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商战》

作者:刘宗凤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十回卷土重来寻借壳,资产置换废铁卖了黄金价

      自从失掉了新宝公司后,有一段时间,杨铁良一直在境外旅游,他一口气跑了包括美、英、法、德、澳等在内的二十几个国家。他要借旅游之名彻底地放松自己,当然也为了能在不受外界干扰的情况下,好好地思考一些问题。
      一年多过去了,直到一九九五年,杨铁良终于又在 W 市露面了。看上去,他的精神状况非常不错,每每见到旧时的生意伙伴,总是露出充满自信的微笑,也给人以一种充满自信似乎一切已准备妥当、只待时机一到就立即发起冲锋的感觉。
      事实正是如此。大约又过了一个月左右的时间,杨铁良在 W 市注册的冠华科技 公司在市科技工业园内终于迎来了开业剪彩。这一天,在科技工业园内一片锣鼓喧天、鞭炮齐鸣,前来观礼的人群,把公司本部前那一片开阔地挤得水泄不通。为了给公司开业大典造势,杨铁良特意邀请到了郑市长和分管科技工作的罗副市长及市科技局刘局长等一些重要人物出席了大典并为公司开业剪彩,令整场开业典礼增色不少。
      人们也许会问,杨铁良从未做过科技工作,为何摇身一变,来一个一百八十度大转弯,抛弃了他长期从事的进出品贸易业务而涉足于陌生的高科技行业呢
      原来,杨铁良的内心深处早已有了一个深思熟虑经营企业的长远方略。这个方略的实施,将直接扭转了杨铁良的事业走向,让他又一次有机会卷土重来,并使之 能在极短时期内将其事业推向颠峰。
      从表面上看,杨铁良新组建的这一家高科技公司,按其营业执照上所规定的经营范围,主要是从事防盗解密产品的研发及其制造、销售。但实际上公司的员工并不多,加上行政人员总共只有十五人。而且,从公司人员的素质结构来看,真正搞技术的人员也不多,只有四人,其余扣除财务及办公室后勤人员后,几乎清一色全是财经院校毕业的硕士或博士。
      新公司的员工中 ,来自原新宝公司员工只有一人 ,即邓国华博士。且也只有邓国华一人知道杨铁良的下一步行动计划,因为如今他已是冠华科技公司的副总经理。
      自从冠华科技公司成立后,表面上似乎没有多大动静,然而,实际上整个公司上上下下天天都在紧张地忙碌着。首先,他们将很大一部分精力用在搜集、整理及 分析沪深两市已公开发行股票的上市公司身上。
      大约过了一个月时间。
      一天,杨铁良突然宣布召开公司自组建以来的第一次总经理办公会议。会议上,他首先要各行动小组负责人详细汇报各自的工作进展情况。接着由专门负责了解 S 市交易所挂牌上市公司情况的田方博士作主要发言。田博士身高约有一米七三,年纪三十六岁,有点偏瘦,河南口音,讲起话来声音较大,只听他说道:“经过近一个月来对所有市上市公司的调查了解和分析,已将相关情况基本摸了个底。从总体上讲,俺认为至少有两家上市公司值得大家注意,一家叫丰顺股份,一家叫长江发展。这两家企业的最大特点是,盘子较小,其流通股股数均在五千万以下,其次是其股权结构分散,第一大股东持股比例最高也未超过百分之二十,所需资金不大,易于控盘。再次就是这两家公司虽然目前都处于微亏状态,但论其主业及其他基本面因素都相当不错,估计造成其亏损的主要原因在于管理方面,而不是产品、技术及市场等方面的问题。所以,一旦俺公司成功收购后,只要加强管理力量,应该能比较快地实现扭亏为盈。正是基于这种考虑,所以,俺小组最后把重点放在了这两家企业身上,从两家企业本部现场了解情况来看,也基本与俺当初估计相符合。以上就是俺小组的全部工作情况,请杨总裁决断。”
      杨铁良一直在认真的倾听,在田方汇报完毕之后,他提问道:“长江发展,其主业主要是做什么的”
      “其主要产品是海底电缆。”田方回答道。 “那丰顺股份呢”杨铁良又问道。 “这家公司的经营范围是通信产品,但经俺了解,其产品主要是漆包线。据市场了解,目前全国市场漆包线的需求量为五万吨,但是生产能力却不足三万吨。所以,迄今为止其产品是供不应求的。”田方说。
      “既然其产品在市场上已成供不应求之势,为何反而会现出亏损呢”杨铁 良不解地问道。
      “有关这一点,俺也想过,特别是俺去实地考察之后,才终于弄清楚了。这 家公司上一年度造成亏损的主要原因,是其在房地产投资业务中出现了较大亏损,由于中央实行宏观调控政策,使全国房地产价格出现了大幅度的下滑,受此影响,该公司所进行的大多数房地产经营项目均出现了严重亏损,这些亏损直接影响了该公司当年度经营业绩和税后利润的水平。”田方从容对答。
      “噢,原来如此。不错,你们小组的工作,做得很细致,这很好。”杨铁良对田方的回答感到很满意,禁不住连连点头。
      “杨总,我来汇报一下我们小组的工作情况。”吴勇是另一个项目小组的负责人,他身高约有一米七五,年龄四十二岁,江浙一带口音,四方脸,着一身深蓝色西服,留着一寸见长的小平头,是企业管理专业的硕士研究生毕业。
      “好,你说吧。”杨铁良点了点头。
      “根据分工,我们小组主要是负责 W 市上市公司的调查、了解。根据我们所 掌握的情况,也从中挑出了三家上市公司作为下一步考虑的重点。这三家企业分别是,东方传播公司,万达运输公司和友生电子公司。正如刚才田方博士所说的那样,我们这三家企业的特点概括起来也是盘子小,股权结构相对分散,微亏,容易实施我们的控股战略部署。不过,除此之外,还有一个新特点,就是他们的第一大股东都已表示,只要遇有实力的公司且有诚意收购,他们愿意将手中的股份转让出去,所以,估计谈判成本会比较低。”吴勇汇报道。
      “那三家公司中,你们最中意的是哪一家” 杨铁良插话道。
      “我个人最中意万达公司。”吴勇回答道。
      “有理由么”杨铁良紧逼道。
      “当然有,我们小组的多数同事之所以建议优先选择万达公司,其原因主要有:一是总股本规模不算大,只有八亿股。二是股权分散,最大股东的持股比例 为百分之十五,若收购它,能比较容易地实现控股目标。三是,由于第一大股东 许久以来一直有意转让其股份,只是苦于未找到合适的买家,相信到时我们一亮牌,应该能以比较低廉价格达成协议,从而能大大地缩短收购谈判时间,这对于公司及时展开下一步更深层次的运作是非常有利的。最后,我们还看中一点,就是该公司的基本面并不坏,据我们现场了解,这家公司的资产质量较好,既有大量房产,也有不少无偿占用的土地储存,对外负债很少,而且绝大部分都属于长期负债。所以,我们主张优先选择万达公司。”吴勇解释道。
