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灭之刃]论披马群穿的正确姿势

作者:向南未北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三]百玩不厌幼化梗(上)

      
      1.
      “没事了哦,这个血鬼术的效果大概持续一周左右就会消失了。”蝴蝶香奈惠笑着摸了摸杏寿郎的头。
      
      “唔姆!!”杏寿郎配合的蹭了蹭她的手心,微笑着朝她认真的道谢:“谢谢蝴蝶小姐帮忙检查了!!”
      
      成功的被杏寿郎的动作和一本正经的用奶声奶气的软绵绵声音道谢给可爱到了的香奈惠笑得更加开心了些。她低着头和仰头的杏寿郎对视,眼睛里是温和的笑:“炼狱先生是要回家了么?”
      
      “唔姆!是的!!我想先回家看看父亲和千寿郎!!”杏寿郎点了点头,一本正经的回答着听上去确实是让人无法反驳的理由:“既然血鬼术没有问题的话还是先回去比较好!毕竟我也很久没有见到父亲他们了!!”
      
      但实际上只有杏寿郎自己清楚,他回家还有一个重要原因是为了避免被发现变成这个三岁幼童的样子。虽然并不会被嘲笑,但是――会尬死的。杏寿郎偷偷的在心里十分确信的点点头。当然,也是去看许久都没有见面的千寿郎和父亲的。
      
      “这样啊。我明白了。”香奈惠了然的点点头,但紧接着她突然想到了一个问题,紫色的眼睛里带了些担忧的看着杏寿郎:“不过,炼狱先生这个样子一个人可以吗?”
      
      “唔?”杏寿郎有些困惑的眨了眨眼,随即马上反应过来香奈惠说的是什么。他对着香奈惠灿烂的一笑,连带着全身都似乎发起光来了一样:“谢谢关心!不过我没事的!!!这种事情我还是可以做得到的!!”
      
      “真的吗?”香奈惠轻轻揉了揉杏寿郎的软发:“需要叫人帮忙送你吗?”
      
      “不用了!!!”杏寿郎连忙摆手拒绝:“我真的可以的!!”
      
      “那么我先走了!!”杏寿郎匆忙的哒哒几步跑到房间门口,又回头冲着香奈惠一笑挥挥手,一气呵成的推开门就往外跑,消失在了被合上的门缝中间。
      
      “呵呵。”香奈惠看着杏寿郎称得上有些急切的“逃跑”有些失笑,她用手挡了点嘴,遮住了脸上扬起的浅浅弧度:“总感觉炼狱先生变小了,也顺带变得有些孩子气了呢。”
      
      2.
      [杂食兽:我有一段时间的休假了www!!!]
      [四月:哦!]
      [栢芸:wwww你不是昨天才说你要007吗?]
      [杂食兽:是啊,我倒是想现在就去做任务,不过肯定不行的啊(瘫)]
      [四月:为什么?]
      [杂食兽:唔,没什么,不是什么大问题]
      [四月:兄长没事就好]
      [杂食兽:wwwww]
      [栢芸:既然休假的话要不要来我这?]
      [栢芸:我和风哥也在休息吃午饭]
      [杂食兽:不了!不过谢谢了!]
      [四月:我还在做任务!]
      [四月:大概明天就回来了]
      [杂食兽:哦哦!]
      [杂食兽:弟弟你加油!]
      [栢芸:四月加油www]
      [四月:好的!]
      
      3.
      当杏寿郎站在自家门口时,他才猛然想起自己到底忘记了什么。
      
      队服,还有羽织和刀.......全部,都丢在蝶屋的病房里了......杏寿郎表情有些凝固。自己真的是过于松懈了。杏寿郎闭着眼懊恼的用手锤了一下自己的额头。
      
      扶额良久,杏寿郎再次睁开眼叹了口气。之后再去拿吧。他想象了一下如果被发现的结果,特别是被有一郎发现――百分之三百会被栢芸捉去女装的。杏寿郎再次在心里确信的点了点头。
      
      算了不想这么多了,衣服什么的见完父亲和千寿郎再去拿好了――杏寿郎推开门,换好鞋子进屋,对着没有人的房内大大的喊了一声:“父亲!!千寿郎!!!我回来了!!!”
      
