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王娇(双重生)

作者:四喜圆子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逆鳞

      孝文帝听了这消息,脸色都骇白了,还哪里坐得住,只得向闵太后道:“儿子不能陪母后用膳了,明日儿子再来向母后赔罪!”说着立马起身,匆匆去了。
      
      闵太后捏着筷子,愣了半晌,才对崔姑姑道:“怎么一回事?”随即又眉头一皱,吩咐了句,“去!派个人过去瞧瞧看!”
      
      瞧泽儿那没魂的样子,闵太后不由来气,只是这个气不是对李泽,而是怪到了崔静姝头上。
      
      哪一次,不是因为她,害得皇帝失了分寸,一次这样,两次这样,闵太后都能忍,可是这次数多了,难免心烦窝火!
      
      崔姑姑应了声是,向一旁的宫女交待了几句,那宫女点点头,便去了。
      
      刚出寿康宫大门,没行多远,便下起了雨,起初还只是零星小雨,直到后来,竟越下越猛,眨眼间,演变成了瓢泼大雨。
      
      因孝文帝走得急,连步舆都没来得及坐,自然那些随侍宫人,都一并被他甩得老远。
      
      身后的黄公公边唤边跑,“陛下!等等!”也置若罔闻。
      
      黄公公一急之下,将伞给了小夏子,让他快去追,这样大的雨,淋坏了身子,可怎么得了!
      
      小夏子打着伞,紧跟了上来,孝文帝蹙眉问道:“怎么一回事?”
      
      小夏子脚步不敢停歇,赶忙道:“回陛下,具体怎么一回事,奴才也实在不知,只知道……好像是丽妃娘娘的八宝翡翠菊钗丢了,所以…所以才赖到了姝才人头上。”说到后面一句时,声音不免小了许多。
      
      姝才人现下是陛下的心尖宠,他要讨好姝才人没错,可是这话说出来,岂不是说丽妃故意诬陷,他一个小小的太监,这种大逆不道的话,又岂敢张口就来,乱说一通呢。
      
      也不知陛下听清了没,暴雨如注,四下都是闹哄哄的,吵得很,不过好在陛下听了,没再继续追问下去。
      
      不多时,到了云台宫,天色看上去又沉了许多,因着下大雨,宫人们都不在门口候着,所以也没人知道陛下到来。
      
      孝文帝满目焦急,快步行至院内,蓦的一翠色的身影,撞入他的眼中。
      
      满目的焦色,很快被怒火取代,可以说,小夏子从未见过,陛下的脸色会这样可怕!
      
      顺着陛下的目光,小夏子看了过去,正巧瞟见一翠色的身影,正哆嗦着跪在雨中,那身姿看起来,竟是那样单薄柔弱,就像一阵风,都可以轻易把她吹倒。
      
      而廊上的丽妃,正悠闲的看着姝才人,一脸得意的样子,这会儿竟没有一个人发觉,陛下的到来。
      
      “丽妃!你这是做甚!”孝文帝一声大喝,吓得丽妃差点从玫瑰椅上摔了下来,紧接着那俏白的脸,是白了又青,青了又紫,看上去竟失了七分颜色。
      
      说话间,孝文帝已将崔静姝搂入怀里,犹如老鹰护着幼崽一般,就算丽妃对崔静姝再恨之入骨,这会儿皇帝亲临,她哪里还敢放肆!
      
      刘贵吓得躲在丽妃身后,被孝文的寒光扫过,哪里还敢露面!更别提那些身后的其他宫人了,一个个胆小如鼠,全都吓傻了。
      
      “臣妾……臣妾不知陛下到来,请陛下…恕罪!”半晌丽妃才回神,结结巴巴的道,说着人已起身,福了下去。
      
      这辈子,她夏云珠天不怕,地不怕,就怕陛下,不理她了。
      
      这么多年,她倾尽所有,卑微的爱着他,没想到因这崔静姝的到来,全部功亏一篑!
      
      很显然,今日她触到了陛下的逆鳞,还是陛下最不能忍受的那种。
      
      头顶的伞,为崔静姝撑起了一片天,身子也没之前那样冷了,人这才缓了些,她微微睁开眼,才发现搂着她的人,竟是她最厌恶的孝文帝!
      
      “陛下!”崔静姝想要推拒,却被孝文帝楼得死死地,他已经错失过一次,又岂肯再次松手,让她被人那样作践!他不许!
      
      雨势渐渐小了,孝文帝冷然的看着丽妃,没有他的许可,丽妃一直就这么半蹲着,不敢起身,这会儿被他这么盯着,心不由得擂鼓作响,后背全是冷汗。
      
      “陛下…”丽妃越想越怕,她怕极了陛下不再理她,“臣妾并非有意惩戒姝才人的,是她……”说着丽妃颤抖的指着崔静姝,睁着眼睛说瞎话道:“是她偷了臣妾的发簪,前几日母后才赐给臣妾,臣妾还……”
      
      “够了!”一句话未说完,就被孝文帝冷冷打断,“朕不想与你多费唇舌,从今往后,姝才人不必再来你云台宫,朕也不会允许你靠近姝才人半步!这句话是朕说的,你可听清楚了!”说到最后一句,孝文帝加重了语气,帝王的威仪,犹如神袛,让众人无从反驳!
      
      孝文帝不再理会丽妃,更不看那些仓皇无措的宫人,将怀中佳人抱起,大步流星的,朝大门外而去。
      
      直到孝文帝的背影,渐渐远去,丽妃才发觉双眸早已模糊不清,那是泪水,她许久不曾流泪了,最近那一次,还是她大婚之日。
      
      他竟一句话也不听她解释,她本以为略施小计,便可轻易除掉崔静姝那眼中钉,没想到……没想到,她错了,这无疑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平白来被陛下记恨!
      
      心里极悲极苦,却不经意笑了起来,笑中带泪,竟似疯了一般,跌坐在地上。
      
      这一来,可把刘贵吓坏了,“娘娘!你怎么了!”说着就要去扶,却被丽妃一个重力,推了来去。
      
      “你!都是你!”丽妃恨恨的看着他,咬咬切齿道:“若不是你出的嗖主意,陛下也不会这般待本宫!你这狗奴才!本宫为何要信了你!本宫原就不该信你!!”
      
      在这宫里头,偷窃本被人所不耻,若是奴才奴婢偷窃,主子大可一顿乱棍打死,也不为过。
      
      何况身为皇帝的女人,这样的德行,更是为世人不容。
      
      这样品行不端的女子,又有什么脸面服侍陛下,先帝在位之时,曾有一个万美人,本是有几分姿色,被先帝宠过一阵子,可没想到,就因她眼色极浅,竟贪念上了先帝的玉扳指,这才被先帝所厌弃,没多久打发到了冷宫。
      
      刘贵这主意虽嗖,但是多少可以试试,若不是因恨崔静姝之深,她也不会行此下策,以一己之荣,败损那崔静姝了。
      
      她万万没想到,陛下同她多年的情分,竟会比不过仅仅有几面之缘的崔静姝,这是为什么? 
      
      刘贵急了,忙劝说道:“娘娘切莫慌张,今日陛下虽如此说了,可左右只是陛下一个人的意思,算不得数的,何况……这后宫的权柄不是还在您手里吗?我们这人证物证聚在,到时太后娘娘那,也是说的通的,是不是?”
      
      毕竟今日这事,虽说闹得不大,想来届时一传出去,都会说是那姝才人理亏,陛下就算想护着,可也不是那么容易的事。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明天的一章会写到男女主的互动情节,可能会有点糖,要不要吃啊!本在想多写点,可是手速太慢,只能明天发了→_→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49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