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乐颂之执手余生

作者:孚若chaos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22 章

      第二十二章
      2202的三个人在第二天就和好如初了,樊胜美对于安迪的道歉却置之不理,似乎是认定了安迪在有意羞辱她。樊家的事情依然没有解决,王柏川托人打听清楚情况后告诉了樊胜美。樊胜美没凑上钱,不敢给家里打电话,心里着实有些担心,这会知道索赔的人已经把家里团团围住了,更是大吃一惊。在这种情况下,她强忍着哭出来的冲动对王柏川依然不假辞色,冷声拒绝了所有的好意。
      等挂了电话,樊胜美早已是泪流满面。家庭对她而言是个沉重的背囊,负重前行这么多年她早已疲惫不堪。在电话里樊母哭着让她找个有钱人赶快嫁了,也好多个人分担。樊胜美也是哭着回应,自己这样的情况,谁会看上她,她嫁不出去。樊胜英的事情彻底磨灭了她对爱情的所有幻想,心里屈服却终有不甘,只能拒绝所有人的好意来维持最后的一点自尊。
      眼下还有选择吗?王柏川确然是一个值得托付终身的人,上次在私人山庄受了那么大的屈辱,还能不计前嫌的这样帮助她,樊胜美十分感激,只是眼下的境况让她钻了牛角尖,觉得事已至此,自己家就是个浑水泥潭,何必拖人下水。至于曲连杰,她不敢多想,压下心里的不安做出了最后的决定。
      幸福是什么?樊胜美已经有些迷茫了,她见过千种百种,却从不曾真正体会过。
      关雎尔觉得幸福其实很简单,身心安顿而已。她看着正在认真开车的何瑞霖,侧面的轮廓直如雕刻一般、无可挑剔,车子行驶在高架桥上,朝阳透过车窗照射进来,他脸上白皙的皮肤好似在散发着淡淡的毫光。关雎尔看的出神,一时间不知想到了什么,嘴角勾起两道迷人的弧度。
      心有所依,自然就要为身有所安考虑了,眼瞧着年终考评将近,她想着自己也要更努力才行。年底的时候通过考评顺利的留在公司,能在这里发展自己的事业,能和他一直这样幸福的走下去,直到一起走进婚姻的殿堂,就像爸妈一样,多年之后还会相依相偎、恩爱如初。
      何瑞霖转头看了一眼,见关雎尔正痴痴的看着自己,不禁心中一乐,一时也是轻笑出声。
      关雎尔回过神来,小脸微微一红,坐正了身子,羞恼的道:“ 你笑什么?”
      “没有,我没笑。”何瑞霖憋着笑说道。
      “你就是笑了!你没安好心,肯定是在心里笑话我!”关雎尔头一扭,看着窗外。
      何瑞霖连唤几声都不见她应答,拉住她的胳膊拽了拽,道:“别害羞嘛,花痴自家男朋友又不是什么丢人的事!”
      关雎尔转过头娇声道:“不害臊,谁花痴你了?”
      两人笑闹一阵,很快就到了关雎尔公司,何瑞霖在她嘴角轻轻一吻,目送她下车进了门才开车离去。
      中午的之后,关雎尔接到何瑞霖的电话,说是晚上想请朋友聚一聚,能不能抽出时间一块去。关雎尔听了之后就有些紧张,何瑞霖不会带她去乱七八槽应酬的场合,既是朋友聚餐那肯定是很亲近的人。除了上次邱莹莹的事情上帮了忙的那个吴磊,也就张平和周晟了,常听何瑞霖提起这两个人,虽没有见过,但也知道何瑞霖是很看重这两个朋友的。
      关雎尔在电话里埋怨了何瑞霖几句,这么重要的事情也不早点说,自己可是一点准备也没有。她也知道何瑞霖公司里忙的很,说不准什么会有空闲,根本没办法提前安排。使性子遮掩心里的紧张,待何瑞霖安慰了几句,才稍稍安心。
      快下班的时候,何瑞霖发来微信他已经开车往这边过来了。关雎尔一下子又紧张起来,跑到卫生间简单梳洗了一下,还好身上穿的衣服是妈妈前两天刚寄过来的,是今年的新款,穿着也十分得体。