      “唔,也有一定道理。”杨铁良点点头后说,“据你所知,如果从一级市场购买法人股,每股的收购价应在多少价位合适”
      “万达股份公司的每净资产为一元九角六分,根据现行政策规定,想低于净 资产价值收购是不允许的,所以,我个人认为,我们的收购价格每股定在二元至二元一角之间,比较理想。”吴勇分析道。
      “那万达公司目前流通股的每股市价是多少”杨铁良又问
      “是六元七角。”邓国华插话道。
      “如果我们要收购它,至少应付出多少资金才能取得其控股地位”杨铁良问吴勇。
      “据我们初步估计,如果是收购万达公司,按每股二元五分计算,则至多不会超过九千万元人民币。”吴勇边心算边回答道。
      听完了两个行动小组负责人的汇报,应该说,杨铁良对他们的工作表现基本上是满意的。但是,由于这是一项重大的投资行为,必须确保这个行动计划园满成功,他比谁都更清楚,以自己此时此刻经济实力,倘若再次出现挫折或失败,那么,图谋东山再起,卷土重来,就会成为一句空话。他不甘心就此无为终老,他离不开自己的事业,他必须奋起拼搏,而且必须成功。
      为此,杨铁良还想听一听其他到会人员的意见。他将头转向大家,说:“刚才听了两位行动小组负责人的情况汇报,现在,我想听一听大伙儿对此有何看 法可以畅所欲言,即使说错了也不要紧,但必须要说出自己心中的真实想法。”
      “我来说几句。”万润权是以杨铁良的助理身份参加会议的,他是广东梅县人,身高约有一米六八,身材稍胖,说话时常带有客家人口音,是南京大学金融学博士。
      “好。”杨铁良鼓励道。
      万润权略作思索,即侃侃而谈:“大家知道,眼下我们所做的这件事,实际上是一个资本运作项目。在国外,通过成功地开展资本运作,而使企业获得迅速发展壮大的例子是枚不胜举的,其运作手段和模式也已十分成熟,而我们国家对此还只是刚刚兴起。不过,正是因为内地的资本运作仍处于起步的初期阶段,所以,许多法规必然会很不完善,会有许多漏洞,实事求是地讲,这对我们开展资本运作既有利也不利。但总体说来,是利远大于弊。”
      “能否说的更具体些”杨铁良微笑道。
      “可以,说它有利,我的考虑是,由于企业兼并,资产重组等资本运作形式在内地目前仍不多见,换言之,人们对其还不太熟悉,但它又属新生事物,比较容易获得当地官方的支持,此时,利用我们的专家优势和杨总在 W 市的人际关系优势,开展资本运作,就可以做到如鱼得水,挥洒自如,何愁大事不成”万润权说道。
      “那么,不利的一面呢”杨铁良突然打断对方的话。
      这也算是具有杨铁良特色的行事作风,他倾听对方尤其是他的下属谈话时,常常会在对方还没有完全把话说完时,突然会让对方叫停。对此,一般不了解杨铁良行事作风的人,其反映会比较大,但一旦了解了他的性格之后,自然会不当它一回事。因为,杨铁良是一个很讲究工作效率的人,当他已完全明白了对方后面将要说的话的内容时,他会果断地选择不继续听下去。
      “不利的一面,-------也是很明显的。”万润权对于自己的思路被人中途打断了,显然仍感到有点不习惯,不过,他稍稍思索了一会儿后,又镇定说道: “概括地说,目前情况之下,在内地从事资本运作,其不利因素也是很明显的。首先,是由于企业的内控制度不健全,会导致其财务数据失实,换句话说,现在我们所见到的那些数字包括每股净资产在内不一定就是真实的,既可能会高于现在值,更可能会低于现在值,这是我们在具体操作过程中,必须格外注意的。其次,由于目前国家有关企业破产及兼并的法律和法规仍很不健全,一旦出现经济纠纷,可能会导致地方权力的介入,从而会给整个资本运作带来巨大的不确定性风险。再有,中介机构如资产评估事务所、会计师事务所等可能会出现因其行为的不规范,而令我们工作造成损失。例如,如果每股净资产是以资产评估事务所评估价值为基础折算的话,则一旦其评估报告不能保持公正、公允和合法性,那么,由此计算出的每股净资产价值就可能包含有很大的水份在其中,遇到这种事情,对我们公司将会十分不利,总之,不利一面要尽量想够想透,做到防患于未然。”
      “你的话很有道理。”杨铁良听得满意地直点头。
      邓国华坐在靠近杨铁良办公桌右前侧的靠背椅子上,他一直静心地听着每一 个人的发言,此时,他咳嗽了一声后,以一种往询意见的方式说道。“杨总,我也说几话吧”
      “好,就应该这样各抒己见,畅所欲言。邓总,说说你的意见。”杨铁良微笑着鼓励道。
      “首先,我觉得刚才大家的意见都很有建设性,值得引起我们的重视。想必大家已经明白,我们目前所做的每一项工作都十分重要,其效果如何,将直接对公司的未来发展产生重大影响。其次,我们现在所从事的这项工作都属于高智商性的工作,一般普通人是很难胜任的,也正因为如此,做这种项目既有较高的回报,也有较大的风险,所以,我们都应该有一个很强的责任心,必须积极稳妥地做好每一项工作,切不可敷衍了事。还有,由于我们现在所从事的资本运作项目,主要涉及一些上市公司,有许多事情会比较敏感,处理的不好或不能有效地保密,很可能会令我所进行的工作变得十分被动,甚至还很可能会令我的工作前功尽弃,导致整个项目失败,给公司造成巨大的损失。一旦出现这种情况,那是谁也负不起责任的,这一点,务必请在坐各位给予足够的重视。”
      邓国华说着,用双目迅速地朝大家扫描了一遍,而后继续以不快不慢的速度 说道: “最后,我想就如何操作这个项目,谈一点自己还不太成熟的看法。总的说来,我比较同意在 W 市上市公司中选择我们的收购对象。而在 W 市上市公司中,我也比较赞成优先选定万达公司。其原因除了刚才吴勇所强调的那些理由之外,我还想在此再补充一点,这就是,万达公司现在的第一大股东万和实业集团董事长刘建国,我与他是校友,曾有过几面之交,通过他,我对万达公司的经营状况也有一定了解,万达公司给我的总体印象是,资产质量较好,既没有多少债务包袱,也没有太大的人事包袱。大家不要小看这人事包袱,弄得不好是最容易出问题的环节,养老 金支付及裁员的重担,对公司而言也是一个必须事先认真考虑清楚的问题。因此,经过比较之后,我比较看中收购万达公司的股份。我就说这些。”
      杨铁良待邓国华说完之后,又一次环视大家: “还有要说的么如果没有,会议就开到这,散会。”杨铁良边说边站了起来, “邓总,你留下,我有事同你商量。”说完,他匆匆地朝洗手间走去了。
