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七零后我拥有了小冠军系统

作者:琪琪子不想扑街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九章

      “叮~恭喜宿主超量完成一级任务,获得稀有物品——美国进口德芙巧克力一份。
      同时获得超量完成特殊奖励——国产经典上海雪花膏(试用装)一份。
      请宿主在国际舞台亮相前,请尽可能的变美吧!”
      
      等等,自己这是...完成了任务?晏鸿晕晕乎乎地站在高低杠下,还没从刚刚的惊险一刻中回过神来。
      
      她不仅做完了整套A组动作,还是超量?这要怎么个超量法?
      
      晏鸿几乎是手脚并用地从体操垫上“爬”了下来,脚还没有挨在地上就被一旁的队员推了一把:“晏鸿...你没有敬礼!快回去,要扣分的!”
      
      对哦,自己貌似...忘了敬礼,也难怪她下来的时候,陈教练的脸黑得和锅盖似的。于是晏鸿又连滚带爬地“爬”上了体操垫,回到了体操垫中央,直到和陈教练两人死亡凝视了好几秒,她才发现自己...好像不会敬礼?
      
      晏鸿顿时尴尬得恨不得用脚趾在体操垫上抠出十个洞。
      
      她就这样不知所措地在体操垫上站了大概将近一分钟,直到陈教练揉了揉太阳穴,终于按奈不住开口:“算了,你下去吧,别杵在那里,挡着人家了。”
      
      晏鸿这方才如释重负地走了下去,颇有几分逃之夭夭的味道。
      
      她刚一下来,周红杨就呼的一下围拢了过来,咋咋呼呼地质询道:“晏鸿!你什么时候练的男子动作?居然连我都瞒得这般紧!要不是你今天露了这一手,我还真以为你最近没练功呢!”
      
      “晏鸿同志还真是好生厉害,嘴上说着自己全部填了A组,实际上还不是闷声苦练,拿下了男子D组。这样看来,我们都要向晏鸿同志学习,说一套做一套,打得对手措手不及才叫好。”甄晓燕见晏鸿完成的如此出色,难免心生妒忌,又在一旁添油加醋,不动声色地指责着晏鸿。
      
      晏鸿刚想怼回去,却意外地发现了甄晓燕和周红杨话语里面不对劲的地方——男子组动作?不对啊,自己什么时候又做了男子组动作了?
      
      难不成...晏鸿心里咯噔一下,忽然想到了小冠军系统对自己说的“超量完成任务”。难不成,就是指的这个超量?自己一不小心做到了男子组的动作?
      
      “下一位——甄晓燕准备。”那队员手拿着花名册,叫到了甄晓燕的名字。
      
      甄晓燕颇有些心不甘情不愿地做好了最后的热身活动,晏鸿都能做男子组D组动作了,而自己连女子组D组都够呛,排在晏鸿后面一位自然是毫无优势可言。
      
      果不其然,甄晓燕这一套动作做下来都是反响平平,没有丝毫晏鸿带来的惊艳感。毕竟晏鸿无论是技术上还是感官上都达到了登峰造极的地步,愈发称得甄晓燕资质平平,就连在一旁做着记录的刘教练都只是抬头扫了几眼,更别说是陈教练了。
      
      甄晓燕在心里几乎是把晏鸿骂了个遍,然而脸上还是挂着得体微笑完成了最后的敬礼。
      
      瞧晏鸿那傻样,连敬礼都没有,也不知道那个美国教练看上她什么了。
      
      晏鸿倒是也没太去关注甄晓燕,她心里一直盘算着自己刚刚得到的特殊奖励“雪花膏”呢。
      
      原主的皮肤管理几乎是到了一种惨不忍睹的地步,原本一张勉强算得上是清秀的小脸蛋硬生生被逼成了蜡黄色,让这张本来就算不上有多么出色的脸更是雪上加霜。在加上她的皮肤着实是太过于干燥了一些,脸上大冬天的起了不少壳子,和树皮似的,这支雪花膏的出现可谓是解决了她的燃眉之急。
      
      还有那盒德芙巧克力,晏鸿决定要是数量够的话,就把家里的大白兔拿出来分下去得了,毕竟有了德芙,谁还稀罕大白兔。
      
      余下的队员们也随后完成了自己的动作,晏鸿看了那么多女队员的展示,只觉得张玲玲长胳膊长腿又满脸胶原蛋白的,做起体操来也比其他人赏心悦目不少。
      
      这也间接的说明了颜值与身材在这一行中的重要性,晏鸿愈发坚定了好好护肤、多多吃饭、变美长高的想法。
      
      “晏鸿,你出来一下,其余人原地解散,明天老时间在体育馆集合。”晏鸿正想着以后的变美计划呢,冷不丁又从陈教练的口中听到了自己的名字。
      
      “哦,好的。”晏鸿下意识的回答。
      
      可能是因为刚归国不久,陈艾的口音还夹杂着一股浓浓的黑白电影的译制腔的味道,晏鸿与他交谈时,像是穿越了半个世纪的隔空对话。
      
      然而实际上,他们也的的确确横亘了一道长达半个世纪的天堑。
      
      1978年的美国是什么样的呢?晏鸿不得而知,而1978年的中国,她也同样不太熟悉。
      
      两人近在咫尺,却又所隔山海。
      
      所以...晏鸿尽力把自己脑海里奇奇怪怪的想法去掉,自己...这是被约谈了?难道是因为表现太差劲了,直接要被开除出队伍?
      
      不会吧?自己才刚刚收拾好心情,准备好好搞事业呢。
      
      晏鸿怀揣着一种小学的时候被老师喊去办公室谈话的心情,尾随陈艾来到了一间器材室。
      
      “你,过去把门锁上。”陈艾说完,自顾自地从兜里掏出来一包万宝路,毫不忌讳地在晏鸿面前用镶嵌着皮革的打火机点燃了一支烟。
      
      即使他还穿着一身工装,但晏鸿就是有种感觉,自从他点燃那根烟起,那个初次见面时西装革履、浑身上下满是贵气的陈艾,回来了。
      
      “说说吧,小同志,动作和态度我就不提了,敬礼——怎么回事?”陈艾没有用他一贯冷冷清清的腔调,反而在烟雾弥漫中,显得格外的...慵懒。
      
      仿佛他本该如此。
      
      “对不起...我忘了。”晏鸿低头,甚至不敢去正视他棕色的眼睛,她一紧张,说话是便显得磕磕绊绊,“是我的错...我忘了敬礼。”
      
      “敬礼都能忘...你怎么不忘记上台呢?”陈艾缓缓吐出烟圈,拿烟的手指骨节分明,“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你们这些小队员,进国家队的第一课,就是纠正敬礼姿势吧?”
      
      “......”晏鸿一时语塞,一张小脸憋得通红。
      
      “晏鸿,我要听实话。”陈艾随手丢弃了只吸了一半的烟,用鞋轻轻碾过,“我不希望我的队里,再多出一个甄晓燕。”
      
      话音刚落,他整个人的气质都瞬间凌厉了起来。
      
      晏鸿脑门上连汗都冒出来了,心想就算我说大实话,那也要有人相信才行啊!总不能说——对不起,我来自四十多年后,我更本不是晏鸿吧?
      
      “或许还有一件事,你或许不知道。”
      
      “我是听了刘教练的话,知道了中国国家队有一个能胜任E组难度,有能力打国际比赛的晏鸿,才来到这里这里的。”
      
      “而现在——”
      
      “我感觉自己受到了欺骗。”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话说我申签被拒了
    在考虑要不要把这篇文文换成无cp或者再开一篇古言曲线救国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