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乐颂之执手余生

作者:孚若chaos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17 章

      波光粼粼的水畔,柳绿草青,花香四溢,习习的凉风迎面吹来,似是连心里的烦闷都散去许多。关雎尔笑着张开双臂,亭亭的身姿转个圈儿,雪白的裙摆随之圆舞,清净纯真、蹁跹灵动,恍如人间仙子。
      何瑞霖看的不禁呆了一呆,关雎尔嫣然一笑,道:“瑞霖,你怎么了?”
      何瑞霖长长一叹,惆怅的道:“我现在很担心一件事?”
      关雎尔笑容一收,紧张的道:“担心什么?”
      看着她满脸关切的样子,何瑞霖心里一乐的同时也是满满的暖意,不由的露出一丝笑意,对上她的视线认真的道:“你长得这么漂亮,跟仙女下凡一样,我担心有一天你会突然飞走了,到时候我可怎么办?”
      “你胡说什么呢?油嘴滑舌的,以前怎么没有发现,你这么会哄人”关雎尔害臊的脸红到了脖子根,语气中带着嗔怪,但其中的喜悦也难以隐藏。
      何瑞霖双手环住她纤细的腰肢,笑道:“我哪有胡说,这都是我的心里话,在我眼里,你就是最漂亮的,静娴雅胜、芳华无加。”
      关雎尔被何瑞霖说的脑袋都晕了,但心里像喝了蜜一样甜,大大的眼睛眯成了月牙儿。她着实没有想到,一向正经严肃的何瑞霖,谈恋爱之后会变得这般情意绵绵,完全颠覆了她心目中的原有形象,好似变成了另一个人。
      她哪里知道,何瑞霖也是个在恋爱方面毫无经验的菜鸟,一切都是摸索着的前行。这些意外的惊喜都是看了恋爱攻略的结果,有的时候直白露骨,有的时候含蓄隐晦,关雎尔的反应也是一时欢喜、一时错愕,让何瑞霖得意之时又有些尴尬。
      两人在水边的树荫下走了一程,又去采摘园逛了一会,回到接待区在一处凉亭坐下稍事休息。关雎尔到底还是担心樊胜美和王柏川的事,或许正是因为自己已经找到了幸福,所以对一起相互扶持的两个姐妹尤为上心。邱莹莹暂时还没什么苗头,但樊胜美和王柏川情投意合的,真要就此分手着实有些可惜。
      关雎尔对樊胜美的行为十分不解,之前和王柏川约会的时候,每次都是容光焕发的,幸福两个字几乎是写在了脸上,自己和邱莹莹都能看得出来,她对王柏川是有感情的。只是最近为何会这样冷落甚至是嘲弄他呢?王柏川租车装大款固然是骗了她,可她不也在房子的事情上瞒着王柏川吗?两个人为什么就不能敞开心扉的谈一谈呢?
      何瑞霖见关雎尔一副愁眉不展的样子,心知她在担心什么,伸手把她揽进怀里,抚平皱起的眉头,轻声问道:“是不是在想樊姐的事?”
      “嗯!”关雎尔轻声应了一句,说道:“樊姐和王柏川是有感情的,我想不明白樊姐到底在介意什么,王柏川是骗了她,可她不也骗了王柏川吗?两个人坦诚布公的谈一次,这件事相互扯平就好了,怎么连一个机会都不给呢?”
      何瑞霖略微一叹,说道:“感情的事哪有这么简单,有时候自己心里清楚但别人未必理解,有时候别人看的明白,自己却又犯了糊涂。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顾虑,相互坦诚本就不是件容易的事,他们相互隐瞒的时候不是还没想着感情的事嘛!等真正想到这一层已经是骑虎难下了。”
      关雎尔道:“可既是如此,刚才吃饭的时候樊姐何必让王柏川那样难堪呢?难道她不怕这样会伤了王柏川的心,从此再也没有缓和的余地了吗?”
      “这个我也想不明白,或许她只是心情不好。”何瑞霖也挺奇怪的,如果不待见王柏川的话,就不用叫他一起来了,既然特意约他出来了,又何必让人难堪,女人的心思真是难以测度。
      何瑞霖道:“关关,你也不要想太多,他们真心相爱的话,总有一天还是会在一起的。逛了这么久,也有些累了,我们去前面的茶室坐坐。”
      关雎尔点头答应,两人起身往回走去。拐过一条林荫小道,却是碰上了一个意想不到的人。
      “曲筱绡,你怎么来了?”关雎尔几乎是惊呼出声。
      “这是我哥们老舅的窝,我怎么就不能来了。”曲筱绡孤疑的道:“小关,你这么紧张干什么?是不是有事瞒着我呀!”
      “没有,就是……”关雎尔着急坏了,这曲筱绡唯恐天下不乱的性子,那里还会替樊姐隐瞒租房子的事,恐怕会当场揭破令樊姐难堪,而且王柏川也还在这里,这么一闹岂不是火上浇油吗?
