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商战》

作者:刘宗凤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十一回 趁国企脱困购廉价资产,改头换面只为包装上市

      
      自从以资本运作形式成功收购万达公司之后,杨铁良一下子又身价倍增,成为了拥有几十亿元家产的名符其实的亿万富翁了。然而,杨铁良并没有因此而停滞不前,相反,他充分地利用了这次大翻身的契机,大力扩张他的事业。
      万达公司更名为冠华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之后,杨铁良亲自出任董事长兼总经理,他利用过往同银行所建立起来的良好关系,利用银根逐步放松之机,源源不断从银行取得贷款,投放于防盗保密技术的研发与生产,其产品的市场占用率迅速提升,到了第二年年底,公司已成功地实现扭亏为盈。
      冠华科技公司的成功,令杨铁良信心大增。一天,他召集公司主要助手开会,会议的重点是探讨下一步主攻方向。会议一开始,他就说: “各位,今天我召开这个会议,其目的只有一个,那就是集中大伙的智慧,为公司下一步的发展寻找主攻方向。在过往时期内,由于有包括在坐各位在内的贤能之士的献计献策和奋勇打拼,公司渡过了一个又一个的险滩,如今总算已走上了康庄大道。然而,我们都是有志之士,我们决不能就此停滞不前,骄傲自满,因为那不是我们的性格和作风。如今,公司的经营形势可谓如日中天,一派欣欣向荣景象。但是,越是这个时候就越应该把目光放得更远一些,只有站得高,才能望得远。所以,我期望大家能以更高的角度和长远的眼光,参与今天会议的讨论,共同为我们公司的未来发展,寻找一条更加平坦的大道。我的开场白就说到这,希望大家能畅所欲言。” 充分听取他人意见,善于从中吸取营养,已经成为杨铁良一条十分重要的工作 原则。这也是他从所经历的成功与失败循环磨砾中得出的一条宝贵经验。
      吴勇现在是冠华科技公司企业发展部经理,今天的会议内容显然与他的工作有关,他决定首先发言: “杨总,我先说吧”
      “好的。”杨铁良点头。吴勇放下手中的茶杯,从容不迫地说道: “各位,现在公司的发展形势确定很喜人,成绩方面我就不说了,下面只想说几点看法:首先,我们必须看到喜中也有忧,最突出的就是产品质量问题,现在据我所知,客户对我们产品的投诉不少,这个问题如不及时加以解决,那么,可能会直接影响到整个冠华公司的对外形象,使我们在年初所确定的用一至二年时间打造第一品牌的计划落空。其实,要解决这个问题并不难,关键是我们的产品质量控制工作一定要落到实处,即监管工作要到位。其次,我们公司产品成本仍有些偏高,一个新产品,成本竟占到销售价的百分之七十五以上,很不寻常。是否真的必须要有这么高成本水平是不是真的就没有了下降空间我看,未必。再次,就是员工队伍的稳定问题,我始终认为,一个明星级企业,必须要有自己的企业文化。而积极向上的健康的企业文化,是离不开公司全体员工共同自觉参与的,如果员工们对公司一点归属感都没有,又如何谈得上塑造真正具有本企业特色的优秀企业文化呢因此,我建议今后应尽快加强人力资源开发与科学管理工作,稳定公司员工队伍,培养员工对公司的归属感。好,我就说这些。”
      这时,杨铁良的新任秘书邱晓彤一直在认真地做记录。她是杨铁良在 B 市大学校园里亲自招聘的五名员工之一。她身高约有一米六五,年龄二十三岁,身段苗条,肤色白净,气质特佳,一眼看去,其外表极像香港女明星刘嘉铃。据说,当初杨铁良在大学招聘员工时,第一次见到晓彤,差一点把她当成了真的刘嘉铃。
      田方现在是冠华公司的营运总监,见吴勇已说完,他咳嗽了一声,说道: “我也说几句吧。”他看了杨铁良一眼,见对方不反对,才继续说道,“关于公司目前所存在的一些问题,我想这是前进过程中的问题。有问题不可怕,关键是要及时发现问题,解决问题。除了刚才吴勇所说那些问题,我看还有一个问题,那就是目前企业生产规模仍太小,距离规模经营还有较大的差距。如果规模上不去,那么,产品成本也就很难降得下来。当然,通过实行严格生产计划和消耗定额管理,可以在一定程度上达到降低成本的功效,但根本问题不在此,而在于生产规模上。这是我个人的意见,仅供参考。”
      “好,说得不错嘛,就应该这样,有什么就说什么。”杨铁良环视了一下全场后说,“我常想,我们公司,不仅应该成为当今最优秀的企业之一,而且还应该成为一所新兴的‘黄埔军校’,是一个能培养人才、锻炼人才的大学校。实际上,通过召开类似于今天这样的会议,大家有机会充分发表各自见解,这本身就是一 个互补长短,共同提高的过程。所以,必要的会议,也是一个重要的学习机会,希望大家能关注到这一点。”
      对邱晓彤来说,自到公司工作以来,所见所闻,她发现眼前的一切都很陌生,距离课堂所学内容也相差甚远。虽然她知道杨总只念过初中而且还没有毕业,但在她心里,她觉得杨铁良的知识和经验早已足够充当她的老师,她逐渐地从尊敬他,崇拜他,到最后不知不觉地爱上了他。说到杨总,不用讳言,是一个风流成性的种。但是,有一条,他一般不会轻易在他自己公司下属女性中行勾引越轨之举,这就是所谓的“做人底线”。其实,邱晓彤对他的爱慕之情,以他情场老手的敏锐目光,也许早已觉察到了,然而,他并没有打她歪主意的念头。
      特别是,前次婚姻的失败,使杨铁良对结婚二字,在一定程度上产生了畏惧之心。现在,当杨铁良在会上侃侃而谈时,很明显地感觉到了她那火辣辣的目光。不过,幸好整天忙碌于事业,大部分心血和时间都被工作所占用,以致一定程度 上大大地淡化了自己对晓彤投来的爱慕之情,使他能始终保持理性应对。