      待杨铁良从洗手间回来,邓国华将自己的椅子转向杨铁良:“杨总,还有什 么事”
      “我想就刚才会议的议题,再理一理。”杨铁良边坐下边说道。
      “噢,好呀。”
      “刚才你说看好万达公司,而我却有不同看法。”
      “莫非杨总心目中还有更好的公司”
      “不错,我比较中意丰顺公司。”
      “要说丰顺公司,从其条件来讲,确实也很不错。当田方将其整理的材料送给我看时,最初我也比较看好丰顺公司,可当仔细地研究过丰顺公司的相关资料之后,我就立即放弃了这个想法。”
      “是么”杨铁良显得兴趣十足的样子。
      “撇开其他因素不说,仅就其对外负债规模一项,我们公司就不应该选择收购它。从该公司提供的上一个月的财务报表及经会计师事务所审核的上一会计年度会计报表得知,该公司迄今为止对外负债规模达十一亿元人民币,这可是一笔 天文数字,一般的企业有谁能背得起它呢”
      听完邓国华的解释,杨铁良才发现自己有失策之处。此前,他一味只对丰顺公司那供不应求的漆包线产品感兴趣,觉得漆包线产品科技含量与自己公司的高科技性比较合拍,而万达公司虽然其基本面也不错,但是其属运输企业,与自己公司的高科技性质相距甚远,所以,他内心一直并未选中万达公司。
      这时,听邓国华一席话,才知道自己忽略了一个至关重要的问题,十多亿元的债务,可不是一件小事,一旦接手,稍有不慎,随时都有可能掉入陷阱,难以自拔,到时其后果将会不堪设想。想到此,杨铁良大有如释重负之感,他微笑道: “还是你想的周全。”
      “那里,那里,我知道这次的投资项目对杨总你十分重要,所以,这些日子,我满脑子所考虑的全是与资本运作相关话题,想得多,心自然就细。”
      “好,难为你有这份心。”杨铁良确实有几分感动,“你确实认为只有万达公司才是最佳的选择”
      “是的。不过,至于该如何进行具体操作,还是应该好好地合计一下。”
      看来,杨铁良已经完全接受了邓国华的建议,把收购万达公司作为下一阶段的唯一选择。既然大方向已定,接下来当然是如何具体实施了。借此机会,杨铁良也很想听一听邓国华对此事的看法。他用右手支撑着下巴说: “在具体操作问题上,你有什么想法呢”
      “首先,不好意思,杨总,我冒昧地问你一句。”
      “什么事”杨铁良询问道。
      “我的意思是,杨总你到底能拿出多少资金来进行这次收购活动。因为这点很重要,钱多有钱多的做法,钱少也有钱少的操作。”
      “一次性动用三四亿元,应该没有问题。”
      “是这样呀”
      “怎么是资金太少了么”
      “是的。”邓国华果断答道。
      “那依你看,至少需要多少资金呢”
      “依我看,最好有五亿元人民币以上,事情就好办多了。”
      “五亿元是大了点,不过,通过想想办法,应该是能解决的。”
      “有这个把握么”邓国华有些担心。
      “应该没问题。”杨铁良坚定的说。
      “真的真的没问题”邓国华仍有些担心。
      “操,你要我说几遍才会相信呢”杨铁良一激动之下,竟说出一句粗话来。
      “那就太好了。”
      “怎么呢”
      “杨总,你看这样操作行不行”
      “先说说看。”杨铁良鼓鼓道。
      “如果决定收购万达公司股权,那么,在具体操作上,最好应按如下思路进行,首先,为了节约收购资金,我们只需将收购股份比例定在百分之十二左右,其中,大部分向第一大股东收购,约达到八至十个百分点就行,然后,再向其他小股东收购一些。由于第一大股东的持股比例已大幅度下降,所以,我们不必达到百分之十五的持股份额,仍然可以成为第一大股东而行使控股权。这样做,就能为公司节约一大笔资金。其次,将节约下来的资金作另外投资,建议投放在二级市场上用以收购万达公司的股票。这期间,当然要与某个有实力并且肯与我们合作的证券公司协商好,并最终能达成一个合作协议。在证券公司资金的有力推动下,使二级市场上万达公司股票能有一个不俗的表现,这样一来,我们就可以利用节余下来或暂时用不上的资金,打它一个短平快,狠狠地大赚一笔。据我估计,如果有五亿元人民币,法人股转让的首期支付款项,最好控制在一亿元以下,这样,我们就可以拿出四亿元左右投放于二级市场用以收购万达公司普通股。然后,通过庄家的力量,力争使其股价翻它二番以上,如此一来,四亿元就有可能摇身一变成十几个亿。”
      “好,这个办法好。”杨铁良显得非常兴奋。
      “这个事还没完,我们还可利用控股股东的有利地位,通过资产置换也能做一篇好文章。”
      提到进行资产置换,杨铁良的兴趣更大了,他喝了一口茶后说: “资产置换,这我知道。不久前,我在美国住了一段时间,美国人在这方面,可以说已到了炉火纯青的地步。”
      “我是这样想的,杨总你看行否”
      “说来听一听。”
      见杨铁良饶有兴趣的样子,邓国华稍作停顿之后,将他早已构思好的实施方案,从容细说道: “这可分几步来实施。第一步,我们可以通过做工作,将万达公司现在资产的绝大部分转让给原来大股东,我粗粗测算了一下,如能顺利转让成功,则至少可收回二亿五千万元人民币。完成这一步难度较大,到时可能需要杨总你亲自出马。第二步,在冠华公司之下尽快组建一至二家高科技公司,均要有自己的产品,最 好还应各自有自己的知识产权,只等万达公司资产转让一完成,即用那二亿多元资金用以收购我们属下的这两家高科技子公司,这一步如能成功,将可能为我们的公司带了一笔相当可观的转让收益。第三步,在顺利实现扭亏为盈之后,力争以最快速度取得配股资格或增发股票资格,以这种形式,争取向社会筹集到约二十 亿元左右的资金。有了这样一笔资金,那么,我们就可以放手进行一些确实有发展前途的项目投资,同时,将万达公司更名为冠华公司,最终实现冠华公司借壳上市目标。这就是我的大致思路,不知可行否”
      “你的想法倒是不错,不过,这里的关键还是第一步路能否走得通,这是全部问题的核心所在。”
      “没错,走好了第一步,则我们就取得了整个战役的主动权,后续几步也可迎刃而解了。”
      “以你的判断,你认为走好第一步的可能生到底有多大”
      杨铁良的这一问,差点真把邓国华给难住了。邓国华想了想,最后以没有多少把握的语气回答道:“不好说,但是,我想五成的希望总是有的。”
      “五成胜算机会太小了。
