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乐颂之执手余生

作者:孚若chaos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5 章

      第五章
      曲筱绡觉得白主管是个花花公子,自以为是在帮助邱莹莹试探白主管。昨晚接到白主管打来的电话时十分得意,娇声娇气的请白主管帮忙搬家,白主管想也没想就答应了。至于和邱莹莹的约会自然就泡汤了。
      
      关雎尔回到2202的时候,邱莹莹正在为昨晚半夜白主管发来的爽约短信而疑神疑鬼。说话的时候都带着□□味。
      
      关雎尔明白情由,并不计较,洗漱完之后拿起手机翻看,微信里有曲筱绡发来的信息,打开一看,竟是白主管在她办公室搬东西的照片,当场就气炸了。客厅里邱莹莹也是一声惊叫,吵着要找曲筱绡算账。
      
      关雎尔气呼呼的走过去对邱莹莹说道:“莹莹,快点把那个白渣男给甩了”
      
      邱莹莹却炸了毛,直呼曲筱绡的名字,恨的咬牙切齿。拿起手机给曲筱绡拨了过去,打了半天没有打通。樊胜美看到微信后第一时间冲了出来,看着急的团团转的邱莹莹,说道:“这苍蝇不叮无缝蛋,曲筱绡固然不对,但真正的原因还在小白那里,这世上多的是想找个好老婆,好少奋斗十年的男人”
      
      邱莹莹跺着脚,喊道:“不是,他不是那种人”复而又道:“曲筱绡一定是故意这么做的,她就是想在我面前耀武扬威”
      
      关雎尔拉住邱莹莹安抚了一阵,说道:“莹莹,你还是把照片发给那个白主管,问问他是怎么回事”
      
      邱莹莹这才想起质问白主管的事,翻出号码准备拨出去的时候却又犹豫了,觉得这是对白主管的不信任,关雎尔和樊胜美顿时无语,好一阵相劝才让邱莹莹拿定了主意,只是电话拨过去的时候却没有拨通,邱莹莹一时六神无主,紧张的不行。
      
      这边的事情还没解决,樊胜美却接到了老同学王柏川的电话。两个人上大学那会儿王柏川还追过樊胜美。樊胜美当初心高气傲,看不上相貌平平的王柏川。
      
      电话里王柏川邀请樊胜美出来一起吃个饭,樊胜美欣然应允。挂了电话,樊胜美想起大学刚毕业时候的情形,不禁轻笑出声,望见镜子中的自己,觉得风姿尚存,心中欢喜,甚是满意。打开衣柜,一件件拿出来对着镜子比划,想着一会儿要光彩照人的出现在老同学面前,有几分羞涩,几分得意。只是一转眼看到自己租来的这个拥挤不堪的小房间,顿时像泄了气的皮球,一下子没了精气。
      
      踌躇再三,樊胜美决定向几个姐妹求助,换好衣服去找安迪说明来意,安迪毫不犹豫的一口答应下来,并让樊胜美叫上莹莹和小关,三个人在那边吃个饭,正好一起回来。
      
      关雎尔好不容易安抚住了情绪激动的邱莹莹,回到房间后翻开写字台上的那本《新金融秩序》继续看了起来,只是心里想着刚才的事,感觉那一个个的专业名词越发晦涩难懂,一点也看不去。
      想到曲筱绡给白主管塞纸条的事大家都知道,就瞒着邱莹莹一个人,心里十分不安。好几次几乎是脱口而出,又生生忍住了,如果说出去了以邱莹莹目前的状态,不知道会闹成什么样子,关雎尔心里没底。
      再者,这件事情就现在而言,曲筱绡的方法固然不让人喜欢,但初心是好的,也是为了邱莹莹看清白渣男的真面目。如果没有曲筱绡塞纸条的这件事,等邱莹莹真正看清这段感情,都不知道是什么时候了,那时的伤害岂不比现在严重多了。
      关雎尔心里越想越乱,不知如何是好,她自小就是个听话的乖乖女,什么都是安排好的,几乎没有为什么事情操过心。直到此刻,她忽然意识到,离开了父母的羽翼,在外面独自生活,有些事情终究是要自己面对的。只是明白归明白,眼前的事依然不知该如何是好!
      关雎尔躺在床上,听着门外邱莹莹因为打不通白主管的电话,惊慌失措的自言自语。这件事明明是白主管的错,为什么邱莹莹却怨上了曲筱绡,平日里很机灵的邱莹莹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子?
      
