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王娇(双重生)

作者:四喜圆子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献媚

      余下十余日,孝文帝也越来越忙了,前朝的事务繁多,每日他都批阅奏章至深夜,忙过这阵子,又是大梁祭天的大事,对于阿姝,更是顾及不上了。
      
      不过好在听黄公公说,阿姝在云台宫一切安好,丽妃也没敢怎么难为她,他才稍稍安心下来。
      
      而丽妃这头,虽然明面上不敢怎么样,可那心里始终憋着一团火,不出不快,这么一来,在她手底伺候的宫人,更是不敢大意了,每日都只能提心吊胆的过日子,各个都如惊弓之鸟一样。
      
      就如前日里,一个宫人将姝才人抄好的南华真经,拿给丽妃过目,便说了句,“娘娘,经书已经抄好了。”
      
      没想到丽妃听了,顿时火冒三丈,没来由的,将那倒霉的宫人,杖责了三十大板,刘贵公公想来是最知丽妃心的,当即还补了句,“用心的打!”说完这句话,还阴阳怪气的笑了笑,就算那宫人再怎么求饶,他都没有心慈手软。
      
      在这宫里头,行刑的人最会看脸色,若是说“仔细着打。”那想来是没什么,就算三十板子下去,人也不会觉得多痛,噼里啪啦的,听着响,也就是走走过场,做做样子罢了。
      
      若说“着实的打。”那么这人多少要皮开肉绽,苦楚不言而喻。
      
      这句“用心的打。”无疑是宣判了死刑,受刑的人,也就离黄泉路不远了。
      
      那宫人当时听了,顿时脸色惨白如纸,就连唇色,也变得乌青,显然是吓傻了。
      
      直到那板子落下,才听到他惨绝人寰的叫声,以及皮肉绽破的声响,几个胆小的宫人,吓得腿脚发软,险些昏了过去。
      
      还未到一半的板子,受刑的宫人身下,早已是血肉模糊,人也气若游丝,奄奄一息了。
      
      丽妃不耐烦丢下一句,“没用的东西!扔出去!别再让本宫见到他!”
      
      人命在丽妃眼里,一钱不值,就如丢弃一件废物般。
      
      她这么做的目的,无非有两个,一来是为自个出气,二来也是杀鸡儆猴,给崔静姝看的呢。
      
      其实崔静姝心里也明白,那宫人不过就说错了一个字,“书”与“姝”本属谐音,说者无心,听者有意,丽妃狠毒了她,就因这个原因,才白白让这个宫人做了冤死鬼。
      
      自那后,云台宫死静一片,哪个不要命的,还敢在乱说什么,各个如锯了嘴的葫芦,没了声响。
      
      落梅轩里,又是一片平和的景象,白兰手里捧着参汤,立在崔静姝跟前笑道:“主子,你才回来,想必也累了一上午了,喝点这个补补身子吧。”
      
      白兰碗里端着的,是那红参熬的汤,配和着黄芪、甘草等,红参本就昂贵,具有健脾益气的功效,极为滋补。
      
      是孝文帝赏赐下来,特意给崔静姝补身子用的。
      
      因这几日崔静姝都要去云台宫,自是受累吃不好,前日更因那受刑的宫人,闹得胃口又差了许多,就这么几日,人又不免消瘦了不少。
      
      所以这两日,白兰都会准时端一碗过来,看着崔静姝服下,起初她也不愿喝。还是白兰脾气好,好说歹说,劝了好久,她才喝下的,虽不是立竿见影,不过气色看上去,也确实比前些日子好了些,也红润了些。
      
      另外还有那尚食局送来的茯苓糕,一并用几块,都是对脾胃极有益的,白兰想,假以时日,主子的身子必定大安,那时她这个做下人的,也就心里宽慰了。
      
      崔静姝没有看一眼,端起碗便一饮而尽了,要不是怕白兰唠叨,她还真喝不下去,不过白兰说得也对,老这么下去,对身子总归是不好的。
      
      这样下去,莫说与哥哥重聚,就算是想活到见哥哥一面,恐怕都难。
      
      宫里的规矩,未册封妃位,是不能与家人见面的。
      
      前世里,她还是做到贵妃,才与哥哥团聚,只不过那时,她是直接从昭仪升到了贵妃,这个历时就用了短短五年光景。
      
      所以为了见到哥哥,她一定要倍加爱惜身子才行!
      
