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好的白月光剧本呢[穿书]

作者:卡伽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17 章

      是个长得很可爱的小姑娘,两边脸颊上红扑扑的,眼睛怯生生的看着朝州。
      
      “大哥哥,你是来救二毛的吗?”
      
      “你知道陈二毛在哪儿?”
      
      “我,我不知道。”
      
      乔小娇见小姑娘一个人出现在这,声音还细细软软的,轻轻的拍了一下朝州的手臂。
      
      “哎呀,你这么凶干嘛,吓到人家小姑娘啦!”
      
      乔小娇走到小姑娘的面前蹲下,和那小姑娘平视着,维持着温和的笑容,哄着小姑娘。
      
      “小姑娘,你叫什么名字呀,怎么到这里来啦。你认识二毛吗?”
      
      乔小娇觉得自己真的表现的非常和蔼可亲了,并且她非常自信自已一直是很讨小孩子喜欢的。
      
      哪成想这小姑娘却不领情,丝毫不给乔小娇面子。
      
      她面无表情的看着乔小娇,用着她细细软软的声音说道:“你的问题太多啦。”
      
      乔小娇脸上亲切的笑容还挂着呢,眼睁睁的看着小姑娘越过她,走到朝州面前,看着他说了自己的名字还来历,并且把陈二毛消失的事都一五一十说清楚了。
      
      小姑娘叫丫丫,住在陈二毛隔壁人家,也和陈二毛在一个学堂上学。
      
      陈二毛消失的那天,他们约好的一起在镇口的大石头那儿见面。
      
      陈二毛在学堂时一直都是品学兼优的好学生,门门功课都领先于其他学生;而丫丫平时的学习稍微差了点,经常需要找陈二毛补习功课。
      
      那天他们就是约好了去补习功课的。
      
      吃过晚饭后,陈二毛便出了门。
      
      丫丫因为家中临时有点事,耽误了出门。
      
      等到丫丫到了约定的地方后,却发现,陈二毛早就不在那里了。
      
      丫丫以为他是等得急了,就先回去了,于是丫丫偷偷跑到了陈二毛的房间窗户边叫他,这才知道,陈二毛根本就没有回家。
      
      当时看了一下天色,恰好是黄昏时分,夕阳渐渐落下的时候。丫丫这才笃定陈二毛是来到了小溪处,消失了。
      
      果然,当夕阳已经完全落下,天空已经变得灰暗,陈二毛还没有回来。陈嫂发现了不对劲,开始找他。
      
      而丫丫一直觉得,若不是自己约陈二毛出来,他也不会消失,心里感到愧疚,便在大家都在找二毛时一个人躲在家中。
      
      “既然如此,为何你和镇上的人都笃定,陈二毛是来到这儿才消失的呢?他为何要来到这儿?”
      
      朝州的话音刚落便发现了不对劲。
      
      他察觉到面前的丫丫,眼神变得涣散,梦游一般,开始动作缓慢的,朝小溪里走去。
      
      朝州转身,发现除了他和乔小娇之外,牛尔竹也和丫丫一样,像是被什么控制住了一样,茫然机械的朝着小溪中间走去。
      
      乔小娇察觉了不对劲,有些慌张,试图扯住牛尔竹和丫丫的袖子,阻止他们继续往前。
      
      朝州侧身挡住了乔小娇,对她摇头。
      
      “你不想看看接下来会发生什么吗。”
      
      “可万一他们有什么危险怎么办?”
      
      “能有什么危险?你没看这溪水这么浅么,都能看得见底。再说了,就算有突发状况,这不是有我在吗?”
      
      朝州皱眉,有些不满。他想,莫非是仙界宣传得还不够吗,堂堂帝君,这臭小妖竟然不信任他。
      
      朝州将乔小娇拦住之后,眼见着身边的两人,一步一步走到小溪边,溪水将他们的鞋面打湿,再就是裤脚。
      
      一点一点,溪水已经浸湿了他们的膝盖处。
      
      两人初时看似迷茫没有目的的,却又眼见着一起慢慢的往小溪的中心线走去。
      
      不一会儿,小溪中心突然出现了一个小漩涡,此时水流开始加速,原本在小溪里悠闲地游来游去的鱼儿被快速的吸入了旋涡里。
      
      牛尔竹和丫丫受到水流影响,身体猛地朝前面一扑。
      
      好在朝州出手够快,乔小娇看着朝州不知什么时候变出来的一根绳子,就在牛尔竹和丫丫要倒下去的那一瞬间,使出绳子将两人绑住,而后手腕一转,将两人拉上了岸。
      
      乔小娇心想,原来电视剧演的都是真的啊,真的可以从袖子里变出一根绳子呢。
      
      此时两人身上差不多都打湿了,就连头发也沾了水。
      
      见二人被拉上岸后,乔小娇提着的一口气还没放下来,就见两人还没有恢复正常,刚上岸一会儿,就起身不管不顾的继续朝小溪中走去。
      
      乔小娇上前伸手拉住丫丫,被制止住前进的丫丫却变得暴戾了起来,使劲的想甩开乔小娇的手,最后竟然直接低头狠狠的咬了一口乔小娇,像是魔怔了一般。
      
      还是朝州用绳子紧紧的绑住二人,还施了个定身术才将二人定住。
      
      但也只是将身体定住了,二人还是没有恢复清醒,还试图打破定身术,时不时挣扎一下。
      
      将二人定住后,朝州快步走到乔小娇的身边。
      
      “都说了让你不要拉,笨死了!”
      
