:”出去。“
      亚玟看到他攥紧了拳头,凌乱的黑发散落在他脸颊两边,看不清他的神色,可他的肩膀在微微颤抖着。
      她起身,平静地走出房间,将房门在身后轻轻关上。
      
      第二天一早,亚玟起了个大早去巴黎市区采购了一些食材,她找了好久才在包里翻出放了很久的一打欧元。
      幻影移形回庄园时,客房门还紧闭着。
      “可别我好不容易把你救回来,结果你却饿死了。”她小声嘀咕着。
      亚玟为自己的调侃感到好笑。
      用能力有限的厨艺,做了简单的英式早餐,她捧着餐盘来到客房门口,“教授,我进来了哦。”
      等了会,门内没有回应。她腾出一只手来转动门把手走进去,见斯内普正坐在床上发呆,阳光透过窗户撒在床上,而他只是静静地望着窗外。
      “我的手艺不太好,你就将就着吃吧,家里的家养小精灵也不在。”她把餐盘放在他腿上,见斯内普面色极差,看起来失魂落魄的。
      “你还好吧?教授?”她问。
      斯内普看了眼餐盘里半焦的炒蛋、培根和吐司,意外的什么也没说,只是默不吭声地用叉子叉起食物,大口咬了下去。
      “我下午要去一趟伦敦打听消息。你就安心在这儿呆着……如果有危险,你用这个门钥匙离开,在庄园里不能幻影移形。”
      亚玟从小包里掏出一支钢笔放到床头柜上,“这个门钥匙会带你去西班牙的一处麻瓜公寓,那是我家的财产,很安全。”
      
      在幻影移形前,她先用变形咒给自己作了一番伪装。
      此刻,她是一个穿着灰色袍子,身形矮胖的老太太。亚玟拉低自己的帽檐,一个眨眼出现在了猪头酒吧。
      她小心翼翼地推门进去,出乎意料,只见酒吧内一片欢腾,欢呼声和碰杯声震耳欲聋。
      一个喝醉的中年男子甚至撞了撞她的屁/股,把她抱起来转了一圈,又转向别人去发酒疯。
      她挤进人群中,想抓个人问问,可大家都酒气熏天,根本没个清醒的。
      突然,她的手臂被一个人抓住了,她回头,只见一个身材高瘦,长发灰白,跟邓布利多教授长得极像的老头正拖着她往后门走。
      “加西亚小姐,你怎么在这?”
      她结结巴巴地说:“您怎么认出我的?”
      老头淡笑着回答,“我当然认得出,你跟邓布利多来找我时就是这副打扮。”
      这是阿不福思·邓布利多?亚玟想。
      很快她的回答就证实了她的猜想。
      “邓布利多先生,战争……胜利了?”她迫不及待地问。
      阿不福思·邓布利多目光含笑地注视着她,他的神情跟邓布利多教授的简直如出一辙,“是啊,我看到预言家日报上说你把西弗勒斯救走了,现在整个魔法部都在通缉你们。”
      他云淡风轻的语气似乎表明他并不觉得这是一件大事。
      “也许是时候公诸于众了,”亚玟说,语气间透露着松快。
      阿不福思·邓布利多指指她身后贴在墙上的预言家日报,“如果你需要帮助,可以跟我说。”
      亚玟点点头,她转过身去撕下了墙上那张贴满她和斯内普照片的报纸。
      
      顶着这付打扮,亚玟顺便在对角巷给斯内普买了一套男巫长袍。当摩金夫人喜气洋洋地问她要什么尺寸时,她只能大致比划了一下,并红着脸补充道是给自己成年儿子的礼物。
      回到庄园,已是傍晚,她有些力竭地在沙发上坐下,却闻到一股牛排的香味。
      她循着气味来到厨房,见斯内普正井井有条地做着晚餐。
      真是梅林降临的一天!亚玟惊叹。
      “教授,你……在做饭?”亚玟走到餐桌前,见牛排上撒着黑椒酱,配着青豆胡萝卜和花椰菜,还有一份黄油土豆泥。
      “你的眼睛应该没有出现问题,”斯内普将刀叉摆好,帮她拉出椅子,又走到对面的椅子坐下,“所以,结果是什么?”
      看来出去的这半天,斯内普终于回归正常了。
      她从怀里掏出预言家日报放到桌上,“喜闻乐见,“她听见自己颇为愉悦地说。
      ”那么,我们要去魔法部自投罗网?“斯内普挑眉。
      ”这简直超酷,”亚玟咧出一个笑。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伏地魔和教授对话那段,其实是原书的内容,为了码这段,又闹心地去看了一遍,虐得我不行……
    今天一看,收藏没涨,还掉了,哎,更虐了……
    明后天短途旅行,下一章更新可能要周一或周二啦~
    求评求收藏,有建议或者想看的情节也可以留言.还是那句话,没人看也不会坑的,这年头写同人不靠喜欢还真撑不住哈哈.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