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王娇(双重生)

作者:四喜圆子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陶天师

      屋外的柳芊芊自觉颜面无光,心里又气又恨,只得拂袖往自己的那厢屋子走去,众女见没有热闹可看,也跟着一哄而散。
      
      含章殿内,孝文帝低垂着眼皮子,坐在那儿喝茶,却是心不在焉的样子,直到那陶玄景进殿,他才勉强打起精神。
      
      他抬目看着陶玄景,这个前世里,他最信赖的天师,这一刻突然有些恍惚,如果不是再见阿姝,他会当这一切都不过是一场梦。
      
      陶玄景对他打了稽首,算是行过礼了,闵太后见了陶玄景,一脸堆笑的问了许多,只是一些芝麻绿豆的小事,这才进入正题。
      
      身旁的内侍太监上前,将闵太后整理好的名册,双手捧着递到他手上,陶玄景淡淡接过,眉宇间依旧淡然,他的举手投足间,飘逸脱俗,宛若谪仙。
      
      陶玄景身为方外之人,又是道玄真人的关门弟子,性子古怪,闵太后早已是见怪不怪,所以待他,也极为耐得住性子。
      
      看着一言不发的陶玄景,于是笑问道:“哀家看这些秀女各个都不错,不过……毕竟关乎到大梁的国运,还有皇族子嗣的福泽,天师瞧着,可有犯冲的没有?”
      
      她一直最关心的,就是这个问题,所以现在迫切的想知道答案,也好求个安心。
      
      从陶玄景进殿后,孝文帝心里就有了把尺子,对于人心,人性,那些丑恶肮脏的嘴脸,他有了更深的见识。
      
      当然对这个高高在上的国师,也不例外,甚至还有了保留,在那可怕的恶梦里,他从未有过的彷徨无措,他只记得阿姝倒在血泊里,胸口的衣襟早已被血染红,是那样触目惊心。
      
      胸口的匕首插得很深,显然是活不成了,他竟连阿姝的最后一眼,都没见到,心口猛的剧痛,闷闷的,就像被什么堵住了,直到泪流满面,泪水咸咸的,他才知道他的阿姝永远也回不来了。
      
      那一刻,他的脑子空空的,什么也没有?周遭的一切都是死气沉沉的,仿佛随着阿姝的离去都陷入了死寂。
      
      抱着阿姝冰凉的尸身,孝文帝的心也跟着死了,情深不寿,或许说的便是他这种。
      
      因伤心过度,那以后,他的身体每况愈下,就连太医都束手无策,不过短短几个月,他也跟着阿姝去了。
      
      “皇帝?”闵太后连喊了三声,孝文帝才回过神来,见母后有些忧心的看着他,才勉强挤出笑容道:“无事,只是朕有些乏了,倒让母后担心了。”
      
      说完这句话,孝文帝又对陶玄景道:“天师有话不妨直说了罢!”
      
      都不过是一些形式,只是这会他倒要听听,陶玄景会如何说?
      
      前世里,陶玄景并没有多说什么,对阿姝的八字更是只字未提,那后来的妖星之说,又是何来由?
      
      现在想来,孝文帝竟觉是荒天下之大谬。
      
      只是他到底是皇帝,自幼圣贤书读过不少,那点修养还是有的,所以竟不动怒,也不表露,只是端起茶盏子含了口茶,来消消那烦闷之火。
      
      陶玄景闻言合上名册,眼里不见波澜道:“既是关乎国事,贫道也不好随意了事,容贫道回去,算过后再禀告太后。”
      
      闵太后点点头,觉得言之有理,当即就允了。
      
      见陶玄景离去,孝文帝也要起身时,却被闵太后一把拉住手,关切问道:“泽儿,身体真没不适?”
      
