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灭之刃]论披马群穿的正确姿势

作者:向南未北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捌]恶鬼

      
      36.
      夜晚很平静。
      
      但是总是有些不该存在之物出现扰乱它。
      
      夜晚本不该如此。它应该有着柔软的黑暗和洁白的月光,有闪烁的零碎星光和悠扬的虫鸣,有微风偶拂树叶响起的细碎沙响和让人心安的宁静。
      
      它本是温柔的时刻,不应被那鲜血染红。本不会有的带血的泣音,绝望的悲鸣,失去的痛苦,都不是该在这种时候出现的东西。
      
      ――所以,我才讨厌鬼。
      
      直觉果然没有出错。
      
      有一郎熟练的将突然打破这家人的宁静的鬼在孩童清澈的忧惶目光中控制了住。
      
      虽然是在一片漆黑的环境中,视力良好的有一郎还是看清楚了房内的场景。
      
      然而他倒是却有些宁愿自己看不清。
      
      不死川玄弥――有一郎有点机械的沉默着转头看向手里束缚的鬼。
      
      ――他捉着的,是不死川的母亲。
      
      不可以心软。有一郎在心里对自己说。你不也是在时透家的那一年里杀了很多鬼吗。
      
      那些鬼,也是从人变的,也是像现在这样的。不要因为清楚别人家的破事就动摇啊,如果不杀了她,会变成什么样自己也清楚的。自己杀过的鬼,根本也不算少的好吗。
      
      压紧不住挣扎的鬼,有一郎沉默而迅捷的把她带离了从睡梦中醒来就瞬间直面了死亡的孩子面前。
      
      至少不可以在他们面前这么做。有一郎这么想着。腿部肌肉紧绷,有一郎几步便奔出了这一家人的目光中。
      
      37.
      然而他遇上了夜晚时回家的不死川实弥。
      
      在看清这个拿着刀对着自己母亲的人的瞬间,不死川实弥就丢下东西冲了上去。
      
      然而他是注定捉不住身为强大剑士的有一郎的,即使有一郎现在还捉着一个不停挣扎的鬼。
      
      鬼的反应在闻见不死川这个稀血的时候一瞬间剧烈了起来。她极力的挣扎,试图脱开有一郎的制约。猩红的眼睛一瞬不瞬的带着食欲紧盯着不死川实弥,粘稠的口水滴滴答答落了一地,尖锐的四爪还在不停的试图抓向不死川。
      
      不死川实弥似乎反应过来了什么,他带着些许晃神的站定,眼睛不敢置信而又带着颤抖的看着自己的母亲。
      
      “怎么...回事?”他有些呆楞看着狰狞的鬼物喃喃,不知道到底是在问谁。语气罕见的颤抖,破碎的不成一句,却仍带着一丝隐秘的希望。
      
      然这希望是会注定破灭的。像突然被重击的玻璃那样,从一点生出裂纹,一寸寸的向外不停的蔓延,最后仅随着破碎的声音碎成零散的一片片,在地上溅射弹击开。被透明的厚重玻璃折射散开的虚幻影像消失,露出它挡住的令人痛苦的事实。
      
      “她变成了鬼。”
      
      有了第一句的开头,接下来的话似乎也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难说出,仅仅需要忍住那些悲哀同情之类的东西而已。
      
      “鬼是一种由人变成的,吃人的怪物。”有一郎垂下眸用毫无波澜的声音静静的陈述着:“他们害怕阳光,讨厌紫藤花。变成鬼的人不会有任何理智,是连自己的家人都能吃掉的怪物。只要体内进入了足够浓度的鬼的血液,就会被变成鬼......”
      
      38.
      有一郎静静的,仿佛不带任何感情的用冷漠的声音说着。凉凉的字音缓慢而又清晰的敲在不死川实弥的心头。
      
      “鬼是该死的生物。”有一郎冷漠的下了最后判决书。
      
      他平静的注视着不死川实弥的眼睛,虽然他颜色分明的眼睛在黑夜里闪着极为明显的光,但是有一郎却只想到了一句来形容他折射着微光的眼睛――黯淡。
      
      明明是在正常不过的平淡表情,眼角眉稍也是和正常一样的舒展着。但是有一郎就是觉得,不死川实弥的眼睛暗下来了。
      
      不死川实弥仿佛被什么沉重的东西压着一般缓慢而又不甘的低下了头,表情掩在发丝间的阴影里隐隐约约的看不真切。
      
      两个人就如此相对,在鬼的咆哮和虚无的抓挠中沉默的站着。
      
      良久,不死川实弥的声音才淡淡的响起,咬出的一字一句都是那么清晰,但却又在恍惚间带着不真实的朦胧:“拜托你.......把她,杀死吧。”
      
      “母亲她,不会想要这样的......”
      
      有一郎从他的声音里听出了虚幻的泣音。但地上分明什么都没有出现,仅有那微风吹过的几颗细沙稍微滚了两圈停在不死川的脚边。
      
      “当然,杀鬼是我的职责。”有一郎听见自己的声音这么说。
      
      39.
      将刀从刀鞘中抽出,又是熟练的一刀,手起刀落,有一郎以他所能做到的最快速度砍下了鬼的头颅。
      
      有一郎放开鬼无头的身体,任不死川接住,呆呆的抱着看其渐渐化为灰尘被轻风温柔的带走。
      
      鬼的头掉落在地,到这时她才成了真正的不死川夫人:“谢谢您。”温和的声音响起,带着似乎是幸福的微笑与晶莹的泪水的头颅倒在地,一点点的湮没,化为乌有的飞灰。
      
      被乌云拢住的月光却在此时尽数落下来了。
      
      皎洁的月光照在场内所有人的身上,给他们都渡上了一层银白的柔光。
      
      “啊.....啊....”无意义的从喉咙的振动中颤抖着脱出的喟叹落入在场的人的耳朵中。
      
      皎洁明亮的月光下,不死川玄弥的脸色更显得惨白。他抖着唇,眼泪转了几转几乎要掉了下来,脸上带着崩溃的痛苦,唇瓣几度开合,哆哆嗦嗦却什么也没说出来。
      
      仿若有什么东西在一瞬间裂了开来,像被撕裂的白纸一般发出刺耳的嘶啦声响,在所有人的脑袋里真真切切的响了起来。
      
      然而月光还是淡淡的柔和的洒在地上。清凉的风微微的吹拂,似乎将那浓郁的黑暗吹散一点,带来东边点点泛起的鱼肚白。冰凉的日光还带不来一丝温度,初晨淡阳的微弱光束柔柔的与仍未散尽的月光交织纠缠,勉强的将空荡寂静的街道彻底照亮。
      
      “.......杀人犯。”是痛苦到几乎失真的声音。
      
      啊啊,果然。
      
      虽然早就已经知道了,但是听到的时候,果然还是会难受的啊。不过这样也还好吧......至少,至少他们兄弟之间的矛盾没了,这样就够了。
      
      有一郎仍然带着一如既往的冷淡表情,拂了拂袖后转身就走,步伐缓慢而坚定,一声声的踏在人心上。
      
      不死川玄弥想跟上去,却被带着平淡表情的不死川实弥拉住了。
      
      有一郎走向阳光升起的方向,在开始带暖的光线下,一脚踏出,便又是再度的转换了空间。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当初填的是1w字完结来的
    现在超过1w了吧?
    所以我可以完结了(bushi)
    好吧我尽量在水水(bushi),不然我真的怕它10w不到就完结了。
    (叹气)我加油吧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