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王娇(双重生)

作者:四喜圆子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对峙

      崔静姝换过衣服,从屏风里走了出来,见孝文帝正端坐在椅子上,见了她抬眸笑道:“这样多好,干干爽爽的。”说着又拍了拍身旁的椅子,柔声道:“过来!陪朕坐会!”
      
      他笑得是那样温润如玉,谦和有礼,就如前世里那样,一点也未曾变过。
      
      若说变,想必是人心易变,随着岁月的流逝,一切的一切,终抵不过手里的皇权!那背后的景秀河山!
      
      对帝王而言,一个女人的命,又算得了什么!
      
      崔静姝轻移莲步,轻轻应了声是,既然皇帝这么说了,她也只得假意承欢,做做样子陪一下。
      
      因着淋了场雨,她发鬓的幽香都散发了出来,那是木樨油的味道,淡淡的清香,浓郁醉人。
      
      此时她发鬓有些松散,甚至额前的碎发,也不经意掉了下来,将她那好看的眉眼,若隐若现的遮挡了去。
      
      在这样窘迫狼狈的境地下,那原本的国色天姿,妩媚风流,非但没有丝毫减少,反而看起来,更平添了几许妩媚俏丽之色,让人瞧之,不免不怦然心动,几欲魂不附体。
      
      前世里,孝文帝没少这样盯着她看,只是现在这样子,目不转睛的,含情脉脉的眼神,让她免不了浑身不适,犹如被凌迟般的难受。
      
      正在崔静姝如坐针毡时,孝文帝突然抬手,向她靠了过来。
      
      这一突如其来的动作,再次把崔静姝吓了一跳,就像那惊弓之鸟一样,身子又再次往后一缩,这一来,孝文帝的手再次落了空。
      
      蓦的,他似乎愣了愣,随即轻轻一叹,有些哭笑不得道:“朕又不是老虎,你这么怕朕做什么?”说话时他手里拿着块帕子,人已起身过来,为她擦拭那些湿了的头发。
      
      他的动作极为轻柔,似乎怕弄痛了她,“你这样子不将头发擦干,以后落下病痛,可有的受了。”湿头发会引起头痛,那滋味着实不好受。
      
      “多谢陛下!”崔静姝听他这么说了,只得老老实实坐着,一动不动,任由他去折腾,左右只要不对她毛手毛脚就行。
      
      前世里,这样的事,孝文帝也没少做过,甚至有时净发这种事,他都乐此不疲,为她做过好多次,不过那也是在他俩熟识以后,才会有的情趣。
      
      其实现在崔静姝也想不通?为何孝文帝会待自个如此特别,难道只是因为她的好颜色么?
      
      可是也不像,据她对孝文帝的了解,他并非一个好色之人,甚至她知晓,在前世里,那些后宫的女子,他一个都不曾碰过,起初她还不相信,直到后来,随着那些女子对她的妒,丽妃对她的恨,她越发相信,这一切都是真的。
      
      她有好多地方都想不通?正在她怅然若失时,孝文帝突然道:“以后除了朕的吩咐,其他人和事,你可一概不理,一慨不管,更不用去看她们的脸色,知道了么!”
      
      “那夏云珠着实可恶!”说着孝文帝恨恨道:“朕以后绝不会姑息这样的祸患,你且放心吧!”此时他口里的丽妃,已变成了夏云珠,那冷然的态度,显然对她早已厌烦到了极点。
      
      “是!”崔静姝垂眸应道:“妾知道了。”虽不想承孝文帝的情,但在这后宫之中,若想明哲保身,安然渡日,若没有皇帝的庇护,只怕比登天还要难。
      
      既然重活一世,崔静姝当然是惜命的,左右只要孝文帝不动她,他说什么便是什么吧!
      