      他拉起乔小娇的手,将她的衣袖拉上撸上去了一点儿,就见到一个咬痕很深的牙印,上边还渗出了点点血水。
      
      朝州皱着眉,拿过乔小娇身上的包裹,打开后毫不犹豫的挑了乔小娇的一件衣袍,撕下了一块布,给乔小娇的伤口缠上了布条,简陋的包扎了一下。
      
      乔小娇看着朝州的一系列动作,不禁有些感动。这人,嘴上不留情面,心里还是很好的嘛。
      
      她还没有意识到,朝州撕的是乔小娇自己的衣物。
      给乔小娇包扎好了,朝州就近找了棵大树,靠着树干就盘腿坐下了。
      
      乔小娇回过神来,那两人还绑着的呢,这人就不管啦。
      
      她向朝州走去,正准备开口呢,闭着眼睛的朝州仿佛料到她要做什么。
      
      “累了,休息一下。”
      
      乔小娇见朝州好像是有些疲惫,不想平时刷脾气的样子,刚张开的嘴巴又闭上。算了,让他先休息一下吧。
      
      可是过了一会儿,乔小娇怎么想怎么想不明白。
      
      别的主角不是都特厉害的嘛。
      
      乔小娇小声嘟囔道:“怎么才一会儿,他就累了啊。”
      
      *
      
      夕阳渐渐落下,四周变得越来越静谧。当天空洒下的最后一丝余晖消失时,朝州睁开了眼睛,此时,被绑住的牛尔竹和丫丫的眼神也恢复了清明。
      
      小溪中心的旋涡也随之不见了。
      
      恢复了清醒的丫丫连忙出声说道:“大哥哥,快帮我解开这个绳子好不好,我好害怕。”
      
      听到声音,乔小娇立即起身走向两人替他们解开绳子。
      
      “你们终于醒了!”
      
      绳子解开,朝州也将定身术解除。二人这才活动了一下身子。
      
      牛尔竹面容关切的对乔小娇问道:“小娇,你的手没事吧。要不要现在返回镇上给你敷一下药?”
      
      牛尔竹不提,乔小娇都快忘了手上还被布包扎着,其实也就被咬的那一下有些吃痛,过一下就没感觉了,她觉得连包扎都没有必要的。
      
      “害,就这点小伤,没事没事。不必在意。”说完,她又意识到,“你怎么知道我被咬啦。”
      
      牛尔竹解释道:“方才我迷迷糊糊间听到了一阵琴声,不知为何,身体就开始不受自己控制了,身体里好像住进了另外一个人。那阵琴声就一直吸引着我,仿佛有个人在我耳边说,快过来吧,快过来吧。身体里的另一个人,一直催促着我赶紧过去,但是现实发生了什么,我都是知道的。”
      
      乔小娇觉得经历这么一番,牛尔竹说话都没之前流畅了,说得她似懂非懂的。
      
      “也就是说,你们只是身体被控制住了,但意识还是清醒着的。”
      
      牛尔竹点头。
      
      这时,丫丫低头踌躇着用脚尖点了点地,轻抿着嘴唇,不好意思的走过来。
      
      她轻轻扯住了乔小娇的衣袖,说道:“姐姐,对不起。”
      
      “哎呀,没事啦,姐姐知道的。你不用自责啦,又不是你想要咬我的,只是被控制住了嘛。没关系的啊。”乔小娇揉了揉丫丫的头。
      
      丫丫低头不语,浓密的长睫毛遮住了她的眼眸,看上去很是自责的样子。
      
      小姑娘怎么这么可爱,乔小娇都想上手捏捏她的小肉脸了。
      
      乔小娇牵起丫丫的手,带着丫丫到了靠近朝州的一棵大树旁坐下,还招手让牛尔竹过来坐下。
      
      牛尔竹还有些担忧乔小娇的伤口,时不时注意着她的手臂,让她小心点。
      
      靠着树干的朝州见了,颇为不爽的翻了个白眼。
      
      待到二人都坐下后乔小娇连忙从包裹里拿出干粮递给他们。
      
      之后她又在四周捡了点干柴堆到一起,想给两人暖暖身子。
      
      堆好干柴后,她巴巴的凑到了朝州的身边,想让朝州施个小法术生个火。
      
      她看着朝州,眼睛一眨一眨的。
      
      从刚才乔小娇牵着丫丫的手坐下起,直到递给他们干粮吃,给丫丫暖手,给牛尔竹递水喝,又忙前忙后的捡干柴,再到她捡完干柴堆好了以后要生火了凑过来。朝州一直在冷眼看着她,脸上的不爽已经表现得非常明显了。
      
      哼,这会儿知道想起我了。
      
      ……
      
      她怎么还没看出来我生气了?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哒哒哒,昨天过生日去啦嘿嘿嘿。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