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灭之刃]论披马群穿的正确姿势

作者:向南未北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五]百玩不厌幼化梗(下)

      
      7.
      “唔姆!我换好了!”杏寿郎打开换衣室的门,走到了等待着的有一郎面前:“可以了吗?”他昂起头,看向面前虽面无表情的站着但却可以明显的看出正处于毫不掩饰的兴奋中的有一郎。
      
      有一郎的眼睛自看见打开门出来的杏寿郎就发出了有些骇人的闪亮光芒,他眨了眨眼,确认一遍看到的确实是杏寿郎后目光更加炙热了些。
      
      ――乱翘的金色额发随意的散着。鬓边的发丝被发圈紧紧束起,于脑后扎出一个小辫子,正随着杏寿郎抬头的动作轻微的甩了一下。
      
      金红的杏眼带着细细的光芒紧紧盯着自己,眉头跟着瞪大的眼睛扬高,与此同时嘴唇却轻轻抿了起来,柔软的脸颊也有些微绷,他有些紧张的看着沉默的有一郎。
      
      短袖的衬衫扣得严严实实,末端带暗纹的黑色小短裤也穿的妥帖。杏寿郎在有一郎一瞬不瞬的视线下捏了捏藏在背后的食指,有些不自在的蹬了蹬脚上反着白色明光的黑色小皮鞋,又并拢了一点被长袜的吊带微勒着的细长小腿。
      
      虽然莫名的在有一郎似乎是审视的炯炯目光下有点紧张,但杏寿郎还是抬着头与他保持着对视:“唔姆?”他歪了一点头看着一直沉默的有一郎,眨了眨眼后举起身后的一只手到头边:“有一郎?”
      
      “..........”然两眼放光的有一郎却仍旧保持着面无表情的冷漠姿态低头抱胸看着对着自己眨眼的杏寿郎。
      
      杏寿郎在有一郎的注视里低哼一声:“唔........”
      
      于是两个人就这样保持一个抬头一个低头的动作站了许久。
      
      “唔!衣服也有了!而且现在我也有点饿了呢!”杏寿郎打破沉默冲有一郎扬起一个灿烂的笑:“所以有一郎,我们可以走了吗?”
      
      “..........”
      
      杏寿郎见他久久不回话,试图在他眼前挥挥手。但是在就算是踮起脚也远远不够的身高因素压制下,他还是放弃了:“唔姆!有一郎!”他拉住有一郎的羽织下摆轻轻扯了扯,皱了点眉抿起下唇抬头看他,眼睛里是若有似无的可怜兮兮哀求和闪亮亮的期盼。
      
      “.........”虽然知道他是故意作出这样的表情,但是被杏寿郎湿漉漉的大眼睛盯着,有一郎还是不自禁的在心里偷偷用双手捂住了跳出胸腔的心脏。
      
      [栢芸:呜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栢芸:流泪熊猫头.jpg]
      [四月:??]
      [四月:栢芸怎么了?]
      [栢芸:超!可!爱!!!!!!!!!!!!!!!]
      [栢芸:流泪熊猫头.jpg]
      [杂食兽:哈????]
      [杂食兽:栢芸你在说什么鬼?]
      [栢芸:噫呜呜呜呜呜呜杏寿郎你是不会知道自己的美丽的]
      [杂食兽:我???]
      [四月:??]
      [栢芸:炼狱杏寿郎suki――――――――――――――――――――――――――――――――――――――――――――――!]
      [栢芸:看猫头鹰+小男孩+衬衫+小短裤+吊带袜+小皮鞋真的快乐]
      [四月:?!]
      [栢芸:我可以了]
      [杂食兽:要素好多(关注点错)]
      [栢芸:捂住从鼻子里流出的血.jpg]
      [杂食兽:我当然知道自己可爱(bushi)]
      [杂食兽:但是你要不要这么夸张的啊]
      [栢芸:要!!!!!!!]
      [栢芸:而且你竟然还穿吊带袜,杏寿郎你太会了吧]
      [四月:???]
      [杂食兽:我???]
      [杂食兽:衣服不都是你叫我穿的吗???我哪有(锤桌)]
      [栢芸:流泪熊猫头.jpg]
      [栢芸:我算是知道了只有让别人中术才叫快乐(bushi)]
      [四月:??????]
      [四月:???兄长中术了???!]
      [杂食兽:啊,是的,是个不务正业的鬼(锤桌)]
      [栢芸:明明是干的漂亮(bushi)]
      [杂食兽:好了不说这个了(试图转移话题)]
      [杂食兽:有一说一我饿了]
      [栢芸:!!]
      [栢芸:我马上就带你去吃好吃的!!!!!]
      