      邓国华如今是冠华公司常务副总经理,他见大伙该说的都说了,于是,在用目光征求杨总意见后说道: “关于冠华公司所存在的一些问题,刚才几位都说到了,我都同意。我现在要说的一点是,就是我们的视野能否放宽广一点,也就是说,我们不仅要注视冠华公司这一摊事情,还应跳出这个圈子,正如杨总所说,从更高更远更宽的层面去思考一些问题,也许能找到更佳的盈利机会。比如,现在内地代理业、连锁业正在悄悄兴起,我们能不能从中找到商机,我想,只要我们能认真去想、去挖掘,一定会机会的。”
      “我也说一点意见。”万润权因在资本运作项目中表现出色,如今已是冠华公司分管财务和行政的副总经理,他从容地说道,“受邓总讲话启发,我有一个大胆想法,不知可否行得通”
      一听到有新观点,杨铁良兴趣又来了,他急切地问: “是什么想法 说说看。”
      “是这样子的,大家想必知道,如今国有企业是一年不如一年了,走兼并及产权转让将是其必然选择。所以,我有一个大胆想法,我们何不趁其处于发展低潮之际,以低廉的价格去大量收购它们” 万润权说。
      “收购这些垃圾公司有什么用呢” 邱晓彤不解地问。
      “说其是垃圾,当然可以,但在我看来,这垃圾中有黄金啊。因为都认为是垃圾,所以卖出价格才会便宜,其实,有许多国有企业其资产质量并不差。如果我们将其买过来,再进行一番重新包装、整合,相信一定能焕然一新的,到时拿到海外去上市,也不是不可能的事了。”
      “我看万总的想法,很有新意,值得进一步深入探讨和重点关注。”杨铁良赞成道。会后,根据万润权的这一新思路,杨铁良制定了到内地去收购国营企业然后包装上市的整套操作计划。为了将这一计划变为现实,杨铁良从现有公司中抽调精干人员组成了两大收购小组,其负责人分别为邓国华和万润权,并规定邓国华所领导的小组专门负责收购与建筑材料有关的国企资产,万润权则主要负责收购与电子产品有关的国企 资产。项目组织已经建立,任务也已明确,于是,一场轰轰烈烈的国有资产收购战就这样全面展开了。
      单说邓国华为了收购资产,首先去到了北方。他原以为要费一番周折,才能进入角色,然而,事态发展,竟完全出乎其意料之外,各级地方官员不仅没有为难他,反而视其为财神爷,奉为坐上宾。有几次,邓国华提出要看看当地几家曾经辉煌一时的大型国企时,不曾想,当地分管工业的官员竟然自告奋勇地甘愿陪同带路,令邓国华确实是大大地感动了一回。
      有一次,邓国华感到委实过意不去,趁午餐时间已过,特邀请陪同官员就近吃个饭,酒楼的名字叫日月花。在席间,邓国华明故问地说道:“王省长,贵省今年的经济形势还不错吧” 王副省长当然明白这只是随便一问,但尽管如此,他还是实话实话说: “不行罗,我们这个地方,国有企业比较集中,在计划经济时代,我们省曾号称是工业大省。实事求是地讲,那时,我们国有企业每年向国家财政上缴的利润还真不少。如今不同了,今非昔比了,现在每年不但不能够向国家上缴利税,相反,已有不少国营企业,还要吃国家救济,要靠银行贷款方能度日。”
      这种情况,邓国华早已知道,不过,他仍说:“情况真有这么严重么”
      “有呀,不瞒你说,现在已经有不少企业连职工工资都发不出了。”该省 国资办的刘主任插话道,但后面那句“已有几家企业的员工上街了”的话,自觉难以出口,最终还是吞回肚子里去了。
      “有一点,我始终弄不明白。按理说,许多国营企业论其条件并不差,比如我们今天所看这几家,为何就是扭亏不了呢” 邓国华想尽可能多了解一些情况。
      “哎,这个问题较为复杂,一言难尽。”这是该省辖内某市经委副主任钱副主任在插话。
      “其实,也没有什么不好说的,依我看,说到底,国营企业之所以会出现如此大面积的亏损,一是转轨没有转好,过去产供销三个环节中,有两个环节是由官方给包办做了,企业只管理完成生产任务就行,如今形势变了,国营企业不仅要 管生产,还必须管材料采购和产品销售。换句话说,仅仅是闭门造车已经行不通了,必须关注市场,做到以销定产。显然,我们大部分国有企业,至今仍不习惯这种改变,所以落伍了,而落伍就要被淘汰,这就是市场规律。其次,是体制上的问题,也有人说是机制上的问题,其实,没有必要分得那么清楚,因为,体制不顺,机制就激活不了。现在,我们许多国营企业的第一、二把手,缺乏干劲和冲劲。其原因也是多方面的。尤其是现在都在搞市场经济,而市场经济就是要提倡公平竞争,提倡优胜劣汰。但是,市场竞争是有风险的,即可能成功,也可能失败,加上当前市场竞争,很不规范,很不理性,红包和小费,可以说已成为不少企业‘歼 敌致胜’的润滑济,面对如此复杂的环境,国企老总们往往处于一个被动挨打地位,因为他们不能像那些三资企业那样做,那样灵活多变,他们不想因此丢掉乌纱帽甚至坐牢,特别是由于企业不是他私人的,所以,他们也犯不着为此去冒险。这些,也是导致国营企业竞争力不强甚至弱不禁风的一个很本质性原因。此外,当然还有人事管理制度方面的缺陷,说到这话就长了,但总而言之,目前国营企业主要 领导者,不求上进,得过且过,做一天和尚撞一天钟,之所以会如此,是因为他们觉得,现在是干与不干一样,干多干少一个样,加上干多错多,为免别人抓小辨子,只好一团和气,混日子。很显然,这种现象的普遍性存在,也与我国现行人事管理制度中把国营企业董事长、总经理的奖惩考核标准与行政官员混为一谈有很大关系的。”
      听了王副省长的一席话,邓国华不禁为之动容,心想,这位王副省长不简单,看问题分析问题,可谓入木三分,想到此,他心悦诚服地赞道:“王省长不愧为一省的首长,看问题的角度和深度,非一般常人所能及,令人佩服。”
      “那里,那里,不过是茶余饭后闲聊罢了。”王副省长谦逊地说道。 “我说的是心里话。”
