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七零后我拥有了小冠军系统

作者:琪琪子不想扑街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五章

      晏鸿是被脑海里面“叮~”的一声系统提示音吵醒的。
      
      “小冠军系统发布任务了!请宿主及时查收~
      任务内容——在今日的考核中完成全套A组动作
      任务完成奖励——稀有物品美国进口德芙巧克力一份。”
      
      晏鸿正睡得迷迷糊糊的,整个人在床上摊成了一张饼,嘴边还挂着口水,脸上还有长时间窝在床上而形成的枕头印子。
      
      被提示音惊醒后,晏鸿随手就抄起枕头就蒙住了自己的脸,一边继续闭目养神一边用还转得不太利索的脑瓜子想着,嘶,刚刚没听清,啥芙来着?
      
      等等...美国进口,好像是...德、德芙?
      
      晏鸿瞬间清醒了。
      
      是她想的那个德芙吗?“纵享丝滑”的那个德芙?
      
      晏鸿昨天直截了当地顶撞了晏母和她的便宜哥哥晏殊后,晏母气急败坏,准备抓住晏鸿就是一顿毒打。晏鸿哪能让她得逞?她就像只猴子似的上蹿下跳,晏母还没碰着她一根手指头,晏鸿发出的“惨叫”连十里八乡都听得一清二楚,半夜里还有人敲门问他们家是不是杀小孩了。
      
      晏母追在晏鸿身后赶,眼见着家里的锅碗瓢盆摔了一地,气得制服的领子都歪了,反手就拿了一把菜刀指着晏鸿叫骂道:
      
      “孽障!我们家怎么就有了你这么个孽障!”晏母停下来叉腰骂道,“早知道我当年就不送你去学什么体操了,啥事没学会,人给我学废了!”
      
      “你是不是现在觉得自己翅膀硬了,就准备骑在你亲娘的头上了?我明天就去喊你们刘教练评评理,让他看看你是个什么样的货色!我还真就不信那个邪,你们体操队会收留你这么个玩意儿!”
      
      “我可告诉你,你别再我这里耍威风!你爹下个星期可就回来了!等你爹回来了,我看他怎么收拾你这个贱丫头!”
      
      “你还闹不闹还?我看你在你爹面前还敢不敢闹!”
      
      话说到最后,晏母甚至有些歇斯底里的感觉。
      
      晏殊倒是没插手,他在一旁气定神闲双手插兜看着好戏呢。
      
      他才不相信自己这个怂包妹妹真能干出什么出格的事儿来呢,她也就能硬气那么一小会儿。从前她也闹过两回,摔过筷子砸过碗,结果只要晏母一把她爹搬出来,小贱人就连声都不敢吱了。
      
      晏鸿其实根本就不怕他们两个,晏殊一直都知道,她其实真正害怕的是父亲晏家明。
      
      晏家明以前打断过她的腿,她害怕晏家明再打断她的腿的话,她就再也不能去练体操了。
      
      晏殊无聊的打了个哈欠,心想着应该快结束了,他明天还要赶早去学堂晨读。晏母这回把晏鸿她爹都搬出来了,这小贱人也该消停了,再这么熬下去,天都快亮了。
      
      这种闹剧最常见的结局应该就是晏鸿服软,给晏母狠狠打一顿,等晏母消气了,这事也就过去了。
      
      晏殊冷笑,往死里打一顿也好,叫她胡言乱语。他那么聪明的人,怎么可能考不上大学?
      
      见晏鸿没有说话,晏母同样在心里暗自得意,心想这小蹄子无论再怎么折腾,还不是翻不出自己的手掌心?就算她刚才逞一时口舌之快,现在还不是怕了?
      
      晏鸿倒也没有再反驳,只是平静地拉开了大堂里的窗户。冬日的冷风倒灌进了她的领口,打在脸上,生疼生疼的。
      
      窗户外是的黑漆漆的一片,已经过了夜半时分,整个偌大的四合院,只有晏鸿他们家还闪烁微微的昏黄的光亮。黑暗中时不时传来一两声鸡鸣狗叫,愈加显得周遭寂静。
      
      “好,你说的,找人评评理。”晏鸿将手伸向了窗外,似在抚慰冬日的寒风,然后忽地朝着晏母璀然一笑。
      
      晏母忽地觉得后背一凉。
      
      “来人啊——评评理啊——老晏家的杀小孩啦!!!”
      
      晏鸿将半个身子都探出了窗外,几乎是用尽了全身的力气朝着外面大吼道。
      
      这一声爆吼宛若一声惊雷,炸醒了平静的夜。
      
      果然,不到一会儿,二丫家的灯就亮了,紧接着第二盏、第三盏...不到一分钟,几乎整个大院都灯火通明。
      
      “大半夜的,这老晏家的不用睡觉的哦!”晏鸿家对面的一对小夫妻也被惊醒了,女主人睡眼惺忪,踢了踢丈夫,“你赶紧起来看看去,他们家喊啥子咯?”
      
      “有个女娃娃喊‘老晏家的杀小孩了’,莫不是晏鸿哦?”男主人迅速从床上爬了起来,他是这个院里唯一的党员,“我怕谢春娟同志家里出事,过去瞅一眼。”
      
      大院里几乎人人都知道院子里有个国家队的小姑娘,连带着晏母——也就是谢春娟都被人熟悉了几分。
      
      二丫他妈套了件毛衣,衣衫不整地从自家的窗口探出了脑袋:“老晏家的!你们家丫头半夜里鬼嚎些啥呢?”
      
