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乐颂之执手余生

作者:孚若chaos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20 章

      第二十章
      关雎尔正在为邱莹莹网店销量的事出谋划策,她一向小心谨慎,从不肯在人前多言,因自小在父母的呵护下长大,少有历练,在为人处世上缺些自信,少有主动发表意见的时候。即便是和面对早已熟悉的安迪等人,内心深处也不免拘谨,也只有邱莹莹是个天真烂漫的性子,才能言谈无忌、畅所欲言。
      何瑞霖走过去紧挨着关雎尔坐下,臂弯处硬邦邦的肌肉蹭着她圆润的香肩,而后拿起她的杯子喝了一口,问道:“你们在聊什么呢?”
      关雎尔见邱莹莹憋不住的笑意,脸上微微一红,转而对何瑞霖嗔怪道:“你坐那么近干什么,挤在一块都热死了。”
      “不热啊!哪里热了。”何瑞霖恍如未觉。
      关雎尔自然知道恋爱后的何瑞霖私下里是个什么样子,知道在这种事情上拗不过他,自己往旁边挪了挪,岔开话题说道:“我们在说莹莹开网店的事,网店开了也有一段时间了,销量一直不怎么好,莹莹正为此发愁呢?”
      何瑞霖道:“我看网店的页面做的还是不错的,现在是引流的问题,我对销售不是很懂,只能建议你多参加一些平台的活动,再者,写个推文我们帮你在朋友圈发一下,看看有没有效果。”
      邱莹莹眼睛一亮,喜道:“平台的活动肯定是要参加的,不过,我觉得你最后说的这个主意更好,我可以请店里的同事一起发,这样一传十,十传百的,可比在网上死等着有用多了。何大哥,你是怎么想到的?”
      何瑞霖笑了笑,道:“这也没什么,现在很多饭店引流的时候都是这么做的,比如推出了新品,转发朋友圈集“赞”就能免费品尝。我们公司有餐饮软件的业务,自然知道一些。”他喝了口接着道:“刚开始做的时候都这样,没有什么知名度,推广期销量不高很正常的,也不要太过着急乱了阵脚,好好分析一下销量上不去的原因,多关注评论,也可以看看一些知名店铺的评论区,抓住顾客在意的是什么,两相对比,哪里做的不好自然就知道了。”
      邱莹莹有了思路,那里还坐不住,急不可耐的回去准备了。关雎尔原想跟着一块走的,被何瑞霖悄悄拽住了。
      关好门,何瑞霖搂着她纤细的腰肢,在光洁的额头上轻轻一弹,笑道:“这么着急上去,你就一点都不想我吗?”他现在说这些话真是越来越自然了。
      关雎尔忸怩道:“我们天天见面,昨晚还在一起吃饭呢?”
      “也都一整天了好不好,这段时间公司里事多,我们也就早上上班的时候能说说话,我这一天也挺难熬的。”
      关雎尔也是一样,热恋之中的两人正是浓情蜜意的时候,原先朝夕相对的已经习惯了,猛然间见面少了不说,为了不打扰他连电话也不敢多打,一下子心里空落落的。她性子腼腆不好直说,只是何瑞霖能这般想着,她心里也欢喜。一时表露在脸上,一对眸子里满是化不开的情意。
      忙碌的日子总是过的很快,转眼之间大半个月过去了,秋意渐浓,魔都的天气也变得凉爽一些。周末的时候,何瑞霖和关雎尔请22楼的几个女生吃饭。安迪不知怎么的心情极好,都和樊胜美开起了玩笑,只是魏渭出差去了,没能赶上。曲筱绡成功拿下了新项目,给曲父在朋友圈子里大大的挣了脸面,自己也独自掌握了一家公司,正是志得意满的时候。赵医生也来了,两人好的蜜里调油。