      “我知道。” 不过,有一点,邓国华仍不明白,这就是,既然身为一省主管工业的副省长已经认识到这个问题的严重性,也找到了其产生问题的根源所在,为何不采取措施整治一番于是,他继续问道: “既然已经找到了问题产生的原因所在,我相信,不用多长时间,贵省国营企业一定能重振雄风的。”
      “嗨。”王副省长欲言又止。
      “邓总,你太乐观了,这里的情况跟你们香港有很大不同。”刘主任见状,连忙接下王副省长的话说道。
      由于邓国华名片上印有香港华亚集团高级副总裁和 W 市冠华集团常务副总经理的字样,所以,王副省长及刘主任等一直把邓国华认定为外商。
      邓国华则将错就错,他说:“在海外,经营企业,最怕是出现问题而迟迟找不出其产生的原因,只要知道了产生问题原因在哪,就不愁没有解决问题的措施或办法来。”
      “是呀,按理就应该是这样子的。”刘主任附和道。
      “我们边吃饭边闲聊,说完就算了,不过,有一点我始终不明。难道国营企 业就没有救了么”
      “那也不尽然。”王副省长说。
      “那是为什么呢”邓国华抓住这个话题不放松。
      “依我之见,这里还有一个产权结构问题。”钱副主任看了王副省长一眼后说,“据我了解,国有企业效益不高,竞争力不强,这是一个带全球性问题。迄今为止,在全世界范围内,几乎所有国有企业都存在效率和效益低下的问题,前些年,英国女首相撒切尔夫人,之所以受人拥戴,多次连任首相,一个很重要原因就是,她及时地在英国全面推行国有企业私有化,让英国经济因此重新焕发出生机。当初,英国国有企业也普遍存在着效益低下和浪费严重等问题。所谓私有化,说白了,就是出售国有资产,改善企业的产权结构。而产权结构一发生变化,则 整个管理体制和用人机制及考核制度也就会随之发生变化。所以,我是主张加快出售国有资产的。”
      “难道就没有其他的路可走么”邓国华又问。
      “至少目前还没有。”刘主任笑答道。
      “我的意思是,比如可否通过强化国营企业领导者的责任,严格考核指标,或者说,通过改革现行对国营企业领导者的人事管理体制及考核制度,来解决问题。换言之,如果用这种办法去解决国营企业目前所普遍存在的问题,那么,至少改革的阵痛就可能会小得多,不是么”
      “邓总,你这个想法,有道理,我们也早有考虑,但实际上其复杂程度远远超过了我们的想象。”王副省长平和地说。
      “真的很难办么”
      “是的。”刘主任说,他本想继续做一番解释的,但犹豫再三之后,还是选择了不说话的好。
      看来,还是王副省长开明一些,见状,他觉得说一说也无碍。于是,他笑道: “说复杂也没有那么复杂,主要是由于国营企业问题,有不少涉及到整个官方甚至整个国家人事制度的改革问题,还有甚至牵涉到官方的政治体制改革问题,真可谓牵一发而动全身啊。也正因为如此,所以,有关国营企业脱困问题、改革问题,包括现在正在大力推行的建立现代企业制度等问题,有许多事情,往往不是一个市或一个省有权决定的 ,它是一个带全局性的问题,所谓复杂就复杂在这里。”
      “哦,原来如此。”邓国华做出一个恍然大悟的样子。
      “所以,邓总,你现在应该明白,我们为什么对贵公司来收购或兼并国营企业这么感兴趣了吧”刘主任笑道。
      “真是不枉此行啊。过去对内地国企问题,虽说也早有接触,如今看来,此前对国企的认识仍是相当地肤浅。”
      “邓总这几天看了这么多企业,有没有中你意的”刘主任又说。
      “有。”邓国华说,“至少有一、二家国企,我觉得还不错。”
      “真的么”钱副主任一听,精神一下子又振作了起来。
      “不过,有几问题我想了解一下。”邓国华说。
      “是什么事情呢”王副省长问。
      邓国华想了想,说道: “我想知道。贵省对国营企业兼并或出让,在政策方面有何新政策没有” 邓国华已经知道,其他许多省份或地区在对待国营企业兼并及出让方面,都制定了不少优惠政策,比如税收优惠,银行挂账停息等。
      “邓总,你是不是指有没有优惠政策吧”钱副主任说。
      “是的,我想知道贵省在鼓励收购国营企业资产方面的一些具体优惠政策。” 邓国华诚肯地回答道。
      “优惠是有的。”王副省长说,“目前,我们省对外商收购国营企业所提供的优惠政策很多,包括如减税优惠,银行挂账停息优惠等都有。除此之外,我们还可以根据收购个案的具体情况,给予特别的优惠措施。所以,有关政策优惠问题上,邓总尽管放心,一句话,只要是为我省国营企业脱困有帮助,那么,不仅在政策上可享受特殊优惠,而且在审批程序上也将一路绿灯放行。例如,在你收购完成之后,如想更名、追加投资及新来员工户籍调入与管理等方面,均可按特
      殊通道办理。总之,包你们满意。”
      “那么,有关原来员工的管理上,有什么具体要求么” 邓国华又问。
      这一回,是刘主任抢着回答,他说道: “原有员工回题确实比较敏感,原则上,我们希望你们到时尽量保住他们的工作,避免出现大量工人失业,造成社会不稳。不过,我们也知道,如此一来,可能会增加你们日后在管理企业方面的难处,所以,我们在优惠政策中还有一条,这就是,凡能安排原有工人或职员就业,可享受三年免企业所得税的特别优惠,其目的很明显,就是希望能妥善解决员工们的就业问题。”
      “这样吧,反正我和刘主任的名片都已给了你,以后在收购过程中,如遇到困难可随时打电话给我们,行么。”王副省长说。
      “对,以后多保持联系,你看,我们王省长对你的事是多么重视,话已说到了这个份量,邓总还不放心么”刘主任帮腔道。
      “我明白,也知道该怎么做了。” 邓国华笑道。
      自那以后,邓国华又连续走访了好几家国营企业,将所了解到的情况和相关资料整理成了厚厚一大本。后来,他又先后到了其它好几个省市实地调查,同样得到了当地各级地方官员的大力配合和支持。整个调查工作,前后经历近两个月时间才告结束。
