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王娇(双重生)

作者:四喜圆子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对策

      刘贵不愧为丽妃身边的一条狗,见崔静姝说得理直气壮,可是再也忍不住,忙站出来吠道:“姝才人家里是个什么境况,这宫里的人又有谁不知道?何况我们家娘娘的发簪,可是太后娘娘亲自赏的,这样贵重之物,只怕以姝才人这样的家世,可是想也想不到的,难道姝才人你就没有一丝一毫的心动?想要据为己有?”
      
      “再说了,这发簪之前可是好好的,可偏偏你姝才人来了咱们云台宫,就这么凑巧丢了,难不成说这发簪自个长腿跑了不成?”刘贵一连着发了三问,看似巧妙的把脏水一股脑的,全泼到了崔静姝身上。
      
      正所谓人为财死,鸟为食亡嘛,这个理由说出来,又有哪个会听不出,一个小小的才人,又是那样的家世,难免被人诟病,看不起。
      
      刘贵敢这么说,还不是仗着有太后为丽妃撑腰,才如此胆大妄为,可话刚一说出口,就看到皇帝凉凉看了他一眼,那如玉的容颜,早已凝成了冰,化成了雪。
      
      这样的孝文帝,刘贵甚少见过,不禁吓得脖子一缩,脸唰的一下就白了,要不是这会儿身在寿康宫,有太后的祥瑞之气照彿着,只怕早已噗通一声,瘫软在地。
      
      刘贵吞了吞口水,不敢再多说什么,闵太后听完,颇为认同的点头,然后冷声问道:“姝才人,事到如今,你还有什么好说的?”这句话的言外之意不就是,你还有什么可狡辩的。
      
      在闵太后心中,与大多数人无异,再加之对这姝才人的总总不满,早已没了半分耐心,再去听她多说一句废话。
      
      听到这,孝文帝已是气极,哪里还忍的住,不由道:“母后,刘贵之言皆是莫须有,不足为信,眼下人证皆是云台宫的人,物证更是无从查起,这样的控诉,又怎能作为理据?又怎能让人心服口服?”
      
      说着不顾闵太后,大步走向殿中,对崔静姝温声道:“不必跪了,朕说了,会给你一个交待,必会言而有信!”
      
      阿姝的身子,旁人不心疼,他还心疼呢!
      
      再这么跪下去,只怕明日都走不了路了。
      
      “皇帝!”闵太后震惊之余,大喝一声道:“你……你……方才说的什么话?”并非她耳背听不清,反而是听得太清楚了,才会不敢相信,他的泽儿,从小那样听话孝顺,现在却为了这个新进宫的姝才人,一而再再而三,忤逆于她。
      
      不说闵太后,就连丽妃也是,一脸呆呆地望着殿中,那熟悉而又陌生的身影,似信非信,又是那样的不甘心。
      
      整个脸再看向崔静姝时,又蒙上了一层黑云,哪里还有之前那楚楚可怜的模样。
      
      崔静姝听了这话,并未起身,她知道若是现下她去了,只怕往后在宫里的日子,就更是不好过了。
      
      前世里,她独占鳌头,圣宠不衰,早已是众矢之的,人人想要诛之,现在她万万不可,再走那条老路,皇帝的恩宠她早已不放在眼里,放在心上,那些女人要争要抢,随她们好了。
      
      沉默片刻,崔静姝叩首道:“多谢陛下恩恤,清者自清,妾既没有做过,便是没有做过,就不劳烦陛下费心了!”
      
      说着又对闵太后叩首道:“太后娘娘厚德载福,是大智大慧之人,妾身也相信,太后娘娘定能为妾身做主。”这句话既投其所好,也给了闵太后一个台阶,不至于让闵太后对她恨入骨髓。
      
      前世里,闵太后不喜她,也是因为孝文帝对她太过偏袒,那时她性情率真,哪里明白其中利害,只觉得自个只要做好本分,闵太后总有一日,会对她放下成见,不再诸多挑剔。
      
      更因为,她相信七郎,定可以护她一世周全,才会那般天真,什么都不管不顾了。
      
      淡淡的光影照在崔静姝身上,她的眉宇间透着坚定,从容,没有丝毫的慌乱之色,这让孝文帝不由愣住,这还是他认得的阿姝么?
      
      闵太后脸色终于缓和了些,于是淡淡道:“哀家听着,你且说来听听吧!”她想着,这姝才人也不是不识大体,至少还知道进退,不骄不躁,这一点,闵太后有些意外。
      
      虽然如此,但这样多少让她心里很是受用,所以对这姝才人,也不免宽容了些。
      
      丽妃心里虽然有气,不过既然闵太后这么说了,她也只能憋着,于是将一双妙目放在崔静姝身上,倒要瞧瞧看,这贱人会说些什么?来为自个开脱?
      
      “谢太后娘娘!”崔静姝再次叩首,这才进去正题,不急不慢道:“其一,这八宝翡翠菊钗,虽算不得极其珍贵之物,却也出自司珍房的珍品,又是太后娘娘您亲自赏赐下来的,这件事阖宫上下,无人不知,无人不晓,就算妾有心窃之,就不怕有朝一日,露出马脚,陷妾身于险境之中么?”
      
      这样明显的赃物,她一个五品才人,既不能带出去炫耀,又不能日日将它锁在匣子里头,还夜夜担心它变成一个热手的烫山芋,这么愚不可及的事,她又何必去做。
      
      她又续道:“其二,若是为财,妾身就更没有必要这么做了,一来妾入宫日子尚浅,总共认得的人也没有几个,在这宫里头,要想瞒天过海,将此物私运出宫,拿去变卖,那无疑是自寻死路,又是何苦来着?”
      
      这就话说得也没错,将宫里的御用之物拿出去变卖,本就是大罪,若是没有可靠之人牵头,以她一个小小的才人身份,又有谁能买她的账。
      
      这无疑是偷鸡不成蚀把米,这样亏本的买卖怎么做都不划算。
      
      说到这,崔静姝顿了顿,道:“太后娘娘还要听第三么?”
      
      其实光是这两点,都能将她的嫌疑撇清,不说别的,至少闵太后没有反驳,孝文帝听了,笑道:“不错,有理有据,说的也合情合理,不知母后认为如何?”
      
      毕竟云台宫那头,也只是一面之辞,两者相比较,表面看来,这姝才人似乎更胜一筹了。
      
      闵太后没有说话,点了点头便是默许了。
      
      崔静姝垂眸道:“多谢太后娘娘!”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今天还是没写完这章,唉?
    其实女主不是那种娇滴滴的,要靠男主之人,所以这样一来,她才会想自己解决,不过如果真解决不了,男主还是会做护花使者的。
    就这样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49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