      晏母脸上青红交加,一个箭步冲上去就想攥住晏鸿的衣领,试图把她从窗户边上拽回来,不料却遭遇了晏鸿愈加激烈的反抗。她带着哭腔朝着二丫她娘求救道:“大娘,我妈她要杀我,您行行好,救救我!”
      
      二丫她妈一听要出人命了,连鞋都来不及穿就蹿到了晏鸿家门口,刚进门就看见晏母一手攥住晏鸿的领子,另一只手拿着把菜刀,把晏鸿都逼到窗户边上了。她们家大儿子居然就站在边边上看着,没又丝毫要帮忙的意思。
      
      二丫他妈也算是看着炎鸿长大的,隔壁这家人什么德行,她可是清楚的很。她当下就扯着大嗓门喊道:“谢春娟同志!你这样做是犯法的、要坐牢的!赶紧放开你们家丫头!”
      
      晏母这时候可谓是百口莫辩,手里攥着晏鸿的领子,继续抓着也不是,放开也不是,就呆愣愣地站在那里。
      
      恰巧这时候党员也赶了过来,看到眼前这一幕大惊失色:“谢春娟同志!你这是做什么?快...快放下!你这样做是要上法庭的!”
      
      晏殊一听这事要闹大,又看见连党员同志都掺进来了,生怕对自己的高考产生不利的影响,连忙把人往外赶:“别看了,大伙都别看了!这都是我们的自个儿的家务事,我妈教训我妹妹,本来就是天经地义!你们都别掺和!”
      
      晏母一听儿子这般说,顿时说话也有了底气:“就是,我教训我自己家闺女,关你们啥事?我自己好不容易拉扯大的,现在连碰都碰不得了?”
      
      “妈,你先把刀放下,再好好说话。”晏鸿被她扯着领子,多少有点呼吸不畅,手指朝着晏母拿刀的那只手指了指。
      
      晏母这回倒也从善如流,把刀随手扔在了桌子上,稍稍松开了对晏鸿钳制。
      
      晏鸿等的就是这一刻。
      
      她像只泥鳅一样从晏母的手里溜了出去,眼疾手快地掏出了角落里自己常吃的那袋陈米,在众人还没有反应过来之前,“哗——”的一声将袋子里的米全都倒在了地面上。
      
      那袋米自然不是什么好东西,要不然晏母也不会给晏鸿吃。米上密密麻麻地布满了虫眼,还分散着不少小石块和砂砾,摊开在地上散发出一阵一阵的霉味。
      
      “大家都过来看看,看仔细了,这就是我平常吃的米。”
      
      说完,她又指了指原本是盛给刘教练,放在餐桌上的那碗白花花的大米饭。
      
      “这是他们平时吃的米。”
      
      一个布满虫眼与砂砾,飘散着一股股的霉味;一个饱满整洁,散发出一阵阵的清香。孰好孰劣,明白人一眼就能看出来。
      
      二丫他妈脸都白了,这老晏家的也贼糟蹋人了,给女娃娃吃这种东西,也不怕吃出病来。晏鸿好歹也是个运动员,身体是革命的本钱,吃出病来怎么得了?再说了,现在社会上条件好了,像这种米,他们家都是拿来喂鸡的。
      
      晏母的脸也白了,这种东西搁在党员同志面前,简直是公开处刑,自己今年还准备在厂里评选“先进工人”呢,这种龌龊事怎么能让党员看见?
      
      果然,党员同志看见了以后勃然大怒:“谢春娟同志!我有义务提醒你!晏鸿同志是国家级别的运动员,吃穿住行都是国家承担的!你现在克扣晏鸿同志的伙食,就是在窃取国家公款!我身为党员,有义务把这种情况上报给国家机关!”
      
      晏母一听要上报给国家机关,顿时腿都软了。自己自从晏鸿加入国家队后,拿着她的补助款可干了不少事。供儿子上学,给丈夫做生意,家里添置新物件,可都是用的晏鸿的钱!
      
      “明天我会带晏鸿同志去国家队反映情况,希望以后这种情况不要再发生!”党员又扭过头去轻声细语地对晏鸿说,“你快去睡觉,小娃娃还在长身体呢,睡那么晚不好。”
      
      二丫她妈也用一种几近怜爱的眼神注视着晏鸿,心里一边盘算着明天上班就把谢春娟的“光荣事迹”大肆宣扬一番。
      
      于是晏鸿就睡了有史以来最安稳的一个觉,不用早起喂鸡,不用摸黑做饭,也不用担心晏母在克扣自己的伙食费。
      
      直到她被小冠军系统吵醒,她才想起来...她貌似还是一个体操队员,还是今天要考试的那种。
      
      说实话,晏鸿并不是特别想去自取其辱,但是昨天刚刚闹了那么一出,今天不去训练显得不太好。
      
      再加上,没有女生可以拒绝德芙的诱惑,没有人。
      
      做一套A组动作就可以获得一份德芙巧克力,这听起来的确很诱人没错。
      
      然而事实是,晏鸿穿越至今都还没有尝试过除开自由操以外的体操项目。动作失误能摔断人脖子的跳马,踮起脚尖都站不稳人的平衡木,还有晏鸿更本就跳不上杆的高低杠,条条都能要了她的命。
      
      要德芙还是要命?这是一个问题。
      
      晏鸿稍作犹豫就选择了前者。
      
      倒也没有别的原因,主要就是她太太太太太想吃巧克力了。自从来到这里以后,除了上次小冠军系统送的大白兔,她还真就没吃过什么像样的东西。
      
      人又多大胆,地有多大产;饿死胆小的,撑死胆大的;只有不敢想,没有做不到;只要hold得住,天天吃德芙。
      
      谁叫她来到了这么一个魔幻的年代呢?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