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七零后我拥有了小冠军系统

作者:琪琪子不想扑街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八章

      “这么说来,你还挺自豪?”陈艾不知何时无声无息地绕至炎鸿背后,冷不丁来了一句。
      
      晏鸿现在最怵得慌的人就是这位美国来的陈教练,一见他忽然离自己这么近,就忍不住向后退了两步,慌慌张张地低下了头。
      
      “刚刚不是还挺骄傲的吗?来啊,继续。”陈艾倒也没有步步紧逼,只是用一种不带太多感情的眼神盯着她,语气甚至算得上是轻松,“一上来就来四个A组,你是想让刘教练难看?还是想给我摆脸色?”
      
      晏鸿的头恨不得低到地底下去,顺便挖个地洞把自己埋起来。
      
      “还有,晏鸿小同志,我记得我可是专门喊人把门上了锁的,你是从哪里来的,解释一下?”
      
      这句话一出,张玲玲的脸上顿时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慌乱,连带着甄晓燕的脸上都透露着些许心虚。
      
      陈艾似乎也没打算让她回答,只是草草地用余光扫过众人便收回了自己的视线:“男子组结束后,女子组——晏鸿,你给我打头阵。”
      
      “我倒要看看你这四个A组,能做出什么花样。”
      
      陈艾看似轻巧的话语,无疑给晏鸿判了死刑。
      
      四个A组对于原主来说,不过就是挠痒痒的难度;但是对于至今还没有上过跳马和高低杆的晏鸿来说,就算有原主的底子在,她心里也着实是没有底。
      
      待陈教练转身一走,两旁的人便都乌压压的一片围拢了过来。
      
      “晏鸿,你这是不想在体操队待了,真想去我们家当少奶奶啊?我告诉你啊,想都别想,就算是我爹同意了,小爷我都不同意!”这是气急败坏的周红杨。
      
      “晏鸿同志,你或许对这次教练组的变动有意见,但你也不能用这种方式来抗议啊!再说了,陈教练毕竟是上级决定派下来的教练,上面让他来,一定是有道理的。”这是苦口婆心的队长刘敏。
      
      “你这是做什么?摆着张臭脸给谁看啊?知道的说你今天脑子不清醒,不知道的还以为我张玲玲和你有什么深仇大恨呢!再说了,陈教练骂你几句怎么了?我张玲玲可是被他骂哭过,今天还不是服从组织安排,灰头土脸地过来了。”这是晏鸿的“死对头”张玲玲。
      
      晏鸿忽然觉得有点委屈。
      
      她只是忽然来到了一个陌生的环境,被迫要求接触一项陌生的领域,而自己又恰巧习惯于待在自己的安全区而已。
      
      但转念一想,她又觉得自己...欠他们每人一颗大白兔奶糖,和一句谢谢。
      
      无论是周红杨也好,陈教练也罢,甚至是张玲玲,他们都在为晏鸿的未来设身处地地考虑。他们怕她少不更事,他们怕她年幼无知,他们怕她自毁前途。
      
      而至始至终选择置身事外、无所作为的,只有她自己而已。
      
      对晏鸿的未来最漠不关心的人,是晏鸿。
      
      她总是觉得这不是属于自己的年代,这不是属于自己的人生,她总在扮演一个旁观者,从来没有思考过她本应该去过一种什么样的生活。
      
      她只是单纯地觉得,就算回不去,她能选择的生活方式也有很多。她可以去高考,这年头的大学含金量还很足;她可以去南方,正巧赶上改革开放,可以做时代的弄潮儿...她还可以做很多很多事,但她唯独没想过要在体操这条路上继续走下去。
      
      可是晏鸿呢,晏鸿该怎么办?
      
      晏鸿的生活怎么办?晏鸿最最视若珍宝的东西怎么办?晏鸿的梦想又该怎么办?
      
      她又想到了小冠军系统,它曾经告诉自己“要朝着奥运冠军进发!”。
      
      她当初不以为然,可万一,就在她所不了解的这个领域,这个女孩,本该走到最后,本该成为冠军,本该名垂青史,本该拥有无上的荣誉呢?
      
