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七零后我拥有了小冠军系统

作者:琪琪子不想扑街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十七章

      这还是晏鸿第一次来到国家队的寝室,灰门板,白瓷砖,吊在天花板上一排排的白炽灯,贴着“有免费热水”标识的浴室...一样样新奇的事物竟使她短暂忘却了身体上的疼痛,好奇地跟在陈艾身后四处张望着。
      
      “......”陈艾不动声色地用余光瞥了跟在屁股后头的晏鸿一眼,眼见着小姑娘从诊所里出来后就活泼了不少,他也算是微微松了一口气。
      
      毕竟一个十四岁的小丫头,就这样浑身是伤呆呆地坐在诊所的凳子上,不哭也不闹,看上去都让人揪心。
      他从十几岁开始就去了美国,鲜少看见会有父母这样区别对待自己的孩子,更别说受害者还是个娇滴滴的女孩子了。
      
      陈艾在出任国家队教练前,就已经找人打听好了各个队员的家庭背景——譬如,体操队男队队长周红杨,家里是开服装厂的;女队队长刘敏,父母双方都是独立商户。
      
      而晏鸿家的条件,他大概也略知一二。小姑娘上面有个读书的哥哥,母亲在厂子里做临时工,父亲据说是在外面做生意,然而将近一年了貌似也没有做出什么成效来,从来没给家里寄过生活费。
      
      所以说,赚钱养家这个沉甸甸的担子,基本上算是压在了晏鸿孱弱的肩头。
      
      本该是个被父母呵护在怀里的孩子,却转头赡养起了自己的哥哥和父母——三个有独立生活能力、四肢健全的成年人,这以陈艾的思维看来,明显是不合理的。
      
      关于将小运动员们的补贴费直接移交给他们的父母这一政策,陈艾在还没出任国家队教练之前就提出过反对意见,而晏鸿因为家庭成分特殊,更是要向上级反馈相关问题。
      
      看来,他明天需要抽出时间去和领导层面再次交涉相关问题。
      
      “这是你的寝室,在你家庭的纠纷完全解决之前,你可以选择住在这里。”陈艾指着右手边的一扇门道,“进去看看,再向我汇报有什么不满意的地方。”
      
      这是他临时叫宿管阿姨收拾出来的一间房,火急火燎的也没来得及仔细整理,只是粗略地打扫了一遍,难免有些照顾不周的地方。
      
      晏鸿几乎是迫不及待地进去仔细打量了半晌,天花上没有蜘蛛网,只是墙角有些没清理干净的灰尘;墙壁上贴着雪白的墙纸,中间挂了本印有领导人头像的万年历;房中央放置着一张看起来还算干净的小床,晏鸿特地走过去闻了闻,确定没有霉味儿才放心大胆一屁股坐在了床上面。
      
      “陈教练,这是我的房间吗?”晏鸿环顾四周,发现这里不漏风不漏雨,相比晏家的小破屋简直好了一万倍,当下就眼睛发亮,“那我可以一直住在这里吗?就算我的家庭纠纷解决完了,我也可以住在这里吗?”
      
      陈艾显然是没有料到晏鸿会提出这样的问题,有些讶异地挑眉,但又似乎觉得在情理之中:“当然可以,这间房子本来就是为你准备的,你可以随时来、随时走。”
      
      “就算我的父母来找我,队里也不会强制要求我搬回去住吗?”
      
      “这里的一切都遵循你的意愿,你可以把它当做你的一个小天地。”陈艾丝毫不在意地挥了挥手,“只要你说‘我不愿意’,就没有人可以违背你的意愿。”
      
      “包括你的父母。”
      这或许就是陈教练与刘教练相比最大的不同,就算晏鸿在家里受了再大的委屈,刘教练也只是会和稀泥,劝晏鸿和家里人好好相处;而陈教练则更加关注晏鸿本身的意愿,而不去过多地注重某些道德层面的东西。
      
      一个在美国生活了多年的人,自然是不会主张这种“愚孝”。
      
      他现在唯一担心的就是,晏鸿的家庭是否会对她的性格造成影响,会不会影响到她将来的生活与体操事业。
      
      “晏鸿,你恨你妈妈吗?”思索了半天,陈艾还是决定开口。
      
      晏鸿正忙着整理床铺,闻言连头都不抬一下,毫不犹豫地回答道:“不恨。”
      
      “为什么不恨?她没有给予你公平的待遇,擅自剥夺你的补贴费用,没有尽到抚养你的义务,甚至今天还差点毁掉你的职业生涯,你为什么不恨她?”
      
