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王娇(双重生)

作者:四喜圆子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祭天

      这场风波过后,大梁祭天的日子迫在眉睫。各宫各院的人,开始忙碌起来,再没有闲心理会旁的事。
      
      因闵太后吩咐,把这一事交给了丽妃去办,所以连着两日,忙得她脚不沾地,衣不解带,生怕有错漏,而将这头等大事给办砸了。
      
      一时间,也没有多的心思,去追究香芹的过错。
      
      而这两日,白兰和银杏也没闲着,每日可是想着法子,变着花样,哄崔静姝多吃点,多用点,在云台宫的那些日子,主子本就瘦弱的身子骨,瞧着是越发瘦了,她俩能不着急?能不心疼么?
      
      更甚者,白兰伺候崔静姝更衣时,看到她膝盖上的淤青,更是难过得差点落泪,心疼的问道:“主子,还疼么?”说着忙去拿药膏,来给她擦。
      
      她上药的手法很轻柔,但崔静姝还是忍不住闷哼了一声,“主子,您忍着点,会有点点痛的,不过一会就好了。”这样嫩的肌肤,若是因此留下印记,可真是可惜了。
      
      白兰几经哽咽,就连上药的手也在颤抖,崔静姝咬着唇,忍着痛笑道:“瞧你,一点皮外伤罢了,哭什么!左右过几日,也就好了。”
      
      白兰知主子这样说,就是怕她伤心,所以也只得擦干泪,又忍了回去。
      
      不过好在一切都过去了,如今陛下下了禁令,丽妃也奈何不了主子,这样一来,总算是件好事。
      
      这日大梁祭天。
      
      崔静姝也早早起身,像她这样的品级,虽然不能亲临祭天现场,但是也要依祖制,前往云丘坛朝拜观礼。
      
      白兰伺候她更衣,梳妆,今日朝拜,自然是不能够穿得太过随便,是以白兰拿了件天青色正统宫装,看起来颇为庄严肃穆。
      
      又为她描上青黛,涂上鲜艳的唇脂,最后梳了个朝天鬓,戴上特制的五福纹镶琉璃珠颤枝金步摇,这才算成了。
      
      崔静姝难得这样盛装打扮,今日白兰亲眼见着,几乎有些晕眩,她们家主子……也太好看了吧!
      
      不止是白兰,整个落梅轩的宫人,都几乎瞧痴了,久久回不了神。
      
      崔静姝不以为然,也许是早就习以为常了,前世里,她升为贵妃后,那些华服穿在她身上,可比这身不知美艳多少,那时莫说这些宫人,便是朝臣宗亲见了,都要忘记自个是谁?身在何方了?
      
