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王娇(双重生)

作者:四喜圆子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相求

      适才的幽香很快消逝,不过一瞬间,让孝文帝心里空空的。
      
      他点点头,又没话找话道:“那些茶花喜欢吗?”
      
      那些茶花皆是花中珍品,难得可贵,崔静姝是不知道,那一路上送过来落梅轩时,可碍了多少人的眼,遭了多少人的妒。
      
      若是前世里,崔静姝必定欢喜不已,感动流涕。
      
      可是眼下,她早就心如死灰,又怎么可能复燃呢?
      
      “只要是陛下送的,臣妾都会喜欢的。”
      
      这句话说得有些敷衍,不夹带一丝感情,就如前段时日,他送她的绣鞋一样,口里说着喜欢,可一次也未见她穿过。
      
      说完这句话,崔静姝又开始沉默不语,低头看着脚下。
      
      在她眼里,或者在她心里,压根就没有他这个人一样。
      
      从始至终,她都没正眼瞧过他一眼。
      
      想想这是多么可笑,他这个普天之下,顶顶尊贵的帝王,到了阿姝眼里,就连地上的泥都不如。
      
      从采选那日起,阿姝以灰土掩面,不就是如此心思,或许她的心,从来都不在他身上,更不在这宫里头,所以才会一而再,再而三的,将他拒之门外。
      
      可是这又是为何?任孝文帝想破头,也想不出来?
      
      良久,耳边传来一声轻叹,有些无奈,又有些苦闷:“朕是否有哪里不太妥当?得罪过……姝美人你?”
      
      此时屋子里就他二人,这么问,也不至于让旁人听了去,生出无端之事。
      
      崔静姝陡然听了,不由心里吓了一跳,还道孝文帝是知道了什么前因后果,才会冷不丁冒出这样一句话来。
      
      冷静想了想,崔静姝才抬眸道:“陛下多心了,臣妾待人待事一向如此,并没有旁的意思,若是因此惹得陛下不高兴,还请陛下恕罪!”
      
      说着连忙起身,福了福,做出赔罪的样子,这礼数倒是做得十足,没有丝毫偏差。
      
      这一来,倒反了过来,换作是崔静姝陪不是了,孝文帝见她陪礼,心里不由一软,忙改口道:“瞧你,朕不过是随口问问罢了!你又有何罪之有?快起来说话吧!”说着忙扶她起来。
      
      崔静姝只得谢过,又坐回了椅子上,只听孝文帝温声道:“朕说了,只有你我二人时,就不用拘礼,你可以想说什么,便说什么,朕不会怪你!”
      
      “至于方才那些话。”孝文帝一顿,笑了笑:“就当朕糊涂时所说的糊涂话吧!姝美人你也不用放在心上,去记着,朕以后不说了便是。”
      
      孝文帝这样纵着她,惯着她,崔静姝心里还是毫无波澜,只是神色淡淡道:“臣妾多谢陛下宽宏大量,不与臣妾计较。”
      
      今日要不是憋不住,孝文帝也不会轻易问出口,回想这段时日,阿姝都是静静的,无事时总喜欢待在屋子里,不常出来走动,待人也是冷冷冰冰,这也是他从黄公公口里得知来的。
      
      孝文帝想,或许是自个多心了吧!
      
      何况人心都是肉长的,捂一捂,总会热的,这么安慰自个,他的心里才豁然开朗了起来。
      
      而白兰和银杏两个,在门外站了好久,听着里面一点动静都没有,心里不由得有些着急。
      
      特别是白兰,她心里知道,主子一直对陛下很抗拒,不大喜欢见到陛下,更不喜欢她们这些下人提到陛下。
      
      要不是黄公公盯着她俩,只怕她都有些忍不住,想要冲动下推门而入了。
      
      黄公公站在那,反倒是稳如泰山,一脸悠然的样子,告诫道:“你们两个,给咱家听好了,姝美人眼下身子才刚好点,一定要多精点心,千万不能马虎大意了!若是姝美人有个什么不好,咱家定饶不了你们两个!”
      
