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王娇(双重生)

作者:四喜圆子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借口

      “君子一诺,贵在千金!”这句话如一声惊雷,在崔静姝耳边炸响。
      
      她积极克制着,才没让自个失态,心里早已是惊喜交加,都不知怎么形容现下的心情了。
      
      一向冷静如她,这一刻,却被喜悦,激动,蒙蔽了双眼。哪里还会去深思,孝文帝真正的用意!以及背后的用心良苦!
      
      更不会往深的去想?孝文帝待她这样“特殊”,又是为了什么?这一切的一切,她通通都抛之脑后,心里,眼里只有着与之哥哥重聚的喜悦,其他的,什么都不重要了。
      
      崔静姝眉宇间的愁绪也跟着舒缓下来,整个人看起来柔和了不少。
      
      忙起身要叩谢:“臣妾……多谢陛下天恩!”虽然她心里恨极了孝文帝,可这样的无上恩泽却是马虎不得的。
      
      人刚跪下去一半,就被孝文帝拦住,他那温热的掌心,将她那柔弱无骨的素手,严严实实包裹住,让她想要抽身都难。
      
      孝文帝笑得风度翩翩:“不必多礼了!动不动就跪,还没跪够么?”说话间,他的手轻轻一拉,就把崔静姝姝带入怀里。
      
      这一下,可真是温香软玉抱满怀,魂牵梦绕最相思了。
      
      “陛下!”崔静姝心头一惊,想要推开孝文帝的怀抱,却听孝文帝调侃道:“口口声声说要谢朕!给朕抱一下都不行么?嗯?”那声嗯尾音拖得极长,让崔静姝一时无法拒绝,也不能拒绝。
      
      更怕的是,她拒绝了,孝文帝会改口变卦,那不是之前她所期盼的一切,都落空了么?
      
      崔静姝心里又气又恨,忍不住暗骂:“无赖!登徒浪子!狗皇帝!”就差没把禽兽骂出来了。
      
      阿姝的身体很软,阵阵幽香从鼻端吸入肺腑,令孝文帝几欲心神欲醉。
      
      怀里娇娥似乎很怕他,或者说,更怕他的进一步举动,所以身子绷得很紧,七分抗拒,三分勉强,总之是不能随他所欲了。
      
      “可以和朕说说么?为何这样……抗拒朕?”孝文帝忍着心里的欲念,哑声问道:“朕到底有哪里做得不够好?只要你说出来,朕都可以改。”
      
      改?怎么改?崔静姝心里冷笑!
      
      帝王的话,不过是朝令夕改,又何曾是真正的一言九鼎,从前他说过,要护着她,绝不会让人伤她分毫,可是后来呢,伤她最深的,就是他!
      
      她为什么还要信他?还嫌上辈子不够蠢么!
      
      崔静姝定下心神,口是心非道:“陛下是帝君,是主宰天下的圣人,臣妾又有何德何能,让陛下改过的。”
      
      “既然你把朕说得这样好。”孝文帝不死心:“那为何?又要这样对朕?将朕推得远远的?”他不是傻子,自然不会去相信阿姝的片面之词。
      
      就算这个问题。他不刨根问底,总有一日,也要去解决。
      
      崔静姝垂眸,揣着明白装糊涂,道:“臣妾哪样对陛下了?”
      
      呵!阿姝…是真不知?还是假不知?男女之事,本是天经地义之事,再说了,能入宫侍驾,怎么可能对此事一无所知呢?
      
      孝文帝薄唇一弯,灼热的气息直逼过来,附耳道:“你是朕亲封的美人,那以美人之见,难道朕与你之间,就只能永远这样相敬如宾,就连一丝亲密之举,也不能有么?”
      
      这句话问到了点子上,他倒要看看,阿姝会如何作答?
      
      这个问题着实难以应对,是以崔静姝蹙眉想了想,才道:“不知陛下可曾听过这样一个故事?”
      
      孝文帝点头,做出洗耳恭听的样子。
      
      只听崔静姝道:“从前有一个白面书生,他有一个结发妻子,二人如胶似漆,日子虽然清苦,倒也恩恩爱爱,和和睦睦。”
      
      “这个书生不忍看着妻子与他受苦,发誓要考□□名,入仕为官,还扬言,他日高中,必定不会辜负结发之恩。”
      
      话刚说到这,就被孝文帝打断:“这个书生肯定是背信弃义,辜负了他的妻子,是不是?”
      
      “陛下猜对了一半。”崔静姝对他插话,并没有不悦,“哦?那另一半呢?”孝文帝来了兴致,好久不曾听阿姝与他说这样多的话,所以就算她是诓他的也好,糊弄他的也罢,都无所谓了。
      
      “另一半便是……”崔静姝身子一冷,幽幽道:“这个书生不仅辜负了他的发妻,并且最后还杀了她!”
      
      “这是为何?”孝文帝半信半疑,忍不住问出口。
      
      “因…这个书生高中后,便再也瞧不起他的妻子,更因他才高八斗,被公主看中做了驸马,一边是荣华富贵的娇艳美妻,而另一边是大字不识的糟糠之妻。”
      
      “陛下若你是他,又会如何选?”
      