      “不过,我认为,我们也没有必要太在意这估计,毕竟是‘谋人在人,成事在天’ 嘛。有些事,不付诸行动,实在是难知其轻重的。”
      “这话在理,说不定事情并没有我们所想象的那么难哩。”杨铁良自我宽慰道。 “就是嘛,应该先闯一闯再说。”
      “那就选定万达公司为我们的进攻对象”
      “我认为应该选它。”
      “好,那就这么决定了。下一步就朝这个方向去努力吧。”杨铁良做出一付像要展开对敌决战的样子,狠狠地说道。
      “我看行,就这样定下来吧。”邓国华也极力鼓励道。
      “最后,还有一点就是,我们必须争取一切时间,力求以最快速度顺利完成这一收购案。”
      “这是自然的,我们不仅要尽快完成它,还应力争取得最佳回报。”
      “没错,我正是这个意思。” 与邓国华交换意见之后,杨铁良心里感到更踏实了不少。现在,他再也不用去为是否应进行这次项目投资运作而犹豫不决了,他的思绪已经得到完全理清,这就是:只能前进,不能后退。
      然而,在具体实施收购之前,为慎重起见,杨铁良还是做了一项具有前瞻性的社交工作,这就是在邓国华安排下,与万和集团公司董事长刘建国的会唔。
      一天晚上,在邓国华陪同下,杨铁良来到了名都酒店二楼一间名为海棠阁的贵宾房,这时,刘建国董事长已先几分钟到达了。邓国华一见到刘建国,就笑呵呵地抢前几步迎了上去,握着对方的手热情地问候道:“刘总,你好呀,咱们有好久没见面了吧”
      “是的,该有二年多了。你现在忙些啥”刘建国轻松地应酬着。
      邓国华想起此来的目的,突然意识到自己不知不觉之间犯了一个错误,忘了为二人做介绍。想到这,他机警地再一次拉着刘建国的手来到杨铁良面前: “来,我替你介绍一位新朋友,这位是杨总,是冠华科技公司的董事长兼总经理。杨总,这位就是我常跟提取的刘总,现在是万和集团公司董事长。”
      “你好,杨总。”
      “刘总,你好。” 杨铁良与刘建国就这样算是认识了。
      这时,服务小姐走了过来:“几位先生请坐吧,想喝一点什么好茶呢”
      “来一点你们这里最好的茶,你去泡吧。”刘建国对服务小姐挥了挥手说。
      “好哩。”服务小姐回应道。接着,她转头就出去了。
      邓国华觉得今晚由应该自己多主动些,于是,他微笑道:“刘总,近来你们公司的生意还好么”
      “还过得去吧。”从刘建国脸上可以看出,很显然,他对公司目前境况并不太满意。这一点已被邓国华看在了眼里,不过,虽然心里明白但嘴里绝不能说,于是,他顾此而言他地道:“如今的经营环境与二年前是不可同日而语了,银根虽然有所松动,但对改善企业经营环境其作用并不明显。前几天,我到 F 县的清水镇去过一趟,那里至今仍是一派萧条景象,谁会想到二年前那里曾是多么充满生机和希望的繁荣昌盛之地呢”
      说到清水镇、大潮湾,对刘建国来说,一点不陌生。想当年,房地产市道处于高潮之时,他的公司仅在清水镇的投资就不下十个亿。幸好后来转让出去了不少项目,否则其损失难以估量,但是,尽管如此,至今仍有三千多万元资金无法收回,几乎已成铁定的烂账。想到这,他深有同感地说: “是啊,这种市道不知到何时才会真正的好转起来啊。”
      “刘总,现在你们公司的资金周转情况如何”邓国化关心地问道。
      “虽说紧点,但还凑合吧。”
      “刘总,听说你公司还是万达公司的第一大股东,是真的么”杨铁良觉得时机已差不多到了。
      刘建国感到有一点愕然,但很快就镇定下来了,从容答道: “是的,我们公司至今仍拥有其百分之十五的控股权。杨总,你怎么关心这个事呢”
      邓国华怕事情搞僵,赶紧代杨铁良解释道: “是这样子的,杨总最近有心想收购几家企业。刘总你应该知道的,杨总可是咱们 W 市的风流人物,几年前就被市里授予荣誉市民称号,他还是市政协常委和市外商投资企业协会的第一副会长哩。”
      “噢,久有耳闻,只是名字与人一直挂不上号,我知道的,杨总是名人。但是,杨总,你对所收购企业有什么具体要求没有”刘建国笑问道。
      “并没有太多硬框框,主要视对方企业的具体情况而定。”杨铁良反而显出一付是对方求我而不是我求于人的姿态来。
      邓国华见此状况,担心有副作用。他忙插话补充道:“其实,杨总所收购的企业大致还是有条件的。”
      “是什么样的条件呢”刘建国感兴趣地问。
      “就是最好是已经发行股票的上市公司。”邓国华回答道,“杨总,我说得对吧”
      “是的,上市公司当然最好。”杨铁良回应道。
      这时,刘建国起了几分疑心,心想:他们莫不是冲着万达公司而来呢想到此,他有心想试探一下: “如今的上市公司,并不是铁板一块,有好也有坏呀。”
      杨铁良已经多少看出了刘建国的用意,于是回应道: “这是很自然的,不过,好的企业有几种好法,而坏的企业也有各不相同的原因在里面,所以,难以一概而论。”
      “杨总所言甚是,就拿我们万达股份公司来说,我就常对他们说,实在是亏得冤枉,一个本来好好的企业,怎能说亏就亏了呢”
      “刘总,万达公司的亏损很严重么”邓国华明知故问。
      “也不是非常严重,今年上半年才首次录得亏损。”
      “那下一步,刘总有何打算呢”杨铁良关心地问。
      “万达公司目前的最大问题,就是经营范围比较窄,主要是运输业,按理来讲,如今的经济正在复苏之中,运输业应该能直接受惠,为此,我已责成万达公司董事会尽快拿出一套整改方案来,到时候再看情况而定。”
      杨铁良觉得此时可以试探一下对方: “刘总,你为何不考虑将其股权转让出去呢,其实,有时候,采取以退为进的经营思路也会收到令人意想不到的效果哩。”
      “这条路,我也想过,一来要想找到一家合适的企业来收购它也不容易;二来我们也有点不甘心,期望通过整改能顺利实现扭亏为盈。总之,走一步看一步,以后的事一切都很难说。”
      邓国华听出杨铁良的话中之意,只好从旁多打气,他说:“刘总,对于万达公司,我和杨总都对其有意,如果有一天,你们决定将其转让出去的话,可以随时与我们联系,只要条件合适,我们可以考虑收购它。不过,能快一点最好,因为我们也同时还看中了好几家,目前正在评估及谈判阶段,谁能早达成共识,我们就准备收购谁。”
      至此,刘建国已完全清楚了对方今晚与自己见面的用意,不过,眼下他还不想把底牌透露出去。想到这,他试探性地问道: “如果收购万达公司,你们能给予什么样条件呢”