      回到 W 市冠华公司本部,邓国华立即向杨铁良做了详细汇报。其实,这些日子来,杨铁良也没有闲着,他一直同邓国华和万润权保持着密切联系。如今,见邓国华已先于万润权回到公司,也很想知道其工作的成效如何了。
      “怎么样,很辛苦吧” 一见面,杨铁良就笑呵呵地道。在杨铁良的心目中,邓国华有着特殊的地位,这不仅是因为邓国华是跟随他打拼多年的老部下,也是由于当年杨铁良在新宝公司处于四面夹击的被动形势下,只有邓国华始终与他站在同一阵线,更难能可贵也最令杨铁良感动的是,是邓国华在他处于极为不利的困难处境下,为他出谋献策,帮他挽回了不少损失。以致当杨铁良一离开新宝公司时,邓国华也立即被炒鱿鱼、扫地出门了。后来,当杨铁良意欲东山再起时,他首先想到的人就是邓国华。他很明白,对他而言,邓国华不仅是一位不可多得的商业人才,也是他杨铁良最可信赖的朋友,要想干一番大事业,这样的朋友自然是越多越好。
      “没什么,我怕你久等,所以,调查一结束就马上往回赶。”在邓国华的心里,也早已把对方当作最好的朋友,由于是同朋友交谈,所以,他显得轻松自然。
      “有近两个月了吧”杨铁良笑道,“怎么样有什么收获,快说来听一听。”
      “杨总,从这次所跑的情况来看,总的感觉是,收获不少,但难度也不小。”
      “说说看”
      “首先,我觉得我们当初把收购国企资产作为主攻方向,是完全对头的。这次,我前后跑了五个省份,共走访国营企业有近百家。通过调查了解,发现确实有不少国营企业基本素质还是很不错的,值得我们去收购它。其次是,现在几乎所有各省各地主要官员,都已认识到国营企业走兼并转让之路,是必然之势。我这次走访调查之所以能比较顺利进行,也是多愧他们的大力配合与支持。而具备这一 点十分重要,因为它将会直接影响到我们日后有关收购工作的顺利展开,影响到我们当初所定计划目标的如期实现。”
      杨铁良急于想知道一些具体信息,他问:“依你所见,有哪几家国营企业值 得我们收购呢”
      “我比较看好 G 省 A 市六家国营企业。”
      “他们都经营一些什么产品”
      “这六家都与建材产品有关,其有一家是板材厂,其产品多数属气瓶板,就是用来做煤气罐的那种。”
      “为何只看中这六家呢”杨铁良说,“你不是还到 H 省和 S 省去了么”
      “不错,是去了,而且这两个省都有几家资产质量不错的国营企业。”邓国华喝了一口水后说,“但是,相比之下,我之所以选上面那六家,主要考虑是,我以为被收购企业之间不宜太分散,否则会不利于我们日后进行整合和管理。其次,虽然同属建材行业,但仍有个松与紧的问题,我们最好选择有上下游产业链关系的企业进行收购。此外,也还有一个政策上考虑,通过这次深入调查摸底,我对各省各市有关企业兼并及出让方面的政策进行了一番对比,相比较而言,我认为 G 省条件相对更好一些。”邓国华说着,拿出一包东西,“这是我这次搞市场调查所整理出的两本资料,其中稍薄一点的这本,就是有关那六家企业的详细资料介绍,杨总你拿去看一看。”
      “如果正如你所说的那样,我们去收购它们,你觉得主要困难会有哪些”
      “概括地说,主要困难有,一是资金方面的,这主要是看我们到时能否拿得出所需的资金数量。二是收购那六家国营企业之后所出现的富余工人或员工的安置问题。我感到这个问题到时会比较棘手。”
      “说具体一点。”杨铁良对这个问题很敏感,“难道收购之后,原有工人或员工一个都不能炒掉么”
      “原则上是这样。”
      “什么叫原则上是不是仍有回旋余地”
      “没错。但是,这个余地估计不会太大。”
      “那到底有多大”
      邓国华想了想,说: “我的理解是,具体数目还有待于到时你亲自出马同他们的上层领导谈。”
      “这会不会有一点悬”杨铁良显然对邓国华的回答不太满意。
      邓国华也看出杨铁良的心思,他接着说: “有关员工的安置问题,我已同对方有关领导初步谈过,从他们的回应态度分析,我的印象是回旋余地还是有的,而且应该不会太小。”
      “据你判断,估计是一个什么样了比例”
      “不好说,我想至少应不低于百分之二十。”
      “还是低了一些。”
      “不过——。”邓国华欲言又止。
      “怎么呢” 杨铁良已看出对方有些难以起口,“没关系,有什么想法尽管说嘛。”
      “我是说,我们其实不必太多地去关注原有员工的去留问题,我们的目的是,通过收购整合,然后包装到海外去上市。而员工的问题,由于他们的工薪水平都非常低,其对成本的影响应该不会太大的。”
      “据你所知,那六家国营企业的工薪平均水平怎样”
      “每月平均不足六百元人民币,换言之,我们现在公司员工的工资水平,一 人足可抵上他们好几个,甚至十余人。”
      “确实比较低。”
      “更何况这些员工并不要我们白养,他们也是要完成我们所交给的任务的。”
      “这倒也是。”
      “我甚至想,如果我们业务发展顺利的话,员工不仅不会有过剩,相反,到时还可能要向外扩招哩。”邓国华信心满怀地说。
      “能有那一天,自然是一切都云消雾散了。”
      “根据我初步了解,我觉得有这个可能性是比较大的。”
      “你有这个把握” 杨铁良受邓国华情绪的感染,也兴奋起来了。
      “应该差不多。”
      “那好,你就继续你的工作吧。”杨铁良说,“不过,在签署有关收购合同之前,我还是想实地去看一看,眼见为实嘛,对么”