      “就是没想到你会来,挺意外的。”何瑞霖见关雎尔方寸大乱,接口说道:“怎么没见赵医生一起过来?”
      曲筱绡有些郁闷的道:“我们家赵医生为祖国的医疗事业奋斗去了。”她随即又是一笑,道:“你们两位倒是妻唱夫随的挺恩爱呀,说吧!怎么感谢我啊?要不是我那一杯咖啡,就你们这性子,还不知道要装到什么时候呢?”
      何瑞霖很想说这和咖啡没有任何关系,却又怕她揪着此事说个没完,当下笑了笑,道:“我们请你和赵医生吃饭,地方你挑,怎么样?”
      “这还差不多!”曲筱绡满意的一笑,转而又问道: “安迪她们呢?”
      关雎尔道:“她和魏总一起,刚才看到他们在前面的凉亭”
      “那我们去找她们吧!” 曲筱绡上前搂住她的胳膊,拉着她往前走去。
      关雎尔回头看了看何瑞霖,递给他一个很是无奈的眼神,却叫曲筱绡一把拽了过去,说道:“黏的那么紧干什么?”
      何瑞霖摇头一笑,跟在二人身后。曲筱绡偶尔回头看一眼何瑞霖,一时惊呼,一时娇笑,却不是跟关雎尔在聊些什么。
      半路上,何瑞霖接了一个电话,等到了凉亭的时候,曲筱绡已经不在了。魏渭正帮着安迪收拾电脑,关雎尔走过来说安迪和魏总已经让曲筱绡答应暂时保守秘密了,至于能不能守得住,关雎尔也是心存疑虑。
      因为曲筱绡的突然出现,关雎尔忧心忡忡的也没了跟何瑞霖去品茶的心思。用微信把刚才的情况跟樊胜美说了一遍,又得知樊胜美并没有见到曲筱绡才稍稍放下心来。四人坐下来说起此事都颇感无奈,一会儿魏渭扯开话题说道别处,一番交谈下来才发现何瑞霖不仅思维敏捷,且博闻强记,无论军事政治、经济金融,还是历史文学、音乐艺术都有涉猎,很多方面连他都是一知半解,只是挑个话头试探一下,何瑞霖论述的是否正确也无从验证。每当这个时候,何瑞霖也是略略一提,再不赘言,这更让他刮目相看了。
      关雎尔在一旁看着何瑞霖款款而谈的样子,心里十分自豪,满眼冒着小星星一副迷醉的神情,让安迪都禁不住轻笑出声。两人相谈甚欢,等安迪提醒才发现金乌西坠,时近黄昏,于是起身往宴会厅走去。
      宴会厅无论是装修还是服务都是豪华至极,何瑞霖对此司空见惯没什么反应,关雎尔却不禁咋舌。这才知道相比起晚餐,中午那一顿只能算是便饭了。
      晚餐是西式的,厨师现场配菜制作。此时离正式开餐还有一点时间,侍者正忙着布置。邱莹莹和樊胜美以及王柏川都在,何瑞霖几人过去的时候他们正在闲谈,樊胜美笑语嫣然,好像上午的不快已经全然忘记。王柏川站在一旁一言不发,神思飘忽却不知在想着什么。抬头看见魏渭,上前开口问道:“魏总,打扰一下,晚餐的时候能不能要瓶白酒,度数越高越好,我想酒壮怂人胆,饭后跟小樊说点事情!”
      魏渭笑道:“这当然没问题,我一会安排一下。”
      两人说话也没有刻意压低声音,樊胜美和安迪等人站的又不远,闻言都向这边看了过来。魏渭拍拍他的肩膀,两人并肩出了大厅。
      何瑞霖和关雎尔正说着西式的美食,邱莹莹悄悄走过来说是有事情要和关雎尔说,递给何瑞霖一个笑容,拉着关雎尔的胳膊往外走去。
      过了片刻,众人陆续入座。晚餐的主厨介绍了菜品,之后在魏渭的提议下众人举杯共饮。邱莹莹心思单纯、言语无忌,放下酒杯抿了抿嘴唇,说这么贵的就和普通的也没什么区别,都是一股涩涩的味道,还不如养乐多好喝。一句话惹得众人轻笑出声,气氛开始活跃起来。
      不想就在这个时候,曲筱绡戴着蝴蝶面具和一个弹着吉他的男子走了进来,故作不满的道:“怎么回事!怎么回事!我还没来你们就吃上了,太不够意思了吧!”