      她收拾好桌上的文件,打了卡,和韩欣一起出了公司。
      何瑞霖看到关雎尔出来了,下车迎了上去。韩欣他早就见过了,前段时间中午来找关雎尔的时候,还一起吃过几次饭,已经很熟悉了。两人打过招呼,韩欣调侃了几句独自离开了。
      这会儿正是下班的时间点,关雎尔公司的同事陆陆续续的出来,一个个都向这边张望。关雎尔有些不自然的被何瑞霖拥着上了车,一如既往的系好安全带,关上车门,才转过去坐到驾驶位上。这些已经习以为常的事在此时却莫名的有些感动,更有几分得意,几分欣喜。
      何瑞霖订的还是老地方,张平和周晟早就到了,或许是有关雎尔在,周晟倒是安分了许多。何瑞霖介绍了之后,规规矩矩的打招呼问好。
      过得一会大家渐渐熟悉起来,周晟“弟妹”“弟妹”的叫的亲近,让关雎尔很是适应不来,言语风趣幽默,偶尔一两句浑话也让她有些错愕和羞涩。这回她知道何瑞霖的那些怪话是从哪里学来的了。
      兄弟几个聚在一起免不了喝上几杯,关雎尔浅尝即止的喝了一小杯啤酒,就喝起了饮料。店里用餐的人很多,餐位安排的也十分紧凑,几人坐的是隔间也感觉十分的吵闹。关雎尔却也没什么不习惯的,认真听着周晟在那里说着他们大学时候的趣事,很多何瑞霖的黑料被爆出来,惹得关雎尔也是一阵轻笑。
      “我说你这些年怎么一直单着呢?原来是喜欢清秀可人的,不过你眼光真不错,小关人挺好的。”等关雎尔去卫生间的时候,周晟笑着说道。
      何瑞霖得意的道:“这还用你说!”至于前半句他就当没听见了,反正被这家伙调侃了也不止一两次。
      周晟不屑的道:“看你那个得意的样,也不知是撞的什么运才让你碰巧了,若是没有我指点,你这会还不知在那里角落里哭呢!”
      张平已经从之前的阴影中彻底走了出来,他不善言辞,只笑着举起酒杯道声祝福的话,何瑞霖和他喝了一杯。
      因为第二天还要上班,几人吃过饭聊了一会就散了。张平和周晟一起打车回去,何瑞霖喝了酒不能开车,就只能坐在副驾驶上,关雎尔小心翼翼的开着车往欢乐颂驶去。她早就拿了驾照,只是除了回家的时候能拿爸爸的车练练手之外,在魔都很少有开车的机会,故而有些紧张,都不敢和何瑞霖说话。
      不过毕竟是晚上,一路上车辆不多,关雎尔开了一会也渐渐放下心来。想起吃饭的时候周晟说过的话,忍不住向何瑞霖问道:“瑞霖,你以前真没谈过恋爱啊?”
      “是啊!我不是和你说过吗?”何瑞霖一边在手机上看着文件,一边说道。
      说过是说过,关雎尔刚开始也是信了。后来和樊胜美谈起此事,听了她的一番分析之后又有些不确定。毕竟以何瑞霖的条件和年龄,说他的过去是一片空白,实在很难让人相信,而且何瑞霖在某些时候对女人的了解,也让关雎尔愈发怀疑起来。若然如此,对于何瑞霖的矢口否认,不管出自什么样的理由,关雎尔多少有些芥蒂。不是说纠结于过去,而是在意他的态度。这是她心里的一个隐忧,只是两人正是热恋的时候,这样的念头偶尔出现也是一闪而过,没有深究,更没有想着去质问。
      今天却在周晟那里得到了答案,想不到何瑞霖以前竟是那样一个冷性子的人。她心里释怀,自己也是他的初恋吗?念及此处,又有些欣喜。
      邱莹莹的网店有了很大的起色,她又从曲筱绡那里取经。不在店里守株待兔,说通了经理去各个单位企业去推销,能成一个单子都是额外的客源,现下还看不出多大的效益来,但邱莹莹每天都是干劲十足。
      周四,关雎尔要去京都出差,大概得两三天才能回来,何瑞霖帮她收拾好行李,一早送到公司。远远的看着她和同事一行坐车往机场驶去,何瑞霖心里突然空落落的。
