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乐颂之执手余生

作者:孚若chaos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8 章

      第八章
      次日,何瑞霖在公司里忙到七点多才下班,出门的时候接到了张平的电话,叫他过去喝酒。何瑞霖听着他说话的声音有些不对劲,问他是不是有什么事情,张平却是什么也不说。何瑞霖心里一沉,不知是出了什么事情,不敢耽搁。挂了电话后在休息室里换了身衣服,驱车往原来的住处赶去。
      到了地方,敲门敲了半天们才打开。张平顶着个鸡窝头,背心裤衩踩着拖鞋,眼里满是血丝,整个人颓废的厉害,不知发生了什么事情,让那样一个处变不惊、精神奕奕的人变成了这副模样。
      “张平,你这是怎么了,出什么事了?”何瑞霖紧张的问道
      张平淡淡的道:“先进来”
      进了门,屋子里乱糟糟的,到处都是垃圾,阳台边上一地的啤酒瓶子,粗略一看,怕是有二三十个。何瑞霖皱了皱眉,这是喝了多少!前两天周晟去参加培训的时候刚见过面,那时还好好的,怎么两天的功夫就变成了这个样子。
      “到底出什么事情了?”
      张平苦涩的一笑:“没什么事,你别问了,陪我喝两杯,今晚不醉不归。”
      何瑞霖了解张平的性子,没再多问,看他的样子怕是感情上的事,这方面自己也不懂,问了也白问。当下默默的点了点,跟着张平在沙发上坐下。
      张平四下里看了一眼,勉强一笑,带着些歉意的道:“不好意思,把你这儿弄乱了,不过你放心,我明天一定收拾好。”说着,递给何瑞霖一瓶易拉罐装的雪花,又道:“我们先喝酒,周晟去京都了,今天就我们俩,一醉方休!”
      何瑞霖接过来,扣住拉环打开,和张平手里的瓶子轻轻碰了一下,凑到嘴边喝了一口。
      张平一直默不作声,拉着何瑞霖接连不停的喝酒,很快一罐子酒就空了。
      何瑞霖平时不怎么喝酒,酒量一般,连赶着一罐啤酒下肚,微微有点难受,看着张平又递过来一个,没有犹豫的伸手接过起开。
      张平扔掉瓶子,也跟着开了一罐,自顾猛的灌了一大口下去,酸涩的一笑,说道:“其实也没什么,我被人甩了。”
      果然如此!何瑞霖又觉得有些奇怪,没听他说找女朋友了,怎么会发生这样的事。
      “□□,还记得吧!就是她,前段时间来魔都了,我和她在酒吧里碰上,之后一起吃过几次饭。上个月才好上,只是没想到……唉!上个星期认识了一个企业高管,打电话和我分了,说是性格不合,老何,你说这是不是太搞笑了!”
      何瑞霖听到这里顿时明白过来,心里暗自为张平不值。□□和他们几个是同学,长得很漂亮,八面玲珑的,看人做事还有些势力,原先对何瑞霖一副瞧不起的样子,一年暑假,老妈开着车到学校接过一回,被她瞧见了,自此忽然变得热情起来。张平在上学那会儿就对她有些那个心思,何瑞霖和周晟劝过几次,张平却并不认同。不过□□追求者很多,张平性格有些内向,一直没有表白,这点心思全班同学恐怕出了何瑞霖和周晟,再没有人知道。当然,□□自己或许是清楚的。
      何瑞霖记得张平最终在快毕业的时候,找□□表白过,只是事到临头才知道□□又和一个研究生好上了,张平的表白自然无疾而终。
      原以为那不过是学生时代的暗恋,这么多年过去没见张平再提过这个人,想着这件事情已经彻底过去了,张平不提的话,何瑞霖都想不起这个同学。万万没有想到,多年后两人重逢,短短一个月的时间就走到了一起,而后又这么快的散了。说白了,张平不过是恰逢其时填补了人家的感情空窗期,谈不上有什么感情,搞成这副模样,又是何苦来着。
      何瑞霖不知该怎么开口劝他,只说道:“你还是振作些,想一想这样值不值。”
      张平半响没有说话,沉默了一会才道:“我心里明白,只是毕竟这么多年,一时有些放不下,明天就好了。”
      他拿起易拉罐,笑了笑道:“来,我们接着喝,这事反过来想也是一件好事,至少给了我一个答案,不是吗?”