      正在各怀心思时,寿康宫的懿旨便到了,孝文帝好像一点也不意外,也不问那宫人因何事传召,只是点了点头,道了句,“朕马上过去。”
      
      天已经接近卯时,寿康宫早已掌灯,闵太后看起来颇为疲惫,想来今日中午也没好好歇着,就连那饭菜也只勉强动了几筷子,就命人撤下去了。
      
      她此时端坐在高位,一脸盛气临人的看着殿中跪地的崔静姝,一身杏色的衣裳,穿在她身上,虽然素净了点,却依旧遮不住她那绝好的颜色。
      
      怪不得!泽儿会那样中意于她,就算她这个深宫久居的太后,历经两任帝君,后宫的那些莺莺燕燕,她又何曾少见过。
      
      不说旁的,就拿她年轻时来说,也曾艳压群芳,在先帝眼里,胜过一切娇艳的花朵,可是后宫就是这么个地方,那些旧的去,新的来,又有多少娇丽的花朵,能经得起岁月的摧残,还永久不败。
      
      可是面前的这个姝才人,却气度芳华,绝非她那惊为天人的姿色,还有她身上那股子淡然的雅意,明明是那样的家世,那样的出生,却活出一派浑然天成的贵气。
      
      这又是为何?闵太后实在不知,更让她奇怪的是,出了这样大的事,只怕旁的女子,早已吓得手足无措,为自个找借口去了,哪里还能这样安静的,端端正正的跪在那,等着她发话。
      
      孝文帝忍不住开口,为她辩解道:“母后,这事不关姝才人的事。”只不过他是皇帝,不用跪着,而是坐在闵太后身边。
      
      他早已想好了,就算母后要怪罪,他也不会听之任之,由着她了。
      
      这话一出,殿内静悄悄的,四下的宫人噤若寒蝉,就连大气也不敢出了,从来孝文帝对太后都是恭恭敬敬的,几时有过这样的分歧。
      
      “不关她的事!”闵太后眉头一皱,有些不悦的看着孝文帝道:“那又关谁的事!”难不成是云珠儿自个,这样的事,打死闵太后,她都不会相信。
      
      在她眼里,云珠儿就是样样乖巧,性子又好,这是绝不可能的事!
      
      说着又看向另一侧的丽妃,此时丽妃眼圈红红的,看起来着实可怜,这不免让闵太后心里一软,更为她打抱不平了。
      
      “总不能说是云珠儿自个做的。”闵太后加重语气,“皇帝,你身为一国之君,这句话说得未免有失偏颇,云台宫上下都可以作证,不说旁的,就说这云珠儿跟你,也是多年的夫妻,难道这样的情分,还比不得一个入宫不过月余的才人么!”
      
      说着又指向崔静姝,冷声道:“你又了解她多少?便这样为她说话,难道仅仅是凭她的这张脸么!皇帝,哀家早就跟你说过,女子的贤德,才是最主要的,其他的,都不重要。”
      
      “此前哀家就觉得不妥,那日选秀之初,她便欺瞒君上,巧言厉色,这样的女子,本就心思颇多,不得不防啊!可是既然皇帝你喜欢,哀家只有罢了,可是现在……她做出这样败德之事,又有何颜面再伺候在皇帝你的左右,这样的人,就算皇帝用着放心,哀家……”说着又拍了拍她的胸口,意难平道:“哀家可不放心啊!”
      
      闵太后情绪激动之余,身旁的崔姑姑为她抚背顺气,劝说道:“娘娘,仔细身子!”
      
      反观丽妃,却一言不发,拿出帕子悄悄拭泪,孝文帝的余光正好瞟见这惺惺作态的一幕,不禁冷哼一声,正欲发话,却听底下的崔静姝道:“太后娘娘,捉贼拿赃,本是天公地道的事,可是妾身上一无赃物,二无意图,妾为何要这么做,陷自个于水火之中?”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下一章打脸开始,女主山人自有妙计,敬请期待,本来想一章解决,可是我太难了!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49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