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王娇(双重生)

作者:四喜圆子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梅花妆

      这日,崔静姝在屋里看书,正看得入神时,银杏的声音从屋外传来:“主子,主子,您瞧瞧,这花好看不?”
      
      正说着,银杏手里捧着一枝桃花,欢欢喜喜的走了进来,平日里崔静姝对她们这些下人极好,所以纵得银杏是越发胆大,活跃,就像在自个家里一样。
      
      白兰在一旁打趣:“瞧你这丫头,越发没个规矩了,我可提醒你了,只有我们几个人在,也就罢了,若是哪日见了陛下,或是黄公公,可别这样了!”
      
      银杏笑得很欢,满口答应道:“知道了!知道了!我的好姐姐。”又将那梅花递到崔静姝眼前,笑问:“主子,喜欢吗?”
      
      崔静姝这才合上书,抬目看去,淡淡的粉,上头还有晶莹的露珠,显然是新鲜采摘不久,桃花的味道极淡,不像茶花那样浓,更不像牡丹那样艳,总之不会让崔静姝厌恶。
      
      银杏跟在她身边这些日子,当然也知道她的喜好,所以刚才她路过桃园时,特意摘了一枝浅色的,她本是惜花之人,当然也是为了借花献佛,让主子高兴高兴。
      
      二来外面那样好的春色,主子却成日闷在屋子里,哪里也不去,再过不了多久,也就看不到了,那她带回来,给主子瞧,也是一样的。
      
      崔静姝点了点头,道:“好看!”
      
      银杏一听,果然欢喜得不得了,忙道:“主子喜欢就好,奴婢这就去寻一梅瓶,安置它去。”
      
      她想着,在瓶里放些清水,养些时日,总还是可以的。
      
      白兰叫住她:“不忙了,我看这桃花开得新鲜,不如就做唇脂吧!”
      
      说着,白兰看向崔静姝,笑得眼眉弯弯,唇脂崔静姝并不陌生,前世里,白兰最爱做这些,一来是打发闲暇时光,二来,也是为了给崔静姝上妆,她虽不涂抹脂粉,但必要的唇妆,还是不可少的。
      
      说干就干,白兰命银杏找来一个石钵,将那些洗净了的桃花放了进去,用杵槌反复碾压,没一会儿,花就成了泥,银杏从来没见过这个,倒是瞧得目不转睛,津津有味。
      
      最后,白兰将蜀葵花、重绛一并加了进去,一上午的光阴也就这么过去了。
      
      银杏看着镶金碧盒里的成品,惊讶得说不出话来了,这白兰姐姐的手也太巧了吧!要她这粗手粗脚的,可是怎么也做不出来的。
      
      既然东西也做好了,怎么着也不能糟蹋吧,她们这样的奴婢,哪用得着涂脂抹粉的。
      
      所以,银杏和白兰双双向崔静姝看过来,白兰笑道:“主子,前日奴婢瞧您画的梅花,很是喜欢,一时突发奇想,想着…若是这梅花用点缀之法,点在额间正中,想必会是极好看的!主子要不要试一试?”
      
      崔静姝刚想拒绝,却见白兰一脸期待的眼神,不由得心下一软,想着左右无事,也不见外人,于是点点头嗯了声,算是答应了。
      
      崔静姝坐在妆台前,神色依旧是淡淡的,在镜子里瞧见的,是一张倾城绝世的脸,这样好的肌肤,这样好颜色,不知待会点上梅妆,又会是怎样的一种惊艳。
      
      正在白兰准备上妆之时,突然外面传来一声:“皇上驾到!”
      
      这声音对她们这些下人来说,倒也没什么,但在崔静姝听来,却如一道惊雷,朝她当头砸来,差点一个恍神,将妆台上的唇脂打翻在地。
      
      正在心烦意乱时,孝文帝已出现在她眼前:“是什么味道?怎的这样香?”
      
      白兰和银杏赶紧上前行礼问安,白兰想了想,才道:回陛下,兴许是那唇脂的味道。”说着又赶紧低下头去,没想到陛下说来就来,弄得她们一时慌了手脚,差点在陛下面前出丑。
      
      崔静姝定了定神,也慢慢步上前迎驾:“臣妾见过陛下!”
      
      黄公公一直站在不远处,并未上前,瞧陛下兴致这样高,他上去了,未免有些扫兴,只是他看了看那屋里的两个丫头,倒是像木头一样杵着,于是有些不耐烦,唤了声:“你们两个,过来一下,咱家有话要问!”
      
      其实倒也不是白兰没眼色,只是她家主子没吩咐,她一时也不好走开,另外她心里隐隐觉得,主子见了陛下,总是一副闷闷不乐的样子,这多少让她有些不放心。
      
      可是现在黄公公既然都吩咐了,她们也不得不离开,于是只得看了看崔静姝一眼,又对孝文帝福了福,这才躬身慢慢退下。
      
      屋子一下子静了下来,孝文帝含笑看着她,仅仅只有一步之遥,这种感觉让崔静姝很不舒服。
      
      可是她不能后退,也没办法后退,她身后就是妆台,还能往哪里躲去?
      
      何况……她眼下的处境,犹如那笼中鸟,简直是插翅难飞!
      