      辰时三刻,太和宫的钟声响起,孝文帝头戴十二旒的冕冠,身着玄色衮服,上头绣着日月星辰的图案,缓缓朝正中走来。
      
      身后的内侍太监隔着一丈,因存着敬畏之心,不敢像往常那样靠近,他们这样的阉人,在这种大日子,自然是要避讳着的。
      
      满朝文武一脸肃穆,立在云台两侧,云台之上,是高高在上的国师大人,今日他依旧一身素白,只不过身上多了件黑色蝉翼纱袍,整个人看起来,更增添了些许尊贵清华之感。
      
      云台下的左手边,是那些宗室亲贵,更无一人喧哗,谈笑,就连平日里那最不受约束的宬王,也老老实实的呆在原地,一动不动。
      
      只因他前年,因不慎大笑了声,便被御史台连同太常寺的巡查官员,参了一本,那次差点被先帝揍得半死,几乎半个月都下不了地。
      
      除了宬王,这种大日子,那久不现身的淮南王也回来了,只是相比较宬王的拘谨,他还是那老样子,虽没有过多言语,但是整个人却颇为轻松自在,潇潇洒洒。
      
      当圣驾步到祭台时,钟声方止,一时间鼓乐声又起,大典才正式开始。
      
      祭台上摆列着玉、帛,以及整牛、整羊、整豕和酒、果、菜肴等大量供品。
      
      孝文帝一脸肃穆,对着神位行三跪九拜之礼,待上过香后,太常寺的官员才恭敬上前,将祭品送进燎炉焚烧,而孝文帝这才登至望燎台,接过黄公公捧着的祭天祝文宣读起来。
      
      崔静姝到了云丘坛时,见柳芊芊和杨巧芸也早早到了,比起她这身宫装,她们两个所穿的,在颜色上略微偏深些,是藏蓝色的,毕竟位份上,这一点是越不过的。
      
      杨巧芸见了她,浅浅一笑,福了福身,柳芊芊却是鼻子发出一声冷哼,好像压根没看到她这个人一样,不过崔静姝也无所谓,懒得跟她计较。
      
      不一会,后面又陆续来了四五个,皆是盛装打扮,除了衣服的颜色略有差异,其他的,看起来都差不多,一个比一个妖艳,一个比一个妩媚,各个争奇斗艳,深恐哪个瞧不见似的。
      
      其实她们这样做,不过是有心为之,自入宫以来,她们连陛下的面都未见过,怎么说,也想乘着这大日子,碰碰运气也好。
      
      那李美人甚为恬躁,只听她呀了一声,叫道:“林姐姐,瞧你这脸白的成什么样子,可吓死我了!”
      
      她口里的林姐姐,与崔静姝一样,是个五品的才人,这两人入宫已有半年,是以位份上比柳芊芊几个要高一大截。
      
      随着她一惊一乍的,其余的女子,皆是向那林才人看去,被众人这么一注目,林才人不由得脸上一热,忍不住瞪了她一眼。
      
      要不是脸上脂粉够厚,只怕这会儿,都红成了猴屁股。
      因她得知,新进宫的姝才人,肤色莹润如玉,这才得陛下厚爱,所以她也想效仿这姝才人,哪怕陛下能看她一眼也好。
      
      没想到,这个可恶的李美人,嘴这样贱,这么快就戳穿自个,她都快气死了!
      
      李美人见她生气,却不以为意,还口不遮拦道:“我说了!”说着又瞟了眼不远处的崔静姝,掩着唇笑道:“可惜啊!姐姐再怎么比,也比不过人家的天生丽质,真是可惜可惜!”
      
      这句话一出,有的忍不住掩嘴笑了,有的则是更加嫉妒于姝才人的美貌。
      
      这其中,当属柳芊芊莫属,她鼻子冷哼一声,忍不住道:“虚有其表,内里也不知是什么腌臜东西!”
      
      这句话意有所指,不就是说日前闹得沸沸扬扬,云台宫失窃一事么?
      
      阖宫上下都有听闻,为此还闹到了太后娘娘那里,不过后来证实,不过是一场误会,所以这件事也就这么不了了之了。
      
      但在柳芊芊心里,本就对崔静姝恨上心头,现下又早已投靠了丽妃那头,自是对这事,死咬着不放,她本是心直口快,又被家里宠坏了,难免这会儿,说话也不顾着脑子。
      
      众女皆是不做声,一副看好戏的样子。
      
      “柳宝林!”白兰忍不住出声道:“这事儿早已澄清,和我们主子没有关系,还请柳宝林慎言!”
      
      柳芊芊本就脾气暴躁,见说话之人不过是崔静姝身上的婢女,火一下子上来了,喝道:“大胆!你一个小小的宫人,也敢多管闲事!信不信我掌你的嘴!”
      