      “没有问题。”邓国华又补充道,“其实,在我返回公司途中,我就想,一 定要鼓动杨总你也去实地视察一次。而且,你亲自去,份量自然不同,当地官员们一定会更加欢迎的,到时候,说不定许多问题在谈笑之间就一一迎刃而解了哩。”
      “也好,那你就尽快安排行程吧。”
      “好,我会尽快与那边联系好的。”
      ------------
      邓国华从杨总办公室出来后,就径直回家去了。说来也怪,邓国华如今已三十好几的人了,可就是迟迟不肯结婚。为此,杨铁良曾多次取笑于他,笑他是不是想做和尚。
      其实,邓国华是一个与常人想法不尽相同的人。他不想结婚,并不等于他对异性没有兴趣。相反,自大学毕业七八年来,他先后与之同居的女性有多达四位。前几位,同居时间长的不到二年,短的不到半年。目前与之同居的这位名叫孙小英,是两个月前才开始认识的。
      由于这次出差时间较长,邓国华心想: “也不知道她此时正在做什么” 他看了看自己的手表,时钟正指向下午四点时分,于是,他拿出手机给对方的工作单位挂了个电话,对方接电话的是一先生,没过多久,只听见孙小英在电话中说: “喂,哪位”
      听见是女友那熟悉的声音,邓国华一下子激动起来:“是我呀,啊英,难道连我的声音都听不出来了么”
      “是国华吧”
      “不是我难道还有第二个” 邓国华在电话中假装生气地说。
      “你又在说胡话了。” 孙小英听出是邓国华的声音,显得非常愉快。“你现在在哪为何好些天都不给我一个电话”
      “我在外面事情太忙,现在已经回公司了,待回家后我再详细对你说。”邓国华说,“哎,今晚我们俩一起在外面吃饭,好么”
      “好呀,那到哪里去吃呢”
      “就去咱们家附近的桂花酒楼,如何”
      “好嘛,你说哪里就去哪里。”
      “你们是五点半下班,那我们六点整在桂花酒楼见面,好么”
      “好嘛,就六点钟。”
      “行,不见不散罗”
      “好,不见不散。”-
      ------------
      到了晚上六点钟,孙小英较邓国华稍迟一点到达了桂花酒楼。他们俩手拉着手,信步来到一张桌子前坐下。邓国华用他那充满着柔情的目光久久地凝视着对方。
      “怎么,不认识我了么”孙小英娇声道。
      “这些日子来,过得还好么”邓国华关切问地问。实事求是地说,孙小英在邓国华的心目中,是他迄今为止所遇到过的最令他满意的女性。她身高有一米六五,身材均称,不肥不瘦,虽说肤色稍黑了一点,但她那双水汪汪大而有神的眼睛,和充满着青春气息的身段,足可以将邓国华那颗不安份的心给镇住。
      “好好什么连一个电话都不舍得打给人家,我还以为你不再理人家哩。”
      “看你说的,我是那种人么”
      “谁知道你心里是怎么想的” 孙小英虽然口里还在怨他,但心中却早已原谅了他。邓国华也觉得自己太过粗心,以致让她为自己操心,于是,他说道: “好了,现在不是回来了么,来,咱们说一点开心的事儿,好不好”
      “你回家了么”
      “回啦,不回家我的行礼袋往哪搁呀”
      孙小英脸上突然由阴转晴,她笑道:“嘿,你有没有发现咱们的家有点变样了”
      “是么我怎么没觉察到呢” 邓国华是有意逗她玩,才会怎么说的。
      “唉,不是我说你,你这个人什么都好,就是太粗心了。”孙小英为自己的劳动得不到认可而倍感委屈。“为了那个家,我花了好几天时间进行布置,现在我才觉得,真是白费力气。”
      “怎么,还真的生气了” 邓国华说,“不用生气嘛,其实我是逗你玩的,我一进屋就感觉到了变化,墙壁被粉刷一新了,三个窗的窗帘布也全部换成米黄色的了。我说得对么”
      “唔,看来你没有说假。”孙小英又高兴起来了,“怎么样,为了奖励你能改正错误,今晚我请客。”
      “真的么那我就不客气了”
      “当然是真的,你以为那么没有用,连一顿饭都请不起么”
      “当然不是的。谁不知道我老婆是一位才貌兼备的巾国英雄” 邓国华呵呵笑道。
      “还老婆哩,谁是你老婆” 孙小英嗔道,“就知道满口甜言蜜语,谁知道你心里到底是啥想的”
      “在我心里,你就是我老婆。不信么”
      “信又咋样,不信又咋样。”孙小英假装生气模样。
      “我总算了解你了,想要得到人家的时候,就什么好话都说得出来,可是,过了以后,又是‘涛声依旧’,早把承诺给忘了。”
      “嗨,你要我怎样,才肯信我呢”
      “我要你怎样,我能要你怎么样么”这回孙小英真的有些不满了。
      “不就是一张纸么,何必看得那么重呢”
      “你们男人当然不在乎,我是女人,青春对我们来说,可以说是稍纵即逝,那能经得几番折腾”
      “哎,你真的愿意同我结婚你不会后悔”
      “不跟你说,免得又中你圈套,上你的当。”孙小英口里不说,但心里是高兴的。
      “嘿,我是很认真地问你的,你真的愿意嫁给我,愿意为我生儿育女”
      “你这不是明知故问么,我一个女孩家,你让我怎么说得出口”
      “那你不用开口,只须点头就行,今晚咱们来一次摇头不算点头算的把戏,如何”
      “我不跟你玩,免得你尽拿我瞎开心。”
      “好,我再诚心诚意地说一遍。”邓国华用腹腔发音,“老婆,你真的愿意一辈子跟我过,不论我是穷是富,是伤是残,无论出现什么情况,你都不会离我而去么”
      “嗯。”孙小英认认真真地点了一下头。
      “你愿意做我的妻子,为我生儿育女么”
      “嗯。”孙小英又认真地点了一下头。
      “从今天晚上开始,你孙小英就是我的老婆,我邓国华就是你的丈夫,咱们俩现在击掌为誓,一生一世长相厮守,永不相弃,如何?”