      樊胜美这段时间也不去约会相亲了,日子过的十分平静。倒是邱莹莹在何瑞霖和安迪的帮助下,在事业上大获成功,一连完成了好几个咖啡机的大单子,令上司刮目相看。曲筱绡也在其中出了不少力,心情正好的亲自下场传授经验,指点迷津。邱莹莹也为此对她改观了不少。只是樊胜美和曲筱绡还有些不对付,见面少有交流,吃饭的时候曲筱绡只顾着和赵医生说话,没再撩拨她。
      松快的日子没过几天,2202的三个女生又有了新的麻烦。月初头一天,三个人就收到了房东的短信通知,房租要涨价,从这个月开始要多付一千块钱。三个人都是又气又急,关雎尔还算镇定,她的工资有近半是花在各个乐团新出的CD和各种学习资料上,和何瑞霖交往后这部分的支出基本上省下来。即便两人出去约会时,她偶尔结次账也花了不少,但总归有些剩余还能应付。
      邱莹莹却是被气的,她这段时间拿了不少的提成,刨除各项的花费支出第一次有了盈余。前几天还喜气洋洋的跟家里说这事呢!房租一涨几乎是一下子打回原形了。最愁的樊胜美,她的工资比起关雎尔和邱莹莹自然高了很多,可是全家几乎靠她一人养着,背负的生活压力可想而知。涨的一千块钱三个人分下来,关雎尔和邱莹莹每个人要出350元,樊胜美的屋子是在客厅隔出来的,房租本就少一些,这会涨的自然也少一些,不过却也平白多了300元的支出,当下也是闷闷不乐。
      樊胜美心知这事光着急是没有用的,安抚了满屋子乱转的两个小女生,拿出手机拨通了房东的电话。一番交涉没什么结果。房东的态度强硬,周围几个小区的房租早就涨了,她拖到现在才提这个事已经很宽厚了,要么交钱要么搬家,没得商量。三人一起声讨了一番也只能认了。
      真是漏屋偏逢连夜雨,樊胜美正为这个季度的物业费头疼,家里樊母又打来电话催着要生活费。没过几天,嫂子又打来电话,说是她那个当保安的哥哥樊胜英,上班的时候和上司起了冲突,直接动手打人了。两人从医院出来就进了派出所。因为是樊胜英先动的手,对方的医药费肯定要赔付的,林林总总的算下来得上万块钱。嫂子想也没想就直接打电话找樊胜美要钱来了。
      樊胜美一听到消息直气的说不出来,她刚给家里打了生活费,又交了一个季度的物业费,现在除了留用的一点日常开销的钱真的是身无分文。想到她为这个家付出的种种,心里更是难过。父亲的退休金全让哥嫂拿去花用了,生活费却得自己出;樊胜英住的房子自己凑了首付还得每个月供着,就连他的工作也是自己舍下脸面找老同学帮忙找的。家里人既不感激自己的付出,也不体谅自己的难处,父母每次打电话过来都是催着要钱,樊胜英还闯出这样的祸事来,丢了工作不说还得赔人家这么一大笔钱。
      樊胜美冷哼一声,道:“这里面的是非我没兴趣知道,有什么纠纷报警处理好了。”
      嫂子大怒,骂道:“你怎么能这样冷漠无情,那可是你亲哥哥,难道你就真看着他被派出所的拘留了,你真是好狠的心!”
      一阵深深的无力感涌上樊胜美的心头,这样的情况已不止一回了,每次都找自己要钱,可自己的钱是大风刮来的不成!她无心和嫂子吵闹,只冷冷的道:“我现在已经身无分文了,我每个月发多少工资你们清楚的很,哪来那么多钱给你们,派出所要拘留就拘留好了,我是真的没有办法?”