      曲筱绡说完径直走到魏渭跟前闹着要他点歌,说自己是来唱歌助兴的,至于那男的曲筱绡没有介绍,众人也没有在意。
      魏渭被她缠的没有办法,不得不花钱点了一首老歌让她唱。曲筱绡干咳了两下,想着要润润嗓子,随手拿起就近的杯子在众人惊呼中猛的喝了一大口下去。这一杯正是魏渭特意给王柏川准备的高度白酒,曲筱绡这么一大口喝进去那里受得了,当场就喷了出来。
      歌是唱不成了,曲筱绡笑盈盈的道:“今天我们22楼的好不容易聚在一起,酒呢!肯定是要喝的,而且要不醉不归,你说是吧!安迪。”
      安迪尚未说话,樊胜美不知怎么想的,却开口说道:“小曲,你那么一大口白酒下去不晕吗?要是晕的话,还是早点回去休息吧!”
      这一句话顿时叫曲筱绡变了脸色,稍稍一沉,笑盈盈的走到王柏川和樊胜美身后,说道:“樊姐,你还记得我们22楼第一次聚会是在哪儿吗?是在安迪家,第二次呢,是在这,要不下次去我家吧,反正我家有钟点工……”
      “曲筱绡!”安迪突然呵斥一声,曲筱绡后半段话就卡在了嗓子眼没有说出来。安迪多次帮她,她对安迪很有些敬意,当下小声嘀咕了一句,就此打住。
      众人一时沉默,王柏川其实早就知道樊胜美租房子的事情,刚才曲筱绡话里有话,他自然听得出来。对于樊胜美在房子上撒谎的事他倒没有多想,毕竟自己在车子的事情上也同样骗了她。奔三的年纪尚且一事无成,生活的重压下,曾经的骄傲被磨灭的也只剩下一点可怜的需要外物装扮的自尊。换位思考,没有什么是不能被理解的。
      他默默的夹起一点仔排放在樊胜美的餐盘里,却没想到换来的是她不留情面的嘲讽。
      “干什么呀?哼!家里很困难吗?呵呵!又不是吃不起。”
      王柏川既是羞臊又觉得尴尬,手悬在半空都不知该怎么办才好,心里腾的升起一股怒意,只是猛然间发现樊胜美笑的娇艳的脸上,一双眼睛里流露的酸楚。才压下心头的不快,若无其事的收回手臂。
      何瑞霖心知樊胜美就是强自撑着,在王柏川的事情上,曲筱绡胡乱插手本就让她有些不快。之前安迪请求曲筱绡帮她隐瞒租房子的事情,固然是帮了她,却也触碰到了她脆弱的自尊,自觉在曲筱绡面前失了颜面。忍不住一见面的时候就拿言语刺激,被曲筱绡揭破后又有些挂不住脸面,反过来把气撒到了王柏川头上。
      何瑞霖看的明白却不知在这个时候该说什么才好,安迪和魏渭大抵也是如此。关雎尔和邱莹莹却叫樊胜美的作态给镇住了。她们只觉得樊胜美有些过分了,但毕竟跟樊胜美亲近些,也只能缄口不言。
      曲筱绡瞧不上樊胜美,更瞧不上王柏川。性子任性也没有顾忌,笑盈盈的说着自己老爸创业的时候,借了别人的西装见客户的事,意有所指。
      “这假的就是假的,衣服再怎么合身,内里还是个土包子,无论怎么装……”
      “曲筱绡”安迪是真生气了,曲筱绡一缩脖子走到一旁坐下,再没说话。
      只是樊胜美却彻底挂不住了,呵呵一笑直把王柏川租车的事当场揭穿了。
      “王柏川,你听出来了吗?小曲说的好像是你唉!租个车子没什么,租车扮大款就有趣了,你知道什么沐猴而冠吗?小曲也真是的,这么早揭穿干嘛?大家好不容易找个目标围观,揭穿多没意思啊?呵呵!好玩吗?”她最后这句话却是对曲筱绡说的,曲筱绡张了张嘴没有说话,神情也有些诧异和不自然。
      羞愤、伤心、淡漠,王柏川脸上的表情一瞬间转了三转,然后很平静的站起身来,说道:“魏总,不好意思,我先走一步。”说完也不待魏渭答话,转身就出去了。
      魏渭喊了两声,不见他停步跟着追了出去。
      樊胜美一口气把杯子里的红酒喝完,转过头去静默无言,大家都是一言不发,原本一场高高兴兴的晚宴就此不欢而散。
      邱莹莹狠狠的瞪了曲筱绡一眼,曲筱绡看见了挺挺脖子也没多说什么。
      经此一事,谁都没有了继续吃饭的心思,原本是要在这边住一晚的,现在恐怕也没这个必要了。等魏渭回来,大家都收拾东西准备回去了。乘船过了水库,到停车场的时候樊胜美谢绝了魏渭的邀请,还是坐了何瑞霖的车,邱莹莹自然跟着一起上来。
      一路无言,回到欢乐颂的时候已是十点多了。何瑞霖还饿着肚子,煮了些面条,叫上关雎尔和邱莹莹一起吃过后各自回屋休息。至于樊胜美,回到屋里就把自己所在卧室里,关雎尔和邱莹莹喊le了好几次都没有开门。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