      其实崔静姝只不过是借这个故事,将孝文帝比作那无情书生,而发妻便是她自个。
      
      自然那个所谓的公主,便是寓意着锦绣江山。
      
      “若朕选…”孝文帝想也不想道:“肯定是选发妻,俗语有云,一日夫妻百日恩,何况他的妻子在他贫困潦倒时,并未嫌弃他半分,这样的男人,莫说读过圣贤书,叫朕说,就是连猪狗也不如了!”
      
      孝文帝说得义愤填膺,心里自是瞧不起这等无情无义之人,可在崔静姝听来,却尤为可笑。
      
      她面上不动声色,孝文帝听她说了这么多,倒是想转了,不由恍然大悟,笑道:“莫非……姝美人怕朕是那书生?他日背弃了姝美人你?”
      
      难道说这么久以来,阿姝担忧的竟是这个?
      
      崔静垂眸道:“臣妾自小听闻,一入宫门深似海,后宫里那样多的女子,走马观花似的,怎么看也看不够,臣妾自问一无惊天之才,二无好的家世可靠,在这宫里头,臣妾一个弱女子,身世就如浮萍般,无可依靠。”
      
      “陛下虽对臣妾有心,可是臣妾却对自个没有信心,能得陛下一时宠爱,已是臣妾几辈子修来的福分了,可是若谈一世,臣妾怕未免太过贪心。”
      
      “所以……”孝文帝试探着问:“你情愿拒了朕的美意,就是为了怕他日伤心,就连当初入宫,你也是这么想的,所以才会以灰土掩面,是不是?”
      
      若是他没了前世的记忆,阿姝当时那个样貌,也确实可能会生生错过,与阿姝之间的缘分。
      
      “是!”崔静姝只得这么说,希望先哄哄孝文帝也好,不然她实在也想不出什么好理由,来搪塞于他。
      
      “你啊!”孝文帝大笑起来,修长的手指刮了刮阿姝那挺翘的鼻梁,“真是古灵精怪!竟是为了这个,要朕说你什么好?”
      
      好半天,孝文帝才止住笑,一本正经道:“你且放心!朕对你如何,不必朕多说,日子久了,你自然就知道了。”
      
      “至于…”孝文帝顿了顿,又是一笑,抬手抚上她的玉颊,未免阿姝多心,只摸了一会儿,才依依不舍离开。“朕暂且不会逼迫你,总有那么一天,朕会让你心甘情愿……将你完完全全交给朕!”
      
      听到这句话,崔静姝莫名脸上一红,却不是羞的,而是气的。
      
      崔静姝心里恨得直咬牙,做梦!做你的春秋大梦!
      
      果然,孝文帝没有食言,三日后,哥哥被宣召进宫,被安排在太清殿觐见。 
      
      太清殿位于皇宫的西面,一向鲜少有人打搅,是当年曾祖皇帝在位时,为他的母亲善德皇后静养用的。
      
      后善德皇后寿终正寝,就一直这么空着了。
      
      毕竟这事儿与礼不和,孝文帝也不好说,直接让阿姝与她哥哥在落梅轩里头相见吧!
      
      正殿中很是宽敞,虽然常年没有住人,但宫人们却不敢怠慢,打扫得倒也干净清爽。
      
      崔斌生得白白净净,文秀俊雅,比之崔静姝的出尘绝色,他更多了些平易近人的雅意。
      
      那时孝文帝见他,印象最深的还是他入军中以后,一脸黝黑,身着铠甲的样子。
      
      崔斌初见圣驾,有些诚惶诚恐,毕竟他这样的身份,被孝文帝急召入宫,都不知为了什么事。
      
      更惶恐的是,妹妹阿姝现下如何了?那日阿姝被花鸟使的宫人看中,不久后就入了宫。
      
      算上来,他有两个多月没见到阿姝了,也不知她在宫里过的好不好?陛下待她好不好?
      
      他唯一知晓的,便是阿姝封了才人的位份,其他的一概不知。
      
      莫非?他越想越怕,竟隐隐有些担心起阿姝来?
      
      见崔斌愣在当场,一旁的黄公公好意提醒:“见了陛下,还不行礼?”
      
      因着陛下对姝美人的厚爱,所以黄公公待崔斌并没有不耐烦,反而是相当客气了。
      
      “是!是!”崔斌凝神,忙跪下行礼:“草民崔斌叩见陛下!”
      
      现下的崔斌不过十八九岁,看起来很是瘦弱,想来也是常年吃不好,后来到了军中,才养得壮硕了些。
      
      “起身吧!”孝文帝看他这样紧张不安,不由有些好笑,又道:“朕叫你来,不为别的,只是姝美人想见见你这个哥哥,所以朕才会如此安排。”
      
      “姝美人?”崔斌暗暗一想,才明白,原来阿姝竟这么快又进了位份,还是个美人。
      
      听陛下的意思,竟对阿姝格外恩赐,那真是太好了。
      
      崔斌忙叩谢道:“谢陛下隆恩!草民感激不尽!”
      
      说了两句话,孝文帝见时辰也不早了,便对一旁的小夏子吩咐了几句,这才带着黄公公转身下去了。
      
      良久,软烟罗的纱帐那头传来一声柔美的声音:“哥哥!”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今天呼哧呼哧码了三千,快来夸夸我!卖萌打滚!呵呵?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49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