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商战》

作者:刘宗凤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八回为争股权机关算尽,略施小计赵总“称臣”

      话说新宝公司自组建以来,在杨铁良的一步步进攻之下,其股权结构已发生了三次变化,即由最初的百分之五十五比百分之四十五,调整为百分之五十一比百分之四十九,后又调整为百分之五十九比百分之四十一。可是,谁能想到,这三次股权结构调整过程,竟然是杨铁良没有向新宝公司追加一分钱的情况下完成的。他之所以能随心所欲,令自己在公司的持股比例得以步步提升,主要是他一方面吃定了赵总这个关键人物,其次,是他充分利用了其外商身份,大行“狸猫换太子”之策,躲过了人们的视线。
      其实,当今天下,有许多事,看似深奥难懂,可是,一经点破,原是一钱不值的。就拿新宝公司的股权结构调整而说,实际上,有不少人早已感到前几次股权结构调整,似乎有所不妥,可又说不清问题到底出在何处。不过,大多数人则更是糊涂得可以,甚至认为调整股权结构是十分平常之事,只要股东各方经充分协商认可就行,然而,事情往往并非他们想象的那样简单。
      单说新宝公司每一次股权结构调整,实际上都是事前做通了赵总的工作,而董事会会议则只是走过场罢了,起不得什么作用的。当初,杨铁良的经济实力还十分的薄弱,为了能使自己的持股比例提高至近百分之六十,当初也着实动了不少脑子。一方面可能是受制于自身的经济支付能力,已无余钱可付;另一方面也可能是他根本就不想真正把资金追加投入到新宝公司,毕竟他看重的只是年终能分多少钱,正是为了这个缘故,才感到了提高自身持股比例的迫切性。换句话说,他重视的是资金的流入,盼望钱包鼓得越高越好,而真要他用已到手的钱进行同一性质的追加投入,可以说那完全不是他的本意。
      为了能达成目的,他想出一个绝招,这就利用公司资金作为货款停留在境外机会,打一个时间差,以外商投入资本形式回流内地参与增资扩股验资,这样本是公司的资金却采取了外资形式为杨铁良扩大持股权服务,这实际上是一种典型的“出口转内销”、“一钱二用”的伎俩。这种伎俩如瞒天过海一般,逃过了不少人的眼光。
      现在,眼看金海湾项目即将成功转让出去,犹如天文数字一般的利润收入,再一次又令他想到了自己的持股比例。虽说通过一次次玩弄空手套白狼的把戏,已使其持股比例上升至百分之五十九,但如今形势的发展,再一次让他强烈地意识到必须设法以最快的速度大幅度提高其持股比例至百分之七十以上,以便日后在利润分红方面能独享大头。这一次,他仍采纳了邓国华的计策,并雷厉风行地付诸实施。而此后所发生的一系如魔术般变化,更令人不禁有眼花缭乱之感。为了使其持股比例迅速提高百分之七十以上,杨铁良首先在云南昆明市组建了一家名为本源实业的中外合资企业,注册资本为一千万元人民币,经营范围主要是从事土特产品贸易。有了这家企业之后,他便一步步按照既定方针去达成愿望。
      杨铁良非常清楚,要想成功地实现自己的目标,必须首先要闯过赵总这一关。
      “赵总,我们公司能发展到今天这个规模,很不容易呀。”一次,杨铁良与赵总在华通桑拿浴馆接受小姐按摩时说。
      “那是,尤其是杨总你费了不少心血。”
      “可是,我总觉得公司应该仍有更大的发展。”
      “是么?”
      “但是,如果仍继续按目前这种思路走下去,则就很难说了。”
      “你是不是对公司的未来发展又有新的想法?”
