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王娇(双重生)

作者:四喜圆子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感恩

      这日,那雪球儿才刚刚睡醒,便跳下猫窝,想寻点吃的,正巧香芹不在屋里头,它左右看了看,四下嗅了嗅,不知怎的,就转到了前殿里,这云台宫内里颇大,平常因丽妃防着它,怕被它抓伤了,所以一直将它养在后院空置的屋子里。
      
      雪球儿虽胆小怕事,不过又生性调皮贪玩,有好几次也是这么跑了出来,连累着香芹被骂了几次。
      
      前殿里的宫人没几个,又因这些日子,各个人心惶惶的,倒也没人注意到它,雪球儿寻着那熟悉的味儿,像箭一般的,跳到了案几上。
      
      突然眼前白影一晃,差点把崔静姝吓了一跳,待定睛一看,又哭笑不得起来。
      
      只见那雪球儿正睁着圆溜溜的眼睛,细瞧着她,还时不时拿它那圆滚滚的大脑袋,在她手背上来回擦蹭,分外粘人的样子。
      
      这猫似乎认得它,见崔静姝也在看自己,倒也不害怕。
      
      天下万物皆有灵性,这猫也不例外,心里知道谁对它好,哪怕上次它与崔静姝,仅仅只有一面之缘,倒也知道是崔静姝救了它,所以这会儿,自是心存感激,才会与她这样亲密。
      
      兴许是这猫太会撩人,又或者是崔静姝心里压抑太久,被雪球儿这么一闹腾,竟也玩心大起,最后再也忍不住,一把将雪球儿抱入怀里,玩乐起来。
      
      一人一猫,正玩得欢时,突然听到一声咳嗽声,是从内室传出来的,接着是刘贵公公的声音,“姝才人,你可真闲得慌!正事没做多少,竟逗起猫来了!”那语气不阴不阳的,让人听了很不舒服。
      
      雪球儿似乎很怕刘贵,一听到他的声音,整个身子都蜷缩在崔静姝怀里,瑟瑟发抖起来。
      
      崔静姝知道雪球儿之所以如此,是刘贵曾喝骂过它,才会惊吓如此。
      
      这阵子,刘贵虽不敢对她出言不逊,但那态度也绝说不上好,所以很多时候,崔静姝也不理他,闷声闷气的做自个的事,无非就是那些经文,千篇一律的,前世里她也没少抄这些,只要那丽妃不胡搅蛮缠,勒令她在规定的时辰内抄完,她也就慢慢抄了。
      
      崔静姝安抚了会怀里的雪球儿,才不急不慢道:“一个时辰后,我自会写完,不劳刘公公费心。”那语气不卑不亢,一时间刘贵也拿她没辙。
      
      于是刘贵只得冷冷道:“那就最好不过了。”
      
      正在说话间,刘贵见香芹一脸慌张的进来,就忍不住呵斥道:“你这蹄子!又躲到哪偷懒去了!再看不好这只猫,咱家就打断你的狗腿!”
      
      香芹一听,脸都吓白了,战战兢兢道:“奴婢……奴婢不是偷懒,只是…只是给雪球儿晒小鱼干去了。”这小鱼干是雪球儿最喜欢吃的,但是这些吃食,尚食局的宫人是不会去做的,云台宫膳房里的厨子,更不会去操心这些,所以这件事,自然就落到了香芹头上。
      
      今日看外面太阳很好,香芹也只是趁着雪球儿睡下,才去晒的,没想到就一眨眼的功夫,雪球儿就溜了,这可不急坏了香芹,她又怕丽妃责罚,又担心雪球儿再次走丢,心里是又急又怕,就差欲哭无泪了。
      
      无法之下,她只得到了前殿,因就这里她没找过了。
      
      没想到刘贵听了,却骂得更凶了,“你这贱蹄子,错了便是错了!还敢狡辩!一个个牙尖嘴利,诓咱家耳根子软,好欺了不是!”
      
      因崔静姝之事,刘贵肚子里早憋着气,这会儿一通邪火,哪里还收得住,眼看着手里的拂尘,就要落在香芹脸上。
      
      这拂尘虽是用马尾部分制成,但内里的杆子可都是实心的竹子,因带着七分怒气,那下去的力度,绝不会轻。
      
      眼看着香芹脸上要挂彩,崔静姝哪里还克制得住,虽说这香芹与她非亲非故,但是这个姑娘心地纯善,她实在看不过去。
      
      “公公且慢!”崔静姝来不及多想,将香芹往后一拉。
      
      说时迟,那时快,那拂尘本已着力,却在半空中胡乱挥舞了个空,这一下,可把刘贵气得皮跳嘴歪,那模样说来竟分外滑稽。
      
      不远处的几个宫人见了,纷纷捂嘴,不敢笑出声。
      
      刘贵在云台宫一向横行霸道惯了,又因丽妃娘娘器重他,那些宫人哪个不敬他,怕他的。
      
      莫说那些个宫人了,就连刚入宫,甚至已经在宫里的那些主子,凡是比丽妃位份低的,又有哪一个,不给他刘贵三分面子。
      
      可是这会儿,刘贵在这些宫人面前,他那一向威风凛凛的颜面,都被这个可恶的姝才人,败了个一干二净。
      
      “你!你!你!”刘贵气得胸口起伏,指着崔静姝,竟半天说不来一句话。
      
      并非他反应慢半拍,只是他万万没想到,这个姝才人竟如此大胆,敢在云台宫里头,在他的地盘上撒野。
      
      香芹也当场愣住,心怦怦直跳,脑子也跟着一片空白,直到雪球儿窜到她身后,喵呜了一声,她才反应过来,一抬头,撞见刘贵公公铁青的脸,急忙跪下,求饶道:“请公公不要怪姝才人,都是奴婢不好,是奴婢的错,您要责罚,就责罚奴婢好了!!”
      
      因上次御猫一事,香芹本就感恩戴德,对姝才人的好。铭记于心,哪里敢忘。
      
      而后来,姝才人又为她说尽好话。不过是在刘贵公公跟前,为她讨情,不管是她为姝才人,还是姝才人为她,她都不能再连累姝才人受苦了。
      
      崔静姝道:“刘公公,香芹姑娘所言有理有据,若说偷懒,香芹姑娘又何必匆匆找来?被公公教训一番?又是何苦?”
      
      说着崔静姝又看了看雪球儿,道:“再说了,眼下雪球儿好端端的,想来它肚子也饿了,不如让香芹姑娘下去,给它喂些吃食再说,这猫可不比人,饿久了难免狂躁难安,若是因此惊动了丽妃娘娘,惹娘娘心烦,我想公公也是不愿见着的。”
      
      这么一说,也是这个理,有一次这猫饿急了,竟将丽妃娘娘榻上的鲛纱帐,抓了个稀巴烂,气得丽妃娘娘恨不得将这猫给扔出去。
      
      自那以后,丽妃不敢再将雪球儿养在她的寝宫,这才命香芹给它挪了窝,而香芹又是一手伺候雪球儿的宫婢,谁想靠近它一步,都难,若是因自个失手打伤了香芹,那这个猫祖宗,可这是要大闹天宫了,不是?
      
      这么一想,刘贵也冷静了下来,只是他那声音极寒,对香芹吼道:“滚下去!还不快滚下去!”
      
      香芹得了这句话,犹如大赦,又感激的看了看崔静姝,这才抱着雪球儿,退了下去。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今天就写这么多,明天见!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49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