      “可以约高于每股净资产价值。”邓国华说。
      “员工呢”刘建国又问。
      “可按国家有关规定办理。”杨铁良果断地答道。
      “我们关心的是尽量能保持公司员工队伍相对稳定,你们也知道,如今失业率很高,为了保持社会稳定,市里对这方面很重视,我们的压力不小啊。”
      “刘总,你是不是担心员工回流问题”邓国华一针见血地说。
      “这当然是一个很重要的考虑因素。”刘建国说,“如果一旦出现原派往万达公司员工要全部返回万和集团,则会造成比较大的就业压力,到时如不能妥善解决,可能会激出问题来,这种事是无论如何都不能发生的。”刘建国终于说出了他的苦衷。
      弄清了对方的真实想法,杨铁良反而觉得放心多了。几十年商海拼杀,让他得出了一点体会,即凡事没有解不开的结,关键是要知道其结在何处。
      从刚才刘建国的话语之中,显然他并有把股权转让这条道堵塞,而且,他所关心的不是转让价格和付款方式,不是关注采取何种方案解决万达亏损问题,以及所给的条件能否令他满意。明白了问题关键所在之后,杨铁良心中也就有了底了,于是,趁机游说道: “刘总,你的担心确实很有道理,也完全可以理解。实事求是地说,如今像你这样的领导是越来越不多见了,我就曾在内地见过不少国企老总,他们只关心能否完成扭亏为盈任务,为此,大搞所谓减员增效,结果是虽然企业一时实现了扭亏,可大量员工却从此失去了饭碗,现在想来,我仍对那些下岗员工抱有深深地同情之心。”
      杨铁良的一席话,显然是触到了刘建国的灵魂深处,引起了共鸣,只见他连连点头: “杨总说的很对,其实,在我看来,扭亏为盈之道并不是非要走减员增效这 一条道的,如果管理体制和产品革新等方面不作根本调整,即使是一时实现了扭亏为盈,也难保其日后不再亏损,因为许多国营企业之所以亏损,其根本原因往 往并在于多了员工的那一点工资成本,采取治标不治本办法去搞什么扭亏为盈,即使暂时有效也决非长久之策啊。”
      “我完全同意刘总你的这个观点,实际上,我在对部下开会也多次反复强调,一个企业经营得是好是坏,关键在管理。过去,常听说“三分技术,七分管理”,起初并不相信这句话。如今,是不得不信了。不是还有一句老话叫做‘吃不穷,用不穷,不会打算一世穷’么,一个家庭是这样,经营一家企业何尝不是如此呀。所以,目前我们在与其他几家进行收购谈判时,我们都是主动提出尽量不裁减员工,尤其是正式员工,要尽可能做到不会因企业重组而出现大的波动。因为我坚信,绝大多数员工是很在乎那份工作的,也就是说,他们都是有动力想做好工作的,这是一个大前提,如果这个大前提成立的话,那么,员工的问题就不是个问题了。” 杨铁良继续侃侃而谈。
      “有道理,杨总不愧为是一位知名企业家,看问题就是不一样。”刘建国说。对股权转让之事,他的兴趣是愈来愈浓了。
      “刘总过奖了。”杨铁良客气道。
      “我是说实话。现在有很多企业领导人,他们根本看不到这一点,一说到要扭亏为盈,首先想到的是减员增效,或者是要银行对其欠款搞什么停息挂账,在我看来,那根本不是一个真正企业家的应有态度,是百分之百政客的思维。因为只有极少数政客才会只管本届任期好过,不管下一届洪水滔天。其实,我相信,即使是政客,有远见卓识的也是愈来愈多了,毕竟短视的做法,是不可能长久的嘛。” 刘建国似乎是有感而发。
      “是的。”杨铁良附和道。
      邓国华见已谈的差不多了,剩下问题可暂往后搁一搁,就起身笑道:
      “看得出,二位大有相见恨晚的味道,来,我们不能光顾聊天,也该点菜了吧,不知二位感觉如何,我的肚子可早已在咕咕直叫了。”
      “确实,你不说,我倒是把吃饭的事给忘了。”刘建国打趣道。
      自点完菜之后,没多久就陆续有菜上桌了。几杯酒一落肚,气氛自然又活跃了起来,古人说得好,“醉后乾坤大,壶中日月长。”杨铁良借助酒力,重提收购之事,刘建国则以一句“好说”回应,令杨铁良大有看见了希望之光的感觉,于是,信心倍增,从而终于下了收购万达公司的决心。
      然而,世上之事难有件件顺意的,似乎非经磨难,就成不了正果。冠华公司收购万达公司一例就是如此。本来,通过几次与刘建国把酒言欢,又闻对方亲口允诺,应该会一马平川,可是,当杨铁良在一次与刘建国打高尔夫球时,提到希望万和公司能将万达公司与运输有关资产接过去时,刘建国只是一个劲地摇头,连说“不行”二字。
      对杨铁良来说,如果对方不同意接手万达公司与运输相关部分原有资产,则 他当初设计收购股权的如意算盘,也就不能继续玩下去了。为此,杨铁良感到很是失望。
      不过,失望归失望,既然已经决定了要做的事,岂能半途而废何况不战就俯首认输,也不是杨铁良的性格。杨铁良经过一番紧张思考之后,决定把事情摊开来说: “刘总,其实我提出将有关运输部分的资产交由万和集团接收,是有比较深的考虑的。”
      杨铁良将话有意说到一半处故意引而不发。刘建国则在一边打球,一边见对方欲言又止,也想知道对方所说“考虑”到底是些什么,所以,就追问对方: “这话怎么讲”
      “你想想,我们公司是从事高科技的,运输类的资产就是送给我也没有什么价值,不仅如此,反而是一种浪费用。”杨铁良说。
      “有一定道理。但是,为何一定让我方来接收呢”
      “这还不明白刘总,你们公司本身就一直有运输业务,如果将万达公司的这部分资产交给你公司,不仅可以进一步加强你公司在这一方面的业务,更主要的是可以避免这一部分资产的浪费和损失,而将它交给其他股东,则均不能充分发挥其作用,可以说是非你莫属呀。退一步说,其实,这实在是一桩利己利人的好事,对么” 杨铁良解释道。
      “可是,那些资产都已使用多年,其价值也非当日可比呀,是么”刘建国说。
      杨铁良见刘总话语中有了几分松动的迹象,于是信心更加足了,他微笑道: “如果只是有关资产价值方面的问题,那好说。”
      “这么个好说法”
      杨铁良心想,这个刘建国真是个书呆子,遇事不知转弯儿,看来这层纸今天非捅破它不可了,他微笑道:“一句话,决不让你刘总吃亏,或者,这样也好,你可以先开一价,如何”
      “我开价,没这个理。还是你说个价吧”刘建国说。
      “你说比我说更好,所以,你尽管开一个价,我相信以你的为人,决不是漫天刹价的人,我信你,还是你说吧”
      “一定要我先说”刘建国再一次含笑地问。
      “正是......”