      她心里愈发烦闷起来,拿起手机,看到通话记录里何瑞霖的名字,一阵犹豫之后,还是拨了过去。
      
      何瑞霖正在家里打扫卫生,一般不忙的时候家务都是自己动手的,能自己解决的他从不麻烦别人。接到关雎尔主动打来的电话,还有点小惊喜,或许是因为初见时那纯真的眼神,或许是因为温柔文静的性格,何瑞霖对她有些别样的好感,她的喜怒哀愁好像都能感染到自己的情绪。
      
      听着关雎尔在电话那头细声细语的说着邱莹莹的事,何瑞霖一时间有些走神,仿佛看到了关雎尔因为担心而眉头微缱的可爱模样,嘴角不禁挂起一道迷人的弧度。
      
      等关雎尔说完,何瑞霖虽是只听了个大概,但一些事情早就知道了,当下也明白了其中的原由。劝关雎尔暂时不要和邱莹莹说曲筱绡塞纸条的事情,又安慰了几句,等她心情舒畅些才挂了电话。
      
      到了下午,安迪开车带着樊胜美和关雎尔等人赴约。酒店门口,樊胜美见到了正在等她的王柏川。樊胜美说道自己的几个姐妹正好到这里吃饭,就一起过来了。王柏川高大帅气的外表和彬彬有礼的绅士风度,给安迪等人留下了很好的印象。几人到了餐厅,却在里面意外的碰到了独自等客户的何瑞霖。
      
      “何瑞霖,你也在这吃饭啊!”安迪开口问道
      
      “我约了个客户,只是显而易见的,我被放鸽子了”何瑞霖今天本来是约了个客户在这边谈事情的,只是等了一个多小时也不见对方的踪影,电话也打不通,正想着随便吃点东西到图书馆待一会,也没料到会在这里遇上安迪几人。
      
      樊胜美和王柏川打了个招呼后,被服务生带到一个比较幽静的位置。何瑞霖看着安迪几人说道:“你们如果没有约其他人的话,要不,一起吧!今天我请客,请务必赏光”
      
      安迪笑了笑,说道:“也好,本来准备请她们两个吃饭的,这样的话,我可省了一顿”
      
      邱莹莹为白主管的事情纠结了一路,正是心情不爽的时候,对美食早就馋坏了,当下高高兴兴的坐到安迪旁边。
      
      关雎尔正要跟着邱莹莹一起过去,何瑞霖一把拉开了自己旁边的椅子,柔声说道:“小关,你坐这边吧”餐桌是六人位的,现在只有四个人的,却是没必要和邱莹莹挤到一块去。
      
      关雎尔说声谢谢,走到位置上椅子被人从后面轻轻推了回来。取下包,何瑞霖十分自然的接过去放在旁边的空位上。
      
      安迪看着轻笑了一声,邱莹莹眼中早就亮起了小星星,一闪一闪的,心里忽然有些羡慕。何瑞霖接过服务生递来菜单,转手给了安迪,请她点餐。
      
      关雎尔从没有享受过这种待遇,有些羞涩,有些紧张,有些说不出的欢喜。偷偷看着正在给安迪介绍菜谱的何瑞霖,他说话时候不疾不徐,感觉像是读诗一般抑扬顿挫,就着窗外透进的阳光,侧脸的轮廓线上仿佛蒙着一层莹光,更有一番迷人的魅力,一时间,心底有什么深埋的情绪被触碰,升起一股异样而陌生的感觉。
      
      “关关,你想吃点什么?”一个声音响起,关雎尔猛然回过神来,正对上一双灿若星辰的眸子,仿佛透出一道光,把自己心底的一切照了个通透,所有的秘密都铺陈开来。
      
      “我……我先看看”关雎尔此时觉得全身的血一下子全都涌到了脸上,烧的通红,一把接过何瑞霖手中的菜单,盯着看了起来,胡乱点了一道主菜,一份甜品,略略回神后又加了一份牛奶土豆浓汤,然后把菜单递给服务生。
      
