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王娇(双重生)

作者:四喜圆子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恩物

         回到紫云阁已是酉时,小道像往常那样斟满热茶给陶玄景送去,茶水是滚热的,茶身骨才刚刚泡好,这个时候的茶味虽香,却口感苦涩。
      
      不过不知为何?这个小师叔偏偏就喜欢这样,对于这个小师叔,他平日里亲近并不多,在山上,更是连话都说不上,这次师父派他来,他就来了。
      
      那些师弟们说,小师叔性子古怪,只怕不好相处,让他当心点,起初他很怕,有些抵触,可是时日久了,他觉得原来是自己想太多了,都是自己吓自己。
      
      当他经过崔静姝身边时,鼻端的幽香感越发浓郁,她又是那样倾城绝世的外貌,这样的女子,又有哪个不动心。
      
      小道脸莫名一红,拿茶盏的手一抖,幸而陶玄景及时接住,最后没有闹出笑话。
      
      “师叔……我不是有意的。”小道声音极轻,这话一出口,就连耳根子也红了。
      
      “无事。”陶玄景对他摆摆手,“你且退下罢!”小道闻言退了出去。
      
      崔静姝端坐在椅子上,顺手接过陶玄景手里的茶盏,却听他道:“贫道是出家人,吃的茶粗陋,姑娘请慢用。”
      
      “仙长客气了。”崔静姝醉翁之意不在酒,当然也不会在乎茶的味道甘甜与否。
      
      室内简陋,与皇宫的奢华天差地别,崔静姝也没有多少心思去看,理了理思绪,才进入正题。
      
      其实她来找陶玄景,完全是出于下策,她知道入选的秀女,必先经过陶玄景这一关,待当朝最尊贵的国师批过八字,看与皇帝是否相和,才能正式册封,也就是说,那个时候起,不论你被册封了什么,从此以后,你便是皇帝看中的女人,这个烙印是一辈子的。
      
      经历一世,崔静姝从绝望中醒来,那种伤痛无法磨灭,她不愿再承受,不愿再如此,唯有出宫,才是她唯一的出路,也只有如此,她的内心才会平静。
      
      对于她来说,这座皇宫就是牢笼,皇帝,那个她曾经深爱过的男人,她永生永世,再也不想见他,哪怕是一眼。
      
      今日在含章殿,她一直隐忍不发,并不代表她什么都忘记了,负过她的人,又何必再留恋。
      
      于是崔静姝深吸了口气,不再拐弯抹角,开门见山道:“仙长,可知我是谁?”
      
      她不信陶玄景不认得,当年她做采女之时,也就是入宫的三个月后,她揣测,陶玄景一早就知道了她的身份。
      
      所以她现在是反客为主,直截了当的,这样陶玄景也不好不承她的情,前世里,她记得陶玄景找到她,她当时很吃惊,旋即又喜出望外。
      
      她庆幸当年的小乞儿还活着,更欣慰的是,他还活得那样好,她本就心善,以为人人都是如此,只是她把人心想得太过简单。
      
      她万万没想到,有人口口声声说要报答你,却会在背后捅你一刀,将你推入万劫不复之地。
      
      所以这次她亲自找上陶玄景,内心还是很排斥的,可是为了出宫,这个办法怎么也得试试。
      
      果然,陶玄景看着她,眼眸里波澜起伏,“你知道我的身份,是与不是?”崔静姝忍不住再次开口。
      
      陶玄景垂眸,不去看她,也不知在想些什么?良久才听他开口,“姑娘既是陛下看中的秀女,便是天意,又何必逆天而行?”
      
      说这句话时,陶玄景神色始终淡淡的,仿佛置身事外的样子,崔静姝不由得怔住。
      
      小道在外间侯着,一直不敢近前,也不知小师叔与那姑娘说些什么,只是他心里好奇,小师叔一向极为克制守礼,又是那样清心寡欲的人,怎么会贸然答应?还将那姑娘领进阁内,他百思不得其解?
      
      雨又大了许多,窗外哗哗作响,小道抬头看了看天色,却是更暗了,这会儿他有些心急,二人独处有半个时辰了,也不知在说些什么?他一时多心,又怕陛下怪罪,恨不得上前去叩门提醒,就在犹豫不决时,门忽然开了。
      
      崔静姝沉着脸走了出来,小师叔还在里面,竟没有相送的意思,小道才吁了口气,小道把她送到门口,这才又折了回去。
      
      回去时,小道见师叔一盏茶竟没有动,不仅如此,就连那位姑娘的茶,也没有动过的痕迹,那位姑娘倒也罢了,只是师叔这样,让他多少有些意外。
      
      每日师叔都会喝上一杯茶水,这个已是他多年的习惯,他来这里伺候小师叔,也一月有余,这个习惯是每日雷打不动的。
      
      “师叔?”小道唤了声沉思的陶玄景,“这茶水已经凉了,要换一换么?”
      
      “不必了。”陶玄景回神,“今日就免了罢,你收拾收拾。”
      
      小道哦了一声,手脚很是麻利,正要转身出去时,却听陶玄景提了句,“流云,那姑娘的事,不要对他人提及,知道了么?”
      