      “这还不够。”
      “我是说,我们俩明天就去领一本结婚证,好么”
      “我才不会信你哩。”
      “好,结婚就结婚。”邓国华用唱京剧的声腔说道,“一切依了夫人就是了。” 邓国华的滑稽行为,惹得孙小英“咯咯”地直笑。看样子,此时此刻,她确实非常开心。是啊,一直悬在心头的一桩心事,终于开花结果了,作为姑娘家,谁又不会发自内心地感到高兴呢
      看来,这一回,邓国华是来真格的了。
      第二天一早,他就叫醒了仍在酣睡之中的孙小英,他首次亲自下厨,为二人做好了早点。吃完早点后,他即拉起对方的手要去街道办登记结婚。
      “亲爱的,你是在玩真的么” 孙小英此刻仍有几分不敢相信眼前的一切。邓国华一把将对方拉到自己跟前,吻了一下对方的前额,认真地说道: “当然,你还以为我在开玩笑么告诉你吧,我已打定主意要定你了。” 听邓国华如此一说,孙小英才开始相信对方不是在开玩笑,不由得情绪激动起来。她深情地望着对方,眼眶都红了:
      “亲爱的,你真好。你知道么,我感到好幸福哦,我会爱你一辈子,报答你一辈子的,真的,你信么”
      “信,我当然信,你要记住,我这辈子,从今以后只爱你一个人,我要你做我们孩子的母亲,我要与你白头偕老,知道么” 邓国华也深情地回应道。
      邓国华与孙小英正式办理完结婚登记手续后,他们二人干脆一不做二不休,第二天晚上就选在福华酒楼摆上了十桌酒宴,他们邀请了各自的朋友一起在酒楼 吃饭,为他们祝福。由于时间来得太匆忙,各自的父母均无法出席,杨铁良自然就成了他们的主婚人。应该说,整个晚上,其氛围还是很不错的,大伙儿都开开心心地真心为二位新人祝福。
      杨铁良知道,邓国华仍然没有一套属于自己的房子,为此,他特别送给邓国华一张价值五十万元人民币的现金支票作为结婚礼物。邓国华则这用这笔钱在碧海花园买下了一套面积为一百一十五平方米三房二厅住房,从此,在 W 市他终于有了属于自己的物业。第二年,他们第一个孩子出生了,邓国华既感到了初为人父的快乐,也进一步感到自己作为一家之主的责任。从此,妻子和孩子就逐渐地占据着他的整个心灵,很少有人再见到他在外面拈花惹草了。
      却说邓国华自办理好了自己终身大事之后,为了感谢杨铁良对自己的厚爱与慷慨,他将自己的全部心血都花在了工作上。首先,通过他的安排,杨铁良顺利完成了对内地各有关省市国营企业的考察。特别是在 G 省,杨铁良还直接与该省、 市的有关领导见过面并详细谈到了相关合作事宜,令杨铁良感到很满意。
      经过实地考察,杨铁良基本上接受了邓国华的意见,把收购重点放在了 G 省。只不过被收购企业数量,由原来六家增加到八家。应该说,这次较大规模的收购活动,对杨铁良而言,其效益是十分显著的。由于被收购的这八家国营企业,目前都处于亏损状状,所以,收购资产价格非常低廉,其中,还有一家总资产达六个多亿的国营企业,竟然只花了一元人民币就把它给买下来了。其原因主要是,这家国营企业对外负债已达六亿一千万元人民币,不过它的债权方主要都是内地各大商业银行,因此,通过与各大债权方认真协商,也是为了最终能挽救这家国营企业,在确保该企业原有员工就业的条件下,经上级主管部门同意,决定以一 元钱象征性价格,由杨铁良成功收购了它。
      当然,在此次收购过程中,也经历了不少曲折,甚至还遭遇到那些同样想收它们的商家的围追堵截,然而,凭籍他们过往所积累起来的经验和手段,所有问题,均被他们一一化解。
      在顺利签署了收购合同之后,杨铁良及其助手们,立即派出精干人员进驻这八家企业,并对其实施彻底地整合。为了便于日后的管理和包装上市,杨铁良接受了邓国华的建议,决定在 G 省八家企业的基础上,组建企业集团,经过再三斟酌,将其取名为远大建材集团。
      自从远大建材集团成功组建后,杨铁良将邓国华派往东北出任这家新组建企业集团的总经理,全权负责集团内部的日常经营事务。
      这时,邓国华与当地各部门及各大银行已建立起了良好个人关系,正是凭借这种关系,邓国华成功争取到了数笔银行贷款。这些宝贵资金的及时注入,犹如将血液注入了一位垂死病人体内导致其重现新生命一般。
      实际上,在邓国华的有效领导下,奖罚分明,凡事有章可依,实行严格的规范管理,市场定位准确,始终坚持以客户为中心,远大建材集团很快就恢复了生机,在短短不到两年时间内,整个集团已彻底冲出了重围,成功实现了扭亏为盈。到第四年,该集团在香港证券交易所挂牌上市,成为杨铁良手下第一家在境外成功公开发行股票的大型集团上市公司。
      话分两头,万润权自从接受任务之后,也不敢怠慢,他带上了两名助手,首先在 S 省辖下各地区转了一圈,接着就奔赴大西南。他们一行三人先后乘车走访了 K 省各地的相关国营企业。沿途景色虽美,但万润权等人却无心欣赏,杨铁良给他们这个小组的时间是一个半月时间,显然其任务是十分紧迫的。万润权这次是以“香港华亚集团执行副总裁”和“W 市冠华集团副总经理”的身份去当地考察的,如邓国华的情形一样,同样也受到了当地各级官员的高度重视和大力支持。他们的走访调查,持续了近三个月时间,实地考察过的国营企业近二百家。他们也从中挑选了十家国营企业,作为下一步收购重点。对此不用细表。
      却说杨铁良对万润权这个项目小组工作是满意的,但对其开展调查所用的时间超过了原定计划,也提出了批评。
      为了表示重视,也是为了进一步了解到更多情况,有效降低收购风险,杨铁良有了去内地西部省市实地考察一番的想法。
      对此,万润权不敢怠慢,以最快速度用电话与对方一一取得了联系。对方听说杨铁良亲自出面表示是一件大好事,都非常欢迎。
      杨铁良带着万润权等一行五人乘飞机直奔 K 省。
      杨铁良等人一下机刚走出机场大楼,万润权一眼就认出是 K 省赵省长和分管工业的钱副省长。显然,K 省正副省长亲自来机场接机,令杨铁良确实感到很是意外。