      这时邱莹莹接到了白主管打来的电话。邱莹莹细声细语的,似乎早就忘掉了之前的不快,在关雎尔的提醒下才想着问他为什么瞒着自己帮曲筱绡搬家,结果白主管三言两语就把邱莹莹哄的眉开眼笑。
      
      关雎尔在一旁听的着急,等邱莹莹挂了电话,正想劝一劝邱莹莹不要这么轻易放过了,猛然间看到何瑞霖对着自己微微摇了摇头,才把想说的话咽了回去。
      
      邱莹莹全然没了上午的忧心,一直叽叽喳喳的说个不停,一顿饭吃的极为欢快。
      
      樊胜美走过来说一会儿想和王柏川去喝咖啡,让何瑞霖和安迪一行人先坐车回家。等樊胜美和王柏川离开之后,何瑞霖等人也没有多留,跟着一起出了酒店。
      
      安迪开车载着邱莹莹,何瑞霖和关雎尔一起。
      车里,何瑞霖看着关雎尔欲言又止的样子,笑了笑,问道:“关关,你是不是还在担心邱莹莹的事!”
      
      关雎尔转过身子,问道:“何大哥,你为什么不让我劝劝莹莹呢?那个白主管很明显就是在骗她”
      
      何瑞霖笑了笑,道:“关关,你现在去和邱莹莹说什么她都不会信的”
      
      “为什么?”关雎尔十分不解
      
      “因为邱莹莹不愿意相信白主管骗了她,现在这个时候,她信任白主管超过信任你,你多说无益。”
      
      “那我们就不管了吗?作为朋友,这样是不是太不讲义气了,而且曲筱绡给白主管塞纸条的事,莹莹到现在还不知道,我觉得这样瞒着她,有点对不起她”
      
      何瑞霖说道:“这件事情的关键,还是那个白主管,如果他真的喜欢邱莹莹的话,曲筱绡塞个纸条能有什么用,白主管是个人么样的人,其实已经很明了,只是邱莹莹已经陷进去了,拿他当个宝,什么也听不进去。你先不要着急,我找人查查这个白主管的底细,等有结果了再说。”
      
      关雎尔松了一口气,道:“那就麻烦你了”
      
      何瑞霖微微一笑,说道:“不麻烦,你不用这么客气,对了,一会回去做什么?”
      
      “安迪姐给我推荐了几本书,我正在看,只是我太笨了,很多地方都看不懂,而且也很难静下心来,老是走神。”说到最后,关雎尔有点小小的沮丧。
      
      何瑞霖道:“刚开始有点困难很正常,多查查资料就好了,不行就多请教安迪”
      
      “安迪姐也很忙,老麻烦人家不太好”
      
      何瑞霖道:“我看安迪还是很愿意教你”
      
      关雎笑了笑,道:“那是安迪姐人好”
      
      “安迪给你推荐了什么书啊?都找齐了吗?”何瑞霖问道
      
      “都是金融方面的书,安迪姐那里只有一本,就先看着,剩下的还没有到书店去买呢”
      
      “我带你去”何瑞霖道。
      
      “不,不,这太麻烦你了,我抽时间再去吧!”关雎尔急着挥手,车子却已拐个弯往另一条道上驶去。
      
      “不麻烦,反正我这会也没事可做,去书店逛逛也好”
      
      两个人买完书回去的时候已是两个小时之后了,关雎尔进门的时候,邱莹莹不知是什么缘故,一个人坐在客厅里生闷气来。两只手拍打着抱枕,嘴里嘟嚷着什么,听不清。
      关雎尔以为她又给白主管打电话没打通,才会生气。正准备走过去安慰一下。不料邱莹莹张口质问她是不是早就知道曲筱绡给白主管塞纸条的事。
      关雎尔下意识的点了点头。
      邱莹莹委屈的道:“我和你是最好的朋友,你竟然还瞒着我。”说完瞪了她一眼跑回房间去了。
      
      关雎尔还没反应过来,卧室的门“啪”一声巨响,已经关上了。她在门外解释了好半天,里面只传来压抑的哭声,却是没有回话。
      回到卧室躺在床上的关雎尔既是自责又是委屈,刚才的好心情一下子散的一干二净,说不出的伤心难过。从包里掏出手机,想了想又仍在一旁,转过身子想着心事,心乱如麻。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