      “她不值得,仅此而已。她没有把我当女儿,我也不会把她当母亲。”晏鸿继续熟稔地捻起被脚,“因为别人的过失来惩罚自己,我不会做这样的事。”
      
      “那你想...让她付出代价吗?”
      
      “想,如果有机会,我也会往她的鼻子里面灌水银。”晏鸿的脸上终于有了一丝丝神态,“我不恨他们,仅此而已,但这并不代表,我们互不亏欠。”
      
      “他们一家子欠晏鸿的东西多着呢。就算吃进了不属于他们东西,也要给我吐出来。”晏鸿目光如炬,让所有看着她眼睛的人都能感受到,由内而外散发出的坚定而又炙热的力量。
      
      陈艾并没有发现,她没有用“我”,而是用的“晏鸿”。
      
      她的确是不在乎,因为她压根没有把那家子人当成什么好东西,就连她身上的伤都还没自己骑自行车的时候摔得重。但是晏鸿不一样,他们是晏鸿的家人,他们是攀附在晏鸿身上妄图吸干她最后一滴血液的吸血虫,他们不配做晏鸿的父母、兄长。
      
      她不仅要为自己讨回公道,还要为晏鸿讨回公道。
      
      “那你知道该怎么做吗?据我所知,你的补贴金还在你母亲手里。”
      
      “你也不要指望刘教练能为你做些什么,他喜欢按照规章制度办事,你的事,他多半解决不了。”
      
      “自己睡觉前把这些事情全部想清楚。我说的已经够多了,小姑娘自己动动脑子,脑子长期不用会生锈。”
      
      “出寝室前把自己的被子叠好,口杯摆放整齐。明天早训不要迟到。”
      陈艾妥善地安排完一切,方才退出晏鸿的房间,给她留足自己思考的空间。
      
      直到他走在楼道,猛地打了一个喷嚏之后,才隐隐约约想起自己好像有什么重要的事情忘记了。
      
      算了,天气太冷,明天再说。
      
      晏鸿见陈艾就这样一走了之,顿时一脸懵逼——教练,你是不是忘了什么事?说好的给我叫队医的,人呢?
      
      晏鸿这回真感觉自己是地里发黄的小白菜,没人疼,没人爱。
      
      她躺在床上把自己的思绪捋了一捋,发现自己姑且算是...因祸得福?被晏母他们折腾了一通,她才总算是在国家队拥有了自己的小窝。每天不用赶早起床怕早训迟到了,因为体育馆就在旁边;不用自己劈柴做饭了,因为小食堂每天都有热乎乎现成的饭菜;不用自己提桶烧水了,因为宿舍有免费的热水。
      
      貌似看起来...自己即将开始的新生活,还不错?
      
      她有些开心地在床上打了一个滚,不料一不小心蹭到了自己的伤口,顿时疼得龇牙咧嘴。
      
      至于讨要补贴金,陈教练的意思,她也算是听明白了个七七八八,毕竟她只是没什么心眼,人又不傻。
      
      刘教练这条路是走不通的,这代表着由下级向上级汇报情况这件事,难办。
      
      她需要上级直接注意到她。
      
      她需要通过借助原主的天赋,以及这段时间内比他人更加努力的训练,来迅速崭露头角。
      
      训练的事,她不着急。她充分相信陈教练,能带给她她想要的东西。
      
      或者换句话说,就算她自己不努力,想消遣度日,陈艾也绝不可能就这样任由她浪费国家队的资源。
      
      她合上了眼,预备养精蓄锐。这段时间,她有一场硬仗要打,只能赢,不能输。
      
      离开晏家的第一个晚上,她睡得无比安稳。
      
      她知道,就算是黑暗里,也会有人为她保驾护航,也会有人为她指路引灯。
      
      第二天,晏鸿出现在体操队小食堂的时候,整个食堂都沸腾了!
      
      “小天才!她怎么也来食堂了?她家不是离体育馆蛮近的吗?”
      “一想到我能和晏鸿同志吃同一桌菜,喝同一锅粥,我瞬间觉得食堂的菜味道还不错。”
      
      “...瞧你这满脸的傻笑,人家连眼风都没往这边扫...”
      
      话还没说完,晏鸿就把脸从碗里面伸了出来,嘴边还有一圈辣椒油,毫不建议地抬头朝他们这边打了一个招呼。
      
      葱花粥,油辣子,藕饺子...晏鸿在众人的嘈杂声中吃得满面油光。
      
      嗯,又是新的一天。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