      见阿姝只是垂眸,低头看着脚下,表情一如既往的冷淡。
      
      孝文帝也没有诧异,或许说,通过前几次的相处,他多少也知晓了,现下的阿姝与之前到底是不同了。
      
      “坐吧!”孝文帝指向妆台前的椅子,柔声开口:“在朕面前不必拘着!怪难受的! ”贵为天下最尊贵的男子,若是对其他女子这样说,只怕她们的心,早就化成了水,哪里还肯狠心拒绝。
      
      只是崔静姝却不为所动:“陛下不坐,臣妾岂敢先坐。”依旧是那样冷冷淡淡,拒人于千里之外。
      
      孝文帝听了,却并没有丝毫的生气,反而大笑起来:“没错,礼不可废,是朕大意了,还是姝美人你识大体,是朕的错!”
      
      恐怕这天底下的帝王,没有哪一个会承认自己有错,何况还是在一个女子面前。
      
      崔静姝听了不由一愣,前世里,在最初的几年,孝文帝是决计不会说出这样的话,更不可能这样厚待于她。
      
      毕竟她才刚刚入宫,何谈感情一说,何况后来…有了感情又如何?还不是被他那样对待,弃如敝履!
      
      这是崔静姝一生最大的痛,也是她这一辈子最后悔之事。
      
      如今重来一世,她对眼前之人,唯恐避之不及,还岂敢再将真心掏出,就不怕再次错付么?
      
      此时二人都已坐下,孝文帝凝眸看她,柔声询问:“身子可大好些了?那些补品可有再吃?”又看了看阿姝的气色,确实比前些日子,好看了些。
      
      看完后,又不放心,又提醒道:“若是吃完了,就与黄公公说,朕会让他再送些过来,瞧你身子骨弱,不吃上三个月,之前吃的那些就白吃了。”
      
      崔静姝不想说太多,只是淡淡道:“多谢陛下关心!臣妾已经好多了。”
      
      孝文帝点了点头,又看向妆台上的镶金碧盒,不由心头一动,笑道:“今日佳人在侧,良辰难得,不如……”说到这,转头看向崔静姝,那目色灼灼,似有无数星子在里面闪烁。
      
      崔静姝听了,不由身子一僵,后背开始发凉,只觉得一股寒气,从脚底冒起,直至四肢百骸。
      
      心开始怦怦乱跳,就在不知如何应对时,孝文帝却轻声一笑,拿起妆台上的羊羔软笔,含笑看她。
      
      “羊脂白玉,不过是人工雕琢,方见其无瑕之美,而姝美人你……在朕的眼里,却是独一无二,世间难寻的佳人,如此美景,朕又岂可辜负了!”
      
      说着那一笔缓缓落下,落在眉心正中,透着丝丝的凉意,又有些酥痒感,正在她白皙光亮的额间慢慢晕开,绽放成花。
      
      原来他说的……竟是这个,崔静姝心神这才稍微安定下来,只是那羊羔软笔的笔尖,弄得她极不舒服,她刚想动一下,却被孝文帝按住肩头:“莫动!若是画坏了,可不许赖朕!”这话虽是打趣,却像极了闺房之乐。
      
      唇脂是新鲜的花香,本是极为好闻的味道,可是与阿姝身上的甜香相比,却立见高下,不值得一提。
      
      起初孝文帝还能自持,但是没一会,渐渐败下阵来,脑海里不由得浮想联翩,前世里的种种,那些二人如胶似漆的日子。
      
      再加之上次,阿姝侍寝之时,虽然二人未有肌肤之亲,但龙榻上,甚至锦绣缎被里,皆残留着阿姝身上的余香。
      
      他多想…再一次拥她入怀,可见阿姝那个样子,又于心不忍,最终才忍住。
      
      突然他的手停了下来,看向那眉,那眼,甚至那鼻梁骨,最后落在那花瓣唇上,娇艳欲滴的粉色,就如他笔下的梅花,落在他的心尖最深处。
      
      孝文帝喉结一动,想要俯下身来,一亲芳泽时,却冷不丁的,被阿姝打断:“陛下,怎么不画了?是画好了么?”
      
      这句话来得及时,很快打住了孝文帝的念想。
      
      孝文帝轻轻嗯了声,只得道:“已经好了。”又道:“可要瞧瞧看?”他虽是帝王,多少还是尊重阿姝的,自然不会做出霸王硬上弓之事,只是此时心里…多少有些空落落的。
      
      不得不说,孝文帝的手法极好,甚至比前世里更胜一筹。
      
      前世里,孝文帝也曾为她画过梅妆,可是却不是这个时候,记得那时白兰给她上妆时,孝文帝无事便在旁边瞧着,这么一来二去,时日久了,他也有了兴致。
      
      一次白兰不在,孝文帝非要给她上妆,起初她不肯,后来经不住苦苦哀求,只得答应了。
      
      第一次画这梅花妆,孝文帝的手法可没这么娴熟,五朵花瓣大小不一,颜色更是有深有浅,真真让她无法见人了。
      
      那以后,她再也不敢让孝文帝给她画梅花妆了,可是这次,明明是头一回,没道理画得这样好?
      
      可是她哪里知道,自那以后,孝文帝闲暇之余,便在纸上临摹,就是为了有朝一日,为她重新画过。
      
      可是没想到,还未等到那一日,崔静姝便离他先去了。
      
      正在她疑惑不解时,孝文帝突然道:“朕的手法,可还入得了眼?”
      
      说这话时,他那清冽的气息又再次逼近,就俯在她耳边,崔静姝吓得避开,连忙站了起来。
      
      “有劳陛下了,臣妾觉得很好。”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明天不会这么早更新了因为存稿用完了,正常是时间会在六点之前。谢谢?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49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