      这会儿左右无外人,闵太后只不过是一个寻常人的母亲,对待儿子,自然是最亲密的唤法,只是那语气里的担忧,早已变成了十成。
      
      今日皇帝太反常,她这个母亲哪有不担心的道理,孝文帝见瞒不过,只得笑道:“知子莫若母,是儿子的错,让母后为我操心。”
      
      这么一说,闵太后急道:“那还不快宣太医看看去!”说着便要吩咐身旁的内侍太监去传,却被孝文帝赶忙拉住。
      
      “母后,儿子却是有病。”孝文帝指指自己的心口笑道:“不过却是心病,不在身上。”
      
      “心病?”闵太后一愣,不过很快就反应过来道:“可是为了那崔家姑娘?”
      
      听闵太后这样问,孝文帝只得承认,闵太后见此,反而吁了口气,双手举至眉际,念了声:“福生无量天尊。”
      
      这才笑道:“无事就好,只是那崔家姑娘还没正式册封,耐心等待几日,总归就过去了。”
      
      毕竟是少年人,不过十七岁的年纪,血气方刚,在所难免,闵太后只当自己的儿子好色贪新,所以便没再做多想。
      
      话说崔静姝这头,在屋里坐了会,更觉烦闷,便向外头的宫人讨了笔墨,那些宫人见她容色秀美,生得玉雪冰肌,声音又是那样好听,顿觉心生好感。
      
      于是想也没想,很快就把她需要的东西找来,崔静姝谢过,转身坐到了椅子上。
      
      前世里,她静不下心时,便喜欢写写画画,有时候画着画着,她那混沌的头脑也就清明了,这个办法对她来说还是极有用的。
      
      紫云阁地处皇宫的西面,路经这里要过一大片竹林,申时已过,天越来越暗,竹林里的光线竟比平日里更暗。
      
      偏偏一阵大风吹来,林子里感觉有猛兽出动,竟哗哗作响,一小道眉头一皱,抱怨道:“这天怎变得这样快,刚才还好好的,这会儿竟下雨了。”
      
      话才说完,零星小雨很快落下,雨一时急,一时缓,幸而竹叶茂密,还可以抵挡一时,只是毕竟天冷,多少有些不好受的。
      
      那小道说完,将手里的名册小心翼翼塞入怀里,对身旁的陶玄景道:“师叔,你说我们要在这里待多久?”
      
      皇宫再富丽堂皇,都不过是一座死城,对他来说,哪里有他们的青城山风景秀美,最重要的,那里还有秀玉师妹,说起秀玉,是道玄师弟的女儿,算得上是他们青城山的一枝独秀。
      
      他们虽是道士,但不妨碍他们娶妻生子,不过是还俗的事,只是秀玉师妹眼里只有陶玄景,但是陶玄景却对秀玉的关心,视而不见,常常惹得秀玉哭红鼻子。
      
      “你想回去?”陶玄景淡淡道,说这句话时,雨势又大了许多,小道身上有些发冷,他看向身旁的师叔,单薄的衣袍,腰身挺直,那傲骨风姿,就如一株挺拔的雪松,让人心生敬佩。
      
      这么一比较,小道竟有些不好意思,只是扰扰脑袋,嘿嘿一笑。
      
      细碎的脚步声踏雨而来,前方出现一把油纸伞,伞面早已模糊不清,只看到裙角的摆动。
      
      小道咦了一声,待看清来人,才脸上一红。
      
      陶玄景看着她,眼里闪过一丝微不可查的光亮,随即又很快消逝。
      
      他的眸从她的脸上略过,垂眸看向脚下,那翡翠色的裙摆,已沾满泥浆,星星点点的,估计是路赶得急,才会这样狼狈。
      
      要说来人是谁,正是那崔静姝无疑了,崔静姝对陶玄景福了福,这才开口,“请仙长借一步说话?”
      
      要说宫中的女子与男子私会,可是要犯大忌的,何况现在崔静姝的身份,是圣上钦点的秀女,陶玄景虽贵为国师,但是毕竟也是个男人,怎么说都是瓜田李下,说不清。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因昨天看到消息,说现在自杀不能写,所以修改了男主的死因,唉╯﹏╰头大!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49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