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王娇(双重生)

作者:四喜圆子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陷害(捉虫)

      
      要说今日里闹了这么大的动静,那一向好事的丽妃又怎会不知,原来是一大早,闵太后就把她召了去,说是为了大梁祭天一事,要与她相商。
      
      直至未时末,丽妃才回到宫里,手底的宫人捧着抄好的经书,小心翼翼的递给丽妃瞧,谁知丽妃看也不看一眼,就极不耐烦的扔在了一边。
      
      现在莫说瞧那崔静姝了,就算是瞧她写的字,都会让她火冒三丈,本以为那眼中钉放在眼皮子底下,便可寻机抓她痛脚。
      
      可不曾想,陛下竟那样护着她,更可气的是,一连半月余,那崔静姝都妥妥贴贴,稳稳当当的,无论她夏云珠如何激将她,都纹丝不动。
      
      这一来,哪里还有迹可循?这还不把丽妃气得半死!
      
      刘贵见丽妃娘娘面色不豫,便对一旁端着桃胶雪耳的随侍喝道:“去!去!都下去!没你们的事了!”有了这句话,那些宫人哪里还敢久待,纷纷溜烟退了下去。
      
      一时间,殿内静得落针可闻,刘贵忙步上前,细声道:“娘娘!奴才知您心烦!那姝才人也着实可恶!可恨!奴才想,既然明着她不愿上勾,不如……”说到这,眼珠子一转,眼里闪过一丝阴狠之色。
      
      那姝才人不仅是丽妃娘娘的眼中钉,肉中刺,就连他刘贵,也几次在她手里吃了闷亏,这口气他无论如何,都不会善罢甘休。
      
      想到这,刘贵附耳说了几句,果然丽妃一听,神色大放异彩,随之却是极喜,犹如醍醐灌顶,整个人清醒起来。
      
      这日,孝文帝如往常那样,来到了寿康宫,给闵太后请安,顺便看看他这个母后,是否安好。
      
      前世里,他也是日日如此,一年到头,都未间断,要说有例外,那也是后来,因阿姝之事,他与母后有了芥蒂,不过那时阿姝贤德,总在他面前说起闵太后的好,让他放宽心,不要多想。
      
      其实他也知道,是阿姝不想他难做,才会如此说的,因有好几次,他悄悄瞧见阿姝背着他,偷偷抹泪,在母后心里一直倾向于夏云珠,自然是对阿姝诸多挑剔,不满。
      
      可是现在想来,恍如隔世般,母后还是那个母后,阿姝却早已不是那个阿姝了!
      
      闵太后看着皇帝眼底的乌青,语重心长道:“昨日个……又睡晚了不是?这样下去怎么行?国事繁多也要爱惜身子才是,皇帝你…到底还年轻,底子是好,可往后呢!听母后一句劝!莫再这样了!”说着又拍了拍他的手,眼里满是心疼。
      
      想了想又不放心,对一旁的黄公公嘱咐道:“德富,皇帝的身子,你可得给哀家看好了,若有不妥,以后哀家第一个发落的,便是你!可记住了!”
      
      黄公公忙点头应是,不敢怠慢,毕竟这闵太后发话了,他哪有不听的道理 。
      
      “太后娘娘教训的是,奴才记着了!”
      
      闵太后嗯了声,不知怎的,又说到了崔静姝身上,本是漫不经心的孝文帝听了,神色一动,不经意的,勾唇笑了笑,那笑意虽浅,确是发自内心,不加任何隐藏。
      
      因闵太后问起,那日他亲自去云台宫一事,孝文帝也只得轻描淡写带过,果然闵太后听了,眉头皱了一下,有些不悦的样子。
      
      她一心为了云珠儿,想让自个的儿子去好生瞧瞧她,没想到,这去是去了,却不是为了云珠儿,而是为了那她最不喜的崔静姝。
      
      在先帝在生时,崔洛还不是蜀州司户,只因当时那些传得沸沸扬扬的“朋党之事”,便被底下的御史弹劾,这才惹怒了先帝,被贬到了蜀州,做那芝麻绿豆的小官。
      
      也因此,终日郁结难消,还不过四十岁,就病逝了。
      
      后来有人说,当年朋党一事,崔洛是受人诬陷,全属无中生有,但时过境迁,人也不在了,所以这一事,也就这么不了了之了。
      
      不过在闵太后看来,苍蝇不叮无缝的蛋,也不可能是无中生有。
      
      再加之先入为主的想法,对他父亲,多少连带着崔静姝,也多少看不起。
      
      自然是喜不起来。
      
      半晌闵太后才幽幽道:“皇帝你自个看着办就好,只是毕竟云珠儿身为六宫之首,也莫为这些个小事,让她失了颜面!”
      
