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灭之刃]论披马群穿的正确姿势

作者:向南未北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柒]两个兄长就算了

      
      32.
      富冈默默的看着被杏寿郎缠在自己手腕上的枣红色的细长发带,他有点反应不过来的困惑的眨眨眼:“.......为”
      
      杏寿郎大笑着拍了拍他,打断了他的问话:“是礼物!!!!”
      
      富冈有些有气无力的叹了口气:“我不需要礼物。”他揪了一下绑在手腕上的纯红发带:“还有,为什么是红色?”
      
      “唔姆!!!”杏寿郎似乎是想到了什么,对着富冈的笑容更灿烂了些:“因为觉得义勇很好看!!红色一定会很适合的!!!”
      
      “.........”富冈微微撇过头,有些闷闷的开口:“.....谢谢。”
      
      [四月:兄长选的什么礼物?]
      [杂食兽:枣红色的发带!!]
      [四月:为什么是发带?]
      [杂食兽:因为觉得好看就买了(bushi)]
      [杂食兽:义勇用这个绑头发肯定会很好看的!]
      [栢芸:wwww]
      [杂食兽:如果是绑蝴蝶结就更赞了www(搓手)]
      [栢芸:哈哈哈哈哈哈哈]
      [四月:www]
      [杂食兽:你们那边解释的怎么样了?]
      [栢芸:现在我们还在荒山野岭和宇髓瞎扯(悲)]
      [杂食兽: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宇髓不香吗]
      [栢芸:香wwww]
      [栢芸:草]
      [杂食兽:昂?]
      [栢芸:突然又穿越了]
      [四月:原来这次就是救一下宇髓吗]
      [杂食兽:好快?!!!]
      [栢芸:是的好快]
      [栢芸:我还没看仔细这个少年宇髓]
      [四月:明明看了很久好吧]
      [杂食兽: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嗝]
      [栢芸:流泪熊猫头.jpg]
      [杂食兽:桥豆麻袋?!]
      [四月:??兄长又怎么了?]
      [栢芸!草哈哈哈哈哈哈哈这个又就很有灵性]
      [杂食兽:你们这么快就穿了....如果我也......]
      [杂食兽:不要啊!!我也这么快就走怎么办(锤桌)]
      [四月:?]
      [杂食兽:我不能这么快走!!!!]
      [杂食兽:我的羽织后天才能拿!!]
      [栢芸:草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四月:.......]
      [四月:好惨]
      [杂食兽:我泪了,拜托穿越等等我的羽织(锤桌)]
      [栢芸: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33.
      有一郎沉默的在一片漆黑的崎岖小路上漫步着。
      
      夜晚的大正,安静的不可思议,空荡的环境如同墨染般浓郁的暗沉。连本就仅略明的月光也被繁重的乌云遮掩,就算有钻出云层缝隙冒头的零星的淡光,却也还是黯淡得让人什么都看不清。
      
      一步,两步,三步......不紧不慢的走着的人实际上也不知道自己要去的方向,他仅仅是随便朝着树叶落下的地方随意的行路而已。事实上要去哪里也并不是他需要烦恼的,反正左右自己也只是过客,过一会大概就又会消散再出现在别的地方吧。
      