      还是万润权机灵,他急忙走上前去与两位省长热情地一一握手问候,随即向赵省长和钱省长介绍道: “这位是我们杨总。”
      “杨总好。”赵省长握住杨铁良的手笑道。
      “赵省长您好。”
      “杨总好。”钱副省长与杨铁良握手问候道。
      “钱省长您好。”
      杨铁良一行人与两位省长一一打过招呼后,按照对方的安排一道钻进预准备好的一辆豪华小面包车内。大约过了半个小时左右,车辆来到了一家大型酒店门口。然后,在酒店服务小姐带领下来到一间贵宾间里。
      杨铁良明白,是要先吃饭后说事 ,于是,既来之,则安之,决定一切客随主便。吃午饭后 ,由钱副省长陪同按照万润权提出的要求 ,重点参观了五家国有企业。很快到了晚饭时间,赵省长和钱副省长准时相约来到酒店包房南海阁。赵省长刚一坐下关切地笑着问道: “杨总,今天参观了一下午,累不累啊”
      “不累,还好,由于时间比较紧,只能是走马观花般地遛了一圈。”
      “感觉如何”钱副省长也问道。
      “感觉还行,有几家债务高了一点。”杨铁良实事求是地认真回答道。
      “这个情况我们都知道,现在关键是杨总能否看得上。”
      “看上了又如何”杨铁良微笑着追问道。
      “赵省长的意思很明确,只要您看上了,有意收购,有什么要求都可以提出来。” 钱副省长代赵省长解释道。
      “明白了。”
      “真的明白了”赵省长又问道。
      “是的。我心里有一个问题想了解一下。”
      “杨总请说。”赵省长很大方地微笑道。
      “我关心的第一个问题,大部分债务都早已过了偿还期,怎么办呢”
      “这个你放心,前一段时间,省里为此曾专门开过一个会,关于这个问题,已经有一个书面决议。”
      “真的么” 杨铁良装出很感兴趣地笑问道。
      “是真的。”赵省长也插话道。
      “那可否讲得具体一些”杨铁良诚肯地要求道。
      “可以的。主要内容就是可以采取一定时间的挂账停息。”钱副省长说道。
      “有时间规定么也就是说,挂账停息时间最长有多长”
      “这个在文件中没有具体规定。”钱副长答案。
      “这样啊。”
      “杨总你的忧虑可以理解。”赵省长及时插话道,“可以这样说,虽当时文件没有明确规定详细时间,但正因为这样,实际上也给具体办事留出更多空间,是吧”
      “赵省长说得很对。”钱副省长向赵省长看了一眼,又继续说道:我刚才可能没有把话说清楚,说白了,当时正是考虑到实际情况会比较复杂,才没有在文件中特别规定,目的就是为了日后处理个案时能更加灵活,更有利问题的合理解决。”
      “明白了。我想问一句,挂账停息最长可以有多长”杨铁良回应道。
      “这要视所收账企业情况而定,比如说,收购规模越大,对本省经济脱困贡献越大,期限可以更长。”赵省长解释道。
      “这样吧,如果我把今天下午所看过五家企业都收购了,挂账停息时间最长可以多长”杨铁良直奔主题。
      “杨总,您想要多长时间” 钱副省长笑着反问道。
      “十年如何” 赵省长明白在这个问题上不能回避了。
      “这个---------”钱副省长感觉时间有点太长,作不了主。
      “我看可以,十年就十年吧!”赵省长斩钉截铁地说。
      “既然赵省长都点头了,我看也行,满足杨总要求,就定十年吧。如何” 钱副省长见赵省长表态了,自己也跟着表态认可。
      “谢谢。”杨铁良见两位省长态度如此诚肯真心实意,很有几分感动。
      “还有其他问题么”钱副省长又问道。
      “另一个问题是经营性往来债务,怎么办”
      “杨总你有什么想法不妨先说说看,如何”赵省长微笑道。
      “我的想法是---------,”杨铁良故装为难地道,“我建议按评估资产价值抵扣计算。这样做比较公平合理,对吧”
      这时,钱副省长又看了赵省长一眼,见赵省长点头同意,说道:“可以,也按杨总的意见处理吧。”
      “谢谢。”
      “不客气。”
      “另,有一个问题,即收购完成后企业组织结构和经营范围可能会有较大调整及变化。”
      “这个好办,一切特事特办,到时给省里写一个报告,一次性批了。”赵省长说道。
      “这样好,赵省长都说了,杨总请尽管放心吧。”钱副省长打气笑道。
      “最后一个问题,也是最为棘手的就是员工的安置了。”杨铁良装出很为难的样子。
      “员工安置涉及社会稳定,还要请杨总多担待一些。”钱副省长诚肯要求道。
      “这我能理解,但问题是,企业要起死回生毕竟有一个过程,不是一天两天就能实现的。”杨铁良想一想后又说道,“如果人工成本太高,可能会大大加大扭亏为盈的难度的。”
      “这确实是一现实问题。可否考虑用其他办法加以解决”赵省长说道。
      “赵省长有什么好办法”杨铁良心有所思地问题。
      “比如,可能在税收等政策上给予优待,如何”
      “这样啊” 杨铁良仍装出几分忧虑状。
      “不错,最近我们省为吸引外商投资,在税收上已经有了新政策。”钱副省长解释道。
      “是么可否详细地说一说” 万润权也很感兴趣。
      “总体来讲,就是在不违背上面规定的前提下,尽量用足政策,用好政策。比如,对外来投资规模较大的企业可以如沿海特区那样实行所得税的二免三减政策。” 钱副省长回答道。
      “除此之外,还有没有其他优惠政策呢”杨铁良又问道。
      “杨总你指的是什么呢不妨说具体一点。” 赵省长微笑道。
      “既如此,那我就直说啦”
      “没问题,有话就直说,没有关系的,说出来,看我们能不能解决。”赵省长鼓励道。