      “那说说啦”刘建国笑道。
      “讨厌,说就说嘛,这么像姑娘家模样”杨铁良打趣道。
      “考虑到日后还债负担,以净资产为基础,再下浮十个百分点,如何能接受么”
      杨铁良见对方所开出价格还算合理,想想再与之讨价还价已没多大意思,弄得不好反被人家小看了,也不利于日后关系的协调,毕竟往后仍有许多事情有求于人家。所以,他笑道: “行,按刘总你的意思办就是了。”
      “那就好,就这么定啦。”刘总此刻也感到很开心,觉得心中一块石头终于可以落地了。
      其实,近半年来,刘总一直在为万达公司的未来担心,怕一直亏下去会一发不可收拾,到时无法向上级领导交待。但是,又苦于一时找不到一个好的解决办法,没想到,真是“有心栽花花不开,无心插柳柳成阴”,搁在心头上一桩大事竟然如此轻而易举地解决了,而且作为一家亏损企业,股权转让价格水平也不错,难怪刘总此刻显得特别高兴。
      就是说,按万达公司总股本八亿股的百分之十五计算,本次股权转让总价款折合人民币为一亿二百万元整。
      事情进行到一步,可以毫不夸张地说,杨铁良已经基本取得了本场战役胜利的掌控权。尽管在这场战役结束前仍有一系列大大小小的战斗,包括同其他股东谈判、同证券公司将开展合作谈判等,但与刘总合作局面的打开,基本上奠定了整个资本运作计划目标成功实现的坚实基础。
      特别值得一提的是与证券公司为合作条件而展开的谈判。
      却说这次被杨铁良委派专门负责联络各证券公司的是万润权博士,杨铁良之所以派万润权来负责此事,除了他是金融学专业博士外,还一个很要因素就是,万润权有许多同学都在证券行业工作,其中不少已在各证券公司担任要职。所以,杨铁良坚信派万润权以总经理助理身份出面负责与各证券公司洽谈合作事宜会比 其他人更为合适。
      万润权接此重任,自然也不敢怠慢。虽然他来 W 市工作时间并不长,但幸好与过去同学的联系一直并未中断,他找出自己的电话本,很快通过电话先后与所 要联系的同学都联系上了。然而,他也明白,不是任何一家证券公司都适合的,必须要求对方具备一定条件才行,比如对方一定要有足够的资金实力,一定要承诺能配合冠华公司对股价的要求,还有也是最紧要的就是对方要对炒作万达公司股票感兴趣,否则,就丧失了合作意义了。
      为了能更多地了解目前有关证券公司运作的实际情况,万润权决定与现正在W 市远方证券公司工作的同班同学赵强面谈一次,通过约定,见面地点就选在赵强的办公室里进行。
      由于是有求于人,万润权自然马不停蹄地赶了过去。一进到赵强办公室里,见对方正伏在办公桌子上聚精会神地写东西,就决定自个站一会儿,以免打扰对方。几分钟过后,赵强才抬起头来,见万润权早已来到,脸上露出一付很是欠意的样子: “不好意思,到了好久么”
      “没有,只有刚到了一会儿。”万润权轻松地回应道。万润权与赵强虽是大学同班同学,又在同一个城市工作,其实平常见面的次数并不多,只是偶尔通过电话联络一下而已。如今见万润权有事要谈,自然也想急于知道具体是什么事情,于是,他笑问道: “老同学,你在电话中说有要事相谈,究竟是什么重要事情呢”
      万润权心想,彼此都是老同学了,用不着转弯抹角的,就直奔主题:“我现在所在公司正准备收购一家上市公司,我们老总想找一家有经验有实力的证券公司作操作顾问。我知道你就在证券公司工作,所以就来找你罗。不会赶我走吧”说着,万润权自己倒先笑了起来。
      “老同学真是说笑了。-------哎,你要找操作顾问,何不就找我们公司”
      “你们公司有兴趣么”万润权说,“要是你们公司有兴趣的话,又有你我这一层关系,那将来合作起来就方便多了。”
      “这样吧,等我找时间向我们老总汇报一下,再视情况而定。如何”赵强建议道,“老同学,你可不可以把你们正准备收购的这家上市公司情况及将来如何运作介绍一下”
      “当然可以。”
      于是,万润权就把收购万达公司及其如何进行资产置换等情况一一地向对方作了介绍。同时,也很明显地感觉到对方对这件事是有很浓厚兴趣的。
      从赵强那里出来之后,万润权又同一名在国有资产投资公司工作的同学辛宝华联系上,对方在电话里知道了万润权的用意之后,热情地为万润权推荐一名现在南海证券公司工作的朋友,名叫喻跃进,于是,万润权又以辛宝华的名义专门拜见了喻跃进。可能是看在辛宝华的面子上,应该说对方还是挺客气的,只是经对方自我介绍之后,万润权反而觉得对方的公司规模太小,不符合杨铁良所定的标准。但即使是这样,喻跃进仍为万润权又推荐另一位他的朋友,这位朋友现在东海证券公司工作,是该公司资本运作部的总经理,名叫钱永长。万润权听说东海证券公司是一家规模很大的证券公司,自然是十分高兴,连声多谢对方的推荐。如此一来,万润权又通过喻跃进的关系认识了钱永长总经理。
      就这样,万润权通过各种关系先后走访了十几家证券公司,等于进行了一场证券公司的大普查。
      为了能找到中意的证券公司,万润权根据先后同十余家证券公司接触所掌握到的信息资料,经过一番筛选之后,最后从中选出了两家证券公司,以供杨铁良裁夺。
      一天,万润权主动来到总经理办公室:“杨总,有时间么”
      “有事吗”
      万润权站在门外,整个脑袋却已伸进门去了,他说: “是的,我想向你汇报一下有关同各证券公司接触后的情况。”
      “好,那来吧,我原本想出去一下的。”
      “是这样的话,何不另找时间”
      “没关系,刚好我也正想了解一下有关证券公司这边工作进展状况,来,请坐。”
      万润权进到总经理办公室里面,找了一位子坐了下来,他面对着杨铁良说: “杨总,通过近一段时间的努力,现在情况是这样了的,就总体情况而论,一般小的证券公司感兴趣的较多,而规模比较大的证券公司则由于其手中项目已很多,所以相对而言,感兴趣的并不太多。”
      听万润权如此一说,杨铁良不免有几分失望,他问道: “难道就没有一家有实力的证券公司对万达公司感兴趣”
      “那也不完全是,我先后接触了有十几家证券公司,根据与对方洽谈的情况,我从中已选出了两家证券公司。”
      “呵,是哪两家”杨铁良的精神一下子给提了起来。
      见杨铁良那付迫不及待的样子,万润权觉得自己近日来的工作没有白费,心中甚感安慰。他说道: “是东海证券公司和远方证券公司。”