      她占用着晏鸿的身体,却浪费了属于晏鸿的天赋,辜负了属于晏鸿的血汗,亲手毁掉了晏鸿梦寐以求的生活,扼杀了一个小女孩,甚至是一整支国家队的数年来的努力。
      
      这样真的是对的吗?
      
      “晏鸿,做候场准备!”一声吆喝像是从遥远的天边传来,“下一个该你上了!”
      
      晏鸿恍惚地走进了候场区,甚至是有些麻木地想自己的手里涂抹了一些镁粉,进而开始按照一般流程检查自己的训练服。她开始思考,自己这些天的所做作为,是不是真的错了。
      
      “啪——”的一声,在她前面的最后一名男队员从单杠上稳稳地落了地。
      
      周遭开始响起纷纷的议论声:
      
      “诶,你们说周红杨这次的世锦赛名额是不是十拿九稳了?”
      
      “那要看陈教练到底怎么判吧,周红杨的难度的确是男队最高,但是洪辉发挥是最稳定的。”
      
      “诶,要是刘教练主判的话,我估计洪辉悬得很。但是这回美国来的教练,也没人估摸出他的底细,这事还真不好说...”
      
      “晏鸿——准备上场!”又是一声洪亮的吆喝,“自由操、平衡木、跳马、高低杠,按顺序来!”
      
      晏鸿在喧嚣声中一步步地向自由操的场地走去,脑袋沉得像是灌了铅一般,整个人对于周围感知都极度的被弱化,耳边全是无法被大脑分辨的嗡嗡声。
      
      自由操的A组动作相对而言较为简单,晏鸿在平时的热身活动一直用的都是A组动作。她来到场地后,便按照自身的习惯来了一套手翻加翻滚,为了美观,还特地加上了一套分腿腾跃。
      
      她的腾跃和手翻在一众队员显得格外的标准,无论是角度还是力度都恰到好处,脚尖与膝盖链接成了一条无可挑剔的笔直的线条,就连空中姿势都比寻常人要优美几分,像一只展翅的天鹅。
      
      这是原主在日复一日的训练中所达到的肌肉记忆的效果,她不需要特地去控制,就能清楚认识到自己的手脚该放在哪个地方更合适。
      
      这是原主给她留下的财富。
      
      接下来的平衡木和跳马,晏鸿放松了一些,因为她开始真正地认识到了,原主留给她的,是怎样一幅精妙绝伦的身体——一具刚柔并济、松弛有度、柔软而又富有爆发力,能让她在平衡木上应付自如,在跳马的时候无限伸展弹跳的躯干。
      
      变故发生在高低杠。
      
      当她在无比生疏的技艺下换杠的时候,或许是因为入场准备没有做足,或许是她在走神时候镁粉涂抹得不够,晏鸿的手没有做到牢牢抓紧,而是直接从杠上脱落了下来。
      
      这是她第一次以一种近似于斜抛的方式,伴随着前所未有的失重感和心悸感,还是以头朝下的姿势在半空中飞跃。
      
      悬停在空中的顶点的时候,晏鸿感受着耳畔呼啸而过的风声,忽地产生了一种自己的灵魂被迫从躯壳中抽离的感觉。仿佛另一种神秘的力量掌控了自己的身体,又像是自己的这具身体好似拥有了自主的意识。
      
      她以一种极其刁钻的角度在空中旋转了180度,每一帧动作都堪比教科书式的完美、无可挑剔。她就这样在半空中力挽狂澜,给众人上演了一场视觉上的盛宴,随后双脚实实在在地踩在了略显粗糙的体操垫上。
      
      晏鸿落地后才敢睁开自己的眼睛,她刚刚整个人都吓蒙了,完全不知道自己的身体在处于自救的危急状态时做出了什么。
      
      晏鸿不清楚,但是其他人都看清楚了。
      
      晏鸿刚刚做了个非常高标准的团身后翻半周下杠。
      
      那是一个不存于考核范围的超纲动作。
      
      它隶属于男子组,D组难度。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