      8.
      “炼......炼狱先生?!!!”是惊讶至极又似乎有些兴奋的银铃般清脆甜美的女声。
      
      “唔姆?”杏寿郎转过头看向身后:“甘露寺?”
      
      杏寿郎和有一郎背后的甘露寺蜜璃红着脸兴奋的朝他们挥了挥手,背后还站着一个看起来似乎有点开心的伊黑小芭内:“炼狱先生!时透君!你们好啊!!”蜜璃朝他们挥着手。
      
      杏寿郎回以灿烂一笑,也对着他们挥了挥手:“甘露寺,伊黑你们好啊!”
      
      小小的炼狱先生好可爱!!!蜜璃红着脸捂住了一小部分的嘴。
      
      “唔姆!甘露寺你们也是来吃东西的吗?”杏寿郎抬头看走到身边的两位柱:“要不要一起?!”
      
      “嗯嗯!!好啊!!!”蜜璃猛的点了点头:“炼狱先生我们一起去吃樱饼吧?很好吃的!!”
      
      “好啊!”
      
      ........
      
      啊,第20碟了。
      
      有些无聊的有一郎面无表情盯着渐渐摞高的盘子堆。
      ,
      现在桌上就只有文静的嚼着腮帮子里的食物但却同时又速度惊人的杏寿郎以及脸上带着开心的红晕正快乐的大口却也不失活泼可爱的嚼着樱饼的甘露寺还在继续吃了。
      
      而此时的伊黑,正在为自己的心上人点下一份的樱饼中――当然,是甘露寺可以吃完并且刚刚合适的量
      在和甘露寺蜜璃以及伊黑小芭内道别之后,杏寿郎和有一郎在落日的余晖重踏上了去蝶屋的路――去取杏寿郎的刀和衣物。
      
      9.
      “唔姆?”杏寿郎依旧在有一郎的怀里坐着,他扒住有一郎的手臂,仰头疑惑的歪头看他:“有一郎要和我一起回家吗?”
      
      “送你回去而已。”有一郎目不斜视的摇了摇头:“照你这个不到我腿的高度,谁知道回去得走多久。”
      
      “哦哦,谢谢!那麻烦你了!”杏寿郎释然的不再看他,转头看向了往前的路。
      
      9.
      然而杏寿郎与有一郎两个人最后还是没有回炼狱家。
      
      “唔.......麻烦你了!”杏寿郎乖巧的站着,任背后的人帮忙打理自己的头发。
      
      锖兔笑了一下:“不用客气的。”他捏住杏寿郎脑后挽起的几缕头发用发圈缠好固定:“好了。”
      
      “唔姆。”杏寿郎伸手摸了摸头上的小发揪,确认没事了后回头感激的看向了背后坐着的锖兔:“谢谢!”
      