      闵太后也不好再说些什么了,于是只得将话题一转,问一旁的崔姑姑:“三日后,是大梁祭天的重要日子,云珠儿可都嘱咐妥当了?”
      
      每年这个日子,闵太后都是亲力亲为,只因今年她渐渐觉得身体大不如前,精力多少也差了些,所以这些事,便交给了丽妃,其实她这么做,也是有心历练夏云珠,更是为了向后宫宣布,以后这中宫的位置,必是丽妃莫属。
      
      崔姑姑道:“回太后娘娘,一切都妥当,娘娘且宽心吧!” 
      
      闵太后笑着点头,又对孝文帝道:“云珠儿那孩子果然做事妥帖,哀家不过随口说了下,这么快就办好,实在难得,今日一大早,那孩子就巴巴过来看哀家,瞧她那憔悴的样子,想来是为这事累的,皇帝你也该多关心关心她才是啊!”
      
      一如既往的,皇帝听了这话,只是淡淡的点了点头,既没有答应,也没有否决,这态度,与刚刚提起那姝才人相比,却是千差万别,一个在天,一个在地。
      
      这明眼人一看,便知是怎么回事,闵太后当然也不会不知,当初若不是她亲自做主,恐怕自个的儿子,也不会答允这门亲事。
      
      可是在她看来,云珠儿贤良淑德,恪守本分,又乖巧懂事,在她眼里,自是比那个崔家姑娘,要强上千百倍的。
      
      奈何皇帝总是这么个态度,不冷不热,不咸不淡的,这么一来,她心里的天平,不免偏向了云珠儿多点,总想着怎么弥补她才好。
      
      自太子妃薨逝,中宫之位也一直虚空着,论资历,当然是云珠儿更为恰当,论身世,论其他,更是非她莫属,可瞧皇帝的意思,却不是这么回事!
      
      闵太后沉住气,没再继续下去,于是又提到上次所言,关于夏国栋之事,孝文帝听了,这次却没有含糊,而是笑道:“母后且安心,朕一早便让朝散大夫拟了引荐文书,交由御史台,想必快的话,下月就可任职。”
      
      闵太后听了,颇为满意的点了点头:“皇帝既然决定好了,哀家也就放心了。”
      
      虽不过一个七品的监察御史,却好过做一个闲散的朝散侍郎,若是这夏国栋好好干,说不定哪日还可以有得一升。
      
      如此一来,既不会驳了夏太师的颜面,也可让满朝文武对夏家忌惮几分,确实是个好去处。
      
      聊了会儿,时候也不早了,一旁的崔姑姑提醒道:“太后娘娘,是时候上菜了,您胃一向不大好,饿过了时辰可不好。”
      
      闵太后没有立即回答崔姑姑,而且对一旁的孝文帝说道:“皇帝,你也留在这吃点,哀家一个人,也吃不了那么多。”
      
      又吩咐一旁的崔姑姑:“那些腥膻味重的就不要上了,只留一样芙蓉鱼,两样小点,银丝小卷,牛乳炖雪燕都可以用,其余的每样一小碟。”
      
      这芙蓉鱼当然是给闵太后自己用的,其余的就是皇帝吃的。幸而她向来口味清淡,所以也不会觉得不惯。
      
      因大梁祭天,是关乎国运的大日子,是以这三天,孝文帝只能茹素,斋戒,以示天帝的敬畏,尊崇之心。
      
      正准备用膳,突然小夏子急冲冲的跑来,脸色看上去有些苍白,只是见孝文帝与闵太后其乐融融,也不好上前打扰。
      
      还是黄公公眼尖,轻手轻脚的退了下去,步到门口才悄声询问,为何事慌张,没想到就连一向冷静得黄公公听完,都不免脸色大变,还哪里有平日里,云淡风轻的样子。
      
      一想姝才人如今的处境,黄公公再也顾不得许多,咬咬牙上前,对孝文帝禀道:“陛下!姝才人出事了!”
      
      孝文帝听了这话,如五雷轰顶,愣在原地,手开始不停发抖,就连脸都骇白了。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话说最近写文手速越来越慢,心里没个准了,一时又刷头条视频传闻中的陈芊芊,看得入迷了,话说现在还是小甜饼吃香啊,我一个不看甜剧的老古董都看得精精有味,开完这本,写个小甜文去,哈哈!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49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