      “为何会独选这两家呢”
      “我之所以看中这两家证券公司,主要是因为他们都比较符合我们所定的条件。除此之外,就是他们都对万达公司比较感兴趣,当然,我也把我们收购万达公司之后准备将其主业转向高科技的信息向他们作了必要的介绍。”
      “这两家证券公司的基本情况怎样”杨铁良多少还是有些不放心。
      万润权早就知道杨铁良会有此一问的,他做足了功课,自然不会有问题,他轻松地微笑道: “这两家公司的实力都还可以,尤其是东海证券公司,据了解,其可以经常性调动的资金高达一百五十亿元人民币,该公司总经理享受副部级待遇,公司现有员工达十万余人。另外,远方证券公司虽然注册资本只有五个亿,但其可经常性调动的资金也可高达八十亿元人民币,公司现有员工六万余人。值得一提的是,这两家证券公司总经理都有很深的官方背景,内幕消息较多,在炒作股票方面能做到随心所欲、无拘无束。这一点,十分重要,也是我特别看中他们的一个重要 因素。”
      “所虑甚是,但是,总不能两家都选吧要知道,合作伙伴越多就越容易泄露我们的炒作意图,到时可能反而弊多利少了。”
      “这个我知道。其实,我之所以选出两家证券公司来,目的只有一个,就是供你从中挑选一家。”万润权解释道。
      “我看,也不用挑了,我信得过你,你说说,根据你所掌握的材料,应选哪一家为好”
      听到杨铁良的表扬,万润权心里很是高兴,但表面上仍一付谦逊模样,他说道: “杨总,还是你定吧,我觉得两家证券公司都不错。”
      万润权的话,令杨铁良突然改变的主意,他不准备就这样轻率地决定选谁或不选谁,因为他还想作进一步的了解工作,只见他说道: “这事暂不用急。这样吧,从现在开始,你要做好两件事,一件是把这两家证券公司的有关材料尽快整理出一份来,愈详细愈好。第二件是,你要尽快地与这两家证券公司的总经理取得联系,安排我分别同他们见一次面。一切事情待见面之后再说,好么”
      “好的,我明白。”
      “还有什么事情要说的”
      “暂时没有了,哦,杨总,收购股权的事还顺利吧”
      “还顺利,一切都在按计划运作,你目前任务是全力以赴做有关与证券公司合作事宜,其他的事,我已派人去做了,不用分散你的精力和时间。”
      “行,我会尽全力去完成你所交给的这项任务,你就放心吧。”
      “对你的人品和能力,我是完全放心的,你就放手去干吧。”
      “好,那我就走了”
      “也好,你先回吧,有事我会给你电话。”
      “好,再见。”
      ------。
      
      话说杨铁良处理完万润权的工作汇报之后,敏锐地感到收购时机已经成熟,为此,他从容不迫地调兵遣将,就如何具体实施收购行动进行了严密部署。首先,冠华公司与万和集团公司正式签署了总共一亿元人民币的股权转让合同,每股定价八角五分钱。考虑到万达公司运输类资产由万和集团回购因素,经双方认真核实同意,杨铁良实际需支付价款三千五百万元人民币,而且分三期支付,首期支付合同总价款的百分之三十,一年后再支付合同总价款的百分之四十,余款三年半之后一次性付清。合同还约定万和集团仍继续持有百分之一的万达公司股份,未来公司重大决定表决权归冠华公司享有,即万和集团承认冠华公司为万达公司第一大股东,并享有相关权利与义务。
      双方还同意,五年后,由冠华公司负责收购万和集团所持万达公百分之一股权,收购价格届时再定。同时,双方还口头约定,有关收购万达公司股票事宜在三个月内暂不对外公布,具体公布时间由冠华公司视情况而定。
      其实,杨铁良之所以这样做,明眼人一看便知,主要是由于与之合作的证券公司仍未确定下来。
      就在杨铁良与万和集团正式签署股权转让合同之际,万润权来电告知,当晚已约定与远方证券公司总裁在富都酒店南华阁见面吃饭。几天来,杨铁良一直在等万润权方面的最新消息,如今终于等到了,这令他确实宽心不少。
      晚上,杨铁良在万润权的陪同下,早早地就来到了富都酒店,可能路上塞车的缘故,等了足足有二十分钟,总算把对方等来了。对方一共来了三个人,即总裁及其秘书和司机。
      见客人到了,万润权主动地迎了上去,说:“那总,你好,我给你介绍认识我们的杨总。”
      “你好。”那总见杨铁良走过来,即热情招呼道。
      “你好。”杨铁良边说边掏出一张自己的名片来。在杨铁良的眼里,那总身高约有一米八,稍胖,B 市口音,一付养尊处优模样,即笑道:“那总,是北方人吧,你这个姓不多见哩。”
      “是的,我是满族人,在B 市长大。”
      “难怪你的普通话讲得特标准。”
      “那里,过奖了。”
      “我说的老实话,平常,我对那些讲普通话讲得好的朋友总是特别羡慕。不过,看来我的普通话是没有希望的了。”
      那总见对方如此坦诚,入乡随俗,也就随和多了。他笑道: “那也不能这样说,讲好普通话终究是有一个过程的,只要多说,多开口,慢慢地就行了。”
      “但愿如你所说。”杨铁良微笑道 ,“不过 ,尽管如此,我仍对其信心不大。有时,我也给自己台阶下,把讲不好普通话,归之为是乡音太重的缘故。毕竟乡音难改变啊。”
      “要有一个过程的,慢慢来,不要急。”那总耐心劝说道。
      这时,万润权见他们二人谈得甚是投机,于是插话道:“那总,今年股市行情怎么样,有没有可能出现一波大的牛市行情来”
      说到证券方面,那总显得游刃有余,神态也更加轻松自如,他说道:“能否出现大的牛市行情,目前还很难说,不过,依我看,这种可能性还是有的,毕竟已经经历了有几年的熊市期,物极必反嘛。是吧”
      “那总,既然你认为有可能,那一定是会有的。”万润权迎合道。
      “不能这样说呀,股票市场跟商场一样的,风云莫测啊。”那总开心地笑道。
      “那总说得是,股市确实有风险,尤其是经历过这几年熊市的股民,应该体会更深。”杨铁良说,“但是,像那总你们这样的大机构,盈利水平应该比较稳定吧”
      “大有大的难处,小有小的难处,作为券商同样也盼牛市行情的早日到来啊。”
      “那总这话我信,做什么都有个机会问题。那总,你说是吧”杨铁良做出一付谦逊的样子。
