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灭之刃]论披马群穿的正确姿势

作者:向南未北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拾参]意外,都是意外

      
      54.
      杏寿郎苦恼的皱了点眉看着面前又转换了的环境。
      
      “又穿越了啊。”她转头看着怀里抱着的昏迷的锖兔:“这次还要带一个受伤的锖兔啊.......”
      
      “唔姆?等等???!!!”
      
      [杂食兽:流泪熊猫头.jpg]
      [栢芸:怎么了?出什么事了?]
      [四月:兄长?]
      [杂食兽:天哪!!!!!!!!!!!!!!!]
      [杂食兽:我死了]
      [栢芸:????]
      [杂食兽:......在下马上切腹谢罪]
      [杂食兽:流泪熊猫头.jpg]
      [四月:等等是发生什么了?]
      [杂食兽:我把锖兔带着穿越了.........]
      [栢芸:流泪熊猫头.jpg]
      [栢芸:草,你怎么把他带上的?]
      [四月:我们穿越队伍要添原著人物了???]
      [杂食兽:对不起都是我的错]
      [杂食兽:在下马上就切腹谢罪]
      [栢芸:流泪熊猫头.jpg]
      [栢芸:――――我也想要兔兔]
      [杂食兽:可是我们怎么把人送回去啊]
      [杂食兽:.......算了就这样吧得过且过算了(瘫)]
      
      55.
      锖兔睫毛颤了颤,终于慢悠悠的睁开了眼睛。
      
      “.......这是哪?”锖兔侧撑起身子,银灰色的眼睛带着困惑打量着周围陌生的环境。
      
      这里似乎是一个山洞。在雨夜中明明灭灭的火光里锖兔确认了自己所处的环境。
      
      “唔姆!”原本在一边闭目休息的杏寿郎睁开了眼,她看向茫然的锖兔:“你醒了啊!”
      
      “啊......你好。”锖兔终于发现身边还坐了个穿着制服身侧别着刀的女人,他礼貌的打了个招呼后才开口询问:“请问这里是哪里?”
      
      杏寿郎对着他微笑了起来:“我是炼狱杏寿郎,这里只是一个普通的山洞,因为要找地方休息所以带你来了。”
      
      “哦。”锖兔了解的点了点头:“那么请问炼狱小姐知道我为什么会被你带着到这里吗?我之前在做什么?”
      
      “因为我不小心带着你穿越了!”杏寿郎如实回答:“以及我并不是女性呢!叫我炼狱就好!”
      
      “穿....越?”锖兔缓缓的从头上冒出了一个问号:“什么叫做‘穿越’?”
      
      杏寿郎爽朗的笑着朝他解释:“就是从一个时间点或者一个地方又或者是一个世界里直接穿越到另外的时间或空间内,也就是时间或空间的穿梭。”
      
      锖兔思索了半天,仔细的咀嚼了一下杏寿郎的话:“等等?这种事情根本不可能存在的吧?!!”
      
      “存在的哦。”杏寿郎十分认真的反驳:“我和我的同伴就是从异世界来到这个世界的!”
      
      “?????”
      
      “因为意外,我不小心带着你一起穿越了一次!所以你现在没办法回去了呢!万分抱歉!!”杏寿郎朝他低下了头。
      
      “???什么意思??”锖兔脑袋里充满了困惑。
      
      “我和我的同伴时透有一郎以及弟弟炼狱千寿郎是来自异世界的人。异世界也就是和这个世界有着相同的人和物但却就像河流的分支一样完全不同的世界,就比如这个世界其实也有本来属于这里的时透有一郎,炼狱千寿郎和炼狱杏寿郎。
      
      我们在之前的穿越里遇见了你,结果再一次穿越的时候我不小心把你带上了,因为穿越并不是我们可以控制的,所以很抱歉你大概回不去了!
      
      .......”
      
      56.
      在杏寿郎一大长串的解释下,锖兔终于明白了她的意思。并且由于杏寿郎有理有据,一副完全没有说谎的正派样子,他勉勉强强将信将疑的接受了异世界和穿越之说。
      
      “也就是说你们穿越了很多次了?”锖兔努力把自己碎了的世界观重新粘好:“然后不小心带着我一起穿越了?”
      