      可是若是有另一条路,能出宫的话,那就更好了。
      
      想到这里,崔静姝忍不住皱眉,头又开始隐隐作痛起来,这段时日,她的睡眠时好时坏,若是不想与皇帝之事,她还能稍微睡安心点,可是一与皇帝沾边,她就整宿整宿梦魇不断。
      
      这以后,天长日久的,又如何是好?
      
      总要想想法子才行!
      
      白兰见她皱眉,忙关心道:“主子,可是味道不对?”这个火候她一直看着,应该是没什么大问题的呀!
      
      正思索着,还没来得及回答白兰,就听推门声,小春子碎步上前道:“主子,秦修容和阮昭仪来了,正在外面呢,说是过来瞧瞧主子您。”
      
      正说着,那人就笑着进了里屋,本来也是,她们位份原比崔静姝高,又是位列九嫔。
      
      自然也不需要什么通传,小春子进来,也只是知会一声。
      
      “呦!什么好东西,妹妹吃的?”那秦修容笑着发话,若是不知的人,还以为她和崔静姝多熟呢。
      
      小春子见二人进屋,自觉的退到角落。
      
      白兰忙上来行礼,这二人纡尊降贵,想来也不是安什么好心。
      
      崔静姝当然熟识二人,只是却关系淡薄如冰,连君子之交,都算不上。
      
      前几日,这阮昭仪还对她出言讥讽,今日就和秦修容过来,想来也不是这阮昭仪一人的主意了。
      
      就算崔静姝不喜,但人已经来了,作为主人的,也没道理把这二人轰出去吧!
      
      崔静姝想了想,这才慢慢起身,向二人欠身道:“妾不知两位姐姐远道而来,还请姐姐恕罪。”
      
      那阮昭仪本见崔静姝有些怠慢,早已不太高兴。
      
      这会儿听她这样说,倒也不至于和她计较,要不是秦修容非拉她过来,她还真懒得过来,给自个添堵。
      
      阮昭仪抚了抚发鬓,冷冷道:“起身吧!”
      
      秦修容倒是一团和气,拉着崔静姝的手,笑道:“妹妹这么客气做什么!快快请起,瞧你这娇滴滴的模样,怪不得陛下这样疼你!就连我这个做姐姐的见了,都忍不住想疼上一回了呢!”
      
      这话说得分外亲热,而在崔静姝听来,却鸡皮疙瘩直掉,这个秦修容,最是口蜜腹剑,阴险狡诈。
      
      前世里,她刚入宫时,还没什么,直到后来孝文帝召她侍寝,时日久了,宫里的那些女子不免妒红了眼,纷纷对她起了敌意,没事儿,这些女子聚在一块,免不得拿话刺她,让她难堪。
      
      那时她还小,不懂得应对,常常被气红了眼。
      
      当时没有一个人出来为她说话,还是秦修容第一个站出来,为她解围,分忧。
      
      可想那种境地,就如雪中送炭,恰到好处打动了崔静姝柔软的心。
      
      一来二去,二人走得近了些,甚至有时孝文帝在,那秦修容也会无故跑来,与她这个姐妹说体己话。
      
      为此,孝文帝一度不快,可因崔静姝偏袒,也只得作罢!
      
      其实这些心思倒也罢了,只是后来一件事,让崔静姝彻底瞧清,她这个所谓的好姐妹,究竟是怎样的一副蛇蝎心肠。
      
      要不是那把桃木梳,她还真当这宫里头,有所谓的姐妹情深,惜惜相惜之情。
      
      那把桃木梳,是秦修容送于她的生辰贺礼,可她万万没想到,后宫的女子,竟会如此恶毒,恶毒到要置她于死地。
      
      还是白兰心细,发现端倪,这才没让秦修容奸计得逞,只是那以后,昔日之情再也无可能挽回。
      
      念及此,崔静姝目色渐冷,被秦修容拉着的手,快速抽回,竟一丝情面也不见留下。
      
      这一来,反倒让秦修容一愣,不过她既是有心来此,倒也沉得住气。
      
      身旁的阮昭仪见了,冷哼了一声,心道:“这个姝才人,脾气好大!想来是恃宠生娇了才会如此,真真是欺人太甚了!”
      