      “是否是新的想法也谈不上,不过,我老觉得公司发展到今天这个样子,应该有一些新措施,以便使公司能适应潮流寻求更大规模的发展。”
      “有意思,不妨说出来听一听。”赵总对杨铁良的话很感兴趣。
      “首先,我们应该对公司目前所从事的业务好好划分一下,并在管理机制上做出相应跟进。比如,可否考虑在新宝公司之下,组建一家专门负责建材及彩管业务的二级公司呢我个人觉得不仅可做,而且很有必要。其次,围绕房地产业务也可以组建一家专责房地产开发经营的公司,目前要申请房地产开发经营牌照仍比较容易,但是,我预测日后一定会逐渐收紧的。”杨铁良见赵总很有兴致,继续说道,“不久前我去过一趟日本,我发现日本人特别对内地某些土特产如松茸、 牛杆菌等很感兴趣,而且在日买一斤松茸价格是在内地的好几倍,其价差非常大。因此,我想在新宝公司框架下再设立一家土特产经营公司。”
      “哇,这样一来,不就变成了集团化经营?”
      “正是。所以,我认为,为了方便竞争,有利于塑造公司对外形象,我们公司现有的注册资本实在太少,应该做一次大幅度的提高,最好将公司的注册资本增加至一亿元人民币。”
      “太多了吧,有这个必要么?”
      “赵总,绝对有这个必要。”
      “可以说一说理由么?”
      “当然可以。现在不是有许多公司通过改制而最终成为公开发行股票的上市公司么,这可是一条康庄大道,既然人家可以做到为何我们就做不到呢我想关键是我们过去连想都没想到,当然,现在做也还不太晚,但应尽早付诸行动才对。”
      “有点意思。”
      “要想最终成为一家上市公司,当务之急,就是从现在开始必须让公司朝着 集团化方向发展,成为一家主业突出多元发展的集团性公司,提高其知名度。显然,目前只有几百万元人民币的注册资本规模是很不够的。”
      “这倒也是。”
      “我觉得要想把新宝公司发展成集团公司,股权结构也应有相应变化,以前由于规模小,股东各方只是由你我两家组成,如今规模大了,自然也要吸收新鲜 血液,适当地让公司的股权结构多元化。”
      “问题可能仍在于人家是否愿意将资金投入我们的公司里来,虽说目前银根比较松,但要找到一个好的合作伙伴,也是一件很不容易的事。”
      “这个你放心,具体操作由来我来做,赵总只要拿主意定方向就行。”
      “我这里没问题。不过,杨总,我有一句话说在前头,可能不一定中听。”
      “赵总,不用这样讲,有话尽管说。”
      “我的意思是,不管公司今后如何变,但第二大股东必须仍是 D 县物资总公司,在这个问题上,是不可动摇的。否则,我很难向他们交待。”
      赵总在这里所说的“他们”,显然是指 D 县的大小领导及物资总公司的全体员工。作为半官半商身份的赵总,常常会把人事关系及职位的升迁看得特别重。
      有职就有权,有权才有财,对此,杨铁良自然明白个中原由。他回应道:“这一点,赵总尽管放心,我这样做,主要是为公司的未来发展着想,何况你我合作这么多年,你应该是了解我的。退一步讲,即使日后引进了新的股东,你我作为老股东,岂有吃亏的道理。”
      “如此最好。”
      “其实,说白了,我们提出增加新股东,从表面上看为了吸收新的资金加盟,而本质上只是为未来改制上市铺平道路罢了。”
      “就这么简单?”