      “柳宝林。”崔静姝本想息事凌人,不与她计较,可是见她这样咄咄逼人,还要掌白兰的嘴,再也忍不住道:“上天有好生之德,这个德,除了仁德外,还有口德,这也是天帝望众生明白,凡事留一线,日后好相见的道理。”
      
      “再说了,在这样的大日子,本是普天同庆,一派祥和,而柳宝林你却……倒果为因,如泼妇般撒野于众人面前,你可想过,若是被太后娘娘或是陛下知道了,会如何?”她那漆黑的眸盯着柳芊芊,让她忍不住倒退两步,心里开始怦怦作响。
      
      一句话,祸从口出,这么多双眼睛看着,这么多双耳朵听着,就算她心里再不痛快,这么做,也只是自个的德行有愧,没有任何好处。
      
      柳芊芊咬咬牙,刚要说话,却听到远处的鼓乐声再次敲响,而云台那头,在场的百官和那些宗亲,早已站得腿脚酸麻,这会儿各个如释重负,终于松了口气。
      
      东华门是出宫的路,三三两两的官员,井然有序的朝这头走来。夏太师走在前头,夏国栋则一脸颓然的立在身侧,既不敢靠近,也不敢跟丢。
      
      一直以来,他这个父亲都看他不顺眼,他也知道自己是个什么料,只是父亲要求甚高,自打记事起,他这个儿子,一直惹他老人家失望,时日久了,就连他自己都有些自暴自弃了,所以在他父亲面前,就耸拉着脑袋,活脱了像只丧家犬。
      
      侍御史徐靑跟了上来,对夏太师行揖拜礼,又对一旁的夏国栋道贺,“恭喜夏兄啊!不日夏兄便会到御史台任职,真是可喜可贺啊!”
      
      说着又是一笑,他这人就喜欢见缝插针,投机取巧,之前想巴结罗庚不成,这会儿见陛下对夏家破例提拔,那眼珠子不由得一转,这不,又来无事献殷勤了。
      
      夏国栋被他这么一夸,顿时有些飘飘然,他这人别的没有,最听不得别人说几句奉承话。
      
      这人一飘,说话就不经大脑:“那是啊!陛下厚爱丽妃娘娘,我这个做哥哥的,自然要沾沾光了。”
      
      这时人员已散了许多,只是夏国栋这话,也太过冒失,让有心人听可去,难免会大做文章。
      
      历朝历代,最不喜的就是后宫干政,惑乱朝纲,这夏国栋的话,足以让丽妃背负起这个罪名,要不然当日丽妃也不会,在闵太后和孝文帝提及此事时,适当避嫌了。
      
      徐靑嘴角抽了抽,却听夏太师咳嗽了声,道:“犬子一向说话口无遮拦,颠三倒四,徐大人不必放在心上,他日犬子去了御史台,徐大人可要多包涵才是。”
      
      夏太师一向心高气傲,此前可没拿正眼瞧过这徐靑,今日要不是为了他这个不成器的儿子,他也不会这样和颜悦色与徐靑说这些话。
      
      徐靑笑道:“夏太师哪里话,以后夏兄与在下分属同僚,这些都是应该的,应该的。”
      
      说着又对夏太师一揖,就转身走了。
      
      那徐靑走了老远,夏国栋都不敢做声,只是低着头,亦步亦趋跟在夏太师身后。
      
      出了宫门,上了马车后,这夏太师才开口,只是语气早已变成了咆哮:“跪着!不许坐!你这个不孝子,你的妹妹差点被你害死,你还有脸坐着!莫说做父亲的,没有提醒你,以后到了御史台,若是你还这样不长进,就算死了,也是活该,我就当少生你这个儿子!”
      
      夏国栋不敢反驳,只得跪下 ,一路上颠簸,几次额角都差点撞到椅子上,苦不堪言,却又不敢起身。
      
      好不容易回府,可夏太师余怒未消,黑着脸命他继续跪着,这次可不是跪屋里,而是跪在院子里,直到傍晚落了一场雨,夏太师才松了口。
      
      夏国栋饿得头晕眼花,浑身乏力,膝盖骨都快碎了,这以后,就像个没嘴的葫芦,更是不敢说什么了。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女主一般都是冷静的,人不犯她,她不犯人,若是人定要犯她,她也绝不会忍气吞声,势必要骂回来!好了今天就这样,么么哒~(^з^)-☆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49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