      她这样气愤,倒是情有可原,虽说她入宫快一年了,可是皇帝却一次也没碰过她,反倒是这个后来的崔静姝,陛下对她那样体贴入微,面面俱到,恐怕要不了多久,侍寝之日,也不远了吧?
      
      想到这,她怎能不恨,不妒!
      
      她抬眸细瞧崔静姝,眼前的女子一身翠色,肤色白皙剔透,如凝脂般,让人钦羡。
      
      很显然,她没有涂抹脂粉,是极其自然的肤色。不仅如此,就连眉黛,都不曾化过。
      
      这是何等的姿容?何等的自信?才敢素颜如此?
      
      偏偏是这样一身极素得打扮,都足以令她这样盛装的女子,都羞愧不如!
      
      这一刻,阮昭仪心情复杂,白兰见气氛有些僵,忙笑道:“瞧奴婢这记性,倒还忘了给二位主子斟茶了,真是该死!奴婢这就去传,马上上来。”
      
      角落的小春子得了吩咐,正准备去传茶,却听秦修容道:“不必忙了,左右还不渴。”又问一旁的阮昭仪道:“姐姐你喝不喝?”
      
      阮昭仪正在气头上,哪里还喝得下,只是摇摇头,不做声,她可没有秦修容这样好的气度。
      
      小春子前脚刚踏出门口,这会儿竟出去也不是,待着也不是,有些为难的看了白兰一眼。
      
      见白兰对他摇头,只得缩回脚,又进来了。
      
      崔静姝不说对她们二人,就算对当今圣上,都不想存半分讨好的心思,这会儿,也懒得搭理。
      
      她的性子并非是这样冷淡的,只是前世里,经历了那些事后,早已把人情看得淡薄,何况是她们这样的不速之客。
      
      此时三人都已坐下,秦修容看到桌上的书,笑道:“妹妹可真是博学多才啊!这是看的什么书?”
      
      她们这样的女子,会认几个字已经不错了,又有多少人,喜欢看书的。
      
      崔静姝没有直面回答,而是不咸不淡道:“不过是一些闲书罢了,也算不得什么。”
      
      这时阮昭仪再也耐不住性儿,在一旁咳嗽了声,示意秦修容差不多就得了。
      
      秦修容也自觉没趣,便笑着起身,与阮昭仪一同双双出了落梅轩,小春子将二人送到门口,这才折了回来。
      
      白兰问小春子,她们离开时,脸色是怎样的?
      
      小春子苦着脸,说了句不好,他虽是一个奴才,但他也知道,主子的脾性,只是今日这样得罪两位嫔位的主子,多少觉得不妥,更为自家主子捏了把冷汗。
      
      白兰道:“没你事了,去忙吧!”小春子这才叹气去了。
      
      话说阮昭仪出了落梅轩,走到一僻静小道上,这才蹙眉道:“瞧你做的好事!以后这种事,休要拉上我了,要去你自个去,还嫌不够丢人的!”
      
      要不是秦修容同她亲戚一场,又是她自小一块长大的表妹,她还真不会去陪她丢这个人呢!是以阮昭仪越想越生气。
      
      这个表妹自小鬼主意就比她多,她说现下崔静姝圣眷正浓,左右陛下她们也不常见到,不如去落梅轩碰碰运气,说不定就见到了陛下。
      
      再说了,也是为了以防万一,前几日因阮昭仪对姝才人出言讥讽,这会儿去示示好,聊表心意,也是为了给自个留条后路。
      
      退一步来说,那丽妃现下对这姝才人恨之入骨,这也是她二人喜闻乐见的,毕竟在这宫里头,敌人的敌人,亦是朋友。
      
      要不然以她的身份,是断断不会去崔静姝那里的。
      
      没想到这一去,碰了一鼻子灰不说,就连陛下的影子都不曾见到,那她这些气,岂不是白受了,这么一想,倒想到了,这个崔静姝会这样对她,还不是仗着有陛下撑腰。
      
      要不是她一个小小的才人,怎的如此撒野,这气她怎么也咽不下去!
      
      秦修容此时脸上也不好看,咬了咬牙道:“表姐,这里说话不方便,回宫再说!”
      
      听秦修容这样说,阮昭仪立马收声 ,便乖乖的随秦修容一起回了宫。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今天就这么多了,么么哒~(^з^)-☆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49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