      中午的时候,关雎尔抽空打电话过来,也只简单的说了两句就挂了,她是第一次出差,事项流程都不清楚,也不敢大意懈怠。
      第二天快下班的时候,何瑞霖打电话过去问了问,关雎尔说一切顺遂,明天下午就能回来了。何瑞霖听了心思一动,想着原本两人说好要去朱家角玩的,只是应了安迪的邀请去了私人山庄,是以没有去成。后来自己忙着公司的事情,此事便不了了之。眼下时间宽裕一些,倒不如趁此机会去京都转一转。
      何瑞霖打定主意,吩咐郑鹏订了晚上去京都的航班。因为去的时间短,倒也没什么好收拾的,只在公司里交代了一下,查看了广丰项目的模块测试进度,诸事安排妥当,便驱车往机场赶去。
      到京都的时候时间已晚,打车到了关雎尔住宿的酒店,开好房间后已近凌晨。何瑞霖忍了忍最终没去打扰关雎尔。
      次日一早,关雎尔在酒店餐厅吃早点的时候,看见何瑞霖走了过来,还以为自己没有睡醒呐!揉了揉眼睛再看时眼前人依旧,只是一时间却呆住了。
      何瑞霖被她这副娇憨的模样逗得一乐,忍不住想去摸摸她的脑袋,只是周边齐刷刷的好几双眼睛盯着,不得不生生忍住。
      “你……你怎么在这?”关雎尔还有些吃惊的问道。
      “我临时有事,也到京都出差了,真是好巧,我们竟住在同一家酒店。”何瑞霖一本正经的答道。
      关雎尔身旁的韩欣却是噗嗤一下笑出声来,凑到关雎尔耳边说道:“你魅力够大啊!这才两天没见就追到京都来了。”
      关雎尔一下子红了脸,对几个同事说道:“你们先吃吧!我一会去找你们。”她们一行也就韩欣一个认识的,其他人都不怎么熟悉,看出了两人的关系也没多问。
      “瑞霖,你怎么过来了?”两人走到另一桌坐下,关雎尔惊喜的问道。经韩欣那么一说,她也想到何瑞霖不是出差来的,哪有这么凑巧的事,而且自己在电话里说过这家酒店名字的。
      “想你了!”何瑞霖答得言简意赅,关雎尔却在这一刻感动的一塌糊涂,朱唇微启,却无以言表。
      何瑞霖一早就给关雎尔发了信息,半天没收到回信以为还没起床,想着时间还早吃过饭再打电话也是一样。没想到会和关雎尔直接在餐厅相遇了,当下说了来由,关雎尔自无不可,心里欢喜异常。
      关雎尔和经理说了一声,因为是周末的缘故,经理很爽快的答应了。等出差的事情办完,就急急忙忙的赶回酒店到了何瑞霖的房间里。
      分别两日,各自又忙的没有时间,连电话都很少打。两人抱在一起热吻,关雎尔意外的主动,让何瑞霖心里一把火不可抑制的烧了起来。两人一时情动,都有些陶醉和迷离。等关雎尔背部感到一丝凉意,才猛的清醒过来。挣扎着推开何瑞霖,窜起身子整理好衣衫。
      “我……我还没准备好”关雎尔声音低若蚊蝇,满脸羞得通红,却又怕何瑞霖有什么不满,不时的偷瞄一眼观察着他的神色。
      何瑞霖也是不好意思的笑了笑,摇了摇头,把她揽进怀里,柔声道:“我们顺其自然便好。”他心里也不平静,两世为人,他心性坚毅极少有乱了阵脚的时候,只是面对怀里的人儿总有些难以克制的冲动,难以自抑。
      两人温存了一会,说起之后的行程,因为对京都都不是很熟悉,时间又紧凑,便说定只去两三个景点看看,出来玩的又不是打卡签到,没必要紧着时间走马观花的都去一遍。
      在酒店吃过午饭,先到附近的商场狂了一圈。关雎尔是出差来的,出去游玩的话身上的衣服并不合适。时至深秋,京都的天气早已转凉。关雎尔选了一套天蓝色的休闲运动装,店里的导购是个能说会道的,赞了关雎尔的身材和容貌,更是盛赞何瑞霖的眼光。何瑞霖欢喜之下也买了一套宝蓝色的同款,又各自配了鞋子,才在导购满意的笑容中出了门店。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