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王娇(双重生)

作者:四喜圆子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清白

      ”其三就是。”本是面沉如水的崔静姝,突然神色一凛,将矛头指向刘贵,冷声问:“刘贵公公,妾身有句话想要问问你?”
      
      眼下闵太后将这姝才人的话,信了七八成,刘贵心里早已有些发虚,只是如今到了这个节骨眼,也不便退缩,只得硬着头皮道:“请……请姝才人直说!”
      
      崔静姝道:“公公口口声声说,家世不好之人,必定是那贪财好利之辈,是也不是?”
      
      “这个……”刘贵不知她又要弄什么玄虚,犹豫了片刻才道:“这个……奴才刚才是有说过,不知姝才人问这话…又是何意?”
      
      “这就是了。”崔静姝没有直接回答,而是看着闵太后,恭声道:“太后娘娘的母亲荆国夫人,虽出生于农户之家,却生得落落大方,品行端正,而同样的,太后娘娘您自幼深得荆国夫人教导,更是青出于蓝,出类拔萃。”
      
      “更甚者,高祖皇帝来说,也是出生市井,当年高祖皇帝曾与襄王两争天下,而一向自视过高,被众人拥戴的襄王,却落得一败涂地的下场。”
      
      说到这,崔静姝顿了顿,没再继续,而是俯身谢罪:“妾身言辞或许多有冒犯,若有对太后娘娘失敬之处,请太后娘娘责罚便是!”
      
      众人听她绕了这么一大圈,顿时才明白过来,原来竟是这个理!
      
      只是他们没想到,这个姝才人为了给自个脱罪,竟如此胆大妄为,敢拿太后和先祖皇帝相提并论,这个……着实令人咋舌!
      
      闵太后若有所思,点了点头,既没有反驳,也没有治罪的意思。
      
      孝文帝闻言,早已笑出声来,竟是前所未有的畅快,“母后,您觉得如何?这案子还要审下去么?”人证物证,皆在阿姝的据理力争下,不攻自破,还有什么可审的?
      
      一边是闵太后的沉默,另一边是孝文帝的纵容,这会儿云台宫的人,都有些站不住脚了。
      
      闵太后现在不发话,并不是还信着丽妃,只是一时间,颇为难做,若是她现在放了姝才人,便是打了丽妃的脸,若是不放,又以什么理由打发这场闹剧。
      
      天又暗下去了几分,一旁的宫人轻手轻脚上前,给她身侧添了些火光,那烛火忽明忽暗,却恰到好处的,将闵太后那不怒自威的脸,映在众人面前。
      
      终于她一挥手,大发慈悲道:“起来说话吧!”
      跪了这样久,也是够了。
      
      刘贵见此,早已吓得冷汗直冒,结结巴巴道:“奴才……奴才不是这个意思,只是……。”说着噗通一声跪倒地上。
      
      只是什么?这话可是他红口白牙,亲口承认的,这会儿恐怕真是百口莫辩了。
      
      “谢太后娘娘!”崔静姝这才缓缓起身,只是她跪了太久,膝盖早已酸痛难忍,眼看着要摔倒在地时,孝文帝从旁搀扶了一把,温声道:“不必起了,先坐会吧!”说着也不顾众人,将崔静姝扶到椅子上。
      
      大庭广众之下,皇帝这么做,若是此前,闵太后一定会生气,只是这会儿,她也能理解,毕竟跪了那样久,让她再站下去,肯定是吃不消的,所以也就不说话,算是默许了。
      
      可丽妃眼里,却是最见不得沙子的,今日这都是怎么了?陛下倒也罢了,她没想到,就连一向护着她的闵太后,也如此这般,这一来,不由得怒火中烧,肺都要气炸了。
      
      闵太后迟迟不发话,众人也不好多说什么?正在焦急难耐时,云台宫的香芹却突然求见,闵太后揉了揉眉心,有些疲惫道:“传吧!”
      
      这香芹一来,旁的人倒也罢了,丽妃和刘贵听了,却是脸色大变,只是现下人身在殿中,也只得佯装镇定,若无其事。
      
      刘贵心下想着,完了!这个贱蹄子,真真是个养不熟的白眼狼!早知道……早知道将她打死得了,还留着这个祸害,来害她们主仆二人。
      
      因香芹三番两次为着崔静姝,以他心狠手辣的性子,本早该除了,只是……一心想着,先把这姝才人解决了再说,一个小小的贱婢,又翻不起什么大风大浪,这一子错,竟全盘皆输。
      
      香芹来到殿中,对闵太后和孝文帝行过礼,又对丽妃和崔静姝福了福,这才将手里的紫檀木匣子,呈到丽妃娘娘跟前,轻声道:“娘娘,这是奴婢刚刚在雪球儿的窝里寻到的,奴婢想着事关重大,所以……这才将它赶忙带了过来,还请娘娘过目瞧一瞧?此物是不是娘娘丢的发簪?”
      
      丽妃心里冷笑,这个贱婢,倒是小瞧了她,竟没想到她竟有如此心思!
      
      今日她设局陷害崔静姝,本是有备而来,这个发簪也是刘贵藏着的,她不知这个贱婢又是如何找到的,这会儿在殿前,居然睁着眼说瞎话,将过错推到了雪球儿身上,这一招果然是妙!
      
      只是,她这么说了,多少也没揭她短处,迫害到她,反而顺水推舟,将错就错罢了!
      
      好半晌,丽妃才没好气接过,其实她都不用瞧,便知一定是,只是怎么着,也要在闵太后面前做做样子吧!
      
      随着香芹的出现,这场闹剧才终于演完。
      
      末了,丽妃面露歉意,对崔静姝笑了笑,“真是对不住妹妹了,是本宫气糊涂了,才会如此,希望妹妹不要往心里去才是!”
      
      那刘贵也附和认错道:“姝才人,都是奴才狗眼看人低,才会出言不逊,辱没了姝才人你,若是姝才人心里不舒坦,大可惩罚奴才,只是希望姝才人,可千万莫怨恨丽妃娘娘!”刘贵边说边掌嘴,这会儿他服软,也是为了给自家娘娘争回一个面子,一个下台阶的面子。
      
      闵太后做和事佬劝说道:“既如此,都是一场误会,就各人都退一步,大事化小,小事化了吧!”
      
      有了闵太后这句话,便是一槌定音了,“哀家也乏了,就这么办吧!”丢下这句话,闵太后这才将众人打发了下去。
      
      此时夜已深,大家都早已精疲力尽,有了太后这句话,这才纷纷起身告退,孝文帝本想送送崔静姝,却被她一口拒绝了,“陛下也陪着妾许久,龙体要紧。”说着转身就要走。
      
      无法下,孝文帝只得让小夏子备步辇,送送她,直到目送走了崔静姝,都久久没有回神,丽妃经过他身边时,张了张嘴,唤了声,“陛下!”也置若罔闻,直到连唤了两声,才回过头,只是这次比之前更为冷淡,最后看也不看她一眼,拂袖走了。
      
      丽妃心里猛地一疼,刘贵在旁劝说,“娘娘,夜深了,回吧!”
      
      丽妃才呆呆地点头,往云台宫去了。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闵太后也不是坏人,对女主有气也只是因为怕她不识大体,以色惑君,才会对她这样多的戒备,好了,打脸完了,今天状态不太好,有些差强人意的地方,明天继续努力!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49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