      “不客气。”锖兔揉了揉杏寿郎的头,注意着没再去把他的头发揉散。
      
      在吵闹的居酒屋内,此时也似乎只有这两个人这边比较安静了。
      
      [杂食兽:锖兔妈妈赛高!!!]
      [栢芸:草哈哈哈哈哈锖兔妈妈觉得很淦.jpg]
      [栢芸:不要一直叫锖兔妈妈叫妈妈啦www]
      [四月:栢芸你也在把锖兔妈妈喊成妈妈好吧www]
      [栢芸:我没有,我明明说的是锖兔mama,没有喊他锖兔妈妈]
      [四月:你看你又喊了锖兔妈妈]
      [杂食兽:算了无所谓总之锖兔妈妈真是贤惠呢(bushi)]
      [杂食兽:真是个适合娶回家的贤良妻子(bushi)]
      [四月:哈哈哈哈哈哈锖兔妈妈觉得很淦.jpg兄长你们不要一直叫别人锖兔妈妈啦www]
      [栢芸:草哈哈哈哈哈要是让锖兔妈妈知道了小心他用男子汉的方式给你来套水调割头(bushi)]
      [杂食兽:www反正锖兔妈妈和你们这些只会把我头发都撸散的家伙完全不一样呢!(bushi)]
      [栢芸:把你头发撸散的是大哥和是那个自称自己是最华丽的祭典之卡密的人好不好]
      [栢芸:还有不会说话的富冈义勇]
      [四月:宇髓的名字好长啊]
      [栢芸:wwww]
      [杂食兽:所以说干嘛一个两个都撸我狗头了啦]
      [栢芸:wwwww]
      [栢芸:当然是因为杏寿郎的外表好看(bushi)]
      [杂食兽:啊也是www借着(别人的)外表成功获得宠爱是攻略的第一步(bushi)]
      [栢芸:哈哈哈哈哈哈这什么鬼,清新绿茶攻略方式吗哈哈哈]
      [四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栢芸:所以接下来是要装可怜当小白莲加深获得的好感?(bushi)]
      [杂食兽:是的最后挤掉男主把女主带回家,迎娶白富美女主走上人生巅峰(bushi)]
      [栢芸:草哈哈哈哈哈哈哈不过我们没有女主]
      [杂食兽:没事锖兔可以暂代,反正他贤惠淑良,坚强独立,是个可以当妻子的贤淑性格(bushi)]
      [栢芸:草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栢芸:那元气活泼,擅长照顾人又细心的精神小伙炼狱杏寿郎不可以当女主吗(bushi)]
      [杂食兽:那我.......用面瘫高冷,外表清冷实则温柔的冷美人富冈义勇来当女主怎么样?(bushi)]
      [四月:哈哈哈哈哈哈什么鬼,那这么说鬼杀队的都可以当女主了?]
      [栢芸:啊是的呢www比如表面暴躁内里温柔的风哥,温柔和毒舌的时透双子,阴暗毒舌的伊黑什么的都可以去当女主了www]
      [四月:啊!我饭菜到了!]
      [杂食兽:哇哦不愧是藤屋,飞一般的速度(竖大拇指)]
      [栢芸:一会儿就做好了呢]
      [四月:是的www]
      [四月:啊,对了,兄长注意不要让栢芸喝醉了啊]
      [杂食兽:没事的没事的]
      [杂食兽:大哥他......我看着......算了没有人看着(放弃思考)]
      [栢芸:wwwwww]
      [栢芸:虽然但是大哥也在和我一起喝酒呢ww]
      [四月:不要喝多了啊]
      [栢芸:没关系啦www]
      [栢芸:点的都是些度数低的酒,喝不醉的]
      [杂食兽:是的(点头),所以我现在看见的拉着富冈疯狂bb的时透有一郎是没有喝醉的wwww]
      [栢芸:是的我没有喝醉(bushi)]
      [四月:..........]
      [杂食兽:www不过欧豆豆你放心你兄长我没有喝酒也暂时没有打破不喝酒的记录]
      [栢芸:也就杏寿郎一个没喝酒的了w]
      [四月:连锖兔都喝了吗?]
      [栢芸:wwww刚刚被喝醉的祭典之神拖去喝酒了]
      [栢芸:现在我们几个:炼狱,宇髓,富冈,锖兔,我还有杏寿郎就杏寿郎一个没喝酒的www]
      [四月:不要喝太多了啊,宿醉听说很不舒服的]
      [栢芸:没事我们会注意的www]
      [杂食兽:让他们明天头疼吧(冷漠),反正我觉得就我现在的小身板一个都拉不住(bushi)]
      [杂食兽:要是走不了路我就喊隐来把这几个柱给拉回去(bushi)]
      [栢芸:wwwwwwww]
      
      ――
      
      然而因为某人出去就再没回来,并且在曲曲折折的委婉问过并没有遇见杏寿郎的千寿郎之后没有得到答案,因而无比烦躁的槙寿郎那边是如何的不和谐,就是此时快乐的杏寿郎不知道的了
      
      ――END.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抱歉这么久没有更新(土下座)
    完全是因为我家这边修路又双叒把网线挖断了
    没错是第三次了:)
    还有就是最近模拟考,补课什么的齐上没有时间码字(在被空调吹感冒的同时肚子疼的药也吃完了)
    就很.........(卑微)
    ........好吧我忏悔(土下座)
    虽然都是真的但码字其实还是码了的,不过完全没有码正文(doge)
    而且码了还多(1w算多吗?)
    对不过我.......码的是车(卑微)
    就......就那种1w的小长车,从头开始上高速,后面随随便便搞个后续的那种...(手动狗头保命)
    而且是完全无聊所以码来自娱自乐的车
    设定随便取的,就是用的这边文的,cp也是自己快乐的南极圈,就...双猫头鹰这种
    对不起在下就是屑屑的烂人一个,在下错了(土下座)
    但是在下是不会改的(被打)
    虽然但是我还是要说:我以后周更(竖大拇指)
    每周周日更新,不出意外的话(比如网线再次被挖断什么的)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