      说到最后两句时,黄公公语气不免加重了些,就是要这些做奴才的,不要掉以轻心。
      
      话说回来,黄公公是看着孝文帝长大的,自然是事事向着他,为着他,当然也不希望姝美人有个什么闪失,那可又要连带陛龙体不安了。
      
      白兰一惊回神,忙福身应是:“奴婢晓得的,多谢黄公公提点。”
      
      银杏也慌忙连声道:“是!是!黄公公!”对这个黄公公,她多少有些惧怕,所以说话很是恭敬顺从。
      
      屋里,崔静姝默了好一会,思绪万千,不由想着那香芹的事,终于打破沉默,开口道:“陛下,臣妾有一事相求?”
      
      听到这句话,孝文帝的眸子陡然一亮,有些意外,有些不敢相信,更多的是,喜不自禁。
      
      殷勤道:“莫说一件事,就算十件,百件,但凡朕能做到的,都依你!”
      
      这么些日子,阿姝从未对他说过一句软话,更没有多说过一句旁的话。
      
      哪怕是在云台宫,丽妃对她白般刁难,在寿康宫,那样多的口舌是非,陷她于水火中,阿姝都不曾开口求他!
      
      现在阿姝居然亲口对他说,有求于他,这对孝文帝来说,又是何等的荣幸之至!
      
      崔静姝愣了愣,还道是自个听错了,从前,至少最初的那几年,孝文帝是决计不会这样说的,崔静姝不打算去深究,反正孝文帝如何,跟她有什么关系。
      
      只听孝文帝笑着提醒:“你说吧?何事?”她才回神。
      
      自那把匕首,断了她的情,绝了她的念后,她早就想开了,不会再依靠于他,相信于他。
      
      可是如今,性命攸关,也拖不得了,所以…她不得不再次放下身段,开口相求。
      
      那次在寿康宫里,香芹那丫头开口为她解围,本是犯了夏云珠的大忌,前日,她还听白兰说,看到香芹那丫头在莲池边偷偷抹泪,别说多可怜了。
      
      夏云珠又是那样歹毒的一个人,前世里香芹那丫头不幸惨死,怎么说,她也不能见死不救吧!
      
      何况香芹也算救过她,帮过她数次,这个情,她不能不还的。
      
      “其实…是关于香芹的事。”崔静姝直截了当的说,“臣妾感念香芹姑娘,又觉得与她分外投缘,很是喜欢,所以想跟陛下讨个人情,让香芹过来落梅轩伺候?”
      
      云台宫里头,只听一女子喋喋不休道:“那个贱人,不过是仗着有几分姿色,有什么了不起!还不是一个下贱出身!要臣妾说啊!她连娘娘您的万分之一都及不上。”
      
      说到这,又哼了声,咬牙切齿道:“上次那件事,阖宫上下都知道了,可偏偏陛下袒护她,纵着那个贱人,陛下也真是太偏心了!!”
      
      说话之人,正是平日里最恨崔静姝的柳芊芊。
      
      她眼下与丽妃同仇敌忾,自然是有什么说什么,恨不得将所有恶毒的话都吐出来,才叫爽快。
      
      丽妃端坐在高位,手里捧着一白玉茶盏子,漫不经心的抿了一小口,才不急不慢道:“你这些话,与本宫说说就得了,出了云台宫,可千万封好自个的嘴,让旁的人听了去,还道是本宫善妒,连陛下也编排了去。
      
      “娘娘说的是!”柳芊芊陪着小心,在这个一品丽妃面前,那满身的戾气瞬间消散,“臣妾也只是为娘娘您抱不平罢了,所以才一时气不过,话说过头了,臣妾在外头,决计不会乱说话的,请娘娘放心便是!”
      
      柳芊芊虽然蛮横,在丽妃这里,也知道什么当说,什么不当说,那个贱人倒也罢了,丽妃最听不得的,便是旁人说陛下的不是,所以这点心思,她还是有的。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今天写不了那么多了,就这样,明天见(??ω??)??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49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