      杏寿郎走进屋,不出意外的在炼狱槙寿郎的房间里发现了坐在酒坛边,一身都缠卷着辛辣的酒味的炼狱槙寿郎。
      
      “父亲!!我回来了!!!”杏寿郎大声的朝槙寿郎喊着,扬着眉昂头元气十足的看着皱着眉头的槙寿郎。
      
      槙寿郎冷哼一声,碰的一下将酒坛重重的砸在地面上,又叮当响了和旁边空空的坛子撞上两下。他没好气的开口,语气里浓浓的不善:“你这又是什么无用的样子。”杏寿郎被他冷漠而不屑的眼神盯着,丝毫不退缩的认真的继续看着槙寿郎的眼睛。
      
      “这是因为中了血鬼术的原因!!”杏寿郎认真的开口回答,但显然这个回答是并没有也无法让槙寿郎满意,哪怕那满意只有一点点。
      
      “呵。”听完解释,槙寿郎只是嘲讽的呵了一声,转头提起酒坛再次往嘴里灌酒:“没有才能的你连这种东西都躲不过,迟早有一天会死。”他呼出一口长长的萦绕着烈酒气息的浊气:“无能的人还是尽早退出鬼杀队才好。你只是什么都做不到的无用的不自量力的家伙而已,那个家伙也是。”
      
      “.........”
      
      [杂食兽:可恶!!(锤桌)]
      [栢芸:唔姆?]
      [杂食兽:为什么?!]
      [四月:兄长怎么了?]
      [杂食兽:为什么父亲他就不能好好的沟通呢]
      [杂食兽:为什么一定要这么隐晦的关心啊?!]
      [栢芸:槙寿郎他又?]
      [杂食兽:这种东西根本没几个人能看得出的好吗?!!]
      [四月:兄长......]
      [杂食兽:总是不好好说话]
      [杂食兽:到最后,到最后]
      [杂食兽:会连道歉的机会都失去的啊]
      [栢芸:流泪熊猫头.jpg]
      [栢芸:原著到最后连抱歉都不能传达了啊]
      [杂食兽:好好的表达自己的情感就真的那么难吗]
      [杂食兽:就算曾经再痛苦也只是曾经了吧]
      [四月:........]
      [杂食兽:现在就给我好好的向前看啊]
      [杂食兽:为什么总是要这样啊]
      [杂食兽:一次次的伤害自己的家人真的那么有趣么]
      [杂食兽:根本就是世界最低啊]
      [杂食兽:这样下去只能在别人嘴里听自己儿子的遗言啊]
      [杂食兽:父亲果然是,最让人讨厌的混蛋]
      [四月:兄长........]
      
      4.
      良久的沉默渐渐在酒味弥漫的房间蔓延,静默与辛辣微苦的气味交织相融却又泾渭分明,形成一种诡异的平衡。
      
      在两人的沉默中再次喝完一坛子酒的槙寿郎静静放下酒坛,也没有与什么磕碰,仅仅是放在地板,与木板一起发出有些沉闷的贴合的声音。
      
      槙寿郎用和一家人如出一辙的金红眼睛盯着地面,瞳孔里微微带着些许晃神,似是在什么说不清道不明的东西里起伏不定,沉沉没没。
      
      槙寿郎此时的眼睛就如透彻的玻璃珠一般,明明是折着窗外明亮的日光,内里却在明朗光线的比对下显得略微晦涩了些。
      
      “我知道了,父亲。”
      
      杏寿郎最终还是沉沉的开口,他叹了口气,稚童柔软轻和的声音带着不属于孩子的咸涩苦味,又掺杂了些疲惫的沉淀:“但是我是不会放弃的。”
      
      “――就算死也一样。”
      
      槙寿郎终于愿意转头看他,虽然是以那种带着怒气和嘲讽,以及隐晦不明的复杂的眼神。
      
      然而所有要说出口的冷嘲热讽却在一瞬间化为乌有:“你..........”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