      “当然。”
      “那你去准备吧,我没意见就是。”
      “好,有赵总这句话,我可以放心地去做。我坚信我们今天所定的目标一定能达到。”
      “能成功地成为上市公司,那是再好不过了。”
      “我有信心,也有这个把握。”
      “噢。”
      “不久前,我与华通公司的董事长一道吃饭,他说他们公司公开发行股票所筹资达二十八个多亿,因一时找不到好项目而不知如何用它。当时,听到此话,我真是很羡慕他。”
      “可能也有一些言过其实的地方。”
      “我也这样认为。不过,通过发行股票走直接融资之路,在国外早已是很平常的事。所不同的是,由于内地新股发行市盈利率偏高,因此,同样是一块元钱的股票,在内地发行就可筹集到更多的资金,这对企业的发展十分有利。”
      “我听说发行股票的相关费用不小啊。”
      “是的,据我所知,除了明文规定必须缴纳的费用外,还有许多是摆不上台面的费用,但不管这么说,还是得远大于失的。所以,我建议一搏。”
      “既然这样,那就干吧。”
      经过这次讨论之后,杨铁良立即着手进行公司股权结构调整之事。他的基本思路是将现有的两家股东增加为四家。同时,按一亿元人民币注册资本重新调整各自的持股比例,其中,D 县物资总公司的持股比例由原来的百分之四十一缩减至百分之三十,投入资本应为三千五百万元人民币,抵扣原先投资额,仍应追加投入一千五百万元,考虑到物资总公司一下子拿不出这么钱来,经过协商决定以公司的未分配利润和不动产评估升值部分充抵,杨铁良的持股比例由原来的百分之 四十九缩减至百分之三十九,对于追加投入资金部分,同样仿照物资总公司的办法解决,如仍有缺口,则由他个人用港元弥补。第三股东就云南昆明市本源实业股份有限公司,持股比例为百分之二十一,投入资金折合人民币为二千一百万元整。第四家股东是香港华亚实业公司,持股比例为百分之十,投入资金折合人民币为一千万元整。
      由于不用新增资金投入即可享有价值三千万元人民币的股权,而且仍可继续做第二大股东,赵总自然无话可说,心里还有说不出的高兴和满足,不仅如此,公司的其他董事也多数都持赵总同样的观点,所以,在董事会会议上很顺利地通过了杨铁良提出的股权结构调整方案。
      不过,事情也并非杨铁良所想象的那样顺利,主要反映在实际注资和验资过程之中。
      由于杨铁良提出调整公司股权结构的真正用意,在于年终利润分红过程中,能使自己处于一种更有利的位置。如今虽然持股比例已得到大幅度提高,但包括香港华亚和昆明本源在内两家公司共需注入资金达三千一百万元人民币,显然,他并不想真的从自己口袋里掏出这笔钱,如此一来,只能通过非正当的手段来解决注资问题了。
      为此,杨铁良再次把赵总请了出来。一见面,他即开门见山地对赵总说:“昆明本源公司要一下子投入二千一百万元看来有点问题。”
      “原先不是都谈好了的么”
      “是呀,据对方说,本来资金是没有问题的,但由于正在兴建的两栋厂房要提前竣工,占用资金突然增大,以致资金周转上一时出现缺口。”
      “他们是不是在找借口?”
      “据我所知,对方的诚意是没有问题的,对方目前所遇到的暂时困难也是可以理解的。”
      “那依你之见呢?”
      “我个人觉得昆明本源公司应该抓住它,主要是出于我们今后开展松茸出口贸易着想,有了对方为我们提供廉价的货源,就不愁财源不会滚滚而来。所以,从战略上考虑,本源公司这个股东不可少。”
      “你的意见是?”