      一个人的时候是容易胡思乱想的,脑子里的思绪犹如晴天里被风吹过的薄淡云霞一般千变万化又飘渺不定。思绪的转换间,规整的步伐却也没有停下。
      
      然而事实证明,走路,尤其是走夜路时走神是不可取的,因为会容易摔跤。
      
      当然实力高强的有一郎并不会这么容易摔倒,但在被绊住时他还是因为惯性控制不住的踉跄了一下。
      
      “.......”发散的大脑一下子回神,扭头左右看却发现自己已经不知不觉的走到了一户人家的门口。
      
      过于放松了。有一郎暗暗的谴责了一下自己。
      
      由于莫名升起的好奇心和隐约的不明不安,有一郎走到这户人家墙边,从狭小的窗户里向里看了去。
      
      “........啧”有一郎对着更加黑的房屋内皱着眉隐晦的啧了下嘴。
      
      出于莫名的直觉,有一郎决定就在这里稍作休整。他靠着墙壁抱着刀坐下,闭着眼开始闭目养神。
      
      34.
      千寿郎有点想哭。
      
      突然出现在炼狱杏寿郎――原著的那位的面前,对于他真的有点不友好。
      
      拜托,不要把我当做血鬼术啊。他带着有些慌张的表情在心里默默祈祷。
      
      [四月:.......我遇到大哥了]
      [杂食兽:!!!!]
      [栢芸:?!!!!!]
      [栢芸:――大――哥!!]
      [杂食兽:没什么问题吧?!!]
      [四月:嗯,暂时没有]
      [栢芸:你们在哪?]
      [四月:我和大哥现在应该是在藤屋]
      [杂食兽:对了四月!!!!]
      [四月:??]
      [杂食兽:你可不可以不要叫大哥兄长,你是我弟弟不是他的(认真)]
      [四月:唔..................]
      [四月:好的......]
      [杂食兽:你叫他兄长我真的会吃醋的!!!!(锤桌)]
      [栢芸:草哈哈哈哈哈哈哈]
      [杂食兽:(认真)]
      [杂食兽:凭什么大哥可以拥有两个弟弟]
      [四月:.........]
      [杂食兽:其中一个还是我的]
      [杂食兽:(锤桌)想象一下都气]
      [栢芸:哈哈哈哈哈哈哈]
      [四月:可是兄长你不是也有一个原著千寿郎吗?]
      [杂食兽:可是你才是我弟弟(严肃)]
      [杂食兽:对于千寿郎来说,从小到大陪着他的并不是我]
      [杂食兽:所以我的弟弟只有你!!]
      [四月:嗯嗯]
      [四月:我知道了]
      [栢芸:感觉你们那里都好热闹啊]
      [栢芸:一个和义勇在一起一个遇到了大哥]
      [杂食兽:wwww]
      [栢芸:流泪熊猫头.jpg]
      [栢芸:就我一个一个人的]
      
      “唔姆!!”炼狱杏寿郎带着温和的表情:“所以你是那位异世界的千寿郎吧。”
      
      千寿郎一惊,接着还是认真的点了点头:“是的。”
      
      他有点害羞的挠了挠有些红红的脸颊,夹杂着好奇与腼腆的眼神看向炼狱:“兄.....炼狱先生是怎么知道的?”
      
      唉。千寿郎在心里叹了口气。看到这张脸下意识就喊兄长了。
      
      “哈哈哈哈哈哈哈。”炼狱爽朗的笑了起来:“虽然没有见过,但是异世界的那个我真的很强大呢!!”
      
      “唔?”千寿郎疑惑的看他。
      
      看出了千寿郎的困惑,炼狱收了笑声,微笑着向他解释:“因为一直有人把我认错,然后向我道谢呢!!”他似乎想到了什么,脸上的笑容又加大了几分:“唔姆!!当时所有人都很困惑呢!!还是直到两位时透少年加入鬼杀队我们才清楚呢!!”
      
      “还因为这个闹了很大的乌龙呢!!!!哈哈哈哈哈哈哈”
      
      “噗。”想象了一下那个场景,千寿郎也忍不住捂住嘴笑了一声:“给你们添麻烦了。”
      
      35.
      “唔姆!对了!!”炼狱看向千寿郎:“千寿郎你为什么要叫我‘炼狱先生呢’?”他面带困惑,却仍不减元气的朝千寿郎问。
      
      千寿郎的表情一下子有些复杂起来,了看地面,似乎在纠结要不要开口回答这个问题。
      
      看出了他的纠结,炼狱贴心的开口:“如果不想说的话可以不用说!”
      
      千寿郎听了倒是笑了一声:“也不是啦,是兄长他。”脸上的笑容突然变得有些无奈和纵容,眼睛里透出一点人在回忆时会有的朦胧:“兄长说不要我叫炼狱先生你兄长的。”
      
      “唔姆?为什么?”炼狱觉得自己似乎有点理解不了。
      
      千寿郎确实不好意思的偷偷撇过视线,声音也低了几分,但还是让听力极好的炼狱听清楚了:“兄长说,他会吃醋的。”
      
      炼狱有些失笑,他突然就在这一时间对异世界的自己升起了浓厚的好奇心:“还有吗?”他这样问了千寿郎。
      
      千寿郎小小的叹了口气,在心里庆幸了一下幸好还有群聊,自己可以按照兄长在聊天里发的说一遍就好了。
      
      “对于炼狱千寿郎来说,我并不是陪伴他一起长大的那个人。对于你来说,那位炼狱杏寿郎也不是你相熟的兄长。”
      
      千寿郎细弱的声音在房间里轻轻的响起:“虽然同一个名字,外貌。但是我们和他们并不是同一个人,而是完全不同的两个个体。就像产生分支的大江大河,虽然分支都是一条河的分支,但却会有不同的样子,会被安上不同的名字。并且,如果突然出现的自称是自己的‘兄长’的人到了了炼狱千寿郎的眼前,会给他带来困扰的吧!”
      
      “还有最重要的!你是我的弟弟!炼狱千寿郎是炼狱杏寿郎的弟弟!如果你叫他兄长我真的会伤心的。”
      
      “他是这么说的。”千寿郎对着炼狱羞涩的笑了笑。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公告!
    因为我学校进入了总复习阶段,已经根本没有时间码字了,所以更新的频率会降(等到存稿发完大概34天发一章)。到了暑假应该就会恢复了(土下座)
    依旧是水得不行的一章(瘫)
    试图让四月不叫炼狱兄长合理化的我。
    有一说一
    我弟弟凭什么要叫别人兄长(锤桌)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