      何瑞霖看着张平一副想的开的样子,只是一脸的酸涩却是怎么也掩藏不住。他仰起头跟着一饮而尽,心里依然有些沉重,或许,爱情真的就是盲目的,没有道理可言!无论你预想中的是什么样子,等那个人出现,所有的规划都会在瞬间土崩瓦解。就如同张平喜欢上□□,性格迥异,少有交集,却数年不能忘怀。
      俩人喝了一会,张平的话渐渐多了起来,断断续续的说着他和□□之间发生的事情,原来那个企业高管还是张平为了帮□□找工作,才介绍他们认识的,却没有想到最终的结果会是如此的戏剧化。
      时间渐晚,何瑞霖喝的慢些也有六七罐啤酒下肚了。张平比他喝的多多了,即便酒量很好,此时也有了几分醉意。
      啤酒已经喝完了,张平翻箱倒柜的找出一瓶白的,各自倒了一杯。何瑞霖没有吭声拿起杯子一碰,张口就喝。兴许是有了几分醉意的缘故,这回几乎没感觉到那股刺鼻的味道,一股热流自喉咙直涌而入,舒畅惬意。
      张平抬起头,突然问道:“老何,你说,是不是穷人根本没资格谈感情!□□把我甩了,不就是因为我没钱!对不对!你说对还是不对!“
      何瑞霖笑呵呵的道:“不对,肯定不对,她把你甩了,那是她的错。”
      “是吗?”张平顿了顿,反问道:“她不想跟着我受苦,有什么错。”
      何瑞霖愣了一下,笑道:“那就你们都没错。”
      ……
      俩人絮絮叨叨的说着,不知什么时候,张平已经斜躺在沙发上,发出阵阵鼾声。
      何瑞霖起身把他拉到卧室躺下,又洗了把脸,感觉清醒了不少,关好门下楼去了。
      走在大街上,被闷热的晚风一吹,立时又添了几分醉意。使劲搓了搓脸。拦了一辆出租车往欢乐颂而去。
      坐在车里,何瑞霖感觉更晕了,胃里也有些难受。不知张平后来倒的是什么酒,后劲竟然这么大。
      到了欢乐颂门口,付钱下车。慢悠悠的走在昏暗的路灯下。想着张平的事,实在没有料到,那样沉默寡言的一个人,也会为一段单恋的感情颓废,为一段还没开始就已结束的感情痛哭。或许是因着醉意,竟感到一股别样的孤独滋味。
      关雎尔今晚加班,快到楼底下的时候,看见何瑞霖晃着身子从另一条道上走来,看样子是喝醉了。快下班的时候,两个人通过电话,关雎尔知道何瑞霖有事出去了,至于是什么事情没有多说,只是感觉还挺着急的,却没有想到竟是喝醉了回来的。
      “关关,你才回来吗?”何瑞霖看清了眼前的人,笑着问道。
      关雎尔闻到何瑞霖一身刺鼻的酒味,不禁皱了皱眉,只是见他晃晃悠悠的,连忙上前搀着胳膊,说道:“何大哥,你喝醉了?”
      何瑞霖笑嘻嘻的道:“没有,我酒量很好的。”
      两人进了电梯,何瑞霖按了楼层,然后往电梯轿壁上一靠,紧挨着关雎尔,又忽然转过身子,问道:“关关,你有没有喜欢的人。”
      “没……没有”关雎尔愣了愣,思绪为之一顿。
      “他问这个干什么,难道……”关雎尔忍不住偷偷看了一眼何瑞霖棱角分明的脸庞,那一双眼眸不见了往日的清明,看着有些朦胧起来,似乎有种别样的魅力。
      关雎尔心底微微一荡,立时感觉自己脸上烧了,接着又是一阵紧张,手足无措。
      “没有啊!那算了!”
      关雎尔又是一愣,这是什么意思?见何瑞霖没有多说,她也不好意思就这个话题问下去。
      何瑞霖转眼看到一脸天真的关雎尔满是迷茫的神色,笑了笑,一拍额头,说道:“是我问的笨了。”
      “何大哥,你没事吧!”关雎尔轻声问道
      “没事,有些困扰而已,想明白了就好了。”
      21层到了,电梯门打开,何瑞霖道声晚安,晃晃悠悠的到了门口,摸索着门把手,在密码键盘上按了半天也没有打开。
      关雎尔并没有上去,听见动静又走了过来。
      何瑞霖装的是密码锁,这会又喝了酒,一米八几的个子弯着腰按按钮确实有些费劲。看是关雎尔过来了,忙道:“关关,帮我开一下。”
      “何大哥,密码是多少?”关雎尔问道
      “密码?870921”
      门开了,何瑞霖看了看关雎尔,道:“进来坐一会吧!”
      关雎尔想着何瑞霖连门都打不开的样子有点担心,轻轻应了一声,只是大晚上的,又觉得有些不好,一时踌躇起来。
      何瑞霖进了门,一转身却见关雎尔还在原地站着,笑道:“怎么不进来?”
      “哦!好!”关雎尔说着走过来,却被门口的垫子绊了一下,整个人直挺挺的倒在了何瑞霖的怀里。
      何瑞霖醉意正浓,又没料到关雎尔会被绊倒,被她猛的一扑哪里还能站的稳,当下一起摔倒在地上。
      这突然之间的变故让何瑞霖顿时清醒了几分,只是看着那张近在咫尺的俏脸,右手环着她纤细的腰肢,有种柔若无骨触感。一时间好似一大杯烈酒入口,比之前更醉了一些,脑海中一片空白,连想些什么都不知道。
      俩人彼此对视着,一种别样的情愫蔓延。
      半响,关雎尔忽然感到何瑞霖的眼神一下子变得炽热,心头一跳,像是受了惊的兔子,猛的挣扎着站起身来,道了声晚安,拿起包匆匆跑了出去。
      上了楼,站在2202的门口,忍不住捂了捂脸,又深吸了几口气,稍稍平复了一下,才掏出钥匙开门进去。
      邱莹莹因为停职的事情一整天坐立不安,这会儿还拉着樊胜美问个不停,两人都没睡。见关雎尔回来了,开口打个招呼。
      邱莹莹道:“关关,你可回来了,你不知道,我今天给我们经理打电话了,经理让我安心等公司调查的结果,你说她这是什么意思,是不是……咦!关关,你脸怎么这么红,是不是哪里不舒服。”说完又对樊胜美喊道:“樊姐你快过来看看,关关是不是生病了。”
      “没有,我没事!”关雎尔连忙摆摆手,说道:“莹莹,你问过你们经理了?”
      这时樊胜美走过来,似笑非笑的盯着关雎尔看了半天,说道:“关关,你回来的时候见到谁了?”
      “没有,我一个人回来的,谁也没见。”关雎尔又道:“樊姐、莹莹,我困了,我先回屋了啊!”说着快步走回屋里,“砰”的一声关上了房门。
      “樊姐,关关她怎么了?”邱莹莹疑惑的问道
      樊胜美啧啧嘴,在邱莹莹的脸蛋上一捏,笑而不语。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