      “我想建议由对方向银行争取中长期贷款,由我们公司为其提供贷款担保。”
      “这会有风险嘞。”
      “有一点,但不会太大。”
      “还是不太妥当。”
      “你想,这笔贷款虽然是由我们公司提供担保,但由于所贷款项全部都在我们公司内使用,所以说其风险并不大。退一步说,届时万一对方不能按时归还贷款,我们可以用这笔钱替其归还,作为用以收购其股权的代价,所以说,我们没有任何损失可言。”
      “这样呀。”赵总一想也觉得确实可行。
      “应该算是蛮不错的解决方案。”杨铁良认真地解释道。
      “这样吧,反正我的观点已经说了,只好不让公司吃亏就行。”
      “赵总,这个你尽管放心,只要有我在,决不可能让公司蒙受损失的。”
      “这样就好。”
      杨铁良的一番说辞,从表面上看并无漏洞,且又都是出于为公司未来发展着想,赵总自然也就不好再说什么了。可这样一来,事态的发展,就对杨铁良十分有利。不用说,那二千一百万元贷款的期限,最长可争取到三年以上,即使是一年以上,则对其参与金海湾项目转让利润分配所需时间也已足够,因此,听到赵总同意以这种方式解决扩股问题,杨铁良自然是满心欢喜。
      解决了云南昆明本源实业公司的参股注资事项后,至于香港华亚公司的注资问题,其难度则相对小得多,杨铁良只需继续仿照前次做法再实施一次而已。而且,由于从事进口内销业务一直是新宝的经营主业,只要这一业务一天不停止,滞留 在境外的资金就源源不断,周而复始,那么,他就一天不用担心追加注册资本的弥补问题。
      正是由于设计巧妙,实施得力,杨铁良才得以如愿以偿,不仅如此,他竟瞒过了赵总的眼睛,不仅轻而易举地成为了新宝公司的最大股东,而且持股比例已高达百分之七十。不过,表面上,赵总仍是新宝公司的董事长,而他自己则继续当他的总经理。
      但是,经过股权结构调整之后,新宝公司董事会的董事构成却发生的本质变化。原来只有五名董事,现在增加为十一名,其中,物资总公司为三名,杨铁良以个人名义派出四名,云南昆明本源实业二名,香港华亚二名。这样一来,新宝公司实际上受杨铁良控制派出的董事共有八名,在未来的公司董事会上已成七比四的形势,杨铁良占有绝对多数。
      在顺利解决了公司股权结构之后,杨铁良立即着手与洪涛公司签署金海湾土地开发项目转让合同,并对外公布。到此时,赵总才似乎意识到杨铁良当初急于推动股权结构调整的真正用意,然而,一切都已太晚。不过,最关键的还是,赵总一直抱着一种观点,就是新宝公司能有今天的局面,全因有他杨铁良在掌控,所以,觉得让对方多分一点利润也并无不妥。每每想到这一层,赵总就暗自对自己说: “算了,随他去吧。”
      洪涛公司自接手金海湾五十万平方米土地开发项目之后,一直抱定要作长期作战的打算,把那片土地逐步开发出来。可是,世事常常是出人意料,到了一九九三年下半年,由于上面突然实施宏观调控措施,大力紧缩银根,致使许多企业资金一度呈现空前紧崩状态,在这突变面前,不少公司尤其是那些靠银行贷款从事房地产开发经营的公司,纷纷宣告破产,一时间,社会上纷纷盛传着有关公司老总或老板跳楼自杀的新闻。
      在突然爆发的强力紧缩银根的残酷现实面前,洪涛公司也几乎遭受灭顶之灾,虽然金海湾项目转让费已付清,但由于银行信贷资金之门已经关闸,公司的资金流一下子突然吃紧,后继基建等费用无法保障,这种状况令张鸿宝大为紧张,甚至到了惊慌失措的程度。他明白,如果不能按期支付施工单位的工程费用,一旦对方要以法律途径解决之时,则因违背合同而承担赔偿金额将是一个天文数字,他当然不能让这种情况发生的。但是,又去哪里寻找更好的法子呢?
      据传,张鸿宝在无计可施之下,是通过拍卖公司存量资产用以支付建筑公司欠款的,由于公司的经营状况急转直下,自然招致上级主管领导的严厉批评和公司员工的不满,最终被罢去了公司董事长兼总经理的职务,并调离洪涛公司。
      突然出现的乌云压顶之势,也是杨铁良所始料不及的,但是,此时此刻,他感到自己实在是一个十分幸运的人,他甚至不敢想象,如果金海湾那五十万平方米的土地开发项目仍在他手中,那将会是一种多么可怕的局面啊。如今,他不但不用像其他多数公司那样整日为担心资金链断裂而发愁,反而因金海湾项目的成功运作,公司的资金一下子变得富余起来。为此,他推开室中窗户,遥望天空,双手合一,默默地祈祷。感谢上苍对他的眷顾,同时,严峻的现实也再一次告诫他:商场如战场,风云变幻,胜败得失实在难料。
      然而,即使如此,一桩意想不到事件的发生,将他的事业一下子从顶峰跌入了低谷,险些断送了他自己的性命。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