      “是,师叔。”小道应了声,心里还道师叔不在意,原来竟是自己瞎操心了,好在阁内只有他师侄二人,也没什么。
      
      话说崔静姝去后,那些宫人一直寻她不着,吓得魂都飞了,因天冷得很,下午见左右无事,一干宫人都跑去偷懒,竟谁也没有留意崔静姝是什么时候走的。
      
      那几个宫人也不敢声张,生恐掉了脑袋,被陛下怪罪,竟连个大活人也看不好。
      
      要说他们为何这样紧张,却是因为皇帝身边的黄公公刚刚过来了一趟,带着皇帝御赐的参汤,还有防寒的手炉,另外防寒的冬被,其实内院屋子里什么都有,但是毕竟御赐的恩物自是极好的。
      
      见黄公公要入内,那干宫人吓得瞠目结舌,还是其中一位颇为机警的道了句,崔姑娘正在沐浴,那黄公公才止住步子。
      
      黄公公被搪塞过去,便放下恩物走了,那些宫人见他一走,哪里还敢耽搁,自是四处寻崔静姝,之前这位主,只是被皇帝喜爱,他们没想到还没正式册封,皇帝对她,岂止是喜爱,简直是恩宠有加。
      
      要是他们再寻不着人,恐怕要急得一头撞死在这石柱上头了。
      
      正在他们像无头苍蝇四处乱串时,却见崔静姝飘然若仙的身影,那抹绿色的身影随着寒风摆动,竟是那样的荡人心神。
      
      天色已晚,雨早就停了,只是崔静姝心不在焉的,所以这会儿还撑着油纸伞,当先的宫人面上一喜,赶紧迎了上去道:“哎呦喂,我的姑娘主子啊!您这是上哪去了啊?可把奴才急死了。”
      
      这宫人便是今日领着她的,看模样不过十七八岁,比她大个两三岁,长得白白净净的,说话却是颇油嘴滑舌。
      
      “无事,出去看看罢了!”崔静姝淡淡回了句。
      
      那宫人看她好像很疲惫的样子,也就不再多问,忙将她请到了屋子里,其余宫人忙上前道贺,其中一个圆脸的太监,手里捧着的白瓷盅,小心翼翼的递到她跟前。
      
      那为首的太监笑道:“崔姑娘,快趁热喝了罢!这是陛下特意赏赐给姑娘您的。”
      
      说完后,那太监又笑着补充了句,“这参汤陛下只赏了一例下来,还偏偏给了姑娘您,可见姑娘是个有福气的!”
      
      “谁说不是呢。”圆脸太监忙笑道:“奴才在宫里伺候这么久,还从未见过未册封的姑娘有这样的福分!可见陛下对崔姑娘是极为看中的!”
      
      那圆脸太监笑容可掬,一脸憨厚的样子,他伺候了两任帝王,自然是有资格说这句大实话。
      
      若是别的女子听了,恐怕心里早已是心花怒放,可见崔静姝,依旧是一脸淡然,不为所动。
      
      反而淡淡道:“有劳公公了,就搁在桌上罢,我不饿。”
      
      那些个宫人闻言面面相觑,他们入宫多年,伺候过不少主子娘娘,还从未见过像崔静姝这样的,那些主子娘娘们,哪一个不是对圣上巧言讨好,低声下气的,这个秀女……也未免太不识抬举。
      
      为首的宫人愣了愣,才缓和道:“姑娘,这天气,乍暖还寒的,适才您又出去了一趟,为了身子要紧,还是趁热喝了罢,若是因着了风,染上风寒可是受罪了?”
      
      崔静姝不是故意摆架子,实在是喝不下去,没有什么心思,而那些宫人眼里,却全当她是恃宠生娇,故意为之。
      
      崔静姝想了想,这才接过,白瓷盅还是温热的,那宫人皆是面上一喜,当她揭开盖子,不由得愣住。
      
      竟是山鸡汤,用汤匙一拨弄,底下还有少许糯米,红枣和些许红参,看起来竟像粥又像汤,山鸡的骨头早已剔除,口口皆是肉,光是闻上一闻,都已口水直流,更不谈吃上一口,会是多销魂了。
      
      那圆脸太监咽了咽口水,忍不住食指大动,他平日里就喜欢吃,没想到陛下竟有这等心思,显然这道吃食是陛下吩咐尚食局特意准备的。
      
      崔静姝几次拿起汤匙,又再次搁下,如此反复,突然胃里忍不住翻涌,可能是爱之深,责之切,对于那个她曾深爱的男人,她已恨到了骨子里,所以不管他献殷勤也好,假关心也罢,她只觉得都是徒然。
      
      “拿下去罢!”崔静姝道:“我吃不下这等腻味,难免无福消受了。”
      
      “这……”圆脸太监愣住,看向为首的太监,这闹的又是哪一出?就算脾气再好的奴才,此刻面上都有些不好看了。
      
      崔静姝看了为首的太监一眼,又道:“公公有所不知,我前阵子染了寒疾,难免体虚要忌口,这些腥发之物都沾不得,请公公代为转告一声,请陛下恕罪。”
      
      就在崔静姝与那些宫人周旋时,哪知柳芊芊竟在屋里头大发脾气,还不是因崔静姝得了赏赐,而她却半个子都没有?
      
      想想都气煞难平,这还没被册封,就被陛下如此厚爱,要是册封个什么?那还得了?还不得宠上天去?
      
      柳芊芊虽身为相国千金,骨子里却丝毫没有容人之量,这还未正式入宫,已将崔静姝视为眼中钉,肉中刺,恨不得将她那花容月貌弄烂了才高兴。
      
      满屋子的宫人终于退得一干二净,崔静姝长长舒了口气,只是今日奔波劳累,又去紫云阁寻陶玄景,这会儿闲下来,竟真有些吃不消了。
      
      头也开始隐隐作痛,也不知是事情太多太乱导致,还是真如那太监所言,着了风了,崔静姝自顾自倒了口热茶,捧在手里,喝了几口后,才觉得稍微舒服了点。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新文求收,有五万存稿。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49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