      “其实很简单,我要说的问题是,贵省对外来投资企业在土地供应和银行贷款方面是否有优惠”杨铁良终于把心中最关心的事情提了出来。
      “这个目前还没有明文规定。”钱副省长实事求是地回答道。
      “不过,杨总如果真有心收购本省亏损国有企业,如果收购规模比较大的话,作为个案来一个特事特办也是没有问题的。”赵省长真诚地说道。
      “那就太好了。我是这样想的,如果把贵省数家国企收购后,为了尽快实现扭亏为盈,在经营业务上可能不得不走多元化经营的路子。”
      “杨总这个想法好啊。”钱副省长笑着肯定道。
      “我也有同感,这应该算是一件好事啊。”赵省长也很认同。
      “既然二位领导都赞成,那我就放心了。”
      “杨总可否说得再详细一点”赵省长笑说道。
      “好的。二位领导想必都知道,我现在所拥有企业在经营业务已横跨多个部门,例如有做国际贸易的,有做房地产的,做建筑材料生产销售的,未来可能还做新能源汔车和电子产品。”凡真正了解杨铁良的人都知道,他如此说是暗藏深意的。
      “哇,杨总你真是一个名符其实的大老板啊,而且,你目前及未来做的这些业务,也是我们省经济发展过程中最需要、最感兴趣的。”赵省长笑道。
      “是的,不错,想法很好。”钱副省长附和道。
      “谢谢。所以,如果在贵省这次收购能成功的话,我初步估算,未来可能需要大片土地,而且还需要大量的流动资金。”杨铁良继续说道。
      “值得考虑。”赵省长插话道。
      “坦白地说,在未来除了继续做与电子产品有关业务外,我还想在贵省投巨资在房地产的开发建设上。”杨铁良做出若有所思的样子,“总之,我有一个还不太成熟的想法,根据初步了解,我认为贵省未来经济发展中,房地产业所起作用将非常重要,到时既可源源不断地增加贵省财政税收,更可以起到对其他相关行的巨大带动作用,经济一旦繁荣起来了,其他一切就都不话下了,是吧”
      这是杨铁良惯用的种策略,表面上是为对方着想,实际上是要彻底激发出对方的满腔欲望,从而更能显示自己的份量与价值。
      “杨总这个想法很好,这也是我们赵省长最关心、最感兴趣的。”钱副省长果然中招。
      “钱省长说得对,今天你与我们可以说是完全想到一块去了。若真的有那一天,杨总你就是我们省的大功臣了。”赵省长听后也感到很有兴趣。
      “二位领导过奖了,我不过是把自己的想法如实地说出来而已。”杨铁良谦逊地说笑答道。
      “杨总,今天乘我和钱省长都在,尽管说,你到底需要多少土地”赵省长满怀兴趣地追问道。
      “二位是知道的,我的行事作风是,要不能不做,要做就要甩开膀子大干一场。”
      杨铁良故意引而不发。
      “那到底需多少呢没有关系的,说说看。”钱副省长也关切地笑问道。
      “由于贵省房地产业还不成熟,也没有形成规模,必须要以商住小区形式成片开发才能发挥良好的带动效应。所以,来之前,我们内部曾粗粗地合计了一下,最好能有一百万平方米以上土地,但最低不能少于五十万平米面积。”
      “这个---------。”钱副省长望着赵省长显得有点犹豫的样子。
      “我看可以考虑,不过,这是一件大事,必须待回去后与刘书记商量过才能有最终结果。”
      “这是自然的。”杨铁良为有这个结果已经很满意了,于是,他又问题,“关于信贷资金方面,贵省有什么好的政策么”
      “杨总指的是日常所需流动资金贷款吧”赵省长笑问道上。
      “正是,省长实在是太厉害了,真是什么事情都逃不过您的法眼。”杨铁良颂扬道。
      “杨总过奖了。不过,这个事问题应该也不大。”赵省长微笑道。
      “这是为何呢” 杨铁良是在明知故意,目的是要对方给一个明确的承诺。
      “赵省长刚才话的意思很简单,就是说,如果杨总这件收购业务真能做成,可以由省里直接出面,让相关银行给你一个信贷额度。到时资金周转就不会有问题了。是吧” 钱副省长仍然是先瞟了赵省长一眼后解释道。
      “有两位领导这个表态,我自然是非常放心。”杨铁良很诚肯地回答道。
      ------------
      很显然,杨铁良对 K 省之行是非常满意的。三天之后,他们一行数人继续对 Y 省、 Q 省先后进行了实地考察。情况都一样,所到之处,都受了对方热情接待。此前悬挂在心中的许多事情,基本上都得到了一一澄清。所以,在杨铁良看来,这次内地西部考察之行,虽说有点辛苦,但汗水没有白流,对下一步究竟如何走,也已心中有数了,因此,感到这场远行非常有价值。
      返回 W 市后,杨铁良趁热打铁,迅速召开总经理办公会议。经过充分讨论和论证,最后确定把 K 省五家国营企业作为首批收购对象,所涉及资产约有一百一十五亿元人民币,涉及员工达十万七千人。同时,参照邓国华项目的收购经验,同样以五家企业为基础组建一家新型企业集团,并取名为华亚电子集团。
      为了加强对这家新组建企业集团管理,杨铁良派万润权出任该集团公司总经理,全面负责该集团的日常经营管理事务,而董事长一职,则仍由杨铁良亲自兼任。后来,华亚电子集团在万润权领导下,一方面积极从事扭亏为盈工作,另一方面则积极寻找壳资源。通过二年多艰苦努力,华亚电子集团公司不仅成功地实现了扭亏为盈,而且还顺利地实现了借壳上市。在前后不足五年的时间内,华亚电子集团公司,成功地树立起了自己品牌形象,脱胎换骨,经营业绩连年以百分之五十以上的速度快速增长,成为内地上市公司中最著名的绩优蓝筹股之一。
      通过走收购、整合、包装、上市之路,使杨铁良的个人财富几年之内猛增至三百多亿元人民币,成为 W 市有名的超级大富豪之一。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