      “确实如此,哎,杨总,你不是准备收购万达公司么进展如何” 那总突然直入主题。
      杨铁良心想,这不是正中下怀么自己正愁不知如何才能“言归正传”,没想到对方却主动提了出来,真正是求之不得的事,于是,他笑道:“那总,不瞒你说,股权转让合同都已经签署了,之所以仍未公布,主要是还有一些其他细节尚未确定下来。”
      那总自然已听出杨铁良的言外之意,所以,他问道: “杨总,你收购万达之后,有何进一步打算”
      “当然是有的。我准备将原来的大部分资产置换出去,同时再把我公司的一 些优质资产注入,并将其更名为冠华科技股份有限公司,这是后一步的事了。” 杨铁良从容地微笑道。
      万润权觉得这时应该有些补充,他接着解释道: “其实,我们今天请那总出来,也是想诚心诚意听一听您的高见。说实在的,我们也希望能把这次资产重组事件尽可能做得更完美和更有成效。”
      “我看,我们两家可以好好合作一把嘛。”那总笑道,“我们公司专门设有资本运作部,聚集了一大批精英人才,让他们为你们出出主意,说不定会有意想不到的收获哩。”
      初次见面能谈得如此坦率和具体,在杨铁良看来,实在有一点出乎意料之外。于是,他就自己的整个操作思路和对证券公司配合方面的一些要求,一一向那总作了陈述。那总是何等精明之人,虽然大部分时候,他可以做到坦率,无话不说,但当遇到具体生意上的问题特别要他做出决策的时候,却从来不敢大意了事。他给杨铁良的答复也很得体,可以说是无懈可击的。他笑道: “杨总,你这个意见十分重要,也很新意。我们也非常希望能有机会与你合作,证券公司嘛,不做证券做什么呢可以说,贵公司目前所做的这项工作,完全属我们日常工作所考虑范围之内。但因为我们公司比较大一些,有许多事情不是一个人所能决定得了的。不过,杨总你刚才所讲的这一桩事情,我会高度关注,回去后尽快开会讨论,听听其他人的意见,争取尽早能有一个好的结果。如何”
      对此,杨铁良心里也明白,那总之所以不当场拍板,既可能是在耍商务谈判中惯用的以退为进的伎俩,目的不外乎是为了降低对方条件而增加自己一方的筹码。当然也可能确实是公司有内部规定,必须按程序一步步走。总之,杨铁良已打定主意,心急吃不了热豆腐,一切等一等再看。
      与此同时,杨铁良又先后与东海证券公司、华大证券公司进行了接触,并有意将一些无关紧要的信息透露出去,让其他证券公司知道。杨铁良此举,显然也有打心理战的成分,目的是希望通过此举,能引起各证券公司之间竞争,从而扭转目前比较被动的局面。
      果不其然,原先那些若离若现的证券公司,变得较前更积极起来。不少证券公司甚至派人主动与冠军华公司联系,希望延续未完的合作谈判。面对突然转变的形势,杨铁良及其助手们,自然不会轻易放过,他们要认真抓住这种对己有利的局面,为自己谋取更多利益。
      其实,在商言商,这不过是商人们一惯思维,用不着大惊小怪的。
      单说杨铁良及其助手们在众多证券公司之间纵横驰聘,充分利用其追逐利润 的心态,大做文章,最后经过认真分析,反复权衡,决定与远方证券公司那总合作。其条件是对方必须在十八个月内,将万达公司股票抬高至目前价位的三点五倍以上,即到时每股市价要高于二十三元人民币,同时,远方证券公司答应为冠华公司提供四亿五千万元为期二年半的借款。冠华公司则承诺按照远方证券的要求提供所需配合,其中包括信息披露时间安排等。同时,冠华公司必须在收购完成后六个月之内,向万达公司注入具体高科技含量的优质资产,并将其更名为冠华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全部意向达成共识之后,杨铁良终于十分愉快地与远方证券公司签订了合作协议。
      本来,杨铁良对于从事资本运作还是比较陌生的,但由于他重视人才,且能做到知人善用,因此,就在他与万和公司达成有关股权转让的初步意向之时,他就已经拿出了近五亿元人民币在二级市场上逢低吸纳万达公司股票,如今又有远方证券公司所提供四亿五千万元人民币借款,自然也都将其投入在二级市场购买股票上。在此后的时间内,正如他们所计划的那样,在二级市场上,万达公司的股票如雨后春笋般直向上冒,不到一年时间,万达股票已轻松跃过三十元大关。这时,按照与远方证券公司所达成的协议,万达公司及时对外宣布将公司更名为冠华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与此同时,公司还宣布将原有运输类资产全部置换出去,并将冠华公司属下子公司东华科技公司和海华科技公司注入上市公司。由于各家媒体的推波助澜,拼命鼓吹,使之更名后的冠华科技股票再次展开了一波大升浪,直破五十元大关。此时,杨铁良接受万润权建议,悄悄地将手中股票逐一抛出,这段时期,足足持续了三个月之久。待手中全部股票成功脱手之后,万润权为杨铁良算了一笔账,仅在二级市场前后所投入的近十亿元人民币,就净赚四十四亿多元人民币。
      此外,注入上市公司的两家子公司净资产,实际上不足五千六百万元人民币,其中,海华科技公司是通过收购一家防盗门锁生产厂后才改名的,其许多设备早已老化,该厂当时虽然账面资产三千六百万元人民币,但实际上其全部净资产价值不足一千万元人民币,但由于此时的万达公司已被杨铁良及其助手们所完全控制,因此,在进行注入资产评估时,一方面任意注水令其升值,另一方面竟将两家子公司的产品技术按知识产权评估作价达三亿六千五百万元人民币,真是废铁卖出了黄金价。特别值得一说的是,由于从万和集团购买万达公司股权所支付的资金极少,以致可以将更多资金悄悄地投入二级市场,故获得了丰厚的利润回报。
      另外,杨铁良将自己的两家子公司高价注入万达公司,大大地提高了自己在万达公司持股比例,而且,还从上市公司财务处额外获得了九千七百万元人民币,用作注入优质资产的差价补贴。
      至此,杨铁良在不违反现行法规条件下,巧妙地通过资本运作,总共获取利益达四十五亿多元人民币,从而彻底地摆脱了前期事业受挫的阴影,真正实现了他所一直渴望的东山再起、卷土重来的愿望。当然,他永远不懂得什么叫知足常乐,因为那不是他的性格。恰恰相反,在杨铁良看来,既然命运之神如此钟情于他,没有理由不充分利用这个绝佳机会,让自己的人生焕发出更亮丽光彩。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