      她说完立马挂了电话,颓然的往沙发上一靠,两行清泪无声的流了下来。呆呆的望着公司休息室里的咖啡机,心思沉寂,不知过了多久,听到外面传来细碎的脚步声,知道是出去吃午饭的同事回来了。一下子回过神来,擦干了眼泪,又补了妆,这才笑吟吟的走了出去。
      过了两日,樊胜美下班回去的时候又接到樊母的电话,还是因为樊胜英的事情,讨要医药费的直接堵了门,不给钱就要搬空家里的东西。樊胜美真切的听到那话那一头的嘈杂,心里也是一阵紧张,加之母亲苦苦的哀求,一是惊吓,二是心软,连忙答应明天就打两千块钱过去。挂了电话之后立时为着答应的两千块钱煎熬起来,眼泪止不住的滑落。
      哭过之后,樊胜美开始细细的计算起来,何处增收、何处节流,一笔笔的算过,才渐渐安心。
      次日是周末,樊胜美一早就把钱给家里打了过去。却没想到,到了晚上的时候,母亲又打电话过来说是还得打四千块钱。这下樊胜美都有些崩溃了,家里那么多人,真是一点也不想承担,把全部的压力都转嫁到自己头上。她不想再听母亲那些千篇一律的话语,直接挂了电话。这样的事是第几次了,她已经记不清,此时才发觉自己怎么都不可能填满哥哥的那个无底洞。
      这回是哭也哭不出来了,父母偏心,哥哥无能。樊胜美心里既是愤懑又是伤心,只是有母亲横在中间,她也是无奈,收拾了心情又开始绞尽脑汁的凑钱。
      关雎尔出去约会了,邱莹莹回来后又去了超市。经过白主管的事,她也成长了许多,更能体谅父母的艰辛和不易。因着房租涨价了,她也开始精打细算起来。前几日置办了锅碗瓢盆,把厨房收拾一下,准备以后在屋子里开火做饭了。
      邱莹莹回来后就在厨房一阵捣鼓,没多久就端着一碗乌鸡汤进了樊胜美的屋子。
      “樊姐,我不会安慰人,只能炖碗鸡汤给你,我每次难过的时候吃点好吃的,心情就会一下子好很多,你快喝吧!”
      樊胜美心头流过一丝暖意,有些憔悴的脸上漏出一丝笑意,轻轻说了声谢谢,端起鸡汤喝了起来。或许邱莹莹说的是对的,美食真的有治愈心情的功效。一碗鸡汤下肚,樊胜美感觉好了很多,人也精神了一些。
      邱莹莹想起关雎尔说的话,犹豫了一下,问道:“樊姐,是不是你家里出事了要用钱啊?”
      樊胜美沉默了一会,抬头一笑:“没有,我家里好的很,是工作上的事,职场上糟心的事多了,其实早该习惯了,过几日就好了。”有那么一瞬间,她真想放下一切跟邱莹莹诉一诉心里的苦,更想着能求助一二。只是这个念头刚一出现就被她压了下去。她终究放不下颜面,尤其是在同住一个屋檐下的小姐妹面前。
      这时的樊胜忽然美想到了安迪,无论是学识能力、还是经济条件都远胜自己的安迪。向这样一个人求助樊胜美没有太大的心理负担。等邱莹莹出去后,樊胜美整理了妆容,出门向2201走去。
      只是到门口按门铃的时候,里面却传来一阵笑闹声。她这才想起下午的时候曲筱绡带着男朋友找安迪玩去了,魏兄也来了。安迪还特意到2202邀请过。自己是没心情玩,邱莹莹忙着没时间玩,至于关雎尔,何瑞霖好不容易抽出时间,关雎尔自然想和男朋友在一起了。
      樊胜美忧心家里的事,忘了这一茬,此时想起来,伸出去的手就悬在了半空,心思一转,直接回房间去了。在屋子里躺了一会,正一筹莫展的时候,王柏川打电话过来了。
      这是自上次的事情后,王柏川第一次打电话过来,他终究还是放不下这段感情。樊胜美想了想还是接通了电话。两人各自问好后就是一阵沉默,王柏川听出樊胜美心情不佳,以为还在为自己租车骗她的事情生气,当下真诚的道歉。
      “小美,对不起,我不该骗你,我只是不想让你失望,不想让你看不起我。,不想让你知道我还是一事无成。” 樊胜美轻轻一叹,道:“你不用说对不起,我也一样骗了你,我没有自己的房子,现在还和两个小女生一起挤在出租屋里。我家里还是一团糟,我……”不知为何,把事情坦白了,樊胜美心里忽然轻松了许多。隔着电话,她也没有了顾虑和负担,一股脑把家里的情况和最近发生的事对王柏川和盘托出,许是谎言揭破,她在王柏川面前维持的公主形象轰然崩塌,一时间反倒没有了心理负担。
      王柏川听完后心中满是怜惜,之前的一些芥蒂也消散的一干二净。立即提出自己可以帮忙,让樊胜美把卡号发过来。
      樊胜美听了这话却一下子羞恼起来,一口拒绝了王柏川后挂了电话。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