      “是的。”杏寿郎点了点头:“而且穿越是时候有时一起,有时会分开。这次千寿郎不和我们在同一个时间线,有一郎待会应该就会回来。”
      
      说曹操曹操就到,有一郎带着一身的森林里的草木和雨露气息钻进了山洞。
      
      “我回来了。”
      
      于是洞里的两个人都听下谈话转头看向了从漆黑夜色中出现了的有一郎。杏寿郎笑着朝她说话:“欢迎回来!”
      
      “唔姆!这位就是时透有一郎!”杏寿郎转头朝锖兔介绍。
      
      “你好。”锖兔朝她打了个招呼。
      
      有一郎面无表情的点了点头示意,随即她就转过了头去和杏寿郎说话:“没找到鬼,倒是身上都淋湿了。”
      
      一边说着她一边蹭到了火的旁边。杏寿郎丢了自己的羽织到她的身上,伸手摸了摸有一郎湿淋淋的头顶,杏寿郎开口道:“没事的!辛苦你了!”
      
      “有一郎你先休息吧,我去找找看好了!你们在这里照顾好自己!”杏寿郎把羽织在有一郎身上裹紧,然后就起身带着刀走了出去。
      
      “.......”
      
      有一郎沉默的烤着火,眼睛出神的看着明灭的火光,也没有去理一边同样沉默着的锖兔。
      
      “那个....请问那个“穿越”是经常会有的吗?”锖兔打破尴尬的气氛开口。
      
      有一郎面无表情的脸上终于带了些惊讶,他抬眼看向挠着脸的锖兔:“他告诉你了?”
      
      “嗯。”锖兔点了点头。
      
      “穿越杀完鬼就立马会有了。”有一郎几秒钟就恢复了冷漠的表情,她重新看向了燃烧着的火苗淡淡开口:“然后继续下一次的杀鬼穿越这样重复。所以每一秒的休息时间都很重要。”
      
      “不过没有杀完鬼就不会穿越,至少从现在看是这样。”
      
      “........”锖兔沉默着。“鬼.....是什么?”他紧握着手,在自己都不知道的情况下作出了一副愤怒与厌恶交杂的复杂表情。
      
      “?!”有一郎机械的转头去看他:“不会吧......你.....”
      
      “你还记得自己叫什么吗?”有一郎用带着波动剧烈的声音问他。
      
      “.........”锖兔沉默了。
      
      “...........”
      
      57.
      真的要带锖兔一起穿越了啊。
      
      杏寿郎叹了口气。
      
      ――
      
      即使背着一个昏迷的人,但杏寿郎的攻击力道之强却丝毫未减,她如同往常一般干脆利落的一刀就将面前的鬼击杀。
      
      “唔姆,没事了哦。”杏寿郎收起刀蹲下身,放轻声音温柔的用指腹揩掉了面前女童眼角的泪水。
      
      杏寿郎摸了摸孩子的头“怪物都被我杀掉了,不用害怕啦。”
      
      但还没来得及多安慰受惊的孩子几句,杏寿郎就发现自己又双叒穿越了――带着背上的人一起。
      
      所以果然是要带着锖兔一起了。杏寿郎叹了口气,与面前的有一郎面面相觑着陷入沉默。
      
      ――
      
      从回忆里脱出,杏寿郎一边冒着细密的雨一边搜寻着山林里可能出现的鬼。
      
      “......”突然间,杏寿郎愣愣的呆在了原地。
      
      [栢芸:草啊啊啊啊啊啊啊!!!!]
      [杂食兽:流泪熊猫头.jpg]
      [四月:(痴呆).......]
      [杂食兽:怎么会失忆了啊啊啊!!!!]
      [栢芸:兔兔――――――]
      [杂食兽:对不起都是在下的错,在下切腹谢罪]
      [栢芸:草......兔兔!!!!!!]
      [四月:(痴呆)兔兔为什么会失忆啊啊啊!!!]
      [栢芸:好了我又双叒要开始解释鬼灭世界观了]
      [栢芸:流泪熊猫头.jpg]
      [四月:流泪熊猫头.jpg]
      